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四个军人一受多攻;女主在军人宿舍里面NP

2022-03-22 15:21:4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燕雅茹一噎,想起这个侄子冷酷无情的手段,心里一紧,“墨沉,我怎么能是外人?我可是你姑姑!我这是帮家里清除祸害。”“祸害?她既然嫁进燕家,就是我燕墨沉的妻子!”

燕雅茹一噎,想起这个侄子冷酷无情的手段,心里一紧,“墨沉,我怎么能是外人?我可是你姑姑!我这是帮家里清除祸害。”

“祸害?她既然嫁进燕家,就是我燕墨沉的妻子!”

“至于姑姑,已经嫁出去的人,少管闲事,否则我就要怀疑姑姑居心不良了!”

两句话让燕雅茹瞬间挂不住脸了,哀求的看向老爷子,“爸,你看墨沉,我这个姑姑……”

“燕家,永远只会是墨沉做主!”老爷子一句话打断。

“可她是个乞丐!”燕雅茹不甘心。

燕墨沉看了一眼安静站着,一副事不关己的顾千初,幽冷道:“今后,她只会是燕家至尊至贵的少夫人。”

他承认她的身份了?顾千初抬眸,对上他幽井般一眼望不到底的黑眸。

“爸,刚才大师说她八字硬,会克亲克夫!”燕雅茹咬牙。

顾千初终于红唇轻启:“爷……爷,燕墨沉的病并非不能治,我能治,三个月,我还他一个完好健康的身体。”

老爷子听到这话,瞬间眯着眼睛看向眼前这小丫头。

“你确定你能保证?!”

“爸,您别听她……”

不等燕雅茹说完,老爷子厉声呵斥:“闭嘴!”

在老爷子心里孙子最重要!

刚刚那大师明显是个江湖骗子,他现在连燕雅茹都不信了,直直盯着顾千初。

燕墨沉可是他的命根子啊!

顾千初轻轻一笑:“我能,三个月他病不好,怎么处置我都可以,我无所谓。”

郁玦脸色从震惊变成复杂再到一丝挫败,他都没这小姑娘有气势,能这么笃定的说出救好燕墨沉的话来。

燕墨沉这病,已经困扰他十几年了!

他不由得开口:“小丫头,话别放的太满,墨沉这病,可不好治,那都是和死神抗争的,而且这么多年我都没有……”

顾千初却淡淡一笑,“我说能就能。”

郁玦:“……”

他有种自己学医那么多年包括自己医学世家的太子爷身份被蔑视的感觉。

“好,我就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你能真的治好墨沉,我绝不会亏待你!”

“爸……”

“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雅茹,你回去吧!”见她还想纠缠,老爷子神色一冷,“你请个招摇撞骗的大师来糊弄我,燕雅茹,别以为你是我女儿,我就能容忍你!”

燕雅茹彻底白了脸,完了,老头子识破了。

她失去了老头子的信任。

燕雅茹阴沉的盯着顾千初,被撵出了燕家。

一个乞丐而已,她不会让顾千初再有机会坏她的事!

客厅内,郁玦低头扫了眼燕墨沉,眸光一转,起了逗弄的心思。

“墨沉,今早你不是还说,你要跟燕爷爷说退婚的事嘛,怎么刚才又说她是你的人?我觉得你也不用委屈自己,这丫头挺得我心意的,不如让给我?”

刹那间,燕墨沉脸色沉了下来,周身散发着让人胆寒的气息。

老爷子看过来,脸色难看:“你要退婚

“顾小姐,初次见面,我是郁玦。”

他来到顾千初面前,欲伸出手。

身后就传来燕墨沉冷酷的声音:“收回你的脏手。”

郁玦:“……”

他手脏?

平日让他连多说几句话都懒得说,今天倒挺会威胁他的!

郁玦倏地转身,不悦反驳:“不是吧?握个手都不行?你今早不是说对她没兴趣的吗!燕爷爷,您孙子这么欺负我,您不教训教训的吗!”

老爷子看向燕墨沉,只见燕墨沉黑眸深沉,一字一句清晰的开口:“她现在是我的妻子。”

听到这话,老爷子就放心了,神情有所缓和:“行了,你们年轻人说话我也就不在这里打扰了,墨沉这次能醒来,我自然要好好设宴昭告大家!”

老爷子走后,燕墨沉的目光扫向顾千初,冷声命令道:“过来。”

郁玦哼了一声:“就不过去,气死他!”

然而,顾千初却能看到燕墨沉此刻头顶上冒着火球,显示他情绪很糟糕!

她穿过来那么多年,燕墨沉是第一个,她能看到情绪的人!

可这现代,明明无法施展法术的。

难道燕墨沉真和她之间有什么关联玄机?

顾千初抬步走过去,就见他头顶上那火球团子越来越小,直到她来到身边,燕墨沉的脸色才缓和许多。

郁玦不服气的转身,“小丫头,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颜控!你昨天才嫁过来的吧,今天就那么听老公的话,这样下去你会栽的!咱们可不能当恋爱脑呢!”

顾千初淡淡的问:“什么是颜控,恋爱脑。”

“就是你为了眼前这个男人要死要活的,只要和他在一起,你就开心快乐,想跟他亲亲抱抱举高高。”

郁玦故意将话说的直白露骨,来揶揄他们。

谁料,下一秒,顾千初就回答:“那我不会。”

登时间,气氛好像一下子凝固了。

郁玦没忍住噗嗤笑了声,故意朝燕墨沉使了个幸灾乐祸的眼神!

“咳咳,墨沉,我觉得你可以慎重考虑退婚的事情,她挺好玩的。”

他边说,边向外走着,正准备十分潇洒的招手拜拜,就被顾千初轻声叫住。

“等等。”

郁玦风流倜傥的转身,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小丫头,你说。”

“把药还我,你研究不出来的。”

顾千初淡淡道。

只听郁玦深深的提了一口气,继而看向燕墨沉,疯狂使着眼色。

这小妮子发现了!

可发现,燕墨沉丝毫没有要帮他的意思后,郁玦看向顾千初,“你,怎么知道的?”

“算出来的。”

“噗。”

郁玦笑的前仰后翻:“你会算命?!但小丫头我可先说了,这药是你老公拿给我让我研究的!”

“恩,我知道,还给我吧。”

看着顾千初伸出来的手,郁玦睇了一眼燕墨沉,那眼神意味很明显,兄弟,这下我可帮不了你了。

他将药丸拿了出来还给顾千初,却还是屏着好奇的心思问道:“我能问问你怎么制作出来的这药吗?”

“野外药草提炼的。”

后半句话顾千初没说,她刚穿过来那会,身上还有点灵气,便无聊将这些灵气以及一些她的血液注入到药丸身上了,现在几年过去,离原本的世界越来越远,身上的灵气也彻底消失不见了。

郁玦遭到实力型碾压,他没脸见人,直接离开了燕家!

顾千初小心翼翼将药放回布袋里,这时,身旁传来燕墨沉的声音。

“你真的会算?”他嗓音低沉。

“不太爱算,太累了,你……好奇?”

“是啊,燕爷爷,您知道的,墨沉对女人不感兴趣,退婚协议都拟好了。”

“不想死的话就继续说。”

燕墨沉搁在轮椅上的手陡然收紧,冷冷打断郁玦的话。

郁玦瘪了瘪嘴,燕墨沉压制了他二十几年,可不得让他打打嘴炮,逞逞口舌之快?
燕墨沉愈发沉眸盯着她,淡淡道:“谁不好奇自己的命?”

然而每个大师给他批的命都不好,他不信命,但活不过23岁的这个诅咒一直伴随在他身边。

而下个月是他23岁生日。

顾千初又看到了他头上出现了一团乌云,而感知到他不开心后,她心里竟隐隐的有些不受控制的心疼……

顾千初越发肯定,原主定和这人有关系。

她笃定开口:“你的命格已经乱了,不好算,但我能保证你不会死,23岁的诅咒已经打破了,放心吧。”

她本觉得是好心的提醒,可现在,燕墨沉强烈炽热的目光直勾勾落在她身上。

他慢条斯理的转动轮椅靠近,薄唇轻启:“你能看透我的想法?”

顾千初抿了抿唇,此刻燕墨沉头顶上的火球逐渐变旺,是真的在生气还是对她过分好奇了?

她下意识想远离一些,可燕墨沉绝不会给她这种机会!

他长臂一伸,拽住顾千初的手腕直接将人扯过来,顾千初没有防备,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两人距离瞬间拉近,鼻尖不小心碰到,呼吸相闻。

而抱着她,燕墨沉的心口会舒服许多,身心舒畅,这点,他到现在也没琢磨明白。

顾千初何尝不是?眼前这人脸色依旧板着,故作严肃,头顶却绽放出一朵小花来了。

怎么突然又变得开心了?

好奇怪一人!

她无声叹气,算别人都能算的那么清楚,唯独他,她算不出。

看着他变换不停的情绪,顾千初只觉得这人阴晴不定,脾气古怪,以后还是少招惹靠近为好!

“来之前有没有了解过燕家?”

“什么?”

“燕雅茹丧子之事,外界没什么人知道,当年燕家封锁消息很快,你怎么知道的?难不成真算出来的?”

看出燕墨沉眼底的鄙夷,顾千初淡淡道:“信则有,不信则无。”

话音刚落,腰间就被掐了一把。

顾千初瞬间身上酥麻不已,如遭电流一般,耳尖悄悄变红,想也没想就从他身上挣开。

“你做什么。”

“夫妻之间做这个有什么奇怪的?”

“你身子不好,不适行夫妻之事!”

燕墨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我又没有出力,也没运动,只是碰了你一下,难不成,你刚刚在想那件事?”

看着顾千初脸色愈发的红,燕墨沉的顽劣心得到满足。

好似,有这么个小女人在身边还不错?

逗逗解解闷。

他手指勾了勾,“推我回房。”

顾千初性子淡,身上没一点小丫头的顽劣心或者公主病,像一朵开在雪山上的莲花,清冷脱俗。

两人回房这一幕全都落在远处老爷子的眼中,他抚着白花花的胡子,与一旁陪着的老管家说道:“我们是不是好久没看到墨沉笑了?”

老管家同样惊叹:“刚才我都觉得少爷像正常人一般,有七情六欲,会笑会待人,老爷,看来这次燕家是真找到了个小福星!”

“是啊,能让我们墨沉这样对待的目前也就只有她一个了,墨沉若真的能好,也能尽快把生孩子的事办了,倒不是催他早生,而是早点生下来就没有顾虑了,我们燕家,我最看重的只有墨沉,他的孩子也将是他之后的接班人!”

老爷子话一落,目光便瞥向远处从少爷房间里出来的佣人,沉声问道:“都放好了?”

佣人立即毕恭毕敬道:“是,老爷,都按照您的要求放好了!”

老管家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还不知道明早醒来少爷怎么跟老爷闹呢

动漫关键词:四个军人一受多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