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宝贝低头看看我是怎么爱你;侯府长媳 吱吱

2022-03-22 15:20:3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顾千初!少给我装神弄鬼!”顾星茗观察了一下顾父顾母的神色,委屈道:“姐姐何必说这些胡言乱语鬼怪乱神的,你要是不喜欢我,我搬出去给姐姐让位置就是了!”话落

“顾千初!少给我装神弄鬼!”

顾星茗观察了一下顾父顾母的神色,委屈道:“姐姐何必说这些胡言乱语鬼怪乱神的,你要是不喜欢我,我搬出去给姐姐让位置就是了!”

话落她起身作势真要离开,顾母连忙拉住顾星茗,嚷嚷道,“星茗你是妈妈的命根子,你可不能走啊!”

顾父亦道:“星茗你就是我们顾家的亲女儿!有我在,谁也别想赶你出去!她算什么东西,你给她让地方?这就是你的家!”

他冷眼望向顾千初,“还有你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以为你是算命大师?”

以她的地位,算命大师得管她叫祖宗。

这家人果然和卦象一般,命定与她无缘。

顾千初叹息的摇了摇头,怪不得师尊说,凡人算卦听不得一点不好的,若是不和心意的卦象,便斥责你装神弄鬼。

“我们让你嫁到燕家是为你好,你现在一没学历,二没教养,还神神叨叨的,除了燕家也嫁不出去了!”

顾父满眼的不喜,目光锐利如冰。

顾千初随意掐指算了算,坦然道:“燕家确实比顾家旺我。”

且她命定穿越一劫里面有一场婚姻,是以顾千初愿意冲喜嫁人。

差点被气倒的顾父怒道:“婚车呢,赶紧把她给我送走!”

“姐姐你别怪爸爸妈妈,要怪就怪我吧,顾家永远是你的家,你想回就回,我是真心把你当姐姐的!”顾星茗不吝于表现的良善一点,她越善良,爸爸妈妈越喜欢她。

见她一脸‘真诚’,顾千初点了点头,“看在你这么真心的份上,那临走前我送你们顾家一卦吧,刚刚我便算出顾家一凶卦,得此卦皆运气不佳,多难危险,事多困阻,小灾小难不断,宜谨言慎行,退守保安。”

平时顾千初可不轻易给人算卦,别人是死是活跟她没太大关系。

但今天,好歹也是回了一趟原生家庭。

那她就免费给顾家送一卦!

就当还了原身的生恩!

但这话一出,顾父便黑了脸:“你乱说什么!晦气,赶紧走!”

顾星茗心里冷哼一声,她们家刚收到五亿彩礼,又不用嫁给病秧子了,她倒什么霉,你才倒大霉呢!

然而下一秒,顾星茗惨痛的尖叫了一声!竟是倒霉的被桌子砸了脚!

顾千初突然回头温温柔柔笑着道:“生恩已还,以后,就断绝关系吧。”

丢下这句话,顾千初也不管顾家人是个什么反应,径直上了车,一路来到燕家。

下车后,她抬头扫了眼眼前的建筑,面前房子坐落一排,庄严气派,独栋内外的灯全都亮着,顾千初却感到一丝凉意。

她拢紧了些衣物,继续向里面走去,刚入客厅,就看到正中央摆放着一个巨大的瑞兽麒麟,来平衡阴阳二气。

这房子里几乎没什么人,只有一个老者走过来,面色暗沉,“跟我过来吧。”

顾千初来到所谓的婚房,一进门,她便眉头一蹙。

若说外面就已让人感觉到凉意了,这间屋子里几乎不能住人,气温低,阴气重,房间昏暗,床上躺着一个人,墙上贴着的囍字活生生像个鬼片现场。

顾千初听到老者深深的一声叹息后,门便被不留情的关上了。

她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床边,扫了一眼面前的男人,黑发凌乱的搭在额前,双目紧闭,脸色白的像鬼,但尽管这样,还是难掩他难以侵犯的矜贵,给人一种病态的美感。

顾千初立定,盯着男人看了半响,却发现,自己看不出他的命格。

她滑铁卢了……这不可能!

她怎么会滑铁卢呢?

她可是圣天大陆师尊修渊门下唯一嫡传弟子啊,这世间就没有她算不出来的命格!

除非这人乃世间罕见的无命格之人……

顾千初再次从他眉眼掠过,还是以失败告终!

她伸手把了一下他的脉搏,脸上的郁色越来越重,难不成这现代里还有比她命格更奇怪的人?

然而比命格更严重的是他的寿命!此人体内剧毒发作,命不久矣!

下一秒,男人剧烈的咳嗽起来,整个人虚弱无力,毒发了……

顾千初面无表情从衣服里侧掏出她的小布袋,从里掏出一颗这几年她炼的丹药给他服下。

这异世空气污浊,灵气不足,她这几年耗费了不少心力炼制了一颗救命丹药,眼下刚好可以拿这个人试试药。

男人的眉头顿时皱的更深,下一秒,他忽的睁开眼睛,目光冰冷至极,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可没等他说句话,就被强塞下的丹药噎住了,空气中顿时响起男人越发剧烈的咳嗽声。

顾千初想将他扶起来,结果刚靠近,她纤细的手腕倏地被他狠狠攥住,那力道大到像是要生生的把她骨头捏碎的感觉。

顾千初疼的皱眉,人更是被他直接带上床,抵到身下。

他冰凉的大掌袭来,一寸寸用力,看着顾千初的脸色逐渐从涨红变得青白!

而很明显的,男人此刻情绪有些失控,眼中满是暴戾和肆虐。

“谁派你来的?来送死?恩?”

他每说一个字,掌下便用力一寸,好似顾千初在他这就跟娇嫩的花一样,轻轻一折就没了。

但更让男人震惊的是,她没挣扎。

在他身下冷静的不得了,除了脸色青白外,那澄澈晶亮的眸子连一丝慌张害怕都没有。

男人冷眸射出寒光,声音更加阴森:“不说?那就要了你的命!”

他正欲用力,心口却骤然一痛,他脸色顿变!

怎么回事?

对这个女人动手他怎么会心口疼……

燕墨沉缓缓松开手,额上的冷汗不断涔出,一滴一滴,滴到了女孩娇嫩的脸颊上。

“你给我吃了什么药!”

他死死盯着顾千初,眼神狠戾!

顾千初轻叹一口气,看向燕墨沉:“你身子太差,看来我的丹药疗效太好,你身体暂时还没适应。”

“哪来的鬼丹药,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燕墨沉几乎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开口,眸里的火焰熊熊烧起,恨不得将顾千初吞没!

“嘭!”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

燕老爷的声音响起:“我孙儿真的醒来了?!冲喜竟然真的有用!”

不过,燕老爷激动的话随着眼前的一幕渐渐弱了下去。

他瞪大老眼,确定自己没看错!

他喜怒无常,不近女色的孙子压在一个女人身上。

燕老爷向来古板顽固,可此刻,苍老的脸庞一红,忙不迭退了出去,并隔着门板扬声喊道:“臭小子,你节制点,门给你关紧了,醒来记得带着人过来给我请安!”

燕墨沉黑着脸,周遭空气陡然下降,冷锐逼人。

他这病是打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这22年里,承受的病痛早已千倍百倍的累积。

但现在他捂着心脏,好似身体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舒服了……燕墨沉强忍不适,揪着顾千初的婚服将人一把拽起来。

他打开壁灯,原本昏暗阴森的房间瞬间变得明亮不已,可顾千初还是能清晰的感知房间的阴气。

她眨着眼睛和他对视,见过师尊那等仙姿的她也不禁再次感慨了下这燕家的病秧子长得倒是惊为天人的漂亮。

“冲喜?”

说出这话时,燕墨沉都觉得荒诞,老头子整什么幺蛾子!

见顾千初不说话,燕墨沉黑色的瞳眸掠过一抹冷戾,低喝一声:“回答!”

顾千初蹙了蹙眉,这么凶……做什么。

“是,来给你冲喜。”

燕墨沉深深的睇了一眼顾千初,灯光一照,衬得她更加肤白,脖子上的掐痕也格外触目惊心。

而他渐渐也能明显的感觉到体内有了药效,常年身体极寒的他,此刻却没那么冰冷难受了……

“你刚刚给我吃的什么药?”

“丹药。”顾千初如实回答。

燕墨沉黑眸一眯,掠过危险,似是在说,你骗谁呢?

“在哪家医院买的?”

顾千初摇了摇头:“买不到的。”

紧接着,她淡定道:“是我自己炼制的,没几颗。”

闻言,燕墨沉身子一震,看向她的目光再次意味不明。

“我买下来,你开价。”

顾千初再次摇头。

下一刻,她便感觉,周身的气压似乎更低沉了,整个房间都像是被他的戾气笼罩一般。

怪不得,房子风水那么差。

“我对钱没什么兴趣。”

“你想怎样?”

燕墨沉再次低喝一声。

“我既然嫁进来了,便是你的夫人。”既然要渡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她便打算安心的在这里呆着。

顾家乌烟瘴气,她不喜欢。

燕家清冷幽静,正适合她!

“夫人?”他扯唇冷笑了声。

顾千初认真道:“对,成了亲便是夫人!”

以前他讨厌女人,身边连个母苍蝇都没有,更讨厌女人身上俗气的香水味。

可现在,这个女人就在他的床上盘腿坐着,说要做他的夫人。

身上淡淡的花香味时不时传来,他非但不厌恶,情绪还稍稍缓和了些……

“真嫁给我?你疯了?”

燕墨沉一点点靠近顾千初,薄唇轻启,眼里的笑意诡谲又可怕。

“燕都没有一个女人敢靠近我,你是第一个,不怕我随时掐死你?或者你就不怕我死了你要当寡妇?”

顾千初微怔片刻,“不怕。”

她就想佛系的历劫平稳的度过这一生,搞那么复杂做什么。

而且,唯一让她这几年产生兴趣的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了,她竟算不清他的命格。

明明他本该是将死之人,可现在,他身上似乎冥冥之中发生了变化。

不仅不怕甚至还感到有点有趣,这样命格的人她第一次遇到,倒是可以研究研究。

顾千初话音一落,气氛陷入死寂一般的沉默。

燕墨沉逐渐没了耐心,他起身就欲下床。

冲喜结婚,开什么玩笑!

可在经过顾千初身边时,阵阵属于她身上的香味传来,燕墨沉下意识捂住心脏。

难道是,现在必须待在她身边才能舒服?

燕墨沉看向她,眸光深邃,“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走,我放你走。”

燕墨沉强撑着心悸,放她离开。

顾千初继续摇头,这里离乞丐窝好远,徒步回去有点累。

燕墨沉不再给她一丝机会,手掌直接揽上她的腰,顾千初来不及反应就被他拽到怀里,两人双双倒在床上,气息缠绕。

动漫关键词:侯府长媳 吱吱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