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被带到调教室刑床惩罚;快穿之女配高黄辣H

2022-03-22 15:09:5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说完,慕廷彦从外面打开车门,男人对几个人高马大的医生命令道,“带着这个女人去做流产手术,看好她,在手术结束之前绝对不能让她离开这个房间一步,出一点差错,我唯你们是问。&rd

说完,慕廷彦从外面打开车门,男人对几个人高马大的医生命令道,“带着这个女人去做流产手术,看好她,在手术结束之前绝对不能让她离开这个房间一步,出一点差错,我唯你们是问。”

慕廷彦的话,有谁敢不听?

几个人立马就上前,把楚安安给架住了,往医院里面带。

楚安安不停地挣扎着,但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敌得过这么多年轻力壮的男人?

眼看着要被送进手术室,楚安安已经几近于绝望,她愤怒地大吼,“你们这群人,还配作为医生吗?我不要打掉我的孩子,你们凭什么这么做!”

只是,楚安安的怒吼,没有得到任何的同情和动容,换来的只有漠视,大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谁也不愿意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去得罪慕廷彦。

楚安安明白,她现在就是刀俎上的鱼肉,除了她自己,不会有人帮她。

楚安安暂时安静下来,走进手术室,旁边的医生看到她现在不再那么闹腾,以为她是接受现实了,便松开手,让她躺到病床上。

楚安安趁这个机会,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趁旁边的人不注意,猛地抓住一旁放着的一把手术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慕廷彦,我不做手术,如果你真的要逼我流产,除非你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慕廷彦看着楚安安那决绝的神情,印象中的她,一向温顺谨慎,这还是楚安安第一次敢和他针锋相对。

她就这么在乎肚子里那个生父不明的野种?甚至能连命都可以不要?

想到这儿,慕廷彦的脸色更加阴沉,他一步步地逼近,楚安安心中一惊,手抖了抖,而就在这时,男人直接一把将她手中的手术刀给夺了下来。

“你觉得这样能威胁到我?”慕廷彦的手抓着手术刀,鲜血一滴滴的落下,但男人却好似没有感觉到疼一样。

“立刻动手,如果有必要,可以用点特殊手段。”

说完,慕廷彦便走出了手术室。

身后的医生见楚安安这样激动,怕她再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直接在身后给她扎了一针麻醉。

楚安安本来还想抵抗,但麻醉剂的作用让她的身体越来越沉,意识也逐渐模糊,最后,终究是无法再强撑,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

医生怕节外生枝,立即就准备做手术。

“血浆准备好了,血压一切正常。”

“心率正常!”

“准备手术!”

楚安安模模糊糊的感觉手术室无影灯那森冷的灯光,听到医疗器械碰撞的声音,甚至于看到了一把冰冷的钳子慢慢地凑近她的身体。

楚安安立马想到那些天她在网上查的流产资料里面的内容,那个产钳会直接把她的孩子捣碎,那个还未成型的胎儿会变成一滩血肉,从她的身体里流出去。

一想到那个画面,楚安安的心像是被撕碎了一般疼,她绝望地哭喊着,“不要,不要流掉我的孩子!”
【暖暖,你真打算跟郑总离了啊?】

晚上八点,宋暖暖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

看到好友的消息,她无奈的回复道:【其实我也不想离婚的,但是……他喜欢的人回国了。】

关于郑廷禹心里有白月光这事,宋暖暖一直是知道的。

他跟他那白月光谈了快两年,本来都要谈婚论嫁了,然而郑家爷爷看不上他那白月光,给了她一笔钱打发她走,而白月光……也真就收了钱走人了。

姜云静走后半年,爷爷就安排了宋暖暖嫁给郑廷禹。

算算日子,她和郑廷禹也结婚三年了。

讲道理,宋暖暖对这段婚姻一直是抱有期许的。她总觉得,她只要再努力一下,总能捂热他的心的。

哪知道,三年过去,他的心没捂热,倒把他的白月光给盼回来了。

行叭。

她放弃。

叹了口气,宋暖暖正要再发消息,耳边却被一阵猛烈的车鸣声刺痛。

猛地转回头,只见一辆豪车正向她急速奔驰而来——

“啊!”

宋暖暖吓得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好半会,她感觉自己被人揪着衣领提了起来,然后砰一声,扔在了车身上。

“宋暖暖,你长脾气了是吧?都学会离家出走了?!”

男人半边身子压在她身上,黑眸染着熊熊的怒火。

看得宋暖暖心头猛惊。

以至于她良久才反应过来,对方是郑廷禹。

“……我,我没有离家出走。”宋暖暖难堪地别过脸,“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你已经看到了吧?我是……”

“你是什么?”郑廷禹讥讽地看着女人,“想离婚?”

呵,他会信?

这女人费尽心机地嫁给他,甚至苦苦纠缠了他三年,会这么轻易地就走?

“宋暖暖,你真行啊,”郑廷禹嘲讽看着她,“当初能费尽心思爬上我的床,现在居然又能掐准时间,让爷爷看到你的协议书。”

像她这么心机的女人,他也只是头一回见。

“怎么?你是在告状?觉得跟我还委屈了?”

“爷爷来家里了?”宋暖暖惊愕,“他看到——”

“装什么?这不就是你算计好的吗?”

郑廷禹眼底的厌恶显而易见。

宋暖暖心头一痛。

的确,她在他眼里,一直是这么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

深吸一口气,宋暖暖苦笑道:“我不是来纠缠你的。我是真打算跟你离婚。”

“爷爷那边,我会去说清楚的,这个你放心。”

“放心?”郑廷禹眯起眸,带着几分好笑地审视她。

然后摩挲过她娇艳的唇,嘲讽道:“你这种女人,我真的很难放心。”

话落,一把将宋暖暖拖进怀里,按住后脑勺狠狠吻了过去——

“唔!”

这个吻凶狠,也带着十足的怒气,甚至在分开时,他还狠狠咬了一下宋暖暖的唇。

宋暖暖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奋力推开他问道:“你做什么!”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擒住她的下颌,郑廷禹嘲弄地盯住她,“宋暖暖,你给我听好,欲擒故纵的把戏,以后不要再玩。”

“很愚蠢。”

说完,他便嫌恶地将宋暖暖推了开来。

宋暖暖被他推得瘫坐在了地上。嗑得胳膊肘都疼。

可身体上的痛,还远远比不上心里的委屈。

她甚至都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能让他这么厌恶。

嫁给他这件事,本来也不是她想的,而是双方家长极力促成的,至于那次所谓的爬床事件……

深吸一口气,宋暖暖逼退了眼中的泪水,心头也暗暗做下决定:这个婚,她一定要离了。

这个狗男人,她也不能要!

不仅是为了她自己,还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次日,郑氏集团年会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郑廷禹端着酒杯。看着面前觥筹交错的人群,他莫名想起宋暖暖来。

然而一想到这个女人,他心头便不由升起一股窝火。

这女人真是长本事了,居然还敢跟他提离婚。

眯起眸子,郑廷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他倒要看看,她究竟要闹到几时。

“郑总~”徐娇娇穿着一身酒红连衣裙,娇气地靠了过来,“谁惹你不高兴了啊?”

“是你家里那位黄脸婆吗?”

郑廷禹没有说话,只又喝了一口红酒。

“哎哟您怎么还留着她啊?”徐娇娇腻着嗓子朝郑廷禹靠近,“一个落魄名媛,她爸公司也都要宣布破产了,要没您,她算个什么?”

妩媚一笑,徐娇娇又道:“而且就郑总您这条件,勾勾手,要什么样儿的没有?”

郑廷禹压低眸子看着她。

一双黑眸冷酷,还带着浓浓的警告意味。

直看得徐娇娇心头一惊。

“宋暖暖,没了我,的确什么都不是。”

徐娇娇暗自松了口气:“就是嘛……”

“但她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说。”

扔下这话,郑廷禹迈步就要离开。

这里太吵了。

不曾想,他还没离开酒会,就听到一阵猛烈的音响声——是话筒撞倒硬物发出的声音!

“啧。”郑廷禹一阵耳鸣,扭头朝舞台上看去,却在看到台上站着的人时,黑眸瞬即沉下——

只见宋暖暖竟穿着一身黑色礼裙,宛如黑天鹅一般站在台上,迎着他的目光,高傲的扬起了下颌。

“郑廷禹,我要跟你离婚!”

场上一片哗然!

郑廷禹更是在一瞬间,瞳孔放大,气得脸都要裂开——这个女人究竟在搞什么!

一扯领带,他迈步向台上走去,却听宋暖暖仍拿着话筒控诉着:

“郑廷禹,结婚三年,你对我没有感情,我也对你完全厌倦——我们,到此为止吧!”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带来了,你只需要签字就可以了。”

“我宋暖暖,愿意净身出户!”

“我祝你和你的白月光,白头到老!”

铮——

话筒被郑廷禹一把抢过。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紧拧着眉头,近乎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我知道!”宋暖暖却高傲的一仰头,坚定地说道,“我在跟你提离婚。还请郑总,明天准时来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垂下的手捏得青筋暴跳。郑廷禹紧盯着宋暖暖,然后咬牙冷笑了一声。

“好,宋暖暖,你到时候别哭着求我复婚。”

咣一声。

郑廷禹狠狠扔了话筒,迈步就出了酒会。

有了宋暖暖这一闹,离婚这事郑廷禹果然没有再拖,次日三点,他准时到了民政局。

二人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

拿着绿本本出来时,宋暖暖心情很好,甚至拿手指轻轻弹了那本子两下。

直看得郑廷禹窝火。

“宋暖暖,”郑廷禹沉眸道,“这种装模做样的开心,很愚蠢。”

毕竟这三年她有多爱他,他不是不知道。

明明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的女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放弃?

“哈?”宋暖暖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郑总在说什么?还不许人开心一下了吗?”

宋暖暖笑得眉眼弯弯,宛如一只狡猾的狐狸,“从牢笼中脱身,是个人都会开心吧?”

“……”

牢笼。好,很好。

郑廷禹厌烦的一扯领带,“如果你不再说这些蠢话,我可以考虑开车送你回去。”

“不必了吧。”

宋暖暖莞尔一笑,眨眨眼道:“前夫哥,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话落,宋暖暖利落的转身离去。

林琳早已在车内等候多时了,将宋暖暖迎上车后,又忙问道:“暖暖,你之后打算怎么办啊?”

之后……

宋暖暖面上的笑挂不住了。她轻轻叹了口气,扭头看向了车外不断闪过的风景。

这可是她生活了二十五年的地方啊。

这里承载了她太多开心,也承载了她太多不愉快。

轻叹一口气,宋暖暖道:“我准备……去美国。”

“我想去再学两三年表演。到时候,希望做一个出色的演员吧。”

至于这里的是是非非。

就让它永远留在这里吧。

动漫关键词:快穿之女配高黄辣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