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晚上双人运动的正确姿势 当男人说你水好多该怎么回复

2022-03-22 15:08:3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楚明寒一听楚安安张口就要两百万,气得想骂街。这个白眼狼,难道觉得他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楚安安见他犹豫,冷笑了一声,开口道,“反正给不给看你,不给的话,我在慕廷彦枕边吹吹

楚明寒一听楚安安张口就要两百万,气得想骂街。

这个白眼狼,难道觉得他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

楚安安见他犹豫,冷笑了一声,开口道,“反正给不给看你,不给的话,我在慕廷彦枕边吹吹风,你说会怎么样?”

楚明寒一听这话,立马就蔫了,以慕廷彦的性格,昨天况且是在楚家,都一点面子不给他留,生生地把他这个一家之主打得下不去床,要是对着慕家和楚家的合作项目动手……

一想到这个后果,楚明寒也不敢嚣张,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却还是咬牙切齿地答应了。

楚安安立马发过去了银行卡密码,等了一会儿,她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银行发过来的,显示她账户上此刻已经多了两百万。

楚安安本来躁动不安的心稍微安定下来,给楚明寒发了条信息说自己收到钱后,她便立马打开电脑,查询合适的去处。

这笔钱已经足够她带着妈妈找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躲起来了,她也没必要再留在这里浪费时间。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很快到了深夜。

楚安安完全投入到了查资料联系人准备逃跑的过程中,毕竟带着生病的妈妈,所以,一切事情都要尽可能安排妥当才行。

楚安安完全沉浸其中,甚至于慕廷彦回来,她都没有发觉。

还是男人关门发出一声不小的声响,楚安安才抬起头。

看到是慕廷彦回来了,她立马手疾眼快地把电话挂了,“慕少,你回来了。”

慕廷彦的洞察力何其敏锐,楚安安那点小动作一点没落下,都被他看在眼中。

“你刚刚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啊……”楚安安若无其事地开口。

慕廷彦却完全没有被她糊弄过去,“没做什么,怎么一看到我回来了,赶紧把电话挂了,你在和谁联系?你肚子里野种的父亲?”

楚安安听到慕廷彦张口闭口就是野种野种的,脸色微微涨红,但她压着心中的不快,“慕少,难道我就没有一点隐私么?我们现在也算是合作关系,麻烦你不要总是这样贬低我的人格。”

说完,楚安安也不想和这个毒舌的男人多做纠缠,转身打算出去倒杯水喝。

这种漠然的态度,让慕廷彦没由来的不爽。

这个该死的女人,是觉得事情败露了,所以对他连一开始表面上的恭敬都不愿意装了?

又或者,是她急着和那个野男人重新复合?

想到这儿,慕廷彦眸色微冷,在楚安安从他身边经过的瞬间,男人突然伸出手,直接将她按在了墙上。

楚安安还没来得及反应,下巴便被人狠狠地捏着,抬起。

“一个心怀不轨,私生活混乱的女人,还谈什么隐私?但我不管你以前是怎样,现在既然你顶着慕夫人的名头,就给我老实一点,少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不然的话……”

慕廷彦手上的力道蓦然间加重了几分,楚安安感觉到她的下巴像是要被捏碎了一般的疼。只是更加难受的是心里,终究,她还是成了所有人中作风混乱的坏女人。

哪怕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却也没有人会相信她的清白了。

但楚安安终究还是忍着委屈,“慕少,你好像是过度关心我的私生活了,你搞清楚,我们之间只有契约,如果我的存在让你这么不满,我随时愿意和老爷子说清楚,退位让贤。”

这番话,楚安安倒是说得很真心实意,对她而言,现在再留在慕廷彦身边,就好像周围放了个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让她粉身碎骨。

然而,这番话在慕廷彦耳中却完全是另一番意味,看到楚安安那一副浑然不在乎的样子,男人心中的火莫名地被撩拨得无比旺盛。

她还是第一个对他慕廷彦的妻子这个位置不屑一顾,甚至避之不及的女人。

慕廷彦的手,又加重了几分力道,楚安安终究是承受不住,“疼!你赶紧放开……唔唔……”

楚安安的痛呼,直接被男人略显粗暴的吻堵住,此刻的慕廷彦,就像是嗜血的野兽,霸道地掠夺着她的唇。

楚安安完全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如此,她伸出手想要推开慕廷彦,但她的力气完全无法和一个成年的男性相比,反而是被扣住了双手,完全挣扎不得。

暴戾的吻,让两个人的口中弥散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这味道,加上楚安安微弱无力地挣扎,反而让慕廷彦莫名地兴奋起来。

楚安安逐渐缺氧,脑袋昏乎乎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除了那个男人,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凶猛的索吻,慕廷彦完全没有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

男人的手慢慢向下,大掌一挥,便将楚安安身上单薄的睡裙扯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感觉身上袭来一阵凉意,楚安安猛地清醒过来,看到慕廷彦的动作越来越放肆,她惊叫一声,这才抬起虚软的手臂,猛地推开了身前的男人。

“你做什么?”

慕廷彦被推开后,神情错愕的片刻,很快又恢复了平时的清冷。

“怎么,在我这里又装起了清纯处女,野种都有了,装给谁看?”

慕廷彦唇角噙着一丝嘲讽的笑容,语气带着浓浓的羞辱味道。

楚安安本因为刚刚那个吻涨红的脸,因为男人这番讽刺瞬间惨白。

这个男人,把她当做什么了,廉价的妓女吗?

“慕少,那你对一个你瞧不起又怀了孕的女人下手,算是什么,饥不择食?”

楚安安话音刚落,慕廷彦杀人一般的目光立马刺了过来。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楚安安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死了千百次。

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再选择忍气吞声,“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绝对不会对我做那种事情,是你违约了!”

虽然心中很害怕,可现在她要留下这个孩子,所以,不能让任何意外发生。

慕廷彦站了起来,一步步地走近,楚安安整个人身体绷紧,就在她以为或许她会被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打一顿的时候,男人的拳头狠狠地落在了她身后的墙上。

砰地一声巨响后,慕廷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楚安安甚至没敢回头,她腿一软,坐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慕廷彦开着车,以极快地速度在公路上驰骋着,呼啸的风从打开的车窗吹进来,但却没有吹散男人脸上笼罩着的一层阴霾。

一想到方才楚安安那抗拒的反应,厌恶的表情,慕廷彦狠狠踩下刹车,一拳砸向了方向盘。

过了一会儿,慕廷彦拿出手机,打给了好友陆墨辰,“出来聚聚,我请客。”

陆墨辰一阵震惊,慕廷彦的性格一向高冷,很少出来参加这种娱乐活动。

以前就算陆墨辰组了局叫他来,基本上也是被拒绝。

今天这是吹的什么风?

陆墨辰直觉肯定有情况,立马就收拾东西出发了。

……

慕廷彦到了酒吧,便直接找了个空着的包厢,叫人上了一打洋酒,独自啄饮起来。

慕廷彦的确不是个爱玩的人,尤其是酒这种东西,在他眼中无聊又浪费时间,但现在,他却也不想管那么多,只是用酒精消减心里的烦躁。

……

陆墨辰到达地方时,一推门,看到慕廷彦的桌上已经有好几个空酒瓶了。

可见慕廷彦刚刚独自一人也已经喝了不少,只不过他的酒量不错,也看不出醉了还是没醉。

陆墨辰心里直嘀咕,如果坐在这里喝闷酒的是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这样惊讶。

但这可是慕廷彦,他这个人一向自律,对于酒精这种麻痹神经的东西敬谢不敏,即便是应酬,也很少喝这么多。

换言之,能让他这样的人借酒消愁,得发生了什么事?

陆墨辰犹豫了片刻,小心翼翼的开口,“廷彦,你这是遇到什么事了,能让你这样,你……该不会失恋了吧?”

本来正在低头倒酒的慕廷彦听到这话,手停住,抬眼看了陆墨辰一眼,啪的一声,将一瓶刚刚打开的酒放在他面前,“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

这话一出,相当于印证了陆墨辰的猜测。

陆墨辰的心顿时掀起一片惊涛骇浪,这能让慕廷彦出来借酒消愁的女人,不简单啊!

他心里是抓心挠肝的想知道着这女人到底是谁,但看慕廷彦这副表情,知道他现在恐怕就是炸了毛的老虎,陆墨辰只能压下这份好奇,默默地陪着慕廷彦喝酒。

过了一会儿,二人面前摆着的酒便已经空了大半,而慕廷彦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陆墨辰的酒量虽然还不错,却也经不住这样的喝法。

陆墨辰实在是有些吃不消了,只好硬着头皮打算找些话说,这时,目光落在慕廷彦空空如也的手腕上,他皱了皱眉,“廷彦,你的表呢?”

慕廷彦的那块腕表,是已经故去的西蒙大师最后的设计,属于珍藏品级别的东西,全世界也就这么一块,也就是慕廷彦能搞到手了。

慕廷彦被提起这茬,这才停下了还在倒酒的手,那块表被他送给了那个女孩儿,现在早已经是不知所踪。

一想到这儿,男人心中不免烦躁,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带,“出了点小情况,丢了。”

陆墨辰差点一口酒喷出来,那可是价值八位数的东西,就这么丢了?

这慕廷彦也是够败家的。

惊愕之余,陆墨辰又很快记起来一件事,“不过我听说西蒙大师的手表,里面都安装了特殊的定位系统,如果激活,我想再找回来不是什么难

动漫关键词:当男人说你水好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