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浪够了也烂透了;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超长文案

2022-03-22 15:05:5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楚安安这下已经确定,慕廷彦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心中不由得庆幸,还好柳馨月给她打来了电话,给了她一些准备的时间,不然的话她一定会露出马脚。楚安安扫了一眼,“这不是我,我

楚安安这下已经确定,慕廷彦一定是知道了些什么。

心中不由得庆幸,还好柳馨月给她打来了电话,给了她一些准备的时间,不然的话她一定会露出马脚。

楚安安扫了一眼,“这不是我,我白天要上班,晚上还得去医院陪妈妈,哪来的时间再去酒店上班,难道我会分身术不成?”

“不是你,难道就这么巧会有人和你重名?”

“S市有几千万人,有几个重名的又有什么奇怪,若是慕少不相信,大可以再查查这个人更详细的信息。”

楚安安一脸不在意地说着,慕廷彦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什么破绽,便打给了尹川,让他去查这个“楚安安”更加详细的信息。

楚安安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等着结果,只是背后的衣服却早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尹川的效率自然不是吹的,很快他就将详细的资料发了过来。

慕廷彦打开看了一眼,眉头紧锁,上面写着的那个楚安安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的确和自己面前这个不是同一个人。

所以,是他弄错了?

慕廷彦总觉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但证据如此,他也只好作罢。

“既然不是你,那就算了,以后,记得注意自己的言行。”

“我一定铭记于心,慕少,现在我可以走了吧,我刚下班,身上黏腻得很,想去洗漱。”

听楚安安这么说,慕廷彦摆摆手,让她离开了。

楚安安得以脱身,一走出书房,她这才松开紧握着的手,一看,刚刚因为太紧张,指甲已经把手心给抓破了。

明明很疼,但因为精神高度紧绷,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

楚安安看了一眼书房紧闭的门,苦笑了一下。

虽然他们之间早有契约,可没想到慕廷彦根本没想过让她安生度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去调查她的过去。

楚安安感到背后一股寒意冒起,看来,在妈妈的病彻底治好前,她还需要小心再小心,绝对不能被这个深沉难测的男人抓住破绽。

楚安安回到房间,走进浴室,楚明寒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怎么样,慕家那边糊弄过去没有?”

楚明寒也是着急得要命,今天他本是正常在上班,结果突然接到楚安安的电话,说慕家要查她的过去,万一被查到她到处打工,根本不是他们口中养尊处优的千金大小姐,后果非常严重。

楚明寒本来根本不在乎楚安安怎么样,听到她说可能会连刚刚经历一场盘问,楚安安也是后怕。

这次是她运气好,躲过去了,万一以后再来一次,她未必有这么幸运。

她也不想一直留在慕家担惊受怕,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弄到足够的钱,有了钱,她大可以带着妈妈离开这个城市。

“哎呀,安安,这公司现在周转也是很难,爸爸手头也紧……”楚明寒一听要出钱,立马就开始卖惨。

只是楚安安怎么会不了解他,她冷冷地打断他的话,“那你就好好掂量一下,是我和慕家打好关系能带来的利益多,还是你拿去给那一对母女买奢侈品好处大了。”

听楚安安这么说,楚明寒也是犹豫了。

从楚安安嫁过去开始,慕家对楚家也是很扶持,已经在楚家的几个项目上投资。

要是楚安安失宠了,那将会损失惨重。

想到这儿,楚明寒一咬牙,“好,我一会儿就给你打钱过去,你省着点花,记住了,拿着钱一定要伺候好三少,哄好慕老爷子!”

楚安安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挂掉电话,想到即将有一笔进账,她烦躁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

……

楚明寒结束了和楚安安的通话,又马上打给了正在和楚依歌逛街的李梦,让她给楚安安打钱。

李梦一听说要给楚安安钱,脸拉得老长,只是楚明寒态度很强硬,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答应。

“妈,怎么了,爸爸说什么了,让你这么不高兴?”

“是啊,阿姨,有什么不高兴的事,说出来,没准我可以帮上点忙呢。”

王梦琳在一旁也是热心地开口,今天她特意把楚依歌母女二人叫出来,想打听一下楚安安什么情况。

现在看到李梦心情不好,也是赶紧问道。

“没什么,还不是要给楚安安那个赔钱货打钱,都嫁给植物人了,还拿捏不住人家,要伸手向家里要钱,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王梦琳一听到楚安安嫁了个植物人,眼睛一亮。

那天虽然她没有看清楚接走楚安安的男人是谁,可是那个男人绝对不可能是植物人。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楚安安出轨,不知道和哪个有钱男人纠缠在一起了!

王梦琳瞬间就兴奋起来,她赶紧开口道,“等下,阿姨,您说楚安安嫁了个植物人,还管你们要钱?可我上次出去逛街还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出来买东西,手里还拿着一张不限额度的黑卡,我看她一点也不缺钱啊。”

李梦听到这话脸色一沉,“梦琳,你确定你没看错?”

“千真万确,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那个商场问,实不相瞒,那天遇到楚安安,我本来正常和她打招呼,却没想到她狗仗人势欺负我,你看我脸上现在还有红印……”

李梦闻言,看了看王梦琳的脸,的确,还留着淡淡的红色印记,她顿时捏紧了手中的包,“这个贱人,没想到嫁过去才几天就这么不守妇道,要是被发现,慕家非得扒了我们楚家一层皮不可,走,我们去找你爸爸,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累楚家,这才赶紧找人去将楚安安在酒店的所有资料换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这才作罢。

“差不多吧,应该没发现破绽。”楚安安淡淡地回答。

楚明寒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想到办这件事让他花了一大笔钱,忍不住埋怨道,“以后在慕家谨慎一些,伺候好慕少,别老是给我找这样的麻烦。”

楚安安虽然一直都知道楚明寒是个多么凉薄的人,但听到他这一番话,还是心头涌上一股火。

如果不是他舍不得楚依歌这个心肝宝贝受苦,威逼利诱地让她嫁过来,她现在也不至于如此担惊受怕。

想着,楚安安语气冷下来,“既然你知道慕家是得罪不起的,那还不赶紧给我打钱过来?我不花钱买东西孝敬慕老爷子,人家怎么会喜欢我?
楚安安洗了个澡,把心情也平复得差不多以后,走出浴室。

这时,楚明寒的电话打了进来,楚安安看到是他,接了,“怎么,钱已经打过来了么?”

楚明寒脸色冰冷,“你现在来楚家一趟,钱我用支票的形式给你。”

楚安安有些讶异,但也没多想,可能是楚明寒肉疼了,还想再给她洗洗脑吧。

“行,我马上过去。”

看在钱的面子上,楚安安也没多说什么,挂了电话,和家里的佣人说了一声不用叫她吃晚饭,就离开了。

没过多一会儿,楚安安坐车就到了楚家。

看到那熟悉却又陌生的建筑物,楚安安深吸一口气,按下门铃。

下人过来开了门,楚安安走进去,看到楚明寒坐在沙发上,她径直走过去,“我人已经到了,说好的支票呢?”

楚安安话音刚落,楚明寒抬手一个烟灰缸砸了过来。

“你这个孽女,你还有脸和我说支票?你做的那些丑事都被人知道了!”

楚安安没有料到楚明寒会突然发难,水晶制成的烟灰缸直直地飞过来,砸在了她的额头上,直接将她本是光洁白皙的额头砸出一道伤口,鲜血瞬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楚安安抬手抹了一把脸,看到手上的一片鲜红,“你什么意思,不想给钱,还对我动手,你不怕慕家那边看到以后对你追究责任么?”

“你还有脸提慕家,你以为你背地里偷人的事情我不知道?慕家要是真的知道这件事,恐怕会直接让你生不如死!”

楚安安本来莫名其妙被打了,正处在气头上,听到楚明寒说她背地里偷人,却又困惑地皱眉。

她最近在慕家老实得很,什么时候偷人了?

正想着,楚依歌母女和王梦琳走了出来。

王梦琳看着楚安安狼狈的惨样,心中痛快极了,脸上的笑容憋都憋不住。

李梦虽然也是幸灾乐祸,但还是假惺惺地走过来,“哎呀,明寒,你这个脾气怎么能这么冲动,有话好好说嘛!”

“她都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了,我那还能好好说,要是这件事情被慕家知道了,我们全家人都要一起陪葬!”

说完,楚明寒扬着手,又要过来给楚安安一巴掌。

王梦琳见状,这才开腔道,“楚叔叔,我觉得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教训楚安安,还是得搞清楚到底谁是那个奸夫,赶紧把这件事处理干净了,才能免除后患。”

看到这情形,楚安安再愚蠢也明白是发生了什么,恐怕又是王梦琳这个女人在背后说三道四,而楚依歌母女肯定也没少了推波助澜。

楚明寒特意让她回来一趟,根本就不是要给她钱,摆明了是一场鸿门宴。

楚安安眼神一冷,“王梦琳,上次是你造谣挨打没挨够?现在又跑出来犯贱?楚明寒,我根本就没有偷人,更不存在什么奸夫,你少在这里没事找事,今天你弄伤了我,必须赔偿!”

“你没偷人,那天那个男人是谁,我可是听伯父伯母说了,你嫁的人早就瘫痪在床,那天去接你的男人可是好好的,你还敢狡辩!?

动漫关键词:浪够了也烂透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