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淦了一晚上的小作文 看完让人起反应的描写

2022-03-22 15:01:1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慕廷彦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知道楚安安翻动书页的声音响起,他才回过神。想到方才他竟然看着这个女人出神了好一会儿,男人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一个恶俗拜金的大小姐,特意起这样

慕廷彦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知道楚安安翻动书页的声音响起,他才回过神。

想到方才他竟然看着这个女人出神了好一会儿,男人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

一个恶俗拜金的大小姐,特意起这样早来看书,是想让他对她改观么?

还真是无聊的把戏。

男人冷笑一声,掀开被子下床,径自去浴室洗漱了。

楚安安听到动静,这才看到慕廷彦醒了,难道是她用了一下他的书桌,让他不高兴了?

楚安安也不敢想太多,毕竟现在慕廷彦给的钱是妈妈的治病钱,她赶紧收拾了桌上的东西,正襟危坐。

过了一会儿,慕廷彦出来了,看到楚安安已经收拾了东西,男人慵懒的开口,“出去吃饭。”

楚安安闻言,赶紧跟了上去,两个人走到餐厅,老爷子已经叫人做好了丰盛的早餐,在等着他们了。

看到慕廷彦是和楚安安一起出的房间,神情也不算太僵硬,老爷子笑着点点头,“安安,昨晚睡得怎么样?廷彦没有欺负你吧?”

慕廷彦闻言,瞥了楚安安一眼,她立马摇头,“怎么会呢,我挺好的。”

昨天睡在地板上,楚安安腰酸背痛,但毕竟拿了钱,她自然不会当众拆台。

“那就好,如果以后廷彦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保证好好替你教训他一顿。”

楚安安笑了笑,一顿早餐,吃得还算和谐。

吃过饭后,慕廷彦说有事和老爷子商量,两个人去了书房。

“父亲,这次我从昏迷中醒来的事情,希望出了这个家门,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嗯?你有什么计划?”

“我只是怀疑这次的车祸并非那么简单,保持现状,才能让他们麻痹,露出马脚。”

慕廷彦眸色暗沉,他混迹于豪门世家这么多年,自然不会那么天真的觉得,那辆突然逆行撞过来的货车只是一个单纯的巧合。

想必,是有人打定了主意,想要他的命。

老爷子沉吟片刻,“我明白了,你调查的时候,小心些。”

慕廷彦答应下来,走出书房,回到房间,刚要进门,楚安安拉开门急匆匆地向外走,直接撞了他一个满怀。

楚安安向后退了两步,踉跄着差点摔倒,就在她以为要摔个结结实实的屁股蹲时,一双有力的手臂扶住她。

慕廷彦拉住楚安安,心中却是有些讶异,方才的举动分明是身体快于理智,他想也不想,就那么做了。

可若是平常,以他的洁癖程度,是绝对不会主动碰哪个女人的。

莫非是他昏迷了太久,整个人有些不正常了?

慕廷彦想到这儿,厌恶地甩开手,“你要去哪儿?”

楚安安本来被慕廷彦扶了一把,还想要道谢,一抬头看到他眼神中的厌烦,她又把那句谢谢憋了回去,若无其事地开口,“我出去看看我妈妈。”

因为要做嫁人的准备,楚安安已经有几天没去医院了,她必须要看到妈妈真的如楚明寒所说那般,搬进了最好的病房。

慕廷彦本想说些什么,但听到是这样的理由,只是脸色沉了沉,“快去快回,还有,记住别让任何人知道我已经醒来的事情。”“知道了。”

楚安安乖巧地应下,这才赶紧离开了男人的视线范围。

走出慕家,确定没有人会再看得到自己,楚安安这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慕廷彦,喜怒无常,实在不是个好应付的,不过为了妈妈,她说什么都要坚持下来。

……

楚安安坐着公交车到了医院,找到病房,看到闺蜜阮轻言正在照顾妈妈,而妈妈整个人脸色也好了很多,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温锦兰看到女儿来了,赶紧问起了楚安安的新工作怎么样。

楚安安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倒是没被看出来破绽。

三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后,温锦兰握着楚安安的手,“对了,好久没听到承泽的消息了,他现在在国外怎么样了,打算什么时候回国?他要是回来了,安安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楚安安本来还是带着笑的表情,在听到那个名字的瞬间黯淡了几分。

慕承泽,这个名字,她已经好久没听到过了。

在大学的时候,楚安安因为一边照顾妈妈,一边上学,总是很狼狈,在她最难的时候,是慕承泽帮了她。

渐渐地,那个男人的开朗和善良打开了她的心,后来他也经常来医院帮忙照顾妈妈,也成功的让温锦兰认可了这个女婿。

本来两个人约好毕业以后就结婚,但慕承泽却破格接到了国外医学研究所的offer,邀请他出国做尖端医学研究。

慕承泽说等他学成归来就娶她,一开始两个人联系还是很密切的,可半年前,那边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楚安安也渐渐明白了什么,或许,是他已经厌烦了只能她这个累赘,也或许,是他已经在国外找到了另一个心仪的女孩儿,忘了她了。

楚安安心中黯然,可她还是强撑着笑意,“妈妈,你知道的,他在国外学业繁忙,等到该回来的时候,就自然回来了。”

温锦兰对这个答案不算太满意,但也没有说太多,叮嘱了几句,她又累了,楚安安伺候着她睡下。

阮轻言见温锦兰休息了,就拉着楚安安出去,她有一肚子问题要问。

两个人直接去了医院的楼顶,找到了安静的位置,阮轻言也是开门见山,“安安,我刚才看你的样子就不对劲,你说实话,你和慕承泽是不是出问题了,我已经很久没听你说过他的事情了。”

楚安安闻言,唇角泛起涩然,她想了想,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这些天,楚安安一直在压抑和紧绷中生活,她也需要找一个倾诉,释放心中的压力。

阮轻言听完楚安安最近遇到的事情,眼中闪过心疼,“你这个傻姑娘,怎么遇到了这么多事都不找我商量,你怎么能把自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给一个陌生人!”

楚安安摇了摇头,阮轻言家境普通,还有个嗜赌成性的父亲,哪能负担得起这么沉重的医药费。

“言言,你别担心,嫁给那个男人,没什么不好的,他不会吃了我的。”

阮轻言看到楚安安还在逞强,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但阮轻言明白楚安安的性格,没有再说什么,走过去,抱住了她。

楚安安难得感受到一丝温暖和可以放肆的空间,不知不觉间,眼泪落了下来。

在遇到意外的那晚,她一直在幻想着慕承泽会回来,他会像所有剧本里的英雄来救她,可终究那只是一种奢望,她的生活早已经一塌糊涂。

或许,对她来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慕承泽远在海外,她没有看到自己的狼狈,也没看到她为了钱把自己卖给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男人。

这样,她还能一直在他心里保持一个美好的印象,这样就够了。

就这样沉默地不知道哭了多久,楚安安才擦干眼泪,“放心吧,言言,我不会有事的,别担心我。”

虽然现实有很多无奈,可她的生活还是要过下去,楚安安也不打算一直沉浸在悲伤中,这一次哭过以后,她会勇敢面对未来的一切。

……

慕家老宅

慕廷彦醒来后,便立刻叫来了尹川,让他去调查那天肇事司机是否背后还有幕后指使。

尹川一一将慕廷彦的吩咐记下,男人翻看着手中的资料,似乎又记起了什么,“让你查的,那天在酒店里的女人,有进展没有?”
“知道了。”

楚安安乖巧地应下,这才赶紧离开了男人的视线范围。

走出慕家,确定没有人会再看得到自己,楚安安这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慕廷彦,喜怒无常,实在不是个好应付的,不过为了妈妈,她说什么都要坚持下来。

……

楚安安坐着公交车到了医院,找到病房,看到闺蜜阮轻言正在照顾妈妈,而妈妈整个人脸色也好了很多,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温锦兰看到女儿来了,赶紧问起了楚安安的新工作怎么样。

楚安安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倒是没被看出来破绽。

三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后,温锦兰握着楚安安的手,“对了,好久没听到承泽的消息了,他现在在国外怎么样了,打算什么时候回国?他要是回来了,安安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楚安安本来还是带着笑的表情,在听到那个名字的瞬间黯淡了几分。

慕承泽,这个名字,她已经好久没听到过了。

在大学的时候,楚安安因为一边照顾妈妈,一边上学,总是很狼狈,在她最难的时候,是慕承泽帮了她。

渐渐地,那个男人的开朗和善良打开了她的心,后来他也经常来医院帮忙照顾妈妈,也成功的让温锦兰认可了这个女婿。

本来两个人约好毕业以后就结婚,但慕承泽却破格接到了国外医学研究所的offer,邀请他出国做尖端医学研究。

慕承泽说等他学成归来就娶她,一开始两个人联系还是很密切的,可半年前,那边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楚安安也渐渐明白了什么,或许,是他已经厌烦了只能她这个累赘,也或许,是他已经在国外找到了另一个心仪的女孩儿,忘了她了。

楚安安心中黯然,可她还是强撑着笑意,“妈妈,你知道的,他在国外学业繁忙,等到该回来的时候,就自然回来了。”

温锦兰对这个答案不算太满意,但也没有说太多,叮嘱了几句,她又累了,楚安安伺候着她睡下。

阮轻言见温锦兰休息了,就拉着楚安安出去,她有一肚子问题要问。

两个人直接去了医院的楼顶,找到了安静的位置,阮轻言也是开门见山,“安安,我刚才看你的样子就不对劲,你说实话,你和慕承泽是不是出问题了,我已经很久没听你说过他的事情了。”

楚安安闻言,唇角泛起涩然,她想了想,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这些天,楚安安一直在压抑和紧绷中生活,她也需要找一个倾诉,释放心中的压力。

阮轻言听完楚安安最近遇到的事情,眼中闪过心疼,“你这个傻姑娘,怎么遇到了这么多事都不找我商量,你怎么能把自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给一个陌生人!”

楚安安摇了摇头,阮轻言家境普通,还有个嗜赌成性的父亲,哪能负担得起这么沉重的医药费。

“言言,你别担心,嫁给那个男人,没什么不好的,他不会吃了我的。”

阮轻言看到楚安安还在逞强,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但阮轻言明白楚安安的性格,没有再说什么,走过去,抱住了她。

楚安安难得感受到一丝温暖和可以放肆的空间,不知不觉间,眼泪落了下来。

在遇到意外的那晚,她一直在幻想着慕承泽会回来,他会像所有剧本里的英雄来救她,可终究那只是一种奢望,她的生活早已经一塌糊涂。

或许,对她来说,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慕承泽远在海外,她没有看到自己的狼狈,也没看到她为了钱把自己卖给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男人。

这样,她还能一直在他心里保持一个美好的印象,这样就够了。

就这样沉默地不知道哭了多久,楚安安才擦干眼泪,“放心吧,言言,我不会有事的,别担心我。”

虽然现实有很多无奈,可她的生活还是要过下去,楚安安也不打算一直沉浸在悲伤中,这一次哭过以后,她会勇敢面对未来的一切。

……

慕家老宅

慕廷彦醒来后,便立刻叫来了尹川,让他去调查那天肇事司机是否背后还有幕后指使。

尹川一一将慕廷彦的吩咐记下,男人翻看着手中的资料,似乎又记起了什么,“让你查的,那天在酒店里的女人,有进展没有?”“我已经叫人去调取监控了,但……一个月前的监控,已经被酒店那边洗掉了。”

慕廷彦皱了皱眉,那天本来他是直接要回去找人的,没想到却遇到了车祸。

这些日子尹川这些心腹也是在忙着维持公司股价,不让有心人趁虚而入,自然无暇去调查那天的事情,他也不能怪罪什么。

“继续查,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慕廷彦淡淡地吩咐道,尹川应下后,便离开了。

慕廷彦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从书房一出来,正巧碰上了从医院回家的楚安安。

楚安安昨晚就没睡好,又在路上触景伤情,此刻已经是一身疲惫。此时此刻,她只想赶紧找个安静的角落平复下心情,却没想到她一开门便正撞上了慕廷彦探究的视线。

慕廷彦看着她泛红的眼睛,寒眸微眯。

这女人,说是出去看妈妈,原来是找人诉苦去了?

昨晚所谓的配合,果然是装出来麻痹他的,归根结底,她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拜金女。

慕廷彦的表情冷了下来,“怎么,早上在家里不还装得好好的,这么快就原形毕露,忍不住找人出去哭诉去了?”

楚安安听到这话,完全是莫名其妙,他吩咐她做的事情,她明明都小心地配合,不过是想到一些伤心事,有些难过,却也不至于这样被他挖苦。

只是,想了想她现在的身份,楚安安忍住了心中的委屈,“对不起,三少,我只是看到妈妈有些激动,并不是您说的……”

“我不关心你到底做了什么。”慕廷彦不耐地打断她,“但我话放在这里,如果你觉得嫁过来你很委屈,最好也憋着,别到处张扬,我不想在家里看着一张哭丧的脸,更不想在外面听到一些不该有的风声。”

说完这话,男人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楚安安怔在原地,忍不住攥紧了手。

她明明想好好解释,可是这个男人,怎么能这么不可理喻?

忍着一肚子的恼火,楚安安回了卧室。

只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楚安安干脆拿出纸笔,写了一张字条,出去,正好遇到佣人给慕廷彦送咖啡,她将字条放在托盘上。

慕廷彦正在书房浏览着文件,拿过咖啡,便看到了那张字条,男人挑了挑眉,一打开,就看到上面一行娟秀的字迹。

“三少一表人才,又出手阔绰,就算只是看在钱的面子上,我也不会觉得嫁给您很委屈,还请您保持自信,不要妄自菲薄。”

慕廷彦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种口吻讽刺了一顿,只是他竟然没生气,反而是眼神中多了几分玩味。

没想到这个女人虽然看起来柔软可欺,可分明是个刺猬,谁要是想咬她一口,非被扎一嘴的刺不可。

他顿时对楚安安的行踪有了些兴趣,男人拿出手机,打给了尹川,“去查查那个女人今天去了哪儿?”

尹川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那个女人应该指的是新晋的总裁夫人。

他很快调查了一下今天楚安安的行踪,然后发给了慕廷彦。

慕廷彦看了一眼,上面清楚地写着楚安安坐着公交去了医院,又坐着公交回来,没有去任何不该去的地方。

动漫关键词:淦了一晚上的小作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