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像疯了一样要我: 宝宝打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

2022-03-21 15:12:1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不是想要钱吗?我这个钻戒一百多万,你拿去,求你放过我,别这样。”韩若使劲的挣扎踢蹬。可于事无补。男人给她松绑之后,直接把她甩到沙发上。衣服被撕开。身体里的火

“你不是想要钱吗?我这个钻戒一百多万,你拿去,求你放过我,别这样。”

韩若使劲的挣扎踢蹬。

可于事无补。

男人给她松绑之后,直接把她甩到沙发上。

衣服被撕开。

身体里的火愈发炙热,带来的阵阵酥麻正疯狂的掠夺她的所有理智。

“不要……”

下一秒。

“砰!”

门被狠狠踹开,莫子聪出现在门外,如地狱里的魔神一步步走进房内,看到疯狂的男人,被压的女人,俊颜一凛。

“莫少?”

正要施暴的男人回头看到莫子聪,眼底闪过恐惧。

“砰!”

拳头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

男人被打倒在地上,正要说话求饶。

莫子聪已经抬脚狠踹过来,他连惨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眼一黑,陷入昏迷。

“嗯……”

沙发上的女人裤腰带都已经被解开,衣衫不整,双眼迷蒙,俏脸嫣红。

药物的作用下,她根本不知道那个坏人已经被打晕,只知道她很热,很难受。

“起来,走了。”

莫子聪面无表情的弯腰去拉她,却不想,女人手一伸,搂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拉。

纠缠之下。

两个人滚到了地上,一上一下的姿势。

往时那么不可一世的男人,就在她的身下,任由她征服掠夺。

“我要你。”

女人唇角扬起媚人的笑,去扯他的衣服。

用力过猛。

衬衫的衣扣崩落,男人健硕的胸肌,迷人的八块腹肌一览无遗。

“……”

从未被如此对待过的莫子聪身体瞬间紧绷。

大脑一片空白,都忘了反抗,任由着女人一点点往下,拼命的去扯他的腰带。

“咔哒!”

腰带被抽出。

女人抬眸望向他,泛着薄雾的美眸透出的欲望是地狱的深渊,要把他一起拽下去,一起沉伦。

“啊——”

惊呼声从门口骤然传来,让男人下意识的拽住女人正胡乱摸索的手。

“你们在干什么?”

酒店工作人员目瞪口呆,在这之前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是这里房间出事了。

赶紧赶过来一看,门没关,门内客厅躺着个男人死活未知。

另一个男人被女人压在地上,正上下其手,看他们衣衫不整的样子,他再晚来一点点,那女的就得手了。

“她被人下药了,快打120。”

男人声音已经低哑,压制着所有的冲动。

“哦哦。”

站在门口的酒店工作人员才反应过来,急忙拿出对讲机呼叫前台,让他们赶紧派人过来。

韩若被送去医院。

直接被推入急救室,被打了安定,躺在病床上沉沉入睡。

医生说她幸亏是被送来得及时,要不然那种烈性药不仅是会让她失身,还会损害到脑神级,不死也会变成白痴。

“老大。”

沐阳匆匆赶来,皱着眉头问:“没事吧?”

“没事。”

男人坐在病房外的休息椅上,俊颜森冷。

这一个多小时,他脑海里一直在回荡着女人暧昧的喘息,那缭绕在鼻息间熟悉的甜香,一遍又一遍的跟五年多前的那一晚重叠。

“那个男人醒了,他说是要抢韩若一百多万的钻戒,怕她追究报警,就想强迫她,顺便拍下视频用来威胁。”

沐阳板着脸汇报。

看了眼那紧闭的门,声音压低:“你家小保姆没事吧?”

“你安排一下,让她跟北宸做个亲子鉴定,我要尽快知道答案!”

“啊?”

沐阳目瞪口呆,声音压得更低:“你不会怀疑她就是那个五年多前睡了你的女人吧?”

“废话。”

男人冷眸一瞪。

沐阳硬生生的把都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沐阳只想说天呐,当年那一夜是有多混乱,堂堂的莫氏大总裁,居然被一个长相平凡、毫无特点的女人成功睡了。

“爹地。”

清脆的喊声响起。

小魔王一阵风似的冲过来,神情紧张:“傻女人怎么样?”

“少爷。”

管家忐忑的解释:“小少爷非要来,我拗不过他。”

“她没死。”

男人神情淡漠的站起身:“刚打过针,正昏睡中,医生说起码要到明天才能苏醒。”

“我看看她。”

小魔王心急的很,推门探头进去。

韩若正躺在床上。

脸色依旧透着红,眉头拧得紧紧的表情痛苦。

“爹地,傻女人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她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让医生再来看看?”

小魔王可急。

转头就巴拉巴拉好似机关枪一样。

“小少爷,你放心吧,医生说韩若只是被下药,药效过后她就没事了,还能当你的小保姆。”

沐阳笑嘻嘻。

想到莫子聪交代他的事,不自觉的转头看向病房里的女人。

就这长相……

啧啧……

打死他都不相信,这会是小魔王的亲妈。

“被下药?”

“被谁下药?凶手抓到没有?是不是苏安然那个女人?”

小魔王越说越火大,都不等沐阳说话,就一口认定:“就是苏安然,那个恶毒的女人嫉妒我家傻女人,所以要把她毁掉。”

“小少爷,这话可不能乱说啊,跟苏小姐无关,是那歹徒盯上了韩若的戒指,想要抢劫才给她下药。”

沐阳急忙解释。

小魔王一个字都不信,气呼呼的:“总之这件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你们不查,我自己会查,等我找到证据,绝对不会放过那个恶毒的女人。”

话说完。

小魔王走进病房,“砰”的一声病房的门关上,里面传出他稚嫩坚定的声音:“今晚我不回去,我要在这陪傻女人。”

门外几个大人面面相觑。

男人俊颜森冷如墨,转身就走,沐阳匆匆追上,留下管家一脸苦逼的守在病房门口。

韩若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莫北宸趴在床边睡得正沉。

“嗯?”

太阳穴传来的胀痛让她不自觉嘤咛出声。

“傻女人,你终于醒了。”

莫北宸猛地抬眸。

看到韩若醒来,笑容灿烂如盛夏的阳光:“真好,我去让管家叫医生来看看你。”

“北宸?”

韩若喊住他,神情疑惑:“我怎么会在医院?”

昨晚的一切正在她脑里复苏,那个可怕的男人对她做的一切,让韩若心猛地一颤:“我、我发生了什么?”

“你没事,爹地及时赶到把你救了,然后送来医院。”

莫北宸去喊管家叫医生。

医生来之后,很确定的告诉韩若昨晚被送到医院来的她只是被下药,别的什么都没。

韩若悬着的心才落下。

医生做过检查,确定她没什么问题后离开。

“傻女人,你被抓,被下药,除了有个男人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人?”

医生前脚刚走。

小魔王就迫不及待的问,查凶他是认真的。

“嗯……”

韩若头还是很疼,皱着眉头认真想了想:“还有个女人,就是她下令让那个男的给我下药。”

“什么女人?”

莫子聪跟沐阳一前一后的走进病房。

男人俊颜森冷如冰。

韩若抬眸对上他如墨的瞳,脑海忽地闪过她拼着命撕扯着他衣服的画面。

俏脸瞬间红成煮熟的大虾,大脑间歇性单机。

这反应看在小魔王眼里就是害怕,怕爹地这个大坏人包庇苏安然那个坏女人。

“傻女人,你不用怕,勇敢的说出始作俑者,我替你出头。”

小魔王一把握住韩若的手。

他的小手软软的,却坚定得很,能给予人力量。

“只是听到声音,很陌生,我也不知道是谁。”

韩若实话实说。

那个声音已经经过变身器处理,就算是最亲近的人也不可能听得出来。

“是不是苏安然?”

小魔王不甘心的追问。

“北宸!”

莫子聪俊颜一凛,莫北宸下巴一扬,硬怼:“怎么,怕我找你的女人算账啊?

爹地,我告诉你,那女人多坏都没关系,她要是敢动我的人,我就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小少爷,我是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说不定她用手机变声,是个男的也行。”

韩若不想看到他们吵架。

再说了,她也不相信外表柔弱善良的苏安然,能做出那样丧尽天良的事情。

“反正这件事我一定会追查到底。”

莫北宸瞪了眼莫子聪。

在他心里,已经认定就是苏安然那个女人做的事。

三日后。

韩若出院了。

这几日小魔王天天在医院伺候着,让莫宅里的佣人们都大跌眼镜。

纷纷对韩若刮目相看,更加落实她就是莫家未来女主人的身份,对她越发恭敬。

“老大,你托我搞的那亲子鉴定报告书出来了。”

沐阳走进莫子聪办公室,笑嘻嘻:“你猜结果是什么?”

“说!”

男人把手头的文件一合,俊颜森冷。

“当然不是,哈哈哈。”

沐阳笑得大声。

然后在男人面无表情的注视下,尴尬的止住笑,唇角抽了抽,弱弱的问:“老大,难道你不高兴?”

“没有。”

明明是板着脸。

沐阳却敏感的察觉到老大那点小失望。

不可能。

这一定是错觉。

就韩若那个长相,瞎了眼的男人都看不上,何况老大都已经有了貌美如花的苏安然。

“喏,这是化验结果,他们的基因型不吻合,排除亲子关系。”

沐阳递过文件袋。

想了想又多问了句:“老大,你家佣人都在传你要娶你家小保姆,你不会当真了吧?”

“滚!”

莫子聪一声冷喝,沐阳灰溜溜的跑了。

莫子聪打开文件袋,把亲子鉴定报告书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确认韩若跟莫北宸确实没有亲子关系。

明明应该高兴。

毕竟那个女人这么普通,没学历长得又不好看。

可莫子聪的心里却泛起难以言喻的酸涩,好似什么东西明明已经扎根,却被生生挖开。

“砰砰。”

苏安然来了,推门而入,脸上挂着甜笑,声音好听:“子聪,吃饭的时间到了,可以走了吗?”

“嗯。”

男人收起亲子鉴定报告书。

苏安然眼神扫过,看到上面的大字,很好奇:“这是什么啊?”

“公司的资料。”

莫子聪把文件放入抽屉,起身拿起西装外套:“想好要吃什么了吗?”

“沐阳说一会你还有个会议,我们别走远了,就楼下的西餐厅吧,那儿牛排很不错。”

苏安然再看了眼抽屉,眼底闪过得逞的笑意。

莫子聪做梦都没想到,她已经让人把送去做亲子鉴定的样本掉包,不是母子关系理所当然。

“子聪,爹地今天又问我了,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定下结婚的日子,他还说就算不急着结婚,我们先订婚也行啊。”

饭桌上。

苏安然声音温柔的说着,眉宇间尽是对父亲的无奈:“我都跟爹地讲,说我们还年轻,干嘛要急着结婚啊。

他非不肯,非要让我来问问你,还说我不问,他就要亲自来找你了说。”

“订婚可以,我会让沐阳看下日子。”

男人声音淡淡。

动作优雅的切着牛排,抬眸看了眼苏安然。

不知道为何,突然就想到她扬手打那三岁小孩子时候的狰狞,骤然间就没了胃口。本来是想着娶了苏安然,她还能照顾莫北宸。

现在开始有点担心,苏安然变成小魔王后妈之后,会不会虐待他,毕竟后母虐待继子的新闻层出不穷。

“子聪?”

看着男人切牛排的手微微一顿,苏安然很是温柔的问:“是不是不合胃口?”

“没有。”

男人叉起牛排放入嘴里,轻轻咀嚼着,一双黑瞳入墨看不清喜怒,这让苏安然很没安全感。

几秒的沉默,让她更是压力倍大,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不愿意跟我订婚?”

“没有。”

男人端起红酒轻泯:“最近有一个大的项目会比较忙,结束会在三个月之后。

你若是想订婚,跟沐阳商量一下,定在项目结束之后。”

明明是他们俩之间的事,却让她去找个助理商量,苏安然心底充满不快。

脸上笑容依旧温柔依旧善解人意:“好啊,订婚这事我也不急,主要是我爹地,你知道他的,天天叨叨着要抱外孙,好讨厌的。”

“嗯。”

男人淡淡的应着。

默默的切着牛排,脑海里尽是苏安然家暴三岁小孩子的画面一遍遍重复。

忽地又想到莫北宸那么码定的说韩若被绑架一事,跟苏安然有关,他更吃不下了。

手里的刀叉放下,男人优雅的拿起餐巾轻拭唇边:“我要准备一下开会的资料,你自己回去,小心一点。”

“……”

苏安然愣住。

莫子聪从来不会丢下她一个人,就算是有事先走,也会安排沐阳送她。

现在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起身离开了。

都怪那该死的小保姆!

苏安然拿着刀叉的手指一根根收紧,指节泛白。

莫子聪办公室。

门一开,他就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小魔王,眉头微挑:“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告状。”

莫北宸朝他勾了勾手指头,脸上笑容像只做了坏事的小狐狸那般狡黠,却也透着可爱。

“什么事?”

莫子聪走过去,视线落在莫北宸的笔记本电脑上。

屏幕开着,上面的资料一目了然,是苏安然直播间的浏览记录。

莫北宸自己通过高端的黑客技术,侵入网站的后台,获得的会员信息。

“什么意思?”

男人略略浏览过,俊颜森冷如墨。

“爹地,这还不明显吗?”

“傻女人说过那个男人绑住她之后还玩直播。”

“呵,苏安然这个死蠢女人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有人能盗了她的账号,看到她的浏览信息。”

“还有那个坏男人,他账号里都是些什么啊?”

“爹地你自己看。”

“那男人作奸犯科无恶不作,可他跟苏安然都互关了,鸡狗一窝,就能想象得到苏安然是个什么样恶心又恶毒的女人。”

莫北宸小嘴巴拉巴拉的,显摆出来的证据,让男人脸色阴沉得可怕,好像十几级暴风雨前奏。

“爹地,你还要娶她我不反对。”

莫北宸站起身。

仰着头望着他亲爹:“可你要结婚,我跟傻女人就会搬出去,她太善良了,会被苏安然这个恶毒的女人吃得骨头渣都不剩。”

他走了。

到门口,手已经按在门把上,还是回头:

“这件事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算是给爹地你一个面子,但你警告她,再有下一次,我真的会让她生不如死。”

“砰!”

大门狠狠的关上。

办公室里只剩下莫子聪一人,空气仿佛凝滞般,男人独站许久,才终于落座在办公桌前。

手指轻碰着鼠标,把莫北宸给的资料从头再看了一遍。

其实没有什么实际性证据,只是苏安然跟那个男人互关。

而那男人最后一次直播的时间点,就是在他绑架韩若的那晚,苏安然有过浏览记录。

……

“叮!”

楼下西餐厅的电梯门缓缓开启。

“坏女人!”

小魔王一声骂。

正要走进电梯的苏安然脚步一顿,条件反射般露出甜美的笑,声音很软很柔:“北宸啊,真的好巧,居然在这遇上你,来找你爹地的吗?”

“对啊。”

小魔王挽手在胸,见她要进来,开口恐吓:“不要以为你干的坏事没人发现。

你勾结人绑架我家傻女人的事情做得再保密都好,也已经被我逮到证据,而且就在刚才都交给我爹地了。”

“你说什么?”

苏安然脸色一僵。

莫北宸按下关门键,冷冷的抛下一句话:“问我爹地去。”

苏安然慌了,乱了,拿出手机一时间竟然不敢给莫子聪打电话。

“叮铃铃。”

手机反而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苏安然的手一颤,手机差点没砸落地上,鼓起莫大的勇气,她还是接通:“喂?”

“你还在西餐厅吧?上来一下。”

莫子聪的声音淡淡,分不清喜怒。

“好。”

挂断之后,苏安然的心都是悬着的。

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来到的办公室门口,望着紧闭的门,她深呼吸,再呼吸……

推开之后脸上露出甜笑,好似没发生过什么事那般:“子聪,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过来。”

莫子聪坐在办公桌前,示意她看向笔记本电脑。

看到那浏览记录,苏安然心底一颤,脸上依旧甜笑:“这是我多年前丢失的账号啊,你怎么会知道密码还登录了?”

“丢失了?”

莫子聪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对啊,这是我上大学时候就申请的账号了,后来毕业之后,就再也没用过。

对了,这浏览的都是什么啊?”

苏安然还去点,直播间没开,一片黑暗。

“韩若被绑架被下药,这过程还被直播,就是这个账号,而你有浏览记录。”

莫子聪盯着苏安然。

想察觉出她半点异色,心虚或者被戳穿的害怕。

可她只有惊讶,好似事不关己那边美眸瞪得老大:“还有这种事?那是不是那个人还想着诬赖说这件事跟我有关啊?”

“……”

莫子聪眉头拧起。

苏安然表现得太无辜了,如果不是跟她真的无关,那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子聪,你干嘛这样看着我?你该不会以为真的是我做的吧?”

苏安然眼圈顿时红了,眼中有泪光在凝聚:“怎么可能是我?

韩若只是个小保姆,长得又不好看,又不是你的什么人,我有必要要这样对付她吗?

而且她还是北宸喜欢的人呢,我讨好北宸还来不及,怎么会跟他作对?”

“我没说是你。”

莫子聪收回视线,把笔记本电脑合上。

“可是你的态度跟语气,都让我觉得你已经认定就是我做的。”

苏安然低垂着头,声音发颤哽咽。

往时的她都是甜甜的笑着,天真单纯可爱。

现在这样倒是头一遭,莫子聪皱了下眉头,安慰她:“我真的没这么想,否则这些东西,我就已经交给警方。”

“子聪,要不然你交给警方吧,或者只有他们,才能证明我的清白了。”

苏安然主动拿出手机,当着莫子聪的面就要打报警电话。

“安然,别冲动。”

莫子聪一把按住她的手。

“子聪,就算你相信我也没用的,北宸不信,大家不信,有什么用呢?”

她很坚定的推开莫子聪。

当着男人的面拨出报警电话,要求他们过来拿证据。

“放心吧,我肯定会没事的,因为这个账号我早就丢了,而且我也没有参与什么绑架的事情,警察是来帮我,不是来抓我。”

挂断电话。

苏安然脸上终于恢复甜笑:“子聪,幸好你提醒我报警,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还自己清白。”

动漫关键词:像疯了一样要我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