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流水 被捣出白浆潮喷失禁抽出好爽

2022-03-21 15:02:4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好,请问是哪位?”“阿呆,是我!”“宝贝?天呐陆宝贝,你死哪里去了!”……长达十五分钟的通话,陆宝贝跟经纪人阿呆将最近的情况沟通了

“你好,请问是哪位?”

“阿呆,是我!”

“宝贝?天呐陆宝贝,你死哪里去了!”

……

长达十五分钟的通话,陆宝贝跟经纪人阿呆将最近的情况沟通了一下,当然她没说她和司空霆之间的事,只说自己闭关了几天,整理了一下心情。

阿呆在电话里问不出孩子父亲时谁,只能作罢,最后说公司高层都要求见她,让她明天到公司来一趟。

陆宝贝挂了电话,心情有些忐忑,公司是明令禁止艺人恋爱的,现在她被曝了这么大一个惊天秘密,肯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也不知道公司会怎么做。

另一边,在陆宝贝挂断电话后二十秒,一个黑衣男人出现在司空霆的书房。

将陆宝贝的通话内容一字不漏的说给司空霆。

“告诉她的公司总裁,他知道该怎么做。”司空霆将视频会议暂停,说道。

“是,霆爷。”手下领了命令下去了。

“现在继续。”司空霆看着屏幕,淡淡地说道。

视频那边,灵鹫和血鹫对视一眼,老大那模样……是在笑吗?

谁又要倒霉了?

……

第二天,陆宝贝跟管家和刘妈请假,说她要出去一趟。

管家没有为难陆宝贝,给陆宝贝派了辆车。

免不了又是被一群女佣挖苦讽刺,陆宝贝全当是耳旁风,利落的上车,将车门‘砰’的一关。

司机将车朝陆宝贝说的公司开去。

一个小时后,陆宝贝出现在公司门口,在周围人的指指点点下,陆宝贝朝早就等在那的阿呆走去。

“你身上这是穿的什么?”一见面,阿呆便奇怪的问道。

陆宝贝穿的是司家的佣人服,黑色的制服群,虽然质量上乘,但一看就是工作服。

配合黑色的丝袜和小皮鞋,活脱脱的一个服务生打扮。

这丫头这几天也没拍戏,怎么会穿成这样?

陆宝贝顾不上解释,“快走吧。”

……

半个小时后,陆宝贝从公司门口出来,手里拿着一份律师函,欲哭无泪。

以她违反了合同,让公司声誉受损为由,公司要与她强行解约,不仅如此,还附带高达两亿的违约金。

两亿……

她现在所有的存款加起来也只有六千万左右,去哪里找这两亿?

“宝贝,你别难过,我们再想想办法。”阿呆追出来,安慰的拍了拍陆宝贝的肩。

陆宝贝失魂落的点了点头,“谢谢你。”刚才阿呆在会上努力帮她辩解争取,陆宝贝很感激。

其实他们都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种时候公司选择抛弃她,那基本上,圈内已经没有公司敢要她了。

陆宝贝和阿呆道别,一路魂不附体的回到司家别墅,手里紧紧握着律师函。

她只有十五天时间,如果这个期限内她不交清违约金,那她就会被公司告上法庭,从此她在娱乐圈就更无法立足了。

人生真是戏剧化,前几天她还是公司力捧的顶梁柱、站在镁光灯下的天后,一转眼就变成了无家可归的丧家犬。

陆宝贝望了望天,后悔吗?

不,她从不后悔小骆驼的到来。

回到房间,刚放好律师函,便有人来催她去干活,陆宝贝一怔,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是女佣了。

看来她还没习惯身份转换。

陆宝贝按照吩咐走到院子里,开始扫树叶。

“呵,果然是大明星喔,细皮嫩肉的就是不一样。”旁边传来几个过路的女人的声音,陆宝贝专注的想事情,没有注意到。

却不想,她忽略的神情让那几个女人眼里闪过一抹浓浓的嫉妒,走到陆宝贝身边的时候,其中一个女人用力一撞。

“哎呀,对不起哦。”女佣看着跌倒在地上的陆宝贝,嘴上说对不起,眼里却闪过一抹快意。

大明星又怎么样,长的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只能被她们欺负!

“走开!”陆宝贝冷冷地瞥了一眼那个女人,从地上起来,继续扫地。

她没时间跟几个长舌妇计较。

“哎哟,口气不小嘛,你以为你现在是谁?还是大明星吗?不过是跟我们一样的女佣而已!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们!”陆宝贝眼里的清高刺激了这个撞她的女人,顿时叫骂起来。

“你走不走?”陆宝贝懒得废话,直接问道。

好像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时间似的,女佣被陆宝贝淡然的表情惊的一怔,随后更加恼羞成怒。

“你凭什么让我走!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是你的地方吗?”

“你不走是吧?好,我走。”

女佣双手叉腰,跟个泼妇似的,已经做好了掐架的准备,却没想到陆宝贝竟然真的转身就走。

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

女佣愤恨的看着陆宝贝离去的背影,嫉妒的双眼闪着恶毒的光芒一连两天,陆宝贝都没有看到司空霆的身影,每天工作打扫卫生,成了名副其实的女佣。

这天,陆宝贝早上起床的时候,天还没亮,揉了揉酸痛的胳膊,起床穿衣服。

从房间里出来,陆宝贝一路朝主别墅走过去,昨天刘妈安排她今天去打扫客厅,不能迟到。

渐渐的,陆宝贝越走越觉得不对劲,疑惑的看着空荡荡的周围。

以前的这个时候,院子里早就有佣人在打扫卫生了,为什么今天一个人都没有?

“刘妈,她们都去哪了?”陆宝贝走进别墅,问道。

刘妈停下手里的活,“今天小少爷要回来,霆爷吩咐让她们都走了,只留下几个亲信伺候着。”

“为什么?”小骆驼要回来,为什么要让佣人走?

“小少爷的身份是绝密,外人是不能知道的。”刘妈看着陆宝贝的眼神有些不忍,很显然关于陆宝贝和司空霆之间的事,刘妈是比较了解的。

陆宝贝眼神一黯,原来在他眼里,小骆驼是见不到光的?

那又何必要把小骆驼从她身边抢走!让他们母子隐姓埋名的过一辈子不好么!

“你跟我上来吧。”刘妈说道。

陆宝贝怔了怔,还是跟上刘妈的脚步。

二楼衣帽间。

足足百平的房间装修奢华,一排排镶了宝石的衣柜里,男人的衣物只占据三分之一的部分,其他的,都是女人的衣物、配饰。

刘妈站在门口,示意陆宝贝进去,在她身后说道:“霆爷让你选一件换上,这两天你不用干活了,好好陪陪小少爷。”

其实说起来,霆爷对这个姑娘真的很上心,这些衣服都是他亲自选的,连珠宝也是亲自挑的。

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事。

草草扫了一眼那些衣服,陆宝贝冷笑,“不必了,我只是个女佣而已。”

说罢,陆宝贝转身就走,丝毫不理会刘妈在身后叫她的声音。

装什么豪门太太,她和他的关系,不过是主仆而已。

而且那些衣服,指不定是他哪个女人的!

让她穿别的女人的衣服,陆宝贝怕自己会忍不住吐出来!

尽管一想到司空霆,陆宝贝就火大,但今天是小骆驼回来的日子,陆宝贝还是像往常一样抓紧时间干活,想早点结束工作,多陪陪小骆驼。

刘妈看在忙来忙去的陆宝贝,好几次欲言又止,但都被陆宝贝巧妙的避了过去。

陆宝贝很清楚刘妈要说什么,她既然是司空霆的亲信,那无非就是帮司空霆说好话呗。

只可惜,现在关于那个人渣的事情,她什么都不想听!

司机很快接了小骆驼回来,小家伙看到妈妈特别高兴,同时也问爹地为什么不在家。

陆宝贝眼神一黯,司空霆觉得小骆驼见不得光,可是小骆驼却将他看得这么重要。

司空霆,你根本不配得到小骆驼的爱!

“爹地很忙,等他忙完了就回来了,妈咪带小骆驼去玩好不好?”陆宝贝摸了摸小骆驼的头,认真的敷衍着,其实她根本不知道司空霆在哪里。

“好吧,那你陪我玩积木。”

……

陪小骆驼玩了一天,晚上的时候陆宝贝抱小骆驼去司空霆给他准备的儿童房,小骆驼却说想和妈咪一起睡。

陆宝贝想了想,抱着小骆驼回到保姆间。

给小家伙洗了个澡,玩累的小骆驼很快就睡觉了。

陆宝贝自己也累得够呛,草草收拾了一下,关上灯将小骆驼抱在怀里,疲惫的闭上眼。

……

午夜。

“嘭”的一声巨响!

房间门被人一脚踹开,陆宝贝猛的惊醒,望向门口的方向。

怎么了?抢劫?

“陆宝贝,你敢不听我的话?”黑暗中一具略带凉气的身体杀气腾腾的扑过来,将陆宝贝从床上一把拖起来。

司空霆魔魅的声音包含怒气,强烈的压迫感让陆宝贝瞬间清醒。

“干什么?什么话?”陆宝贝一头雾水,这男人是不是疯了?她这几天见都没见过他,听什么话?

“该死的你敢忘记?”司空霆怒火更上一层楼,他迫不及待的赶回来却没在房间里见到她,又忍耐的等了她好久,最后实在忍不住追过来。

她竟然在睡觉!还忘得一干二净?

这女人真是找死!

“你到底在说什么?莫名其妙,出去,我要睡觉了。”陆宝贝打着呵欠,懒得理会司空霆,她现在又累又困,只想睡觉。

“好,一起睡!”反正他来也是这个目的,正好遂了他的意!

司空霆大手用力,直接去撕陆宝贝的睡衣。

清脆的裂帛声立刻响起,陆宝贝惊恐的挣扎,“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

司空霆不答反问,喘着热气,一把将陆宝贝抱起来,扔到了沙发上,高大的身材压上去。

陆宝贝顿时像是被石头压住了似的,动弹不了半分。

“疯子,神经病!变态,不要脸!”

陆宝贝大骂着踢打挣扎,借着月色,她可以清晰的看到司空此时的表情,让她有多害怕。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身上已经察觉到一阵凉意。

这混蛋竟然把她的衣服撕碎了!

可是小骆驼就在她旁边,万一被吵醒了,看到这一幕……

天呐,陆宝贝想都不敢继续往下想!

“你放手啊!司空霆你这个神经病!你听我说!”怕吵醒了小骆驼,陆宝贝只敢放低了声音。

她想告诉司空霆小骆驼在房间里,让他别这样。

可司空霆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眸子猩红,呼吸都烫了。

他勾唇笑道:“知道吗,你的声音让我很兴奋。

陆宝贝真是欲哭无泪,这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几次都是这样,每次一到这种时候就跟发了疯一样,连听她说句话都等不及,他有这么迫不及待吗?

“司空霆,你听我说……”小骆驼在这里。

“妈咪?”

陆宝贝还未说出口的话被一声清脆的童音打断。

陆宝贝:“……”这下她不说用了。

司空霆反应极快,在小骆驼声音想起的同时,他高大的身体立刻的往下一沉,结结实实的覆盖住陆宝贝的身子,盖住她乍泄的春光。

陆宝贝被这猛的一压,一口气顶在胸口,脸都白了!

“混蛋,起来……我、我喘不过气了……”

司空霆低下头一看,月光下她莹白的小脸皱在一起,很是痛苦。

快速从旁边扯了西装外套过来,司空霆将陆宝贝一裹,搁在怀里里抱住,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语气极为不悦:“他怎么会在这里!”

陆宝贝:“……”

她现在一句话都不想说,她只想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小骆驼听到司空霆的声音,惊喜的揉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四下张望:“爹地?”

司空霆看了看怀里当他是空气的小女人,直接向骆驼看去,声音降至冰点:“你怎么会在这里?”

怪不得她没去找他,原来在是在陪这个小鬼!

“爹地,真的是你?我妈咪呢?诶?爹地你为什么坐在哪里?”室内的光线太暗了,小骆驼看不太清楚,又使劲揉了揉眼睛。

“你乖乖呆在那,妈咪马上就过来。”看到小骆驼扭着身子就要过来,陆宝贝怕他从床上掉下来,赶紧说道,挣扎着就要站起来。

司空霆眸光一沉,大手猛的用力,将陆宝贝拉回怀里困住,“陆宝贝,你敢跟别的男人睡?”

魔魅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里回响,包含浓浓的不悦和威胁。

“……”陆宝贝无语了,什么叫别的男人,那是她儿子好不好!

才四岁的小正太而已!

“司空霆,有病就得治!”陆宝贝大骂。

看来这男人不仅有病,还病得不轻!

司空霆一愣,忽然邪笑。

“我这不是找你治么?”

“……”

这男人脑子不正常,他是个疯子,别跟他一般见识……

陆宝贝闭眼,忍耐的自我催眠。

“你治不治?治不治……嗯?”司空霆邪魅的声音低沉有力。

“……”

知道小骆驼在这里,他竟然还这么毫无顾忌。

这男人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是羞耻心!

很好。

既然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

陆宝贝闭了闭眼,在心里默数三秒,就在司空霆的呼吸越来越制热的时候,她右手手肘猛的向后一击,使足了全力!

“宝宝好香,给我治……恩!”

火热的情话哑然而止,司空霆一声闷叫倒在沙发上,捂住肋骨处,眉头痛苦的拧在一起。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偷袭他!

都怪在与她在一起的时候,全身心都是信任的,所以一点防备都没有!

被这么猛的一撞……

shit!

司空霆在心里咒骂,这女人是使了多大的劲!是想要他的命么!

“爹地妈咪,你们怎么了?”小骆驼疑惑的声音传来。

“有病!”陆宝贝嫌弃瞥了司空霆一眼,又转过头对骆驼笑了笑,语气温柔的不得了。

“我们没事,你乖乖的躺下,自己盖好被子,妈咪换件衣服就过

动漫关键词:被捣出白浆潮喷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