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有人在旁边的时候做:他一晚上日了我八回作文

2022-03-21 15:00:3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司空霆坐在书桌后,黑泽浴袍的带子松松垮垮的系着,露出精壮的胸膛,额前几缕湿答答的碎发,更添几分邪魅。这么快就追来了?司空霆抿着红酒,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唇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弧

司空霆坐在书桌后,黑泽浴袍的带子松松垮垮的系着,露出精壮的胸膛,额前几缕湿答答的碎发,更添几分邪魅。

这么快就追来了?

司空霆抿着红酒,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唇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弧度。

过了一会,男人觉得索然无味,忽然伸手在书桌上一按。

屏幕上的画面立刻一变,摄人心魂的呻吟声顿时传出,响彻整间书房。

“阿霆,阿霆……”

司空霆紧紧盯着屏幕,咽下一口红酒,冰冷的眸光不含一丝情欲。

想到那个此刻被挡在门外的女人,勾起一抹冷笑,玩玩而已,是么?

……

陆宝贝头痛欲裂,身上一会冷一会热,忍不住发抖。

她知道自己生病了,但是她哪里没去,就这么在铁门前守了一夜。

因为她知道,司空霆的车早上一定会从这里经过,他一向公事为重,从不迟到上班的!

陆宝贝咬着牙坚持,打算等司空霆的出现的时候,拦下他的车。

只需要再等一会……

陆宝贝自我催眠道。

不出陆宝贝所料,不过九点,便有一队黑色的车队从山上缓缓驶下来,铁门‘吱呀’一声,自动向两边打开。

陆宝贝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紧张的盯着那一队越来越近的车。

第三辆,是司空霆的车,后排右排,是他常坐的位置。

陆宝贝记得很清楚。

车越来越近,快到陆宝贝身前时,陆宝贝猛的扑了上去,拍打车窗,“司空霆,你把小骆驼还给我!还给我!”

“吱呀……”黑车应声而停。

“求求你了,你把小骆驼还给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把小骆驼给我!”漆黑的车窗让陆宝贝看不见里面的人,但是她知道,里面一定是司空霆!

“我求求你了,求求你……”陆宝贝哭喊。

小骆驼是她唯一的依靠,她不能失去小骆驼!

晨光中,女人白色的衬衫被露水打湿,皱巴巴的挂在身上,身上、脸上好些地方都有泥土,牛仔裤也破了几条口,披头散发的样子憔悴的像是一碰就能倒。

不知过了多久,陆宝贝喊的声音都嘶哑了,眼前的那扇车窗才降下来。

司空霆天神一般的五官出现在车窗后,与陆宝贝相比,一声西装的他尊贵非凡,阴鸷的盯着陆宝贝。

这该死的女人,正在开的车她也敢扑上来,不怕死么!

“好阿。”司空霆看了半晌,大发慈悲的赏了陆宝贝两个字。

宛如天籁!

“谢谢你!谢谢你!”陆宝贝激动的哭了出来,忙不迭地掏钱包,“我把我所有的卡都给你,谢谢你!”

分开四年,她怎么还是那么单纯?单纯的都有点蠢!

熟悉的感觉让司空霆眸光闪过一抹笑意。

“我在你眼里很缺钱么?”司空霆嘲讽的看着陆宝贝,漫不经心的样子让他看上去高高在上。

“……那你想要什么?”陆宝贝掏卡的手一顿,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你说呢?”司空霆不答反问,薄唇擒邪气的笑,幽暗的眼神正大光明的看着陆宝贝的胸前。

好像比以前大了一个cup,是因为生过孩子的关系么?

司空霆火热的视线毫不遮掩,让陆宝贝顿时有一种被扒光的羞辱感,立刻往后退了两步,陆宝贝声色俱厉:“你想都别想!”

她只想找回小骆驼,然后立刻带小骆驼回到米国,永远都不见这个男人,又怎么可能还愿意跟他扯上关系!

不出意外,她果然拒绝了他!

曾经爱他爱得要死要活,现在避如蛇蝎了?

她的变化还真是大……

司空霆勾唇,也不为难陆宝贝,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那你就继续在这呆着罢,喜欢呆多久就呆多久。”

说罢,车窗毫不留情的升了上去,车子再次发动。

“等等!”身体已经比思维更快一步,陆宝贝一把抓住了车门。

车子再次停下。

那扇没有再降下来。

陆宝贝看着黑漆漆的窗户,却仿佛可以感受到那边司空霆轻视的眼神。

拒绝跟他一起回国的是她,眼巴巴跑来求他的是她,主动拉住车门的……也是她!

陆宝贝看着漆黑的车窗,心里一片荒凉,真的要上车吗?

如果不上的话,小骆驼怎么办?她可以放弃小骆驼吗?

算了,反正又不是没做过!跟他睡一次,换儿子回来,从此永不相见!

陆宝贝眼里闪过一抹坚决,大力的拉开车门。

“我答应你!”宝贝义无反顾的扑进去,却跌倒在司空霆的身上。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司空霆将嘲讽的笑,将陆宝贝从身上抓起,掌心碰到她胳膊上冰冷的皮肤,大手一顿。

本来是要推她下去的手,转而收了回去。

司空霆眼里的轻视让陆宝贝十分难堪,陆宝贝默默的从司空霆的身上爬下来,“你说话算话,只要我……你就把小骆驼还给我。”

司空霆挑眉,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陆宝贝只但他是默认了,见子心切让她忍不住催促道:“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现在回别墅吗?”

“……”司空霆转头,阴鸷的盯着陆宝贝,“你现在这么开放了?谁调教的?周云深?韩非?还是他们两个一起?”

她以前和他接个吻都扭扭捏捏,现在竟然也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大谈床事?

该死的她为什么变得这么大方!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陆宝贝将脸转向一边,咬着唇承受司空霆的羞辱,“这是我的私事!”

“私事?”身后传来男人魔魅的低念,陆宝贝头痛欲裂的坚持着清醒,她还没见到小骆驼,她不能晕。

忽然伸出一股大力,粗暴的将陆宝贝扯向一边,司空霆坚硬的胸膛撞得陆宝贝发疼。

“啊……唔!”

男人铁一样的大手死死扣住女人的后脑,将她禁锢得不能有一丝动弹,司空霆性感的薄唇毫不怜惜的压下来……

反正没有一点情人间的温柔。

陆宝贝嘴唇传来麻木的痛,呜呜的大力捶打司空霆的胸膛,这个混蛋,她快痛死了!

“该死的,你发烧了?”司空霆忽然放开陆宝贝,情欲的瞳孔变得阴鸷。

她的温度不对!

“疯子!”陆宝贝用手背抹嘴巴,视线扫到司空霆唇上那一抹妖艳的鲜红,恶狠狠的瞪了司空霆一眼。

怪不得她觉得觉得这么痛,这男人竟然将她的嘴皮咬破了!

“你骂我?”司空霆面色一沉,阴狠地盯着陆宝贝,又忽然大笑起来。

“……”神经病,几年没见,这男人得精神分裂了么!

前排的司机顿时像是见到鬼似的,偷偷从后视镜里看了陆宝贝一眼,这女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敢骂霆爷!而且霆爷竟然没把她丢出去?

“不去公司了,回别墅!”司空霆对司机说道,冷漠的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愉悦。

又低头看着陆宝贝,“还记不得,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是骂我?嗯?”

“……”什么第一次?头好晕啊。

“陆宝贝?陆宝贝?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给我醒醒!”司空霆气急败坏的抓住陆宝贝猛摇,在他提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竟然敢晕倒!

很好,陆宝贝你这几年是吃了豹子胆了!竟敢一再的惹怒我!

“给我开快点!”

司空霆怒吼,又紧张的盯着陆宝贝,眉心紧皱。

宝宝,你不能有事……

……

山顶别墅里,佣人们在一口的大厅聚成一团。

“刚才先生抱了个女人回来。”

“是谁啊?”

“不知道,看不清脸,先生走的太快了!”

……

“她怎么还不醒?”主卧里,司空霆的咆哮响彻二楼。

“老大,药效的发挥都是需要时间的,我保证,她绝对没有大问题,只是受凉引起了发烧而已。”

灵鹫摸了摸鼻子,他堂堂血殿神医被拉来治感冒也就算了,竟然还被怀疑医术?

不过这个女人好像是前几天被曝有私生子的那个女明星,她为什么会在老大的床上?

而且老大好像还很紧张她?

“那她为什么睡了这么久?”司空霆冷眼布满杀气,好像灵鹫不给他一个万无一失的答案,他就随时一枪崩了他似的。

灵鹫额头滑下一道冷汗,“老大,那是因为她的身体需要休息,也许她昨晚上没睡好?”

灵鹫猜测着说道,却看到司空霆的眼神一暗。

耶,什么情况?

“你走吧。”过了一会,司空霆淡淡地说道,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落寞……还有后悔?

灵鹫哪见过司空霆这副模样,顿时好奇的不得了,这个男人从来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全天下都不放在眼里,何曾如此失落过。

“是。”再好奇也不敢多逗留,灵鹫收起满腹好奇,转身离开。

刚走到门口,身后又传来司空霆淡漠的声音,“回去通知其他人,最近没有我的召见,你们都别过来,有事直接去公司找我。”

“为什么?”灵鹫下意识脱口而出,问完就后悔了。他不该问的,从来没有人敢质疑老大的决定!

司空霆却并没有与灵鹫计较,只是定定的看着陆宝贝沉睡中的小脸,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因为她还不知道你们的存在。”她那样单纯的人儿,怎么可以见那样黑暗的东西,会吓到她的。

男人专注的目光让灵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真的是他们老大吗?真的是杀人不眨人的老大吗?

而且现在这情况……他们这一帮精英,竟然被嫌弃了?

……

卧室的关门响起,司空霆却还陷在沉思里,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床边,一动不动的凝视着陆宝贝。

司空霆知道,现在的陆宝贝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

以前她总是喜欢黏着他,而现在她拼命的不想跟他扯上一丝关系。

等她醒来的时候,会怎么样呢?

想起陆宝贝上车时犹如赴死般的表情,司空霆叹了口气:宝宝,我该拿你怎么办?

陆宝贝很沉的睡了一觉,做了个梦。

在梦里她和小骆驼一起在摩天轮上玩,可是忽然摩天轮的掉了下来。

半空中她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她像那个男人求救,那个男人转过脸来,却是司空霆!

司空霆魔魅一笑,俊脸忽然变成妖怪般的血盆大口,向她扑来……

“啊!”陆宝贝尖叫着从昏睡中醒来,满头大汗。

“做噩梦了?”身边忽然传来一个魔魅的声音,凌厉的气势让人无法忽略他的纯在。

是司空霆。

陆宝贝转头看过去。

她迷茫的眼神像是在走失的小孩,大大的取悦了司空霆,男人发出一声轻笑。

“你怎么会在这里?”陆宝贝动了动,她现在和司空霆盖着同一床被子,这让她不太习惯,悄悄往旁边移开了一点。

“我不在这里,又该在哪里?”司空霆玩味的声音都是那样高高在上。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陆宝贝的错觉,她觉得他的话里,竟然有一丝柔软。

陆宝贝心尖一颤,忍不住抬头看去,只见司空霆斜斜的靠在床头,完美的五官在昏黄的灯光下邪魅的摄人心魂,黑色的浴袍松松垮垮,露出精壮的胸膛,电眼灼灼的看着她。

见她打量他,司空霆薄唇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陆宝贝浑身一震,迅速移开视线,一看之下才知道,原来她在他的房间。

这个房间,陆宝贝以前来过的。

就是在这里,她完成了她的成人礼,将她最珍贵的东西奉上。

也是在这里,她看到了他和别的女人……

陆宝贝甩了甩头,不再去想那些让她心痛的记忆。

“怎么了?是不是还难受?”司空霆一把拉过陆宝贝,伸手替她按摩太阳穴,灵鹫这个庸医,他等着死吧!

陆宝贝被迫趴在司空霆胸膛上,娇小的身躯被司空霆狂妄的气势包围。

修长有力的指节,在太阳穴力道适中的打圈按摩,陆宝贝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呵。”司空霆喉咙发出一声闷笑,更加卖力的按摩讨好。

……

手掌下是他有力的心跳,熟悉的龙诞香吸入肺腑,陆宝贝忍不住眼眶发热。

她花了四年才建立起来的蜗牛壳,几乎在瞬间土崩瓦解。

但是陆宝贝,人傻一次是单纯,傻两次……就是白痴!

“宝宝,宝宝……”司空霆低喃,按摩的手停下来,改为紧紧的抱住陆宝贝娇小的身体,嗅着她身上的香气。

魔魅声音里有不易察觉的苦楚,又有失而复得的喜悦,四年了,她终于又回到他的怀里!

宝宝……

陆宝贝浑身一颤,他又叫过多少女人宝宝!

“宝宝,你回来了,回来我身边……”

“司空霆,我和周云深要结婚了。”陆宝贝的声音沉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

正在替她按摩的手指应声而停,指尖忽地冰冷,“你说什么?”

司空霆的声音比他的手指还要冷,冷的吓人!

“你听不懂中文么?”陆宝贝轻松反问,一点都不惧在处在暴怒边缘的司空霆,反正她要与周云深结婚也是事实。

“陆宝贝!你敢嫁人?”司空霆一把扯起陆宝贝的长发,将陆宝贝的脸扯到离他三公分的位置,阴鸷的盯着陆宝贝。

“你敢嫁人?你想跟别的男人睡一张床?陆宝贝!你他妈是不是想死!”

都是他以前太宠着她了是吧,所以她才敢这样一而再的挑衅他的底线!

跟别的男人炒作也就算了,现在她竟然敢想要嫁人!

“你凭什么打我?”陆宝贝挑衅的扬了扬下巴,忍着头皮上的剧痛,“你算我什么人?你凭什么打我?”

动漫关键词:有人在旁边的时候做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