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猛烈顶弄H宠爱——总裁抱着她边开会边H

2022-03-19 15:35:1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一个小员工,值得他费这么大心思?你不知道楚总的胃不好,是碰不得酒的?”她看着我的眼神带着质疑,可是她的话,却让我的心狠狠一震。什么?楚行知不能喝酒?我突然想起楚行

“你一个小员工,值得他费这么大心思?你不知道楚总的胃不好,是碰不得酒的?”

她看着我的眼神带着质疑,可是她的话,却让我的心狠狠一震。

什么?

楚行知不能喝酒?

我突然想起楚行知拿起酒杯时沈然为难的眼神,原因居然是这个!

此刻,我的心里有些百味杂陈。

“你居然不知道?”

或许是看到了我脸上震惊的神色,又或许是这件事让她的心情好了许多:“看来,你真的只是他的员工而已。”

从洗手间里出来,小和对我的态度没有之前那样敌对了,她挽着我的胳膊回到了包厢里,我注意到楚行知面前的酒杯,依旧是空的。

再看了看桌上的酒瓶,并没有比我离开之前增加,我的心里莫名地轻松了些。

不经意间抬头,看着他和徐总谈笑风生的样子,他的眉头时不时地会拢起,像是有些身体有些不适。坐在一旁的沈然时不时担心地看着他,这让我心里有些内疚。

好不容易结束了饭局,徐盛开心地搂着公主们离开,徐总也带着两名公主离开。刚送走他们,我转过身想要开口感谢楚行知的时候,却听见沈然惊呼一声“楚总”,转过头,便看见楚行知已经昏倒在沈然的怀里。

送楚行知去医院的路上,沈然的脸色有些凝重。我大气不敢出,看着楚行知的脸色想起之前小和和我说的那些话。

他明明不能喝酒,为什么……

我看着楚行知紧闭的双眼,心情变得更加复杂。

“沈助理,楚总的胃病……真的很严重吗?”

如果不是长期胃不好的话,不至于现在这副模样。

沈然看了我一眼,面色不悦:“楚总的胃一直不好。”

“我……”

我有些语塞,突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把楚行知送到了医院,一番检查过后,医生确定是胃出血。做了应急处理后,医生让办理住院手续。

沈然负责办理这里,而我则是陪在楚行知身边。

安顿好病房,我看着昏迷中的楚行知。

这是我第一次仔细地看着他的模样。

他的五官十分立体,高挺的鼻梁下是紧抿着的薄唇。即便是昏迷中的他,也让人感觉到了生人勿进的气息。

在入职之前,我曾经在网上搜索过关于楚行知的信息。

他算的上是城中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鲜少会有绯闻刊登在报纸上。只知道,他一回国就入职万鼎集团,打拼几年后,成为了万鼎的总经理。

也有传言说,楚行知之所以能够在万鼎集团爬的这么快,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是万鼎集团老板付东华的私生子。

“一会楚总还有个视频会议,现在他这样是没法参加了,所以我得赶回去做个记录。看护要明天早上才能到岗,所以这几个小时,麻烦你了。”

沈然看了看手表,面色有些焦急。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点点头:“楚总交给我吧。”

沈然离开后半个小时,楚行知终于醒了过来。他的面色苍白的可怕,可是身上的冰冷气息,却没有减少半分。

“你怎么在这?”

楚行知眉头微蹙地看着我,我立刻帮他倒了一杯温水,递到他的面前:“沈助理说要回去记录一个视频会议,看护要明天才能来,所以暂时让我照顾楚总您。”

因为昨天的事情之后,我对楚行知的印象已经大大改观,连带着和他说话的声音也温柔了不少。

“昨天晚上的事,谢谢楚总,其实我可以……”

昨天晚上如果真的要喝掉那些酒的话,现在在医院里的人,就是我了。

只是在医院里的人变成楚行知,这让我觉得就像是欠了他一个人情般。

“我是在帮公司。”

他依旧冷漠,冰冷的视线从我身上扫过,让我有些不太自在。

我看着他坐了起来,伸手准备把输液瓶摘下来,立刻拦住了他的动作:“楚总,您是要上厕所吗?是的话,我帮您。”

话刚一出口,我立刻察觉到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妥,想要收回来,已经太迟了。

脸颊感觉到一阵滚烫,撇开头,有些不敢看向他的双眼。

“你帮我?”

他的声音里,难得有了一丝温度。

“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帮您提着输液瓶在外面等你。”

我急忙解释,生怕他会误会。

“好。”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他没有拒绝。我帮他提着输液瓶来到了洗手间门口,看着他走了进去,我立刻转过身,背对着他。

等了许久,里面一片安静,可是楚行知并没有出来。

我有些担心,可是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在里面上厕所,我这样进去……

是不是不太好?

“楚总?”

我试探性地问了声,可是里面并没有回答。

这让我更加担心不已,只能够硬着头皮推开门。

可就在我推开门的一瞬间,两个人四目交接,他正在准备拉裤链,我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两个人顿时都愣住了。

我脸红的厉害,立刻转过身:“对不起,楚总,我什么都没看见!”

的确,我什么都没看见,可是这样的场合,真的让人太尴尬了。

尴尬到,我恨不得有个地缝能够让我钻进去。

“哦。”

他淡淡地一声,更加让我无地自容。我几乎不敢转身看他,只慌乱解释:“楚总,我看你一直在里面没有反应,喊了你一声你也没回应,我担心……”

担心他再次昏倒。

我的话还没说完,他已经开口打断了我的话:“这间医院的洗手间隔音一直不错。”

这才解释了,为什么我叫他他没有回应。

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尴尬不已。

正想着该说什么的时候,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拯救了我此刻的尴尬处境。

电话一接通,秦歌担忧不已的声音传来:“林西你现在可以啊,都几点了还不回来?你丫到底在哪儿?是想让我担心死啊你?”

听着她的怒吼,我的心里一片温暖。

也只有秦歌,才会这么关心我。

今天我只和秦歌发了短信会晚点回去,但是没来得及告诉她什么事,就被楚行知带去了会所。

“我在医院。”

我话音刚落,秦歌又急吼吼开了:“什么?医院?你丫又昏迷了?”

“不是,这一次是楚行知……”

我的解释还没说完,秦歌立刻打断了我的话:“和楚先生啊?我不打扰你们了,明天回来,或者以后不回来都行。”

接着,她飞快挂断了电话,一点不给我解释的机会。

我只能够悻悻地把手机放好,这时,我才注意到楚行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病床上。

之前秦歌在手机里的声音挺大,也不知道楚行知听到了多少,我正想问问楚行知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的时候,刚一开口:“楚总……”

“你朋友太吵。”

他的一句话,成功让我再次尴尬不已。

……

第二天一大早,看护准时过来上班。就在我进电梯准备离开的时候,撞见了林雪和楚年。

楚年小心翼翼搀扶着林雪,生怕会跌着碰着一般。这样的的神情,我从未在他的眼中见过。

心还是不可避免地疼了下,就在我想转身避开他们离开时,林雪叫住了我。

“姐姐,姐姐……”

我想假装没听见,可是楚年已经快步走到了我的身前,拦住了我:“林西,你别太过分,小雪这么大声喊你,你也当听不见?”

“凭什么她喊我,我就得听见?”

楚年这句话,让我怒火蹭蹭又冒了上来。

“你不知道小雪现在是孕妇吗?你上次害的小雪住院差点流产,现在你还想气她?”

转眼间,楚年又给我扣了顶帽子。

我简直无语:“楚年,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啊?是不是你们叫我我就得乖乖站着听你们指责?有完没完了?”

他这种强盗逻辑,简直搞笑。

“再说了,她怀孕,关我什么事?孩子是我的?”

“林西,你说话还是这么刻薄!你这种女人,活该没人要!”

楚年气的面色发红,林雪可怜兮兮地躲在他的怀里,拉了拉楚年的衣袖:“阿年,别说了,是我不好,姐姐生气也是应该的。可能,她是真的没听见吧,毕竟这里这么多人……”

“够了,小雪,你别帮她解释了。她就是这么刻薄的人,她平时故意欺负你都算了,在你这么特殊的时候还欺负你,我简直看不下去!”

楚年怒气冲冲地拽住了我,我的手腕被他拽的生疼。

我用力掐着他的手臂,疼的他松开拽着我的手:“我欺负她?林雪,我平时欺负你什么了?我的未婚夫被你抢走了,我婚房的装修被你抢走了,你还要我怎么样?”

我只觉得讽刺,楚年的脑子装的都是水吗?林雪说什么他都信?

“林西,你搞清楚,不是我被小雪抢走,是我从来没喜欢过你!你这样刻薄恶毒的女人,永远都不会有人喜欢!”

楚年看着林雪立刻变白的脸色,心疼地搂住了她,当他看向我时,眼神中只有厌恶。

“楚年。”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依旧是那么冰冷。

“小叔叔,你怎么在这?”

转过身,我看着楚行知穿着病号服坐在轮椅上,看护正推着他走了过来。

楚年脸上的怒容有所收敛:“小叔叔,你怎么能聘用这样的人去你们公司上班?”

“她怎么了?”

我看着楚年,突然间觉得我从未认识这个人一般,觉得很是陌生。

以前我认识的楚年,是温文尔雅的,从来不会对我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或许,我从来没认识过他。

“她的人品有问题,小叔叔,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岳父岳母又怎么会不认她这个女儿?”

楚年编造着我当初理智的理由,似乎他想尽办法要让楚行知相信,我就他口中那个品行不好的人,以达到让楚行知辞退我的目的。

我麻木地听着楚年说着这些事,不知道何时开始,我身边的人都开始变得陌生。

林雪,楚年,甚至我爸我妈,都变得让我不认识了。

“我用人,当然有我的标准。楚年,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楚行知,再一次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错愕地抬头看着他,他的目光依旧清冷,仿佛毫无所觉。

楚年的眼神同样错愕:“小叔叔,难道你不相信我说的?”

“恋人的标准,和员工的标准不一样。楚年,好好陪着林雪产检。我回病房休息了。”

他示意看护推他离开,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转过身看着我:“林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如果试用期迟到三次,有可能会影响到你的转正时间。”

他的话,让我从错愕中立刻缓过神来:“是,楚总。”

回到公司上班,同事们看到我脸色并没有任何错愕的神色。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天有人帮我请了病假。

至于那人是谁,徐经理没说,可是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应该就是楚行知。

他似乎并没有开除我的打算,可是借着上次的事,也让我明白了一点。

我在万鼎的人缘是有多差。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这样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我的处境会变得越来越被动。

想明白了这一点,今天一整天都努力保持着笑容,尽量融入到同事群中去。

虽然不是很顺利,但是我相信这一切并不难。

下班后,我第一时间去超市买了点山药便赶回秦歌家开始熬粥。

楚行知的胃不好,山药粥最是养胃。所以,我想做点送去医院,就当做……

是我对他的感谢。

熬好粥后,刚来到医院,便看见楚行知坐在一堆文件中。沈然拿着文件正在给他汇报工作,我提着保温壶站在门外,突然间有些胆怯了。

这样送过去的话,会不会显得有些冒昧?

毕竟,他只是我的上司而已。

可是不送过去的话……

就在我犹豫着是不是该进去的时候,看护恰好走了出来,看见我立刻开口:“林小姐。”

她的音量不大,但是在这个安静的环境里,显得尤为明显。

楚行知和沈然的视线朝着我看了过来,我只能够走了进去,把保温壶放在床头柜上:“楚总,知道您的胃不太好,所以煮了点粥送过来。”

话音刚落,我立刻低下头,不太敢看向他的表情。

“嗯。”

他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沈然,继续。”

似乎,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楚总,您还是先喝粥吧。医生都说了,您这胃得好好养着,要三餐定时。”

沈然把保温壶打开,盛了一碗放在了他的面前,看着我第一次有了笑容:“多亏林小姐熬了粥过来,楚总的胃口有点挑剔。”

“楚总,您说的那些问题,我现在回公司处理,您先休息。”

接着,他低头看了看手表,在得到楚行知的应允后,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就只剩下我和楚行知两个人。

这里的空气,就像是突然间升了温,让我脸颊开始发烫。

楚行知正低头喝粥,我想起今天早上的事:“谢谢楚总信任我。”

感谢他没有相信楚年说的那些话而辞退我,感谢他昨天晚上帮我解决问题,也感谢他,给了我一份我最需要的工作。

“你似乎很喜欢说谢谢。”

他放下手里的碗,我注意到,他的碗已经空了。

“我……”

“谢谢是这个世界上最廉价的词汇。我不希望你对我说谢谢,而是用行动表明,我的决定没错。”

他的声音依旧冷漠,说出来的话依旧毒辣,却让我无从反驳。

“是,楚总。”

我点点头,和他说的那样,行动才是最好的感谢方式。

病房里的气氛,再次变得尴尬起来。我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看着桌上空着的碗,我忙开口:“楚总,如果您不想喝了的话,我就先拿走了?”

“明天继续送。”

就在我准备收拾保温壶的时候,他突然开口,吓得我手里的碗筷差点摔倒在地上。

我连忙点头:“好。”

……

从楚行知病房里出来,心情莫名的好。当我回到公寓时,下班后的秦歌,直接把我按倒在沙发上:“说,昨天晚上你和楚行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无奈地看着她眼中的心形表情,一五一十地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给交待的清清楚楚。

她松开我,摊倒在沙发上:“你们居然什么都没发生?”

只看着秦歌把我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林西,你到底是不是正常女人?”

秦歌什么都好,偏偏她无敌的想象力,有时候真的会让人哭笑不得。

“我确定,我很正常。”

“不,你一点也不正常。”

“楚行知啊!黄金单身汉啊!这种时候,难道你就不该趁虚而入,博得好感,然后顺势成为他女朋友吗?”

秦歌给我一点一点分析着,我简直无语:“秦歌,你真是够了,我和他不可能的。”

他是楚年的小叔叔,更何况那么优秀的男人,眼前的桃花还会少么?

至少,昨天晚上宝丽的小和,就是其中一朵。

“他喜欢的,应该是妩媚的女人。”

我想着小和的模样,既然楚行知能够三番四次去宝丽找她,应该她就是楚行知喜欢的类型吧。

“可是,如果他对你没意思的话,没必要为你做这么多事啊……”

秦歌还想挣扎,我直接打断了她的话:“STOP!他有喜欢的人了,好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此刻的我,只想早点睡觉。

因为,明天林雪就要回来上班了。

动漫关键词:总裁抱着她边开会边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