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将军边走边挺进她身体里面 塞东西一星期不能掉出来检查

2022-03-19 15:28:1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这三年来叶梓潼从来不关注慕迟遇的消息,所以不知道慕迟遇竟然还没有和夏舒涵这个小三结婚。秦韶阳冷冷一笑,“这姓慕的订婚,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得送一份大礼了!”&l

这三年来叶梓潼从来不关注慕迟遇的消息,所以不知道慕迟遇竟然还没有和夏舒涵这个小三结婚。

秦韶阳冷冷一笑,“这姓慕的订婚,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得送一份大礼了!”

“秦总看送什么好呢?”

“送什么好?我哪里知道?”秦韶阳目光看向叶梓潼,“这件事交给你了,你去挑选礼物。”

“我……我不懂这个,秦总您重新安排人吧。”让她去为渣男贱女挑选礼物,叶梓潼自然不愿意,马上拒绝。

“不懂不会学啊?”秦韶阳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折腾叶梓潼,二十七岁的女人了,不懂打扮,不会化妆,连个男朋友也没有,他第一眼看见叶梓潼就莫名不喜欢。

要不是看在唐嘉庚的面子上面打死他也不会要这样一个女人做助理,上班第一天他就提醒她,他不喜欢戴眼镜的女人,让她上班时候戴隐形眼镜,可是这个女人竟然敢不听他的话,每天带着一个黑框老式眼镜恶心他。

好吧,既然你不听指挥,那就不要怪我,抹不开唐嘉庚的面子,我还不能折腾你吗?

看着叶梓潼为难的样子,他心里得意非凡,“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你了,我告诉你,一定得让慕迟遇满意,不然我炒你鱿鱼!”

“是!”叶梓潼在心里头叹口气,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了。

中午秦韶阳要去会所见客户,毫无例外的带着叶梓潼去了。

谈完公事照例是花天酒地,秦韶阳花名在外,叫的都是会所的头牌,包厢里男人们喝了几杯酒都开始不安分起来,都对着身旁的女人上下其手。

叶梓潼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碍眼,马上站起来:“秦总,我在外面等您!”

“去吧,记住别走远了,要是我找不到你人!”秦韶阳得画外音带着威胁。

“我不走远,我就在门口等着你!”看她低头垂目的往外走,有人问秦韶阳:“秦少,你怎么会要这样一个丑八怪做助理?看她不觉得难受吗?”

“难受啊,看见她我就硬不起来!”秦韶阳恶毒到极致。

包厢里的男人都哄笑起来,叶梓潼加快脚步,因为不能够走远,她就站在包厢外面的走廊上等着秦韶阳召唤。

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男人走过来,看见被人簇拥着的意气风发的中年男人,叶梓潼马上低下头,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

夏嘉鸿本来已经被人簇拥着离开了,心灵感应般觉得有些不对,猛地回过头。

目光落在低头垂目的叶梓潼身上,虽然叶梓潼穿着老气,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夏嘉鸿眼中闪过惊喜,对着秘书说了一句话大步走向叶梓潼:“潼潼?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梓潼抬头,目光漠然的看着夏嘉鸿:“夏书记有事情?”

夏嘉鸿看女儿的目光带着慈爱,一点也没有因为叶梓潼的脸色有改变,“你到哪里去了?这三年来爸爸找了你好多次,你怎么也不给爸爸打电话?”

“爸爸?我爸早死了!”叶梓潼冷声怼回去。

“潼潼!”夏嘉鸿低声下气的,在人前他虽然是风光无限,但是在女儿面前却永远也凶不起来。“没有吃饭吧?爸爸陪你吃顿饭!”

“别了!您家里有娇妻爱女,去陪她们吧!”

“潼潼!”夏嘉鸿伸手握住女儿的手,“陪爸爸吃顿饭吧!”

“放开!”叶梓潼伸手甩开,夏嘉鸿握得很紧,她压根甩不开,“您再这样就不要怪我了!”

“潼潼!”

“呵呵,这是唱的哪出?”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
 

夏嘉鸿一下子放开了叶梓潼的手,两人转过头,见秦韶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

看见是夏嘉鸿他愣了一下:“夏书记?”

“秦总!”夏嘉鸿有些尴尬的笑。

只是转瞬秦韶阳就皮笑肉不笑的跟上一句:“您握住我助理的手是干什么?骚扰啊?”

“助理?”夏嘉鸿讶然的看着秦韶阳,又看看女儿。“潼潼你在秦总身旁工作?”

“潼潼?叫得挺亲热的嘛?我说夏书记,我这助理可以当你女儿了吧?再说她也长得不咋地,你可千万别打错了主意!惹一身骚可不好!”秦韶阳是半点面子也不给,一边说着话一边把叶梓潼拉到自己旁边。

“打错了主意?惹一身骚?”夏嘉鸿一下子反应过来,感情这秦韶阳是误解自己和叶梓潼的关系了呀?

看着秦韶阳那副母鸡护雏的样子,他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笑了起来,秦韶阳长得玉树临风又是盛世中国区的总裁,要是能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

眼下不是解释他和叶梓潼关系的时候,夏嘉鸿看着秦韶阳意味深长的一笑:“秦总,今天有事我先走一步,咱们下次再约!”

目送夏嘉鸿离开秦韶阳脸色一点点的阴沉下去,他嫌恶的放开叶梓潼的手:“你是傻子啊?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老男人握住手很好看是不是?”

“不是!”

“不是?你也知道不是啊?我说叶梓潼,你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饥不择食到连老男人都勾搭起来?”

秦韶阳的嘴够毒,叶梓潼苦笑一下,“秦总不是你想的那样。”

“最好不是我想的那样,身为我秦韶阳的助理,得注意影响,洁身自好,不然我炒你鱿鱼!”

“知道了!不会有下次了!”

看她唯唯诺诺的样子秦韶阳心里舒服了许多,“晚上的聚会你不用去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有事情交给你去做,对了约一下露露!”

“是!”秦韶阳大发慈悲让她回去休息对叶梓潼来说简直是破天荒的大好事,她打电话替秦韶阳约了露露后就回了家。

舅舅身体不好,一直体弱多病,叶梓潼回家的时候转道去了菜市场,她买了鱼虾和鸡,准备给舅舅补补身体。

拎着买好的菜出了菜市场,在穿过马路一辆车猛的从斜刺里窜出来,叶梓潼躲闪不及一下子被刮倒在地。

手掌心和腿被磨破了钻心的疼,她试着想站起来,竟然使不上劲,这当口碰她的车门打开了,开车的司机下车:“你没有事情吧?”

“我站……”叶梓潼只说了两个字就一下子顿住了。

那个开车的司机也是一脸讶然的看着她:“少……少夫人!”

“什么少夫人?这个女人早就被迟遇不要了,你乱叫什么?”一个蛮横的声音响起。

车后排坐着的林丽珍气势凌人的下车走过来,看着地上的叶梓潼她脸上没有丝毫的同情,只是冷笑,“叶梓潼,你是不是故意的?是不是想去勾搭迟遇不成转而想用这样的办法去吸引他的注意?我说你这样的伎俩也太低级了吧?”

叶梓潼气到极致:“慕夫人你可真是会信口雌黄啊?”

“我信口雌黄?当初你不就是用这种方法勾 引迟遇的吗?怎么现在听说我们迟遇要和舒涵订婚了,你坐不住了?又想出来蹦跶了?”

林丽珍一脸鄙夷的盯着叶梓潼,这样的目光在过去她和慕迟遇结婚三年的日子几乎每天都会看见,从前是她的儿媳妇,林丽珍是长辈她不能顶撞,现在都离婚了是陌生人了,她凭什么要忍受林丽珍的无理?

叶梓潼冷笑一声:“放心吧,像是慕迟遇这样的出轨渣男遇到一次就够了,想要和他有关系除非我脑子有病!”

叶梓潼从前唯唯诺诺任凭她打骂从来都不还口,今天竟然敢当着她面骂自己的宝贝儿子,林丽珍哪里能够忍受,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叶梓潼本来挣扎着站起来的,因为这个耳光又被扇倒在地。

周围看热闹的见林丽珍这样欺负人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林丽珍:“这人怎么这样啊?撞了人竟然这样猖狂?打电话报警吧!”

听见旁边的人要报警,林丽珍半点忌色也没有,反而扯开嗓门:“你们知道什么就这样乱打抱不平?我告诉你们,这个女人可是出名的歹毒下贱,三年前她是杀人犯,为了勾 引我儿子,亲手把我怀孕四个月的儿媳推倒,导致她流产!”

林丽珍颠倒黑白的功夫一流,随着她这样一说,风向马上跟着改变了,所有人都鄙夷的看着叶梓潼:“真是看不出来啊?这么年轻竟然这么歹毒!”

叶梓潼气得浑身发抖,本来想息事宁人走人的,因为林丽珍的挑衅她抓起手机打电话报了警。

警察很快赶来了,林丽珍很猖狂:“知道我儿子是谁吗?慕迟遇!我亲家可是夏嘉鸿,请我去喝茶你们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警察自然是听说过慕迟遇也知道夏嘉鸿的,也不敢秉公处理,反而回头劝说叶梓潼:“小事情而已,你看让慕夫人给点钱私了怎么样?”

“我不私了!凭什么私了?”叶梓潼反驳。

“这事情你告也没有什么结果的,你是轻伤,开车的是司机,最后的结果顶多赔钱了事,结果是这样,人家又是慕总的妈妈,还是夏嘉鸿的亲家,普通人你也斗不过啊?”

警察说的是实话,听在叶梓潼耳朵里刺耳异常,她坚持不肯私了。

警察没有办法,见叶梓潼受了伤只好先把她送去了医院,叶梓潼的手和脚都受了伤,医生帮她包扎,刚处理好,门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很快门被推开了,慕迟遇带着特助刘建出现在门口。

看见慕迟遇出现叶梓潼愣了一下,医生是认识慕迟遇的马上恭敬的打招呼:“慕总!”

“你出去一下,我有话和她说!”

医生点头马上退了出去,慕迟遇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梓潼,声音冷冰冰的:“说吧,要多少钱?”

没有想到他一来就说这样的话叶梓潼气得发抖,“姓慕的,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不要脸?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钻钱眼里去了?”

“是啊,你清高,你独树一帜,可是不是还是落到这样落魄潦倒的地步吗?”慕迟遇嗤笑一声,“叶梓潼,离开了我,你什么都不是!”

婚是他要离的,也是他让自己净身出户的,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却是这样一副她欠了他的嘴脸。

他怎么可以这样无耻?叶梓潼心里刺痛,她抿着嘴唇压下心头的酸楚,对着慕迟遇笑:“没有你我至少还是叶梓潼啊?慕迟遇,你知道吗?跟着你三年我生不如死,现在我终于回归自我,活得恣意快活,再不要受你母亲的打骂,再不要受你的窝囊气,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慕迟遇的眼睛里有危险在聚集:“既然是这样你回来干什么?”

“南城是我的家,我回来难道还要像慕总您请示?”

“这倒不必,不过叶梓潼,你扪心自问,难道不是因为听说我要和舒涵订婚了你才回来的?”

“呵呵,慕总您太高看自己了,像您这样的渣男遇到一次就够悲催的了,我眼睛再瞎也不会再恶心自己一次的,所以您尽管放心,看见您我会避开的?”

她一口一个尊称,眼睛漠然到极致,慕迟遇心里难受得慌,眼前的女人还是他认识了五年的那个叶梓潼吗?

从前的叶梓潼一直巧笑嫣然,说话从来不尖酸刻薄,总爱从背后抱着他,可是眼前的叶梓潼像是一个刺猬,她看他的眼中没有半丝情义,只有愤恨和厌恶。

不该是这样的,做错事的人一直是她,她有什么理由这样理直气壮?

他控制住心头的翻滚,“如此最好,希望叶小姐遵守诺言,别再出现再我面前!也千万千万别去招惹舒涵!”

慕迟遇恶毒的扔下一张金卡离开了,叶梓潼看着面前打发叫花子一样的金卡眼泪控制不住的滚了出来!

三年前他绝情的让她净身出户,三年后第一次见面就把自己送进警察局,现在又这样恶毒的来羞辱自己,她好恨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恶心的男人,为什么要为了这样一个男人忍气吞声的过那地狱般的三年。

叶梓潼一瘸一拐的出了医院,走到医院不远处看见一个乞丐蹲在地上要钱,她随手把慕迟遇的金卡扔给了乞丐。

乞丐握住金卡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叶梓潼走了两步又回头告诉乞丐,“没有密码,无限额,你想取多少取多少!”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