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公共场合强奷高潮小说:首长你那太大了我疼

2022-03-19 15:25:4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我镇定了一下心神,跟馆长打了声招呼,开车前往北城区。回到家里我才知道,沈疏影又跟人打架了,这次是和街舞团的一个男孩子争风吃醋,因为一个女生大打出手,对方断了两根肋骨,沈疏影也

我镇定了一下心神,跟馆长打了声招呼,开车前往北城区。

回到家里我才知道,沈疏影又跟人打架了,这次是和街舞团的一个男孩子争风吃醋,因为一个女生大打出手,对方断了两根肋骨,沈疏影也没好到哪里去,我看到他的时候,他鼻青脸肿不说,右手的小拇指还包得跟粽子一样,母亲说他小拇指骨折了。

对方父母闹得家里鸡飞狗跳,带着一大群亲戚到我家门口堵着,要我们把沈疏影交出来。

沈疏影缩在家里跟个怂包一样连面都不敢露,母亲坐在老藤椅上,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

许久,我开口打破沉默:“妈,这事儿我没法管。”

母亲抬头看着我:“难道你真的要把疏影交出去?这群人闹得这么凶,疏影出去不得被他们打死?”

“那也是他活该!”我冷冷的看了沈疏影一眼:“三天两头打架,老是让我们替他收拾善后,养成习惯了他迟早会闹出人命,现在不给他一点苦头吃吃,以后真闹出人命了怎么办?”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说:“不是还有庭修在吗,陆书记的儿子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

“小事?”我差点气笑了:“妈,你为什么会认为这是小事?陆书记是陆书记,陆庭修是陆庭修,我是我,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他是陆庭修的小舅子,就算是陆庭修本人,要是闹出人命也照样得去坐牢!”

母亲突然抽泣起来:“你现在这是不管疏影了?他可是你弟弟啊!”

“从小到大我管过他多少回了!”我眼圈也红了:“回回闯祸都要我去收拾,我为他挨的耳光还少吗!妈,疏影是你儿子,我就不是你女儿?”

“女儿算什么东西!”沈疏影突然梗着脖子说:“嫁出去了就是泼出去的水,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还有半点向着这个家的心吗?”

我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所有的委屈顿时被悉数放大,我拉出放在角落里的木棍,一棍子狠狠抽在沈疏影小腿上,他顿时跌坐在地上,疼得脸都扭曲了。

这一下我是下足了力气的,母亲尖叫着扑过来:“疏词,你是要打死你弟弟吗?”

我眼泪涌了出来:“打死他算了,整天只会闯祸,养他还不如养条狗!”

母亲一愣,抬手就是一耳光甩在我脸上:“你有什么资格这么骂他!”

我一顿,脸颊上火辣辣的疼,我不敢置信的看着母亲,我长这么大,她第一次打我。

打完那一耳光,母亲有点不敢看我的眼睛,她转身搂着沈疏影:“他到底是你弟弟,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

我眼泪成串的掉下来,手里的棍子应声落地,这一刻,我连心尖都是凉的。

屋里闹得鸡飞狗跳,外面围堵着要我们交出沈疏影的人也战火燎原,那些人见我们那么久都不现身给说法,开始进院子,试探性的敲窗户撬门。

母亲看了我一眼,见我没有要出去解决的意思,她只能起身,拿出手机给陆庭修打电话。

我一看她的举动,立刻冲过去拍开她手里的手机:“妈!你是不是想逼着我去死!”

母亲被我突如其来的爆发惊呆了,手机脱手飞了出去,她半天没敢去捡。

我破罐子破摔的大吼起来:“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物品吗?昨天你莫名其妙的举动让我有多丢脸你知道吗!陆家是什么家庭,陆庭修是什么人,你女儿又是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我是二手货!别人眼里的破鞋!陆庭修凭什么毫无条件的对我付出,还要容忍你把他当成虚荣的资本!这一切都是有代价的!你知不知道!!”

我从来没对母亲这么歇斯底里过,她看着我的眼神惊疑不定,试图安抚我:“疏词,我……对不起,昨天是我太冲动了,我、我没想叫那么多人过来,我只是觉得之前你去借钱的时候太委屈,我想把面子给你扳回来……我没别的意思。”

我捂着耳朵拼命的摇头:“够了,够了!沈疏影这件事我不会再管,要打要骂让他们尽管动手!打死他是你的福气!”

说完我打开门,拨开人群冲了出去。

只是在冲出门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落在地上的手机屏幕上,惊悚的发现打给陆庭修的电话一直处于通话状态。

一口气冲出巷子,我开了车就走。

一边流泪一边开车,我知道这样很危险,可情绪催化了我的胆量,此时此刻我只想离开这里!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看见路就直走,期间手机一直响个不停,可我连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这个时候我谁都不想理会。

车油很快就耗尽了,车在一处市中心公园抛了锚,我连车钥匙都没拔就下了车,踉踉跄跄的进了公园。

我要找个人少的地方好好消化一下这些情绪。

公园里有个人工湖,四周树木环绕,我在湖边盘腿坐下,看着湖面上不时冒出个头来讨食的鲤鱼发呆。

人在消极的情况下就会变得极度悲观,我冷静的回顾了一下自己过去的二十五年,发现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笑话。

我学习优秀,工作出色,人际关系也还不错,可这一切抵挡不住贫穷这个原罪。

因为穷,上大学的钱是贷款的,出来工作后工资大部分用来还贷款,因为穷,和余北寒结婚的时候我连提房子加名的勇气都没有,所以余北寒在离婚的时候才能那么干脆利落把我赶出来,因为穷,我处处受制于人,现在更是因为母亲的种种举动和陆庭修生出嫌隙,明明、明明我已经很努力的想要摆脱这一切了,可这顶帽子为什么跟影子一样,一刻不停的跟着我?

我只是想要有尊严的活着,而

我一顿,立刻心虚的往旁边挪了一下,拉开和他的距离:“我、我没干什么……”

陆庭修看我的眼神像是想掐死我,他指着湖水:“你是不是想跳下去?”

“啊?”

陆庭修不由分说把我拎到湖边,指着清澈见底的湖水说:“看清楚,这里水位最深不超过一米五,淹不死人,别到时候自杀不成变笑话!”

他手劲太大,我半边身体都悬在湖边,为了不掉下去,我立刻伸手抱住他的大腿辩解道:“我没想跳湖,你、你拉我上去……”

陆庭修不依不饶:“那你刚刚是在干嘛?手机车钥匙全留在车上,你敢说你不是想死?”

我拼命抱着他的大腿:“没有,真没有,我没想死,我就是心里难受来这里冷静一下……陆庭修你快拉我上去,我不想掉下去啊啊啊啊……”

大概是见我真的害怕,陆庭修这才冷哼一声,把我拽了回来。

他一松手我就立刻连滚带爬的和他拉开距离,带着满脸未干的泪痕看着他:“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他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冷笑道:“你猜?”

我:“……”

对峙了一会儿,他大概也累了,干脆在草坪上坐下,搭着两条大长腿冷冷的看着我:“沈疏词,你真是长本事了,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我一愣,想起来这里的路上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当时我还以为是母亲打来的电话,所以就没接……

我没敢吱声,我可没忘记他现在是在跟我冷战,搞不好下一刻就要跟我离婚,在这场婚姻里作为被动的那一方,我没有资格跟他呛声。

“在电话里对你妈吼那么大声,当初对着余北寒要是有这种气势,你也不至于那么狼狈的被赶出来!”陆庭修挖苦我:“你也就只能欺负欺负你妈这个老人家了。”

我抬头小声说:“你来这里是为了嘲笑我吗?”

“是又怎样?”

我顿了顿,眼圈又红了:“你能不能让我缓缓?我现在很难过,你说的话会让我更难过,我感觉我已经承受不起那么多难过了,所以你能不能行行好,分期付款?”

陆庭修差点被我气笑了,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他突然凑过来。

我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他大手一伸按住我的后脑勺往他跟前一带,下一刻,我跌进他怀里。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用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把我搂在怀里了,跟抚摸一只狗一样一下一下顺着我的头发:“那就不说了,留着下次分期付款。”

我震惊的看着他。

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弧度美好的下巴,上面还有青青的胡渣,看起来男人味十足,隔着薄薄的衣衫,我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时胸腔发出的闷响。

我一动不动,其实是不敢动。

许久,陆庭修说:“昨天的事是我误会你了。”

我一愣。

“刚才疏影跟我解释过了,昨天的事你不知情。”

我抬起头刚想说话,陆庭修又把我的脑袋摁了下来:“别动,听我说。”

我只好乖乖趴在他怀里不动。

“昨天那件事我确实很生气,以为是你撮撺你妈给我下的套,为的是能最大程度从我身上套取好处,我觉得自己被利用了,所以一直在生闷气,”陆庭修没看我,自顾自的说:“但是我没想离婚,你不用一直讨好我,既然说好了是合作关系,我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终止合作,你可以放心。”

我沉默了一会儿,闷声说:“那你现在还生气吗?”

“你都这样了,我还能继续生气吗?”陆庭修低头,在我脑门上弹了一下:“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因为这点小事继续跟你生气,这么没风度的事我才不干。”

我轻轻松了一口气,觉得窝在他怀里这个姿势也没那么别扭了,甚至还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点。

陆庭修看了我一眼:“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我立刻有些紧张。

“和疏影有关。”陆庭修说:“这次的事我已经摆平了,我想把他带进部队好好磨练一下,他现在整天无所事到处闯祸也不是个办法,不如让他进部队待几年,能把他的性子磨掉最好,就算磨不掉,练点拳脚功夫,以后打架也不吃亏。”

我眼睛一亮,马上赞成:“好啊!”

把沈疏影弄进部队,我生活中最大的麻烦就解决了,部队里都是一群身手比他强悍的人,他就算在里面打架,吃亏的也是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出事就要我去帮他收拾烂摊子。

陆庭修看着我直笑:“你们女人都这样吗?前一刻还哭哭啼啼,下一刻就阴雨转晴,变脸跟翻书一样。”

我心情轻松了不少,态度也随意起来:“那要看她面前的男人表现怎么样。”

“你哭又不是我惹的。”陆庭修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见他真的不生气了,我小心翼翼的问:“我妈昨天那事儿……你不生气了?”

“气不起来了。”陆庭修一脸无可奈何:“我都不跟你计较了,还跟丈母娘计较什么。”

我心情立刻晴朗了一大半,小声说:“陆庭修,谢谢你。”

“好说。”陆庭修斜了我一眼:“不过有件事我得警告你,发脾气归发脾气,下次你要是再连车钥匙都不拔就走人的话别怪我削你,我那车六百多万,要是被人开走换牌,我上哪儿找去?”

我:“……”

陆庭修抖了一下腿,没好气的说:“起来,你还想在我腿上赖到什么时候?”

我:“……”

我一爬起来,陆庭修起身就走。

走到一半,他扭头,见我还愣在原地,他叹了口气,认命的回来拽住我的手,把我拖走了。

这次的事好像就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我知道,陆庭修不跟我计较,母亲那一巴掌,把我和她本来就存着嫌隙的关系彻底撕裂,至少短时间内我是无法原谅她。

过了几天,沈疏影被弄进了部队,尽管他不乐意,但在陆庭修的雷霆手段下,他连哭带喊的被扔了进去。

因为这事,母亲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言辞恳切的请求我多照顾沈疏影,我盯着那条短信看了半晌,冷笑着删了。

如果只是为了照顾沈疏影,那我把他弄进部队干嘛?

解决了沈疏影这个大麻烦,又和母亲的关系变得疏离不少,为了不让自己陷入这些烦恼里,我开始专心研究怎么瘦身。

而瘦身的终极目的是为了找回以前的状态,方便换工作。

在图书馆和同事之间别扭的相处模式实在让我无法忍受,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

我开始加大运动量,几乎不吃和淀粉有关的任何食物,糖分和热量稍微高一点点的东西我都坚决不碰,在这种近乎刻板的坚持下,又过了一个月,我体重成功降到一百斤。

我身高165,一百斤的体重算是很标准,甚至偏瘦了,短短半年时间迅速肥胖又暴瘦,我的身体有些吃不消,有时上班蹲下整理书架底层,起身时会有好几秒钟的眼前发黑甚至头昏脑涨。

这一切我都瞒着陆庭修,我只需要留给他一个瘦身成功的印象就行了。

在图书馆上班满三个月,馆长提出要给我转正那天,我提交了离职申请书。

馆长惊讶的看着我:“小沈,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要知道这么轻松的工作可难找第二份。”

我笑着摇摇头:“就是因为太轻松了没什么挑战性我才决定离职,我还年轻,想出去多闯荡一下。”

馆长犹豫了一下,还是在离职申请上签了名,只是我一转身就听到他在背后小声嘀咕:“有少将夫人的头衔在,去哪儿需要闯荡?”

我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小乔拉着我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让我一定要和她保持联系,千万不要忘了她……我拍拍她的手,拎着保温杯离开,从知道我是陆少将的妻子开始,这保温杯就没空过,今天也一样,只是我一走出图书馆,就把里面的水给倒了。

那些没必要的人际交往,还是少点为好。

陆庭修知道我辞职后并没有多惊讶,从我刚进图书馆开始他就知道我不喜欢那份工作,现在我减肥成功改头换面,也该去找一份和能力相匹配的工作了。

在他提出可以给我找一份工作时,我拒绝了,我可不想再找一份被人当吉祥物供起来的工作,那跟留在图书馆有什么区别?

在家休息了几天,我开始到处投递简历,接下来就是一系列忙碌的笔试面试,一个礼拜后,我在一家刚开业没多久的证券管理公司应聘成功。

接到实习通知那天,我特意去轻奢品专柜买了两套职场丽人装,以后就是上班族了,我可不能整天牛仔裤白T恤的打扮,看起来就不严肃。

那天心情好,我下厨做了八菜一汤,掐着时间,陆庭修进门的时候我刚好把菜全部端上桌,他换了鞋走进来,一边脱外套一边问:“做什么好吃的了?这么香。”

我擦干手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外套,顺手给他倒了杯水:“你猜?”

“你今天心情不错啊,找到工作了?”

我点头:“在一家证券管理公司,规模不大,但胜在刚开业,整个公司上下都士气满满,我想应该比较容易融入那种奋斗的氛围里。”

陆庭修蹙眉,不太理解我的想法:“在家好好待着不好吗?非要给自己找麻烦。”

“这哪叫麻烦,整天在家待着什么都不做才叫麻烦,社会的麻烦,你的麻烦,这个家的麻烦。”

陆庭修没心思跟我争辩,洗了手坐下吃饭。

吃完饭,我收拾完碗筷,走到陆庭修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说:“明天要上班了,我有点紧张。”

“有什么好紧张的?”

“我已经大半年没上班了。”我缩了缩脖子:“今天去买了两套职业装,你帮我看看明天穿哪套合适一点,我得给同事们留个好印象。”

陆庭修对我的郑重其事不以为然,但也没泼我冷水,挥挥手让我去换衣服。

我买的职业装都是裙装,一套乳白色一套黑色,这种套装最大的好处就是既能勾勒出身体的曲线,又不显得风骚,我把袖口领口和裙摆都梳理得一丝不苟,这才出现在陆庭修面前。

在他跟前转了一圈,我问:“怎么样?够不够严肃认真?有没有职场人士的风范?”

陆庭修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咳嗽了一声,别开视线说:“跟教导处主任一样,你这什么眼光,难看死了。”

我:“……”

得,黑色的不行,那上乳白色。

我换了乳白色套装出来,照例跟模特走T台一样在他面前转了一圈,摊开手:“这个呢?好看吧?”

陆庭修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穿别的衣服上班不好吗?干嘛非得穿成这样?想勾引谁啊?”

我一愣:“勾、勾引?”

“瘦下来很了不起吗?挺胸撅屁股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说完他无视我吞了苍蝇一样的表情,扔下手里的薯片翻着白眼去洗澡了。

我咬牙切齿的站在原地,简直想冲上去狠狠揍他一顿!

虽然被陆庭修打击得很惨,第二天早上我还是穿着乳白色套装出了门,公司规模虽小,但好歹是正儿八经的证券管理公司,经常要面见客户,要是穿得跟基层工人一样随随便便去上班,给客户的印象就不好。

我刚拎着包出门,陆庭修就追了出来,他嘴里叼着还没吃完的三明治:“等等,我送你过去。”

我诧异道:“怎么,你不放心我一个人去?”

“为你操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差这一回。”他打开车门上车,系上安全带:“别多想,我只是怕你被骗了,到时候又要来找我哭鼻子。”

我:“……”

因为是开车去上班,我选了车库里最便宜的那辆丰田,陆庭修开车,我坐副驾驶,公司离家不算太远,上班高峰期半个小时就到。

到了公司,我下车前对陆庭修说:“我今晚六点下班,你想吃什么菜?”

陆庭修正探着脑袋往公司门口看,心不在焉的说:“随便……不要青菜。”

我被他探究的眼神弄得有点好笑,伸手在他跟前晃了晃:“放心吧,公司绝对是正经公司,我查过资料,老板还是个香港人,年轻有为,面试的时候见过他,人很好说话。”

陆庭修对我的态度有些不满:“这都还没上班呢就对老板赞不绝口,真要给你点甜头你不屁颠屁颠的跟人跑了?没出息!”

“我夸老板是因为他人真的很好。”我耐着性子解释:“你别担心啦,我晚上早点回去,你要是有空就来接我,没空我就打车回去。”

陆庭修这才悻悻的说:“知道了。”

不是一直寄人篱下仰人鼻息!

不知哭了多久,我感觉眼泪都流干了,眼睛疼得跟针扎一样,我皱了皱眉,往湖边凑了凑,想借着湖面的倒影看看自己现在的鬼样子。

但是刚靠近湖边,身后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还没来得回头就被人抓住衣领,紧接着一股极大的力气把我整个人拎了回来,摔翻在地上。

陆庭修暴怒的吼声响起:“沈疏词,你他妈要干什么!!”

我浑身一个激灵,立刻抬起头,陆庭修气喘吁吁的跌坐在我旁边,喘着粗气看着我,眼神凶狠得像是要把我剥皮拆

动漫关键词:首长你那太大了我疼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