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杂交乱高H辣黄文Np 摸硬了武警的的大J8

2022-03-19 15:24:4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妈,庭修不会在乎的,他愿意拿钱是他的事,我们好好受着就是了。”我打肿脸充胖子:“他对我好着呢,工资都让我保管。”母亲眼里溢出喜色:“哎呀,你说你这

“妈,庭修不会在乎的,他愿意拿钱是他的事,我们好好受着就是了。”我打肿脸充胖子:“他对我好着呢,工资都让我保管。”

母亲眼里溢出喜色:“哎呀,你说你这是什么福气呀,怎么就能遇到庭修这么好的小伙子。”

我笑了笑,转身的时候嘴角抽搐了一下,现在在母亲面前装的逼,以后都要一点一点的在陆庭修面前还回去。

在家里吃了顿饭,我没敢多做停留,找了个借口和母亲道别离开。

母亲送我走出巷子,一路上不停的和邻居们打着招呼,看得出来,她对我有了好归宿这件事很高兴,而且,终于可以不用为了这件事在邻居面前抬不起头了。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精神一直紧绷着。

从小到大我对危险都有种莫名的预感能力,这种预感让我避开了好几次足以致命的天灾人祸,此时坐在车里,打着方向盘,我心里莫名的发慌。

车驶入市区,在十字路口的红灯前停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手机给陆庭修打了个电话。

陆庭修似乎在忙,电话半天才接通:“干嘛?”

“陆庭修,我出门了。”我心慌慌的看了一眼四周,总感觉周围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看。

陆庭修愣了一下,随即怒了:“不是让你别出门吗?”

被他一吼,加上心理压力,我有点想哭了:“我妈说想我了,我就回了一趟家……”

“你现在在哪里?”

“在XX路,我开车呢,在等红绿灯。”

陆庭修沉默了一会儿,说:“你马上回家,不要在外面逗留。”

“好……啊!!”

身后突然传来强烈的撞击,我一句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脱手飞了出去,强大的惯性像一只力道十足的手把我往前面推,这个时候我得庆幸自己有系安全带的好习惯,身体被惯性带得往前倾后又被安全带强行拉了回来,跌坐回座椅,我后脑勺撞在座椅上,疼得我眼冒金星。

这突如其来的撞击让我半天才回过神,扭头看向窗外,十字路口的交警立刻跑了过来,敲了敲车窗,看他的口型应该是在问我怎么样了。

我喘了口气,降下车窗,强忍着后脑勺的疼痛说:“我没事。”

交警确定我没事后这才扭头去看后面追尾我的车,大声呵斥道:“你怎么开车的!人都受伤了你知不知道!”

外面乱成一团,有人在大声呵斥,有人在狡辩,有人在笑,我耳朵轰鸣得厉害,低头看了一眼跌在车座下的手机,弯腰捡了起来,这才发现手机屏幕碎了,手机也陷入关机状态,我尝试着按了一下开机键,手机却完全死机了。

坐在驾驶座上,我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车祸是在通话状态下发生的,电话那头的陆庭修肯定也听到我的惨叫和撞击声了,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而后面追尾的人没有一次性撞死我,证明他根本就没想弄死我,和前几天的飞车抢劫一样只是想给我一个警告,我现在暂时是安全的。

我有点佩服自己的心理素质,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冷静的分析这么多。

我无心下车查看车被撞成什么样子,只是觉得后脑勺一直闷闷的疼,伸手一摸,后面已经肿起了一个包。

十五分钟后,一辆宾利疯狂的从对面冲了过来,开到我面前直接霸道的横在马路中间,车门打开,陆庭修跟疯了一样冲出来直奔我的车旁,拉开车门,在看到脸色苍白的我还活着后,他明显松了一口气。

但他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冷汗从额头上滚落下来,胸膛因为太过紧张而剧烈的起伏,浑身散发出一种肃杀的气息。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心里不由得有些虚,我往后缩了缩:“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陆庭修一言不发的解开我的安全带:“伤哪儿了?”

我小声说:“撞到后脑勺了,有点疼……嘶!”

陆庭修按住我的脑袋,拨开后脑勺的头发检查了一下,然后直接把我抱下车,走向停在路中央的宾利。

把我安顿在车里,陆庭修看着因为他乱停车堵成一团的十字路口,对正在处理事故的交警打了声招呼,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交警一个劲儿的点头,他就转身回来了。

陆庭修把我送到医院,全程一句话都没说,也就是他的车开出十字路口,我才发现他赶过来时一直在逆行。

真是疯了!这么做有多危险他知道吗!

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下我的后脑勺,出于谨慎,还给我拍了个片子,确定只是轻微撞伤后,给我开了点药就让我回去了。

陆庭修带着我走出医院,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回到家里,一进门他就叫我坐在沙发上,亲手给我上药。

他手劲大,上药时我疼得嗷嗷叫,他却好像泄愤一样一点都不怜惜我,等到上完药,我疼得眼泪汪汪的,他眼底也拉满了红血丝。

“疼?”陆庭修冷笑:“今天还能捡回一条命你就该谢天谢地了,这点疼算得了什么!”

我低头不敢接话,在陆庭修三令五申叫我不要出门的情况下,我还执意出门发生这种事,确实是我自作自受。

“知错了吗?”陆庭修讽刺的问:“还敢不敢私自出门?”

我垂下眼皮,把认错的姿态摆得更低了。

陆庭修却好像想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头上一样,指责的话一句比一句重:“人没死,车撞坏了,那辆路虎三百多万,你打算怎么赔?”

我忍不住抬头:“你总不能让我一辈子都不出门吧?”

陆庭修一愣,大怒:“你还敢顶嘴?”

我刚刚鼓起的一点勇气瞬间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消失了个一干二净,继续低下头不说话。

陆庭修起身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时不时骂我一两句,看得出来,这件事他受惊不小,而且对陆振明步步紧逼的举动感到压力很大。

暴躁的来回踱了几分钟步,陆庭修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往我旁边的沙发上一坐,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立刻抬头看他。

他不耐烦的捏住我的下巴把我的脸转到另一边:“看什么看!”

我又转回来眼巴巴的看着他小声问:“你是不是……打算跟我离婚?”

现在看来,跟我离婚是唯一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了,而且这对陆庭修来说没什么实际损失,他本来就不喜欢我,和不喜欢的我离了婚,再去娶一个不喜欢的别人,对他来说没有区别。

不是。”陆庭修烦躁的再次把我的脑袋撇到一旁:“别瞎操心了,我会解决好,这件事本来就跟你没有关系,只要我娶的人不是我爸指定的,无论娶谁都会被他威胁,你只不过刚好那么倒霉而已。”

我心里稍感安慰,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陆庭修沉默了一会儿,说:“他无非是想要我回去帮他的忙,那我回去就是了。”

第二天,陆庭修送我去上班后就走了,中午也没回来吃饭,等晚上回来,他穿了一身笔挺的军装。

从他进门那一刻开始我的视线就没从他身上挪开过,都说帅气的男人穿起军装无异于制服诱惑,陆庭修本来就高大的身材被板正的军装衬托得越发笔挺,平时总是懒懒散散的表情在这身军装映衬下有了几分正气,宽肩窄腰大长腿的优势被悉数放大,这个男人简直帅得合不拢腿!

也许是我目光太过赤.裸,走到我面前的陆庭修毫不客气的把军帽扣到我头上,敲了敲我的脑门:“愣着干什么?快去做饭,我快饿死了。”

我回过神来,咽了口口水:“你这是……什么情况?”

陆庭修踢掉鞋子,在沙发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润了润喉咙,这才慢条斯理的说:“我回部队了。”

我一愣,回部队?不是进部队,这么说来,陆庭修之前就是部队的人?

我目光下意识的瞟向他的肩章,棕绿色打底,上面的金星和麦穗闪闪发光,这是少将级别的肩章……难道27岁的陆庭修是个陆军少将?

我怔愣着半天没动,陆庭修有点不耐烦了:“看够没有?换身衣服就把你迷成这样,脱了衣服你岂不是要坐上来自己动?”

我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嘟囔道:“我只是好奇……你之前从来没跟我说过你是军人。”

“你也没问啊。”陆庭修摊摊手:“还有什么要问的,赶紧问,问完去做饭。”

我迟疑了一下,凑过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你是少将?”

“嗯。”

“传说中的首长?”

“这只是个尊称。”

“你在部队是干什么的?”

陆庭修眯起眼睛看我。

我回看过去,眼神不躲不避。

“你现在是在打听国家内部机密。”陆庭修伸手敲我的脑袋:“别问了,反正你只要知道你老公很牛逼就行了。”

我想起住在四合院里的老爷子,还有负责照顾他的刘邺,第一次看到刘邺的时候他穿了一身正儿八经的军装,我当时还以为是他的个人喜好,没想到他真的是传说中的警卫员。

其实早在进军区大院的时候我就该想到陆庭修的身份不简单,能住在那种被国家列为文物保护起来的地方,根本就不是有钱能解释的。

我眼巴巴的看着陆庭修:“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

“你爷爷是什么身份?”

如果只是省级干部的父亲,陆军少将的爷爷,那顶多算是军人家属,不可能得到那么高的待遇。

陆庭修顿了顿,说:“他叫陆长渊。”

我迅速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关于陆长渊的信息,在想起来这号人物到底是谁时,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陆长渊,那是出现在小学教科书上的活化石,关于他在建国后的丰功伟绩,压根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这种只活在爷爷那一辈人口中的偶像“老将军”,我居然亲眼见到了,还跟他一起下棋,甚至还成了他的孙媳妇!

天哪!

这不是在做梦吧?

我要去冷静一下……

我肯定是车祸撞坏脑子了,对,这是幻觉!

我念念有词的站起来在屋里转了一圈,无视陆庭修跟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不停的自我安慰,我肯定是在做梦。

陆庭修有些看不下去了,把我拽到他跟前:“沈疏词!”

我一愣,回过神后仔仔细细的盯着陆庭修看:“你居然是陆将军的孙子……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陆庭修忍无可忍,一个爆粟敲在我脑门上,痛得我眼冒金星。

“还不快去做饭,我饿了!”

被他这么一吼,我吓飞了的三魂七魄迅速回归本体,从他的魔爪下逃出来后迅速钻进厨房,拎起菜刀时我还满脸不可思议,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如果爷爷泉下有知,他孙女成为他最敬佩的偶像陆长渊老将军的孙媳妇,他会不会笑得从坟里爬出来?

我花了一个多小时做饭,顺便冷静了一下,等到把饭菜端上桌时,我已经能坦然接受陆庭修的身份了,只是坐在他对面,我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他。

陆庭修接收到我的眼神,摊开手大大方方的说:“光看有什么意思?你要不要扑上来抱一抱亲一亲,闻一闻伟人后裔身上的味道?”

被他这么讽刺,我讪讪的收回目光低头吃饭,但是过不了两分钟,我又控制不住抬头看他:“喂,你爷爷怎么一点架子都没有?还跟我一起下棋,想想就……不可思议。”

“他也是个正常人好吗!”陆庭修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警告我说:“下次跟我去看他,不许露出这种眼神,老人家退位很久了,虽然挂着个将军的头衔,但现在基本不理世事不见客,我不想让他困扰。”

我把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好的。”

吃完饭,我把陆庭修换下的衣服放进洗衣机,看着那套棕绿色的军装,我轻轻叹了口气,心里形容不出是什么感觉,陆庭修整个家族背景都这么牛逼,这对我来说是好事,有他撑腰,别说一个余北寒了,就是一打余北寒加白安安和张丽我都不放在眼里,可也因为他这么牛逼的背景,我觉得自己和他的身份差距越来越远,现在的他,用高岭之花来形容都不为过。

因为回归部队,陆庭修也开始过上了天天上班的日子,早上穿着一身板板正正的军装出门,晚上再满脸疲惫的回来,虽然不知道他和陆振明达成了什么协议,但很明显,他不太喜欢这样的生活。

自从陆庭修上班后,再也没办法送我去图书馆了,那身军装太惹眼,我也不想招人非议,每天自己开车去上班,下午再早早回家做好饭等他回来,吃过晚饭,要么去看望爷爷奶奶,要么在家里监督我健身,两人倒是相安无事,陆振明也没有再出现刁难我,日子这么平静,我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陆庭修宁愿委屈自己也没有放弃我,光是这一点,就足够我感激他很久了。

本来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风平浪静,但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我从没想过要暴露陆庭修的身份背景为自己谋福利,但有些人偏偏不让我安生。

这天我轮休,想着很久没见母亲了,就在超市买了点东西回去看她。

从超市出来,我开了车离开,车刚转出路口,我就敏锐的觉察到后面有人跟着我。

为了验证这不是错觉,我故意把车开得时快时慢,在确定对方总是不超车,一定是在跟踪我后,我有些紧张了。

上次差点被撞死的经历让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我一边慌张的转着方向盘一边摸手机,给陆庭修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我就颤着声音说:“陆庭修,我好像被跟踪了。”

陆庭修一怔,语气严肃:“你在哪里?”

“我在回我妈家的路上,在XX路口这里,有辆车一直跟着我。”

“找个可以停车的地方靠边停下。”陆庭修说:“周围一定要有人,在闹市区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我马上过去。”

“好。”

挂断电话,我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里观察着身后的车,今天出来时没戴眼镜,有轻度近视的我压根就看不清挡风玻璃后的人是谁。

在一处能暂时停车的地方停下,我没敢贸然下车,锁了车门等着陆庭修过来。

身后那辆车在距离我不到十多米的地方停下了,车门很快就打开了,从车上下来的人居然是余北寒。

看着他向我走来,我愣了一下,他居然这么快就出院了。

仔细说起来,距离他上次车祸不过两个多月,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本来以为他至少要在床上躺三五个月,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能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面前,而且看样子还准备来找我算账。

余北寒走到我车旁,伸手敲了敲车窗,他脸几乎贴在玻璃窗外,我能很清晰的看到他额头上的疤痕。

我犹豫了三秒钟,把车窗打开一指宽的缝隙,努力让自己镇定一点,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有事?”

余北寒皱眉看着我,语气里带了几分惊讶:“真的是你,我还以为看错了。”

我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看着他的眼神里全是戒备:“是我,你有什么事吗?”

“下车,我们聊聊。”

我没理他:“抱歉,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

余北寒冷笑,态度强硬:“下车!你要是就这么走了,我就上你家去找你。”

不得不说这个威胁对我来说还是很有效的,至少我不想让这个曾经把我妈气得进医院的人再次出现在我家,我只好打开车门下了车,冷冷的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余北寒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几眼,目光挑剔:“瘦了啊。”

他的眼神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强忍着恶心没好气的问:“你到底想干嘛!”

余北寒双手环胸老神在在的看看我,又看看旁边的车,今天出门我开的是一辆价值六百多万的迈巴赫,不是故意显摆,而是这辆车停在最边上,我倒车技术一向烂,图方便所以把它开了出来。

“你是被哪个重口味的富豪包养了吗?”余北寒问:“居然开这么好的车。”

我讽刺一笑:“随便你怎么想,总之我现在过得很好。”

余北寒嗤笑:“看来离开我你就一点用处都没有了,居然堕落到这个地步,你妈知道你被包养了吗?”

我耸耸肩,一脸无所谓。

这个男人现在除了让我恶心,激不起我半点别的情绪,对于这种人,我觉得连生气都是一种浪费。

余北寒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淡定,越发恶语相向:“做小三会有什么下场你知道吗?你就不怕被原配追着打?像你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到时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作为前夫,我奉劝你一句,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还是趁早回头是岸吧。”

“哦?是吗?”我笑呵呵的看着他:“不一定吧,你看白安安这个小三不就做的很好,现在还成功上位了呢,说不定我也能成为下一个她,作为我的前夫,你还是好好祝福我吧,等哪天我成了阔太太,说不定连你也能跟着沾光!”

被我连讽带刺了一顿,余北寒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身后就把我拽到他跟前,恶狠狠的说:“你除了这张嘴会说,你还会什么?”

“我还会做小三勾引男人啊!”

“你……”

余北寒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冲上来两个穿军装的男人,一下子把他掀翻在地,一左一右把他死死的摁在地上。

陆庭修阔步走到我面前,把我揽入怀里一迭声的问:“没事吧?”

我摇摇头,庆幸他来得及时,不然以余北寒的尿性,嘴炮干不过我,肯定会直接动手教训我。

陆庭修确定我没事后这才把目光转向被摁在地上的余北寒,他眯起眼睛:“又是你。”

在他的示意下,余北寒被拽了起来,双手被反剪在身后,他震惊的看着陆庭修,目光从他脸上落到他的军装上,最后再看向他的肩章,不敢置信的说:“你居然是……少将?”

陆庭修冷笑:“你有什么意见?”

余北寒挣扎了一下,随即怒了:“军人不能重婚,你居然敢包养小三,我要举报你!”

“谁跟你说我包养小三了?”陆庭修慢条斯理的说:“沈疏词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需要我出示结婚证么?”

余北寒满脸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你居然乐意捡一只破鞋!”

话一出口,陆庭修就一拳砸在他脸上:“说话给我放尊重点!”

余北寒:“……”

“阿彪,把他送警察局,告他跟踪尾随,伤害未遂罪。”

“是。”

看着余北寒被扭送离开,我立刻松了一口气。

陆庭修拍拍我的脑袋:“你怎么老是这么不走运,看来为了安全起见,我得给你配个保镖。”

我连忙摆摆手:“不用,我下次小心点就是了。”

我可不想出入身后都有人跟着,做什么都不自在。

“要回家吗?”陆庭修问:“我送你过去。”

我看着他身上的军装,知道他肯定是急匆匆赶过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你这样跟我回去会被围观的,还是算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陆庭修没勉强:“那你注意安全,有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好。”

动漫关键词:高H辣黄文Np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