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水深火热糙汉消防中队长 首长压在厨房间做疼

2022-03-19 15:21:5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我全当他是在安慰我,心里依然悲恸不已,越哭越大声。陆庭修看我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捂上我那张丢人的嘴。啤酒很快就上来了,我直接咬开一瓶对瓶吹,陆庭修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只是坐在对

我全当他是在安慰我,心里依然悲恸不已,越哭越大声。

陆庭修看我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捂上我那张丢人的嘴。

啤酒很快就上来了,我直接咬开一瓶对瓶吹,陆庭修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只是坐在对面安静的看着我。

两瓶啤酒下了肚子,在情绪和酒精的双重作用下,号称千杯不倒的我意识开始模糊,眼泪止都止不住,抹一把眼泪喝一口酒,我嘟嘟囔囔的开始控诉余北寒这些年给我的委屈。

“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生日他从来不记得,情人节从来当不知道,一打起游戏来没完没了,说他还不高兴,有一次我发烧到三十九度,让他出去给我买药,他推脱说等一下,被我催了几次,他拿起桌上的水杯就往我身上泼……那里面是开水啊,还好身上裹了一层羽绒服才没烫伤,还有一次,我出门忘带钥匙,加班回家,外面还下着雨,家里明明开着灯,我敲门却怎么都敲不开,后来我在车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他起床上班才打开门,说他没听到我的敲门声……其实我知道,他只是懒得起来给我开门……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免费佣人!”

对面的陆庭修表情越来越阴冷。

我不知道他是在气余北寒太混蛋还是在气我太犯贱,我只知道,这么多年了,这个倾注了我一生中最好的年华的男人,在一次又一次的冲突中,终于将我对他最后一丁点感情都消耗殆尽,我哭的不是失去这个人,而是哭我喂了狗的青春和感情,我就是一个有眼无珠的傻逼啊……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陆庭修也没有阻止我,他安安静静的坐在对面,隔着一张桌子用一种我读不懂的眼神看着我,到最后,彻底失去意识前,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轻声骂道:“蠢货。”

嗯,我是蠢货。

第二天醒来,我头痛欲裂。

撑着手臂坐起来,沈疏影正在旁边翻抽屉,一边翻还一边骂骂咧咧,嘴里全是不堪入耳的脏话,看见我起来,他不仅没收敛,反而狠狠剜了我一眼:“死胖子,死聋子!白安安那个贱女人怎么没一巴掌扇死你算了……你他妈到底把房产证藏哪儿了?”

我瞪圆了眼睛。

不是因为沈疏影的话,而是他提醒了我,我被白安安一巴掌扇得失聪,但如今一觉醒来,我居然能听见了!

这不是在做梦吧?

为了确定这件事的真实性,我掀开被子跳下床,抓住沈疏影,抬手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沈疏影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杀猪似的嚎叫起来:“沈疏词你他妈发什么疯!”

不是在做梦!

我狂喜,连拖鞋都没穿就冲了出去,兴奋得嗷嗷大叫,这简直是绝处逢生!

没人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昨天我还因为失聪对生活充满了绝望,但今天一醒来生活就给了我一个大惊喜,我恢复了!我真的恢复了!

我在客厅狂奔了一圈,又跑回屋里,翻出手机给陆庭修打电话。

电话接通,对面传来陆庭修惺忪的声音,他显然还没睡醒,我大吼道:“陆庭修,我好了!”

陆庭修立刻被我吓精神了:“什么?”

“我说我好了,我能听见了,哈哈哈哈哈,天不绝我!”

陆庭修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怒道:“就为了这点破事你一大早给我打电话扰人清梦?”

我一顿。

“我昨晚几点睡的你知道吗?”陆庭修咬牙切齿:“为了把你这个疯子搬回家,我凌晨四点才睡觉,你看看现在才几点?”

被他这么一吼,我立刻有些心虚,回想起昨晚喝醉酒,虽然没什么印象,但我不是不知道自己酒品不好,酒后会撒酒疯,现在想想,陆庭修会这么生气,绝对是昨晚被我折腾得不轻。

想到这里,我立刻讪讪的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继续睡吧,我挂了哈!”

说完我在他下一波怒火喷射前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旁边的沈疏影有些心虚的看着我。

我放下手机,侧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松了松手腕眯起眼睛看他:“沈疏影,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是在找房产证?”

沈疏影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撞在身后的床头柜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你找房产证干什么?”我故作不解,歪头看着他。

沈疏影浑身都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抡起拳头把沈疏影痛痛快快的揍了一顿,他没敢反抗。

说起来奇怪,沈疏影虽然嘴贱,但是在我和母亲打他的时候,他从来不敢还手,顶多抵抗逃窜骂骂咧咧,所以这么多年我和母亲没少揍他,可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能揍老实的人。

把沈疏影收拾了一顿,我心情颇好的熬了点粥,拎去医院看望母亲,顺便给后脑勺的伤换药。

到医院陪了母亲半天,又去检查了一遍后脑勺上的伤,确定没什么大碍后,我让医生把纱布拆了。

晚上还得上班,顶着这玩意儿估计没客人敢靠近我。

收拾好一切,我正准备离开医院,刚走出病房就看到陆庭修双手环胸酷酷的靠在走廊上,脸色乌泱泱的看着我。

我一看到他就心虚,但眼下躲不开,我只好主动凑上去打招呼:“你怎么来了?”

陆庭修目光落在我脑袋上,盯着看了一会儿,他突然拽着我的手臂猛地一转,我整个人跟陀螺一样在他面前自转了半圈,变成背对着他的姿势。

感觉他的手指拨开我的头发检查了一下,我缩了缩脖子:“医生说已经没事了……”

“脑震荡也叫没事?”陆庭修语气不善:“这么急着拆纱布干嘛?”

“晚上还要上班……”我小声说。

我瞪圆了眼睛。

“反正我也没钱。”他无赖的接下一句:“不过我可以跟你讲讲,以前我没钱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作为前车之鉴给你点意见也好。”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他这么说,我松了口气。

这些年因为一心一意扑在家庭上,我身边除了苏陌漪以外并没有什么朋友,陆庭修可以说是除了苏陌漪以外对我最好的人,昨天他帮我交了医药费,这件事已经让我很过意不去了,他现在要是主动提出帮我还债,我只会觉得困扰。

虽说朋友之间互相帮助没什么,但不和朋友发生金钱来往,这是我的原则。

我拽了他一下:“别贫嘴了,走吧,我请你吃饭。”

晚上,我准时到酒吧上班。

本来想着虽然要赚钱,但后脑勺上的伤还没好,不能像平时那么拼命灌酒,少赚一点就是了,身体最重要,但没想到晚上突然来了一批人,点名要我开酒,而且出手阔绰,一开就是好几瓶限量版的好酒,我拿着起子站在包房里看着那些人把十几万的酒当白开水一样到处挥霍,自己滴酒未沾,一晚上赚了三万多。

凌晨四点钟下班,我整个人脚步都轻飘飘的。

难道真的要转运了?

走出酒吧,我正考虑着是要打车回去,还是再等两个小时第一班公车来了再走,停在酒吧外面的一辆大众突然鸣了一下笛,我下意识的看过去,陆庭修打开车门下车,冲我招手。

我立刻跑过去,兴冲冲的问:“你怎么在这儿?”

“有朋友在这边喝酒,我过来凑热闹。”他笑着说:“你下班了?我也要走了,顺路送你回去吧。”

“好啊!”我绕到副驾驶打开车门上车,心安理得的坐了上去,反正也是顺路,应该不麻烦陆庭修。

陆庭修缓打方向盘离开,我摸着车里的装饰问:“这是你的车?”

这车价位十几万,算不上高档,而且看起来有些老旧了。

“不是,朋友的,我没车。”陆庭修瞟了一眼后视镜,心不在焉的说。

“能借车的朋友交情都不错吧。”

“嗯。”

车驶出一段距离,陆庭修突然加快了速度,这个时间马路上没什么车,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要加速,只是本能的抓紧了安全带:“怎么了?”

陆庭修行云流水的打着方向盘,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句:“前面路口没有监控摄像头。”

我“啊?”了一声。

陆庭修突然侧头对我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要是害怕,你就闭上眼睛。”

我被他突如其来的阴森笑容弄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上车前就觉得今晚的陆庭修不太对劲,现在他的态度又变得这么奇怪,我脑子里不由得想起很多恐怖故事。

见陆庭修频频看着后视镜,我下意识的看去,这才发现后面有辆车一直在紧跟着我们,两辆车之间相隔了不到五六米,那车型莫名有些眼熟。

还没等我想起来那辆车是谁的,陆庭修突然猛地一打方向盘,车瞬间来了个幅度极大的急转弯,我整个人都被甩得往车窗磕去,好在被安全带勒住,我这才看清前面慢悠悠的溜着一辆大卡车,陆庭修这个急转弯险险避开和卡车追尾,但身后紧咬着我们的轿车就没那么幸运了,先前被我们的车挡住视线,现在我们突然转弯,他车速又那么快,一下子躲闪不及,一声巨响后撞上了前面的大卡车。

我吓得脸色都变了。

陆庭修却冷笑了一声,连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开车走了。

我使劲儿扭头往后面看,一迭声的问陆庭修:“车祸了,不报警吗?”

陆庭修耸耸肩:“关我们什么事?”

“……”我沉默了一会儿,试探性的问:“你认识那辆车的司机?”

“嗯,一个看不顺眼的人。”

原来有仇。

我担心的问:“不会出事吧?”

“死不了人。”

我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陆庭修说死不了人,那就应该死不了人,我相信他。

陆庭修看着我这副样子,他微微一笑,空出一只手揉我的头发:“你就是太心软了才会老是被欺负,不想被欺负,除了强悍一点,你还得狠心起来。”

我愣了愣,总觉得他这番话别有深意。

送我回到家,下车前陆庭修说:“今天要是想睡个好觉,就把手机关了。”

我茫然的看着他,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陆庭修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我下车后他调转车头绝尘而去。

睡前我把手机开启静音,一觉醒来,上面的未接来电高达几十个,我点开一看,全是张丽和一个陌生号码的。

我心里猛地一震,回想起陆庭修说的话和凌晨发生的事,还有那辆车的车牌……我终于想起来,那辆车是余北寒的新车。

这么说来今天早上出车祸的人是余北寒?

我的心剧跳起来,但同时又疑惑不已,陆庭修引导余北寒撞车为我出气,这不难理解,但余北寒呢?他大晚上的为什么跟着我们?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手机再次震动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那个不断打进来的陌生号码。

我犹豫再三,还是滑下接听:“喂?”

白安安尖锐的声音像利刃一样刺入我的耳膜,还带着隐隐的哭腔:“沈疏词,你会遭报应的!”

我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白安安就噼里啪啦的骂开了:“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不过是扇了你一巴掌,你就想弄死北寒,你等着,别让我找到证据,否则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我:“……”

挂断电话,我惴惴不安的给陆庭修打了个电话。

陆庭修半天才接通,声音还是惺忪的:“怎么了?”

我颤着嗓子问:“今天早上出车祸的人是余北寒?”

“嗯。”陆庭修淡淡的说:“怎么,你担心他?”

我喉咙发紧,咽了口口水说:“没有,我只是……我没想弄死他。”

陆庭修闷笑了一声:“放心吧,那种程度的撞击死不了人,只是给他一个教训而已,他家人是不是找你麻烦了?”

我没回答,反而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余北寒在跟着我们?他为什么会跟着我们?我……”

“你不知道他在跟着你?”陆庭修加重了语气:“这几天他一直在跟着你,你不知道?”

我背上顿时起了一层白毛汗,紧张得连手都在抖:“这……他想干嘛?为什么要跟着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陆庭修沉默了一会儿,说:“别管了,总之他短时间内没办法跟踪你就是了,还有,如果他家人找你麻烦,你尽管装聋作哑,他们找不到证据证明这件事是我们做的。”

“……好”我心里稍稍安定了一些。

说实话,也许是对余北寒没了期待,所以知道他出车祸但死不了人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少担心,甚至还隐隐觉得解气,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自作自受。

收拾了一下情绪,我换了身衣服去医院。

到了医院,一进门我妈就问:“疏词,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我愣了愣:“没有啊。”

“那给我交医药费的小伙子是谁?”

我头疼,肯定是沈疏影这混蛋又在母亲面前乱嚼舌,我耐着性子说:“只是朋友,妈你别乱想。”

“一般朋友能对你这么好?”

我无奈的摊摊手:“你觉得就你女儿现在这幅尊容,他能看得上我?”

母亲一顿,叹了口气:“也对。”

我:“……”

跟医生咨询了一下母亲的病情,医生说已经没有大碍了,今天就能办理出院手续,但回家后得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我给母亲办了出院手续,和沈疏影一起把她接回家。

回到北城区,还没进巷子,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喧嚣,我和沈疏影对视了一眼,心里涌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我把母亲交给沈疏影,嘱咐道:“你先带妈去超市买点菜,家里太乱了,我回去收拾一下。”

这个时候沈疏影倒是很配合,拉着母亲就走,母亲却诧异道:“都到家门口了还买什么菜啊?”

我把她往外头推:“您别管了,记得买我爱吃的甘蓝,快去快去。”

沈疏影也使劲儿把她往外头拽,母亲拗不过我们,只好跟着沈疏影走了。

我站在巷子口,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咒骂声,定了定神,捋起袖子走进去。

一路走进去,探头出来看热闹的邻居都对我报以探究的目光,我视若无睹,加快脚步走进去,果然在我家门口看到张丽正双手叉腰做泼妇骂街状,唾沫星儿乱飞做着演讲,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邻居,一个个脸上全是兴味。

我一出现,张丽立刻把矛头对准了我,指着我的鼻子骂:“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还敢出现,说,是不是你派人撞伤北寒的?你这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恶毒?你是不是就看不得他过安生日子?”

要是换了以前,被张丽这么指着鼻子骂,我肯定忙不迭的低头道歉认错,但此刻,看着她狰狞扭曲的脸,我只是觉得恶心。

过去受了多少这个女人的气,我现在就有多后悔,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我把自己的尊严送到他们一家子脚底下,被他们毫不留情的践踏,任由他们踩在我头上作威作福,我简直蠢透了。

愚蠢的女人一旦醒悟过来,战斗力是清醒的女人好几倍,我一直坚信这句话。

我淡定的看着张丽:“余北寒不是追尾别人的车吗?怎么还成我找人撞他了?”

张丽一顿,似乎没想到我到这个时候还能这么冷静的跟她说话,她眯起眼睛:“车祸要不是你一手策划的,你怎么知道他是追尾而不是被人撞了?”

“我怎么会知道?”我冷笑:“你那个好儿媳一大早给我打电话,哭诉余北寒快死了,你说我怎么知道的?既然你们一家子都认为这件事是我做的,那请你拿出证据,要是拿不出证据,今天你在这里说的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在场的邻居都是证人,我可以告你污蔑!”

被我条理清晰的一反驳,张丽瞬间有些底气不足了:“北寒平时不跟人结仇,只跟你有过节,而且他出事的地方就在你上班的酒吧附近,你总不能说这些也是巧合吧?”

我嗤笑:“跟我有过节这件事就是我干的?我昨天丢钱了,我只跟余北寒有过节,我能说是他偷的么?还有,大半夜的他在我上班的酒吧附近瞎晃悠啥?要不是他图谋不轨,我还能把他从家里拖出来撞车?污蔑人也要有点水平好吗!”

张丽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黑,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别想甩干净,等我让人调出监控录像,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我冷冷的看着她:“你最好去调,还我一个清白,我也不是随便就能让人泼脏水的!”

张丽气得咬牙切齿,恨恨的骂道:“不要脸的婊子,还好我家北寒及时跟你离了婚,好的不学,学人去酒吧卖酒,赚那些不干不净的钱,也不怕染病。”

这话一出口,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我在酒吧上班的事只有家里人知道,上次白安安和余北寒来闹过一回后,周围的邻居虽然没明确表态,但大概都知道我现在的职业跟酒吧挂钩,再加上我总是晚出早归,“卖酒女”本来就是一个很容易和风尘联系到一起的词,现在被张丽这么直白的骂出口,我瞬间有种被人扒光丢在人堆里供人围观的感觉。

听着围观的邻居毫不掩饰的议论声,短暂的羞耻感过后,我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生活已经不能更糟糕了,总是这么在意别人的眼光,我还要不要活了?

想到这里,我眯起眼睛看着张丽:“卖酒怎么了?我是偷了还是抢了?你这个满口污言秽语的高中老师又能比我高尚到哪里去?为人师表出口成脏,也不怕误人子弟!”

“至少我不是出去卖的!”张丽找回了优越感,得意洋洋的看着我:“啧啧,看样子离开北寒你就活不下去了,以前至少是个银行柜员,现在呢?除了出去卖,你还能干什么?”

她故意加重了“卖”这个词。

我感觉浑身的血都往头上涌去。

我正要开口反驳,母亲突然拨开人堆跑了进来,刚才那些话她显然也听见了,此时气得浑身发抖,她二话不说,脱下鞋子就往张丽脸上抽去,一边抽一边大骂:“死三八,叫你污蔑我女儿,真当老娘是死的啊?我女儿好端端在酒吧上班,哪里招惹你了?挖你家祖坟还是刨你家地基了?叫你乱喷粪,老娘撕烂你的嘴……”

陆庭修闻言又拽着我的手臂一转,把我当陀螺转回他面前:“都这样了你还要去陪酒?”

我瞪他:“我不是陪酒的!”

陆庭修脸色不好看,语气也没好到哪里去:“你就这么差钱?”

我被他责备的语气弄得有点不爽,甩开他的手:“是啊,我差钱,不仅差你的,还差别人十五万,月底就是还钱的日子,拿不出十五万,我弟得坐牢,我妈到时候又得犯病,你以为我愿意啊!”

陆庭修被我堵得哑口无言,好一会儿才说:“没钱跟我说……

动漫关键词:首长压在厨房间做疼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