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生物课上老师亲自给我们展示:男主与女二疯狂做H

2022-03-19 15:20:5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难,但不是没可能。当天我就把发小苏陌漪约出来,她人脉广点子多,让她给我介绍一份能赚快钱的工作。思来想去,不想卖身不愿卖肾还能在一个月内赚够十五万的工作,就只有去当酒托了。

难,但不是没可能。

当天我就把发小苏陌漪约出来,她人脉广点子多,让她给我介绍一份能赚快钱的工作。

思来想去,不想卖身不愿卖肾还能在一个月内赚够十五万的工作,就只有去当酒托了。

在苏陌漪的介绍下,我去了一家在江城本地颇有人气的酒吧,面试的时候酒吧经理目光挑剔的看着我沉思了很久,我猜测他应该是在想该用什么借口婉拒我又能不伤他和苏陌漪的面子,我干脆利落的开了一瓶五十度的白酒,当着他的面一口气喝掉半瓶,然后拿下了这份工作,当晚上班。

我酒量一直都很好,这点和我那个死鬼老爸一样,听我妈说他就是酒精中毒死的,因此我一直很讨厌喝酒,但没想到,今天我会把喝酒当成讨生活的技能。

晚上八点,我来到酒吧,经理和一众相貌美艳身材纤细的同行简单介绍过我,那些人看着我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只大猩猩,也许在酒托这个行业里,一百四十斤身材严重走形的我算是一朵奇葩吧。

短暂的适应期后,我拿出在银行和领导出去应酬的交际能力游走在吧台间,舌灿莲花逗得客人们哈哈大笑,再趁机开几瓶好酒陪着他们一起喝,一个晚上下来,灌了一肚子黄的白的红的,虽然胃里翻江倒海,到手的那叠整钞却让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生活还没有到绝路,我没有必须要放弃的理由。

那就好好活下去。

在酒吧连续干了一个礼拜,我已经掌握了在这个场合里游走的基本技巧,不过我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她们卖酒的目的是想把酒推销出去,哄着别人喝,我则是爽快的陪着他们一起喝,反正最后又不要我买单,只要喝不死,他们签了单后钱总会落在我手上,这就够了。

这天凌晨三点,我的工作告一段落,揣着一肚子酒水,我跌跌撞撞的去厕所催吐。

我酒量虽然不错,但也招架不住长期这么灌酒,每天下班前我都会到厕所,把一肚子酒水吐掉。

今天和往常一样,捯饬干净一肚子的东西,我洗了把脸,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一点了这才往外面走,刚打开厕所门就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东倒西歪的挤进来,看样子是个醉鬼。

我连忙拦住他:“先生,这是女厕,男厕在对面。”

“唔?”

熟悉的声线让我一顿。

男人迷迷瞪瞪的抬起头,暧昧的灯光下我这才看清他那张清俊的脸,不就是那天帮了我的好心男士吗!

他醉得不轻,目光迷离,身形一歪差点摔倒,我连忙扶住他:“先生……”

他找不到支撑点,干脆把身体的重力全往我身上压,脑袋枕在我肩上,手还不安分的往我腰上摸:“宋延卿,别走啊,继续喝,唔……宋延卿,你怎么胖成这样?”

我:“……”

我忍住想一脚把他踹开的冲动,扶正他的身体,严肃的警告他:“先生,你喝醉了,我不是宋延卿,我是沈疏词。”

“沈疏词?”他目光迷离的看着我,那张英俊的脸越凑越近,然后伸手挑起我的下巴,轻佻的往我脸上呵了一口酒气:“管你诗词歌赋还是四书五经,你把宋延卿弄哪儿去了?宋延卿呢?”

我被他的态度弄得有点恼了,加上喝了酒本来肚子就有点不舒服,我一把推开他:“别碰我。”

他脚步本来就踉跄,被我这么一推,往后趔趄了一步,软绵绵的倒在地上,直接昏睡过去。

“……”

我叹了口气,走过去探了一下他的呼吸,确定他只是睡着了,连拖带抱把他扶起来过到自己肩膀上,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把人放在外面的卡座上,我在酒吧里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他嘴里那个叫宋延卿的人,估摸着那人也喝得差不多直接走了,我看着蜷缩在卡座里的男人,思忖着该怎么办才好。

我想我脑子一定有坑,坑里还有水才会打车把这尊一米八几的大佛搬回家,在母亲诧异的目光里随口解释了几句,又把人搬回自己房间,擦脸擦手脱了外套,把自己的床让给他睡。

我做这些的时候,母亲就站在我身后,见我安顿好这尊大神,她压低声音问:“疏词,这是你朋友?”

我迟疑了一下,说:“不算,只是认识的人,上次我在酒吧被人刁难还是他出手救了我。”

我不想让母亲误会我和别人的关系,更不想让她胡思乱想。

母亲点点头,又问:“今晚你跟他一起睡么?”

我一愣,声音也大了起来:“妈,你说什么呢!”

母亲一脸比我还诧异的表情:“不跟他睡,你把他弄回来干嘛?”

我:“……”

我直接挥手让母亲先回去休息。

赶走母亲,我走出房间关上门,洗了个澡后直接在客厅沙发上躺下,这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我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时钟显示早上十点钟,我爬起来时母亲已经出门了,她身体不好,每周都要按时去一个老中医那里针灸,今天正是针灸的日子,沈疏影也不知道跑哪里鬼混去了,整个家里静悄悄的只有我一个人。

我挠了挠后脑勺,好一会儿才想起来我为什么会睡在沙发上,也不知道那人走了没有。

想到这里,我立刻起身往房间走去,手握在门把上正要拧开推门而入,门却突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打开,连带着我整个人都被拽了进去,撞在一副结实的胸膛上。

这一撞把我撞得头昏眼花,我抬起头,好心男士正怀疑的看着我,眼神里全是戒备:“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喝醉了。”我揉了揉撞疼的脑门:“找不到你朋友,又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酒吧,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只是这样?”

“不然呢?”他探究的眼神看得我很不舒服,我忍不住呛了他一句:“你该不会以为我带你回来是想对你行不轨之事吧?”

说到这个,他立刻上上下下把自己浑身都检查了一遍,确定自己没失身后才松了一口气,那副样子看得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虽然我胖,虽然我看起来没人要,但我也没饥渴到在酒吧随便找个男人带回家就霸王硬上弓吧?

是这人思想太龌蹉还是我现在的样子真的容易让人想歪?
 

大概是我黑着脸的样子太难看,男人挑眉:“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行走江湖,防人之心不可无,要是不想未来哪天有个陌生女人抱着孩子出现在我面前认爸爸,我还是得谨慎一点。”

我磨牙:“谢谢您的提醒,我也得注意一下,免得哪天有个陌生男人问我要丢在这里的祖传染色体,我还没法辩解!”

他被我的话逗笑了,伸手揉了一下我的头发:“不跟你抬杠了小胖子,有没有吃的,我饿了。”

虽然不情愿,但看在这个男人帮过我的份上,我还是下厨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加上两个开胃小菜送上桌,男人饿极了,一顿风卷残云,粥去掉了三分之二。

吃完早餐,男人麻利的穿上外套:“我得走了,小胖子,谢谢你的皮蛋瘦肉粥,手艺不错。”

被他这么一夸,我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成型,他又来了一句:“还有,你都这么胖了就少吃点吧,女孩子还是得注意一下身材。”

我刚入口的瘦肉粥哽在喉咙里,咽不下吐不出,只能对着他干瞪眼。

他却好心情的哈哈一笑,转身出门离开。

我捶胸顿足,气煞我也!

吃过早餐,我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掀开被子却发现下面压了一本证件,我打开一看,是好心男士落下的身份证和驾驶证。

陆庭修——

原来他叫这名,还别说,人如其名,他的长相完全配得上这个名字。

我欣赏着上面即使是证件照也帅到让人惊艳的脸,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什么看,得赶紧给人还回去啊!

抓着证件冲出门口,我气馁的发现长长的巷子里早就不见那人的身影,现在就算是追出去也来不及了。

我一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二不知道他住在哪里,这东西要怎么还给他?

打开身份证,我看了看上面的家庭住址,发现陆庭修是江城本地人,而且住的地方离我这里不算远,坐公车半个小时就到,要不给他送过去算了,身份证没了可以补办,驾驶证没了,开车被抓罚款扣分是分分钟的事。

想到这里,我收拾好自己,换了身衣服揣着证件出门。

公车兜兜转转,半个小时后,我站在眼前这一长溜的四合院外面,眼睛都直了。

如果我没猜错,这地方是军区大院吧?

陆庭修住在这种地方,他是什么人?

我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上前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个身穿军装的年轻男人来开门,看见我,他客气的问:“请问找谁?”

我指了指院子:“陆庭修是住这里吗?”

他一顿,说:“他不在家。”

我把证件递过去:“这个是他掉……”

话还没说完,院子里传来一个沧桑的男声:“小刘,有客人来?”

我就这么莫名其妙被请了进去。

进了四合院,我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院子里栽着许多珍贵的草木,枝叶遮天蔽日,一条青石板路穿过庭院,直通到尽头古香古色的屋子,左边的葡萄架下坐着两个古稀老人,头发花白,但精神还算不错,两人应该是夫妻,此时正在下棋,我注意到,老爷爷坐的是轮椅,膝盖上还搭着一条毯子。

我打量着两位老人的同时,两位老人也在打量着我,许久,老爷爷开口了:“你是庭修的朋友?”

我上前一步:“算是吧,他的证件落我家了,我给他送过来……他不在吗?”

两位老人对视了一眼,似乎在思忖着我话里的深意,不一会儿,老爷爷对我招手:“你过来。”

我一脸莫名其妙,但出于尊重,还是走过去,正要把证件递上,老爷爷却问:“会下棋吗?”

我茫然的眨了眨眼睛:“会。”

大学时为了混学分,在围棋社待过三年,那时空闲里最经常做的事就是和学长学姐们下棋,再把他们虐得嗷嗷叫。

“坐,陪我下两局。”老爷爷的话不容抗拒,但这命令式的话却又丝毫不让人反感,我想着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不如陪这怪老头下两局打发打发时间,这院子冷冷清清的,两位古稀老人在这儿也不知道有多寂寞。

和老爷爷摆出棋阵,你来我往的厮杀了一番,我的棋走势急,横冲直撞,老爷爷大概是个多年的老手,一路慢条斯理的追过来,把我逼到角落里,轻轻松松的杀了。

我看着不过十几分钟就败下阵来的棋局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把棋局看了一遍又一遍,意识到从哪一步开始走错,后来局势就无法扭转后,我猛地一拍棋桌:“再来一局!”

我就不信了,当初在围棋社我怎么说也是个大杀四方难逢敌手的侠女,现在到了这老头儿面前不过十几分钟就被秒杀了,是我太弱还是他太强?

老爷子也不在意我的态度,收拾好棋局后又和我下了起来。

这局我苦撑了二十分钟,毫无疑问,我又输了。

“再来!”

我越发不服气,不只因为对方是个头发花白行动迟缓的老头子,还为了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我一直以为在围棋社已经是拔尖的存在了,没想到在这座不知名的小院里我一次又一次被一个老头子秒杀,我实在不服气。

你来我往厮杀了三四局,我支撑的最长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输一局情有可原,但是每局都毫无悬念的败下阵来,我就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自己技不如人了。

到最后输服气了,我放下棋子对老爷子拱拱手:“大爷威武,我心服口服!”

老大爷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浅笑:“你棋艺还不错,就算是庭修那小子,都未必能在我手底下过百招。”

说起陆庭修,我这才想起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连忙掏出证件恭恭敬敬的奉上:“大爷,我是来还证件的,既然陆庭修不在,那麻烦您帮我转交给他,我先走了。”

老爷子没接证件,一双眼睛犀利的看着我:“你和庭修是什么关系?他的证件为什么会落在你手里?”

我挠了挠后脑勺:“昨晚他喝醉了,在我家过了一夜,今早起来人走了我才发现证件落我家了,我没他联系电话,也不知道他住哪儿,就按着证件上的地址找过来了……难道他不住这儿?”

听完我的话,老爷子蹙眉:“你们年轻人啊,怎么能这么冲动……你们认识多久了?

我掰了掰手指:“一个礼拜吧。”

“认识一个礼拜就……姑娘,你家住哪儿?”

“北城区。”

“多大了啊?”

“……25.”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我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我只不过是来还个证件,老爷子问这么多干嘛?

该不会误会什么了吧?

我刚想解释,身后传来军装男的声音:“先生,太太,张嫂请假回家了,厨房没人做饭,您看中午要不要叫外卖?”

老爷子皱眉:“翠娘吃不惯外头的东西,你随便弄点粥就行了。”

军装男犹豫了,小声说:“我不会啊……”

老爷子愣了一下,叹了口气:“那就等张嫂回来再做。”

看着军装男为难和老爷子无奈的样子,我弱弱的举手:“那个,大爷,我会做饭,要不午饭我来做?”

我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和军装男一起进了厨房。

军装男一边烧火一边跟我聊天,从他嘴里我得知他叫刘邺,是老爷子的护卫,平时负责安保工作,院子里除了老爷子和老奶奶,还有个专门做饭打扫卫生的佣人,但是今天请假回家了,所以没人做饭。

我麻利的切了土豆丝,打听了一下老爷子和老奶奶的口味就开始热锅下油,别的事我不太在行,但是做菜这方面我绝对自信,说起来,当初余北寒肯跟我结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被我的厨艺养刁了胃,习惯生活中事事被我迁就。

都说想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先留住他的胃,我曾经留住余北寒的胃,但控制不住他的心出走,于是悲剧就形成了。

我收回思绪,用最快的速度做了酸辣土豆丝,麻婆豆腐,糖醋里脊和一个鱼头豆腐汤,都是没有难度的家常菜,菜上桌时,刘邺的眼睛都直了。

收拾好厨房,我刚脱下围裙,外面就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个人,我定睛一看,是陆庭修。

“回来啦!”我笑着打招呼:“你吃饭没有?”

陆庭修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把我拽到一旁压低声音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说到这个,我连忙掏出送了好几次都没送出去的证件:“你东西落我那儿了,我按着上面的地址给你送过来。”

“只是这样?”陆庭修狐疑的看着我,眼里写满了不信任。

我被他的眼神看得很不舒服,刚想解释,外面传来老爷子的声音:“庭修,还愣着干什么,叫你朋友一起出来吃饭。”

陆庭修瞪了我一眼,低声警告道:“等会儿好好吃你的饭,不许乱说话。”

我:“……”

和陆庭修,老爷子老奶奶以及刘邺一起吃了饭,老爷子对我的厨艺赞不绝口,笑容也多了起来,就是老奶奶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只是安安静静的吃饭,偶尔给老爷爷夹菜,看着他笑,她也跟着笑。

吃完饭,陆庭修找了个借口把我拉走,刚走出四合院,他就松开我的手,上上下下打量着我:“说,你今天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我愣了愣,反应过来他到现在还在怀疑我,我不由得有些怒了,声音也大了起来:“我只是过来送证件!”

“我的证件为什么会落在你家?”

“你睡觉掉在床上。”

“真不是你故意拿走藏起来,再利用这个理由过来套近乎?”

话说到这个份上,陆庭修似乎已经认定昨晚之后发生的一切都是我有意为之,我咬着后槽牙,满心都是委屈。

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对胖子的恶意有多么明显,如果今天捡了证件送过来的人是个大美女,陆庭修还会这么想吗?

说到底不过是因为我自身原因才会引人如此猜测。

“你还真是看得起你自己!”我咬牙切齿的说:“真当自己是香饽饽,所有人都要往你身上扑,扑不着还想方设法碰瓷?”

陆庭修蹙眉:“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手一挥,打断他的话:“你是什么意思我没兴趣,证件我送到了任务就完成了,今天打扰了很抱歉,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再见!”

语速极快的说完这番话,我转身就走。

哼!胖子也是有尊严的!

一路小跑到了公交站台,上了公交车,旁边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立刻站起来,笑眯眯的对我说:“阿姨,您坐这儿吧。”

我:“……”

众目睽睽之下,我不好拒绝姑娘的好意,只好挪过去坐下,心里却在腹诽,阿姨?老娘不过大你几岁!

不过……

我低头看了一眼小腹上层峦叠嶂的肉,真的得反思一下自己现在这幅尊容了,让陆庭修误会,公车上被当老阿姨让座,这些事不都侧面反映出我现在有多让人不忍直视吗?

我要减肥!

存了要减肥的心思,晚饭我比平时少吃了一半,母亲见了还以为我不舒服,关切的一连问了好几句,我解释说没事后她才放下心。

晚上到酒吧上班,我一直恹恹的打不起精神。

在吧台转了一圈,没看到有潜在客户,我干脆叫了一杯果汁,坐在吧台上撑着下巴慢慢喝。

刚坐了不大一会儿,身旁就响起一个熟悉的女声:“哟,没想到你还真在这里卖酒,怎么说也是A大毕业的高材生,这件事要是让你的母校知道,你说你那些同学会怎么看你?”

我侧过头,白安安正坐在我旁边,和我挨得极近,涂着大红色的嘴唇一张一合,说出的话好像带着毒液,让我浑身每个毛孔都不舒服起来。

我立刻直起腰,下意识的四处张望了一眼,一般来说,有白安安在的地方就有余北寒在。

白安安看出我的心思,冷笑道:“找北寒?他没来。”

我转身冷冷的看着她:“所以,你想干什么?”

白安安笑得娇媚,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实在漂亮,像妖艳的红玫瑰一样,明知道带刺,却仍然引人忍不住去采撷,她伸出染成血红色的指甲,在我脸上比划了一下:“闲着没事,过来看看你,怎么,不想看见我?”

我冷笑,拍开她充满威胁力的手指:“别玩这一套,我没去打扰你们,你最好也别来惹我,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你没打扰我们?”白安安的表情立刻变得狰狞起来:“那天把北寒打伤的事要怎么算?他今天刚出院,张丽知道把他打伤的人是你,扬言要弄死你呢!”

动漫关键词:男主与女二疯狂做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