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快穿之娇嫩小娇妻H 陛下表妹珠圆玉润

2022-03-19 15:15:3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我答应,我答应……”楚虞费力地吭声。“那就好!”慕垣的笑意从听筒传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趴在地上的楚虞早已没了一丝力气,手机便顺势滑落

“我答应,我答应……”楚虞费力地吭声。

“那就好!”慕垣的笑意从听筒传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趴在地上的楚虞早已没了一丝力气,手机便顺势滑落在地板上。

只见她佝偻着身子,紧紧环住自己,头发泪水混成一片,简直不像个人样。

缓了几秒后,她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走出了门。

她紧紧攥着手机,戴上外套帽子,走出小区去打车。

手机里有她刚才和慕垣的通话录音,她要去警局。

她要去揭发慕垣的罪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出租车司机开得很快,可当她刚在警局门口下车时,却被一股外力拽走,更是被蒙住了口鼻。

她被人拖进了巷子深处,手机被抢走,当着她的面摔得稀巴烂。

“你要是再做这种事情,慕总就直接杀了那个孩子!”面前的男人对着楚虞发起了威胁。

男人看着楚虞并不答话的样子,便活动了几下手腕,随后直接踩在楚虞被折断的右手上:“这是给你的警告!”

楚虞被狠狠踢了几脚后,男人才驱车离开。

看着地上破碎的手机,楚虞脑袋里一片空白。

慕垣行事狠毒,细腻。

那她究竟要如何才能救得了乐乐。

楚虞的心,被高高地吊了起来。

却又被太多东西包围着,让她生不如死。

一片混沌时,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可却又无力地摔在地上。

一遍又一遍,她就像刚出生的孩子,连走路也磕磕绊绊。

拖着受伤严重的腿,楚虞仰起了头,眼眶内蒙上了一层雾气,让她看不清前头的方向。

身子不受控地颤抖,下唇紧紧努着,生怕打扰这寂静的夜晚。

可哪怕她再努力,声音还是如同泄了洪的江水般,溢了出来。

她发出了小孩子哭泣时才会有的‘嗯嗯’声。

走过漫长的巷子后,她却无意发现了路对面的江唯晨和陆佔。

陆佔似乎在陪着江唯晨做什么事情,江唯晨则在陆佔怀里哭个不停。

男人揽着江唯晨的肩膀缓缓前行,他们的车子就在后面慢慢跟着。

俨然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楚虞像是自虐般戴上了外套帽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左手将受伤严重的右手塞回口袋中,就那么一瘸一拐的在路灯下走着。

陆佔和江唯晨与楚虞之间只隔了几个花坛。

他们的对话,楚虞能轻松入耳。

楚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样跟着,可能因为那也是她要回家的路。

“阿佔,那个男人太可怕了,要不是附近有好心的路人救下了我,我可能就……”

“没事了,别担心!”

陆佔的嗓音如此温柔,在这夜色弥漫的夜晚,宛若月光包裹着疲惫的行人。

那份独属于阿佔的温柔,是楚虞穷尽一生也舍不下的。

而偏巧,她追而不得之物却被江唯晨唾手可得。

这命运,怎会如此。

楚虞目不斜视地向前走,左腿有时会被凸起的砖头绊住,走路便有些不顺。

“那个老男人浑身散发着酒味,我生怕再也见不到阿佔你了。要是我真的脏了……”江唯晨说着便有些哽咽。

“被人侮辱并不叫脏!小晨,你记着,我只要你活着!”

楚虞再听不见多余的脚步声时,好奇心驱使她小幅度地侧了下头。

只见陆佔站在路灯下,环住了江唯晨,男人的下巴抵在女人的头上,嘴唇一张一合的不知在说些什么,手掌还轻轻拍着女人的后背。

像是安抚,更似情深。

楚虞猛地转回了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却是扯动了嘴角的伤。

这时的陆佔,应该是真心喜欢江唯晨吧。

谈及真心二字,楚虞的心瞬间被刺痛一下。

此时的陆佔永远也不会知道,路对面几米开外,有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

走路一瘸一拐,帽子裹得严严实实,唯独露出的双眼还闪着破碎的光。

正在偷窥他与别人的幸福。

楚虞好不容易走进自家小区后,却是发现楼道门口站了一堆人。

有邻居们七嘴八舌地探讨是谁家的孩子,被摔得面目全非。

楚虞慌张地奔上前,急忙询问多大的孩子,长什么模样。

可映在她眼前的却是过于相似的身形,以及浑身被鞭挞的外伤。

约莫五岁的身形,是个小男孩,被鞭挞的伤痕……

这些特征将楚虞死死压住,压得她筋脉剧断,压得她呼吸难收。

只见喧闹的小区里传来一声痛苦而又悲哀的嘶喊,惊了所有人的耳朵。

有人上前安慰她,也有人指责她为什么没有看好孩子。

可她却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只是紧紧抱住浑身是血的尸体。

眼睛里再没有一丝光线。

直到人群散去,她被人用力拖拽到了偏僻的角落。

那人依旧西装革履,像个人样。

可楚虞却拼命扑到男人身上,拳打脚踢。

“别他妈像个疯婆子!”慕垣怒目推开楚虞,然后将一个手机扔在了楚虞身上。

看着被放映的视频,慕垣的声音也随之响起:“那个孩子不是乐乐。”

楚虞痴痴地望着播放的视频,里面的乐乐住在了干净宽阔的卧室里,正在安稳的沉睡。

不过几秒的视频,却被楚虞翻来调去地看了不下十多遍。

看着楚虞如痴如醉的模样,慕垣蹲下了身子。

看似胜券在握地开口:“所以,要做吗?”

慕垣的话,仿佛是个魔咒。

不断循环在楚虞耳边。

然而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移开屏幕。

慕垣等到不耐时,楚虞终是发出一声:“做!”

陆佔开车载着江唯晨回家的路上,却被一辆货车中途拦截。

陆佔躲避间,却被另一辆货车从右侧直接挤向了桥边。

车头冲破栏杆,江唯晨尖叫着攥紧了陆佔的手臂。

“阿佔,这是怎么了?我好怕啊!”

车子熄了火,半边停在桥上,半边露在桥外。

陆佔忙拿起手机拨打电话,可就在这时,江唯晨身侧的车玻璃却被人用灭火器砸开。

车玻璃飞溅到江唯晨身上,惹得她不断惊叫。

陆佔忙伸手护着江唯晨,可车门还是被壮汉打开,江唯晨被拖着往外走。

“阿佔,阿佔救我!”江唯晨痛苦不已。

“你们是什么人?”陆佔额头青筋爆裂,面色很是吓人:“居然敢惹到我头上来!”

那群人被陆佔的气势吓到,便不同他讲话,直接拖着江唯晨离开。

陆佔的脚被卡住,无法去救江唯晨。

只能听见空旷的大桥上充斥着女人的喊叫。

愤怒中夹杂着恐惧。

江唯晨骂骂咧咧地喊着:“是楚虞!一定是楚虞!”

楚虞在手机店买完手机后,就在家门口看见了熟悉的背影。

声控灯闪灭之间,男人的衬衫皱皱巴巴,浑身充斥着暴戾气息。

楚虞没敢说话,此时的她还不清楚慕垣接下来的动作,便不想和陆佔碰上面。

潜意识告诉她,事情似乎有什么变故。

就在楚虞打算悄悄离开时,口袋中的手机却传来声响。

寂静的过道里,声音格外明显。

陆佔回身看着楚虞,双眸猩红,青筋暴起。

他一步步地走向她,带着所有的不可饶恕。

楚虞紧紧攥着手机,下意识就要跑,却被男人捂着嘴拽到门口,摸索出钥匙后,男人将她推进屋内。

“你把小晨弄到哪去了?”

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弄得楚虞莫名其妙。

陆佔究竟是有多急,进屋后连灯都没打就直接逼问她。

“我怎么知道她去哪了?”

“楚虞,别再狡辩了!”

楚虞还没来得及反驳,手机铃声便再次响起。

还没等她接,身边的陆佔却率先按下了接听。

“楚姐,人我们给你抓起来了。你别说,这小妞长得还挺嫩!”

仅此一声,楚虞心尖颤了颤。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并没有找人去抓走江唯晨啊。

可这一个电话,却直接将她推进了罪恶的深渊。

她刚换的手机,知道她新手机号的却只有慕垣。

难不成,是他……

楚虞还没想完,陆佔的手便攥紧了她的脖子。

狠狠地,用尽全力地,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楚虞的手费力够着灯的开关,眼看着就要窒息而死时,楚虞终于打开了开关。

灯光骤亮,陆佔下意识眯眼,手上也就松了力道。

楚虞用尽最大的力气推开陆佔,滑在了地上。

她佝偻着脊背,大口喘气。

像极了要死的样子。

楚虞跌坐在地上时,就像是彻底失了心智。

此时她鼓鼓囊囊的心似乎有了宣泄口。

“阿佔!你为什么总是不信我?为什么你总是相信别人说的话……”

看着楚虞无辜委屈的模样,陆佔冷不丁地笑出了声。

男人笑声中夹杂着冷嘲和讥讽,灯光落在他的鼻梁上,打出了一个完美的侧影。

可哪怕长相完美,人心总会有所纰漏。

江唯晨陪着他的五年,与他遭了不少罪。

这样的她,陆佔自会给足信任。

相比之下,楚虞却是谎言累累。

心一旦有所比较,情感自会有所偏颇。

所以陆佔很是诧异,楚虞她怎么敢,永远这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我信任你的结果就是我妈现在还在冰凉的墓地里葬着。楚虞,要不是没有证据,我早就把你送进监狱,让你生不如死。”

狠绝的话语响在两人之间,楚虞张开了唇角。

她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用尽全力盯着他的眼睛。

眼眸深邃,如星辰大海,可那里却再寻不见一点她的影子。

怎么会这样……

楚虞嘴唇多次闭合后,终是苦笑出声:“阿佔,你看,原来我们哪怕近在咫尺,也像是相隔万里!”

陆佔的手紧紧扣在地板上,手臂像是充了血。

他无法回应楚虞的悲凉,因为他自五年前便再不能读懂楚虞的深情。

动漫关键词:陛下表妹珠圆玉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