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我和审审厨房激情性事 最刺激的乱惀视频在线观看

2022-03-19 15:14:2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片刻后,薄唇轻启,他终是吐出了凉薄的字眼:“给你信任,是我陆佔这辈子犯下的最大过错!”这样一句话,便像是给他们多年的纠缠定下了结局。楚虞征楞地看着灯光下男人阴沉的

片刻后,薄唇轻启,他终是吐出了凉薄的字眼:“给你信任,是我陆佔这辈子犯下的最大过错!”

这样一句话,便像是给他们多年的纠缠定下了结局。

楚虞征楞地看着灯光下男人阴沉的面容,还要说出口的话在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气氛冷凝之际,陆佔来了电话,便走到阳台去接。

是他助理齐泽打来的,里面清楚地告知了江唯晨的下落。

挂断电话后,男人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眸光深似海。

似乎此刻江唯晨的下落不再那么重要。

他要的是,亲耳听楚虞告知他一切。

陆佔去接电话时,楚虞手机也来了电话。

是慕垣。

“城东水泥厂。”

“你在耍什么把戏?”楚虞皱着眉头,她实在不懂慕垣此举意义何在。

“按着我的计划来,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听着传来的盲音,楚虞心一片冰凉,触不到底。

这时陆佔恰好走回来,他再次蹲在楚虞身前,眼神里充满了怀疑和试探。

楚虞脑子里乱哄哄的,她完全琢磨不清慕垣的路数。

如今看来,似乎只能按照慕垣规定的走,最终的结局才会明朗。

楚虞的思而不得,在陆佔看来,就是心虚。

他在等,等楚虞忍不住的时候。

果不其然,楚虞还是说出了他满意的答案。

楚虞吐出了地址所在,可他却感觉自己的心里并不是那么好受。

如今的楚虞,怎么就变得谎言累累。

陆佔开着他的莱肯超跑,片刻后便到了水泥厂。

深夜的水泥厂,偏僻而又阴森。

灯光稀缺的此处,时不时还传来乌鸦的叫声。

让人发瘆。

陆佔走在前面,步履匆匆,楚虞跛脚走得很慢,却也在费力跟着。

就在楚虞累到额头发汗后,一阵阴风吹来,又瞬间吹干。

陆佔定在了前方,楚虞在后面能清晰地看见男人紧握的双拳。

“来的还挺快!”黄毛拿着匕首,在江唯晨脸颊上轻轻拍打着,吓得江唯晨嗷嗷直哭。

楚虞相信,江唯晨嘴上要是没被贴封条,肯定会对着陆佔不停哭喊。

“你们想怎么样?”陆佔做惯了上位者,此刻他的语气不容任何人置喙,仿佛被威胁的人并不是他。

黄毛对于陆佔的大名早有耳闻,面对如此强大且深不可测的对手,黄毛心里是惧怕的。

可他还是强撑着一口气做好了本职工作,佯装随意地看了眼楚虞:“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陆佔抓住了这转瞬即逝的眼神,便瞬间伸手将楚虞桎梏在自己身侧。

“是她让你们做得?”

黄毛再次看了眼楚虞,却是笑着说:“那又如何,我们既然拿了钱就得办好事!”

黄毛一句话,彻底将楚虞在罪虐柱上钉死。

“放屁!”楚虞实在不想在背负这种不清不白的罪行。

陆佔却是冷哼一声:“她给你们多少钱,我出十倍,只要你们放了江唯晨!”

听着陆佔提出的条件,黄毛心动不已。

可又在转瞬间恢复了神智。

敢拿陆佔的钱,也要他有命去花啊。

这买卖,不划算。

“放了那个女人也不是不行,但是要多加一个条件,就是拿这个女人交换,谁让我们家老二看上了她!”黄毛说着便指向了楚

陆母葬礼的那天,阴雨绵绵。

楚虞站在不远处听着男人撕心裂肺的声音。

这是她认识陆佔八年以来,头一次听见男人这么哭。

罪魁祸首江唯晨在一旁安抚着他,时不时还擦拭眼泪。

楚虞抬头望了望天,心里涌起无限悲哀。

究竟是什么促使原本相爱的两人走到了如此地步。

楚虞不懂。

她只知道自己现在连安慰阿佔都失去了资格。

此时的她,更像是一个赎罪者。

被带到墓前,被按在地上。

她也想哭,可声音终究抵不过陆佔的悲鸣。

“我真的好恨你,可我心里又惦念你。”向来狠辣洒脱的男人,这一次却隐约有了哭腔。

望着近在咫尺的矜贵面容,楚虞心想,谁又不是呢?

昔日男人的眼中存在浩瀚星海,以及深不见底的情深。

如今,却可见一斑。

那些温情似乎被五年的玄冰冻住,再不外露分毫。

“阿楚,我们该怎么办呢?”男人的声音故意压得很低,可又断断续续地开口:“我原本想着,我们把五年前的债还一还,这样大不了,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这应该是楚虞接触陆佔心最近的一次,男人的温声软语,赤诚相待。

在这一刻,都显得弥足珍贵。

爬上高位的掌权者都有种狠辣冷然的模样,陆佔在外人眼中也是这般。

可此刻的他,似乎又是五年前那个只与楚虞好的人。

思绪回笼,楚虞一眨不眨地盯着陆佔的双眸,似乎在等待最后的宣判。

只听那悲痛欲绝的声音响起,像把钝刀在打磨她的神经。

“可你却斩断了我最后一丝温情。”

“那是我的亲生母亲啊,阿楚,你怎么就能那么狠心呢?”

楚虞听着男人唤她的名字,纵有千言万语,却也堵在喉咙,悄无声息间吞咽下去。

此时那些不明不白的事,在此早已多说无益。

“你让我怎么办?你的心里可还有我这个阿佔?”男人双眸通红地望着咫尺的楚虞。

那眼神,似曾相识。

仿佛八年前的初见,只不过深处夹杂了两条人命。

一条埋葬在黑漆漆的地下,饱受蚊虫叮咬啃食。

一条葬于绵绵雨季,再也见不到光。

楚虞浑身都在抖,牙齿乱颤,呼吸急促,却硬是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陆佔的脑袋抵在楚虞额前,用着最平淡的语气,却说着最痛心的话。

“五年前的那天,我是要向你求婚的。就连我妈,也早早地给你准备了嫁妆。她说楚虞没有家,以后嫁过来便没了娘家。我们定要好好待你,让你重新有个家。从此后陆家,不光是你的婆家,更是你的娘家。”

陆佔的话,宛若利刃,狠狠刺在楚虞心间,挖出了一个大洞。

“啊……啊……”楚虞发出了痛苦低吟的声音,整个人的表情都很是狰狞。

她抽搐着却心痛着,整个人像被电击般,始终找不到解决的法子。

“所以你当时是如何下去得手呢?”

陆佔缓缓起身,眼神慢慢变为冷漠。

无论他多爱楚虞,可也不会枉顾母亲的一条命。

这是他们之间永远无法横跨的沟渠。

低头看着楚虞痛苦的样子,陆佔也在想,楚虞现在还在装什么?

是因为他说的那番话吗,所以她心生内疚。

“阿佔,怎么就成了这样呢?”楚虞的手颤颤巍巍地伸向男人的裤脚。

却不曾想,她的手瞬间被男人踢开。

有些过于遥远的声音响起,楚虞觉得,自己和她的阿佔似乎又要远了些。

“楚虞,你我之间的八年。今日起,烟消云散。可你害我母亲的一条命,便从今天开始还……”

男人说完后,便蹲下了身子。

只见他抬起楚虞的右手,目光由冷漠转变为憎恨的刹那,楚虞的手断了。

他下了狠手,却也只听见楚虞小幅度地抽泣。

“今天便先废了你右手,免得你再祸害她人!”陆佔说完后,便不再看楚虞一眼,直接转身离开。

烟雨蒙蒙,楚虞侧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只觉得心湿漉漉的。

一只手换了一条命,陆佔终归是给了她一份情。

可她还是忍不住地哭,她恨自己当年的鲁莽决定,恨自己当年没有与陆佔破釜沉舟的勇气。

她恨自己识不破江唯晨的阴谋,硬生生将局面搞成了这样。

更恨自己护不住乐乐,看不住陆母,寻不回陆佔的爱。

可这些,又能怪谁呢?

楚虞不信命,不信天。

可此时的她,却固执地相信自己是个扫把星。

也许没了楚虞的陆佔,能生活的很好。

可没了陆佔的楚虞呢?

楚虞不敢想,因为诚如陆母所言,她没有家,却一直把陆家当做家。

如今家都没了,她还能做什么……

墓地里总会响起哭声,形形色色的人到这都会哭上两鼻子。

可今日的哭声,却格外长久。

像是压抑了八年,委屈了八年,又丢失了半辈子……

陆佔回到家后,楚虞才浑浑噩噩的从墓园地上爬起来。

她跌跌撞撞地走下山去,却在尽头看见了撑伞而立的江唯晨。

“怎么样,这种滋味好受吗?”江唯晨穿着雪白的连衣裙,言语却像个毒蝎。

楚虞不想搭理她,此时的楚虞早已被刚才那场葬礼耗尽了心神。

那里不光埋葬着陆佔的母亲,更葬着她和陆佔的爱。

“我就喜欢看你这副沉默的样子,因为你无能反抗。”江唯晨像个疯子般笑着,显得格外癫狂。

“阿佔!”

听着楚虞呼喊的声音,江唯晨忙慌乱回头。

可转头后,却什么也瞧不见。

正当她打算回头质问楚虞时,肩膀却被楚虞一撞,腿弯更是被踢了一脚。

整个人跌在台阶上,滚落了好几层。

楚虞往下走了几步,她的腿也在疼,可在江唯晨面前依旧是风过无痕般开口:“少惹我!你欠下的债,撒过的谎,总有一天都会偿还!”

江唯晨雪白的衣服上都是泥印子,可她还是笑着看楚虞:“那我们就来比一比,看是你揭开我的谎言快,还是你在陆佔的心里死去得快!”

楚虞听后,身心一震。

当楚虞要继续开口时,却见江唯晨的眼神幽幽落到她垂落的右手上。

“阿佔下手也真是狠,不过谁让我喜欢呢?”

江唯晨原本还要嘲讽几句,却见楚虞一脚踩在她的腿弯上,用力碾动。

“快去你儿子的墓地看看吧,我可不是阿佔,还会给那个野种留个完好的尸骨。我要他,挫骨扬灰!”

看着江唯晨的疯狂,楚虞忙跑下去打车。

当她赶到那片埋葬乐乐的荒野时,果然看到一群人在拿着铁锹。

一些不好的记忆涌来,楚虞发出了悲凉的呐喊。

“不——”

动漫关键词:我和审审厨房激情性事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