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男主与女二疯狂做H,清冷校草受灌满哭求饶BL

2022-03-19 15:13:3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时间似是过了好久,陆佔终于完成了杰作。楚虞想说,阿佔你其实不用这样的。你的名字,早已经刻画在我的心上。每一笔,都血淋淋。江唯晨回来时,身上还穿着被泥土弄脏的连衣裙,她进门看

时间似是过了好久,陆佔终于完成了杰作。

楚虞想说,阿佔你其实不用这样的。

你的名字,早已经刻画在我的心上。

每一笔,都血淋淋。

江唯晨回来时,身上还穿着被泥土弄脏的连衣裙,她进门看到客厅的楚虞后显然一愣。

当她看清楚虞腿上的纹身后,更是气血上升。

“阿佔!”江唯晨又开始撒娇。

陆佔下楼后,走到江唯晨身边,语气有些不解:“怎么弄成了这样?”

“遇到个疯狗而已!”江唯晨说着看了眼楚虞。

可楚虞却压根没看她,始终低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

“去楼上换衣服吧!”男人的语气说不上多宠,可江唯晨却欢喜至极。

“阿佔我腿疼!”

陆佔怜惜她,便抱着江唯晨上了二楼。

楚虞看着缓缓上升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眼自己腿上的纹身,只觉得有些苦涩。

“邹姨,陆总在家吗?”

门口响起了声音,楚虞下意识回头看一眼,却是心神一颤。

那人,正是当初埋葬乐乐的人。

来人得到回复后,便转身离开。

楚虞忙跟了上去。

只见男人东拐西拐地走进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顾盼左右后打起了电话。

“我那二百万什么时候给我啊?”

“我都帮你把那个孩子弄出来了,你还不履行承诺的话,我就去陆总面前揭发你!”

“哼,我管你们有什么图谋,我只要钱!”

过于清晰的话闯进楚虞的耳里,楚虞倚靠在墙壁上,伸手捂住了左心房。

真相近在咫尺,她却动弹不得。

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此时的陆佔正站在二楼卧室窗前,他穿着一袭黑色睡袍,将修长的身影衬得越发神秘冷然。

他的眼神晦涩难懂,手里那只烟的火星明明灭灭。

看着远方的暮色,他出声问道:“有消息了吗?”

助手齐泽忙在男人身后说道:“老夫人的病房内没有监控,当时走廊也没有监控。老夫人死的那天,那层楼上只有楚虞,江小姐和她的母亲!”

窗户旁还挂着几张照片,那是五年前的楚虞,满脸笑意,神情愉悦。

他的眼神晦暗不明地盯着照片,就像是要盯出个窟窿。

五年前的往事涌进脑海,陆佔悄无声息地发出了一声冷笑。

只见他缓步向前,修长的手指用力扯下相框,随后将里面的照片燃烧殆尽。

就在这时,楚虞的手机响起。

她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还是按了接通。

接通后好久没有声音,正当她打算挂断时,另一端却传来了过于熟悉的声音。

楚虞知道,那是乐乐。

楚虞走进遇蓝咖啡馆后,却发现诺大的馆内只有一人。

那人靠窗而坐,穿着高档西装。

“是你吗?”楚虞走过去,试探开口。

慕垣抬头看了眼面前的女人,然后笑着点头:“坐!”

楚虞刚坐下,便听见男人侃侃而谈:“你可以叫我慕垣,也可以叫我一声哥,毕竟我是陆佔同父异母的哥哥。”

“你?”楚虞打死也没想到,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居然是陆佔同父异母的哥哥。

如此看来,二人的关系并不亲厚。

“说来也奇怪,五年前的陆佔爱你那么深,如今却是恨你入骨。”

慕垣的声音表面春风徐徐,实则暗藏阴鸷。

听着让人很不舒服,宛若被油腻腻的蛇缠绕附着。

“我要怎么做,你才肯放了乐乐?”楚虞没有心思和慕垣闲侃,便直截了当地开口。

“真是没趣!”慕垣说着便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然后点开了一个视频,给楚虞递了过去。

看着被推过来的手机,上面的视频吸引了楚虞所有的视线。

昏暗的地下室里,孩子颤抖地缩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手腕脚腕都被铁链缠着,随着身体地颤抖,铁链也发出了声音。

一鞭子下去,孩子哀嚎一声。

浑身湿漉漉的,简直没眼看。

“你这是犯法!”楚虞将手机扔在地上,起身大喊。

她的身体也在颤抖,似乎和视频中的乐乐同频率。

可她们的呼吸却不相连,哪怕楚虞能知道乐乐的困境,也无法帮孩子承担丝毫痛苦。

慕垣看着楚虞的发怒,却是勾起了唇角。

“你看,他是多么痛苦啊,你身为母亲,肯定不忍心吧!”

慕垣的话,就像是把刀子,在一点点地戳楚虞的心口。

却不干净利落,而是慢慢地磨,生怕楚虞会瞬间死去。

“你说,你究竟想怎么样?”楚虞的心脏狂跳不已,就连说话时牙床也在发抖。

“我要的很简单!”慕垣双手放在桌子上,身形向前:“我要你获得陆佔的信任,然后给我偷出一份资料!”

“就像你八年前那样,再次接近陆佔!”

“对你而言,很简单吧!”

看着慕垣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楚虞却是嘲讽地摇了摇头。

“怎么会,如今他信谁也不会信我!”

慕垣似有瞬间怔愣,正当他要继续开口时,却再次听见楚虞说道:“你找错人了!我不会再背叛陆佔!”

楚虞说完后,便往门外走去。

可当她的手刚要碰上门把手时,却是听见男人幽幽的声音传来。

“你是去找陆佔求救吗?他不会信的!”

慕垣的话宛若块巨石,差点压垮楚虞最后一丝信念。

她也知道,求陆佔去救乐乐是不太现实。

可此时的她,却是毫无办法。

她不想再做选择了,五年前她选错了。

五年后,她想赌一把。

赌一把陆佔对她最后的信任。

车子一路行驶到陆宅,楚虞付钱下车后,每一步都很是沉重。

等她到了客厅后,发现陆佔正在客厅里看杂志。

男人的悠然自得与她的焦躁不安正好成了明显对比。

楚虞能清楚感觉到,自己就连呼吸都是沉重的。

“阿佔!”她呼唤着男人的名字。

陆佔回头看到是她后,眉头一皱,一声不吭地别过了头。

“阿佔,我今天见到你哥哥慕垣了!他把乐乐绑走了,关在地下室里,还不断鞭挞,他想让我接近你,然后偷资料救乐乐,不过我没同意……”

话还未说完,男人便将手上的杂志扔在了茶几上。

随后眸光犀利地望向楚虞,薄唇吐出的话语更是让人如芒刺背。

“楚虞,你口中的野种是死是活与我陆佔没有丝毫关系!”

“至于你,更是与我陆家有着血海深仇!”

楚虞望着男人傲然的身形,忍不住再次开口时,却见男人直接叫来保镖,将楚虞往外拖。

“你要是不信,可以和我去那片荒野,看看土下埋得是什么,这样你就清楚了!”

楚虞用力挣扎,她在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同陆佔喊话。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只因楼上传来懒洋洋的一声,是江唯晨的声音。

她说,阿佔,好吵!

随后楚虞便被拖了出去,再没给她一句话的机会。

楚虞被扔在大门外,看着面前被关上的铁门,心里似火烧。

此时的乐乐,又正在承受怎样的折磨。

她起身拍打着大门,一遍又一遍地喊着男人的名字。

她的嗓音绝望而又混沌。

却依旧瞧不见人影。

郎心似铁,原来阿佔的心可以狠到如此地步。

始终看不见陆佔人影的楚虞,在日落后还是选择了离开。

可当她走到自家破败的旧楼道时,却是发现门上被泼了红漆。

楚虞开了门,却又在瞬间惊讶地关上了门。

只见原本雪白的墙上,都是乐乐被殴打的照片。

她急忙向前走两步,正打算要撕碎照片时,却又有声音响起。

空荡荡的,令人不安。

那是乐乐的哽咽,那是孩子的悲鸣。

鞭子不断抽打,那种挥在空中的声音更像是直接挥在了楚虞心上。

她无神地转动脑袋,耳边被哭喊声,辱骂声充斥着。

可她却找不见声音的来源。

她像个疯子般四处翻找,嘴里还在不停默念着:“别再这样了,别再这样了!”

“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娘俩吧!”

就在楚虞疯癫时,口袋中的手机却传来声音。

她忙按下接通键,是慕垣的声音。

“怎么样,想好了吗?”

“放过乐乐吧,除了那件事,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楚虞说这话时,嗓子都在抖。

“放过?那是不可能的!我只要你做那件事来进行交换!我给你五秒思考!”

话音刚落,听筒里便传来慕垣倒数的声音。

“五!”

只听鞭子挥舞在空中的声音,还有忍不住地抽泣。

“四!”

踢打声,呕吐声从听筒传来。

楚虞浑身战栗着,眼眶里晕满了泪水。

“三!”

是铁链的声响,附带着男人的辱骂,孩子的嘶哑。

“二!”

不知慕垣在那头做了什么,孩子原本压抑的声音瞬间吼了出来,就像要死了一般。

“这小子真不愧是陆佔的儿子,盐水泼在身上也只是晕死过去!”慕垣的声音依旧平静,听着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可此时的楚虞却早已咬破了嘴唇,更是无力地将脑袋拄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哭声逐渐溢出嘴角,忍不住地趴在地上干呕。

“一!”

“唔……”

像是痛苦地挣扎,楚虞的心被狠狠揪着。

“想知道孩子的下落吗,下午四点半遇蓝咖啡馆见。”

“记住,你只能一人!”

动漫关键词:男主与女二疯狂做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