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陛下表妹珠圆玉润 走一步撞一下

2022-03-19 15:10:3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周辞深默了默:“不用了。”他现在不是很想见到她。从顶着私生子的头衔被接回周家开始,周辞深就恶心透了这种所谓的血脉亲情,血缘传承。尤其是他踏进周家大门,看见半身

周辞深默了默:“不用了。”

他现在不是很想见到她。

从顶着私生子的头衔被接回周家开始,周辞深就恶心透了这种所谓的血脉亲情,血缘传承。

尤其是他踏进周家大门,看见半身瘫痪坐在轮椅上,眼里充满了灰暗的周隽年时,那金砖玉瓦也掩盖不住的肮脏与低劣,几乎让他窒息。

所以阮星晚利用孩子做筹码这件事,确实是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周辞深再次打开手机,因为之前拉黑删除的关系,他和阮星晚的对话框里,没有她小心翼翼的关心,也没有她不厌其烦叮嘱,更没有她安静乖巧的等候,只剩下一片空白。

他长指点开输入框,打了几个字,又都一一删除。

一个小时后,正当阮星晚准备睡觉的时候,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下。

她虚着眼睛,只看见来自狗男人冷冰冰的几个字:【还有二十五天。】

阮星晚:“……”

他至于吗,这大半夜的来给她死亡倒计时。

阮星晚想了想,连字都懒得打,回复了一个OK的手势。

严肃又正式。

象征着她一定会按时还钱的决心。

不过她对于周辞深这种扰人清梦的做法很不满意,连夜把备注从“狗男人”改成了“周扒皮”。

又才放下手机,满意的睡了。

而舒思微那边也听到了从盛光珠宝传来的风声,自我怀疑了一会儿后,又肯定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周总虽然表面上对她冷漠,但实际心里是有她的。

现在仔细回想一下,每次他斥责她,都是因为阮星晚那边闹了幺蛾子,她耍了点小心机想要获取他的好感。

可是过后,他也没有对她怎么样,甚至还为了给她盛光珠宝的资源,都已经做到了这个份上了。

看来因为阮星晚的原因,周辞深对耍心眼这种事可谓说是厌恶至极。

不过如果这样的话,那她根本不需要再搞什么手段,以后规规矩矩的,自然能和阮星晚那种人拉开距离,周辞深也会更喜欢她。

抱着这个想法,舒思微在秀场的后台遇到阮星晚的时候,没有再像以前似的上去嘲讽一通,只是不屑的冷哼了声,便轻飘飘的离开了。

裴杉杉神色一言难尽的啧了声:“她今天怎么没像疯狗一样扑上来了?”

阮星晚整理着面前的珠宝:“可能是打了狂犬疫苗。”

即便裴杉杉没有告诉阮星晚,这场秀舒思微将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可她前几天去盛光找林斯的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不少人在讨论周辞深为了舒思微又花了大手笔。

不止是盛光珠宝的工作人员,就连这次走秀的模特和其他设计师也纷纷在羡慕着。

身为模特能随意挑选那些顶尖的资源好处就不用说了,但如果是设计师得到了这次机会,无疑是得到了更多可以施展才华的平台,不仅如此,甚至还能得到和国外知名设计师的合作与指点。

可能成名与否,就此一举了。

这种近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的希望,不得不让人实名感叹资本家的可恶。

相对之下,阮星晚并不在意这些,如果换做是三年前,她可能还会想要与命运抗争到底,但现实的残酷也让她清楚她并没有这个资格。

更何况她三年前就被人批判过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了。

她现在只想尽快把周辞深的钱还了,再把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养大。

至于周辞深和舒思微要玩什么样的情调,都和她无关。

只是看着自己熬夜设计出来的项链戴在舒思微的脖子上时,阮星晚还是有了些想要犯罪的冲动想法。

舒思微坐在化妆镜前,手指随意拨弄了一下脖子上的项链,漫不经心的开口:“要不是看在盛光的面子上,这种没有名气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东西,求着我戴我都不会戴。”

裴杉杉本来是在拍后台模特准备过程中的照片,用于下一期的杂志刊登用,闻言慢悠悠回了一句:“是啊,您可大牌着呢。也不知道是谁不久拍了一个广告,最后连物料都没放出来就被广告商解约了。”

闻言,舒思微脸色一变,刚想站起来回击,还不都是因为阮星晚那个贱人,又想到这里这么多人,要保持自己的形象,抬起来的屁股又坐了回去。

她冷哼了声:“那也总比被自己的丈夫嫌弃厌恶好。”

裴杉杉刚要和她打起来,就被阮星晚拉住:“秀快要开始了,我们出去吧。”

舒思微现在讨周辞深喜欢,和她起正面冲突,对她们而言没有任何好处。

……

这次的时尚大秀因为是在南城举办的,盛光珠宝又是承办方,因此各界都来了不少人,娱乐圈更是有名气的明星都到场了。

许湾作为当红花旦,自然也在出席行列之中。

而她又是周氏旗下的艺人,位置就安排在了周辞深旁边。

秀开始后,观众席上灯光暗下。

许湾看了会儿有些无聊,打着哈欠找了个话题:“听说周总为了博新欢一笑,甚至连周氏的金牌公关团队都派出去了。”

周辞深侧眸,五官隐匿在半明半暗的光线中,嗓音异常冷淡:“你在说什么胡话。”

“没这回事吗?我最近都收到好多心疼我安慰我的私信了,这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也不像空穴来风啊。”

“安慰你做什么。”周辞深神色不变,“遗憾新欢不是你吗。”

许湾:“……”

她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周总真会开玩笑。”

这个狗男人竟然为了舒思微派出公关团队,她作为全网被安慰对象问问还不行吗,结果反被他嘲讽一顿……

就在许湾以为今天所有的话题都结束了的时候,周辞

周辞深不客气的点评:“你这个演技是怎么得奖的?那届的评委都瞎了吗。”

许湾:“……”

周辞深收回视线,看向站在舞台侧下方来回忙碌的女人,单手随意搁在扶手上,长指微动。

“新欢”这两个字放在阮星晚身上,说不出的违和。

虽然他不是很想承认,但相比“新欢旧爱”这四个字,周太太明显更适合她。

思及此,周辞深又有些烦,她怎么还不来求他?是他给的一个月时间太长了吗?

另一边,阮星晚忙的都快吐了。

有个模特突然身体不舒服,送去医院了。

可问题是每个模特的服装尺寸与珠宝长短都是量身定做的,更何况马上就要上场了,这么短的时间别说是找合适的模特了,就连最基本能走秀场的模特都找不出来。

正当阮星晚和其他几个服装设计师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有人道:“要不Ruan你去吧,你和那个模特的身材差不多,至于身高的话……换一双高点的鞋子就行了。”

阮星晚微怔:“可我没有过秀场经验……”

另一个设计师道:“现在哪还管的上经不经验,能补上空缺就不错了。要是这场秀办砸了,不止是我们,就连盛光都会成为整个行业的笑话。”

阮星晚默了默,之前盛光珠宝才因为她一度陷入了丑闻风波,虽然及时澄清了,但难免有或多或少的影响。

盛光有多看重这场秀,从这段时间杂志社内上上下下工作人员的积极程度就可以看出来。

一旦这场秀失败了,那将是多少人的心血被摧毁。

阮星晚点头:“我尽力。”

在后台化好妆,阮星晚看着那双细长的高跟鞋,感觉胃里又是一阵翻涌,她抓起水杯喝了几口,将那股恶心感强行压下去,调整自己的呼吸。

这是肚子里的小家伙在向她提出抗议了。

自从检查出怀孕,医生让她多注意点后,她就再也没有穿过高跟鞋,在楼下散步的时候也尽量避开周围的小朋友,往平坦宽敞的路上走。

这时候,门外跑进了一个工作人员:“只剩最后一个模特没上场了,准备好了吗?”

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下,阮星晚穿上了那双高跟鞋:“好了。”

不管怎么样,这个战场她都必须要上。

阮星晚手覆在肚子上,悄悄呼了一口气,小家伙你要加油呀。

舒思微走完第一场回来换衣服的时候,正好和准备上台的阮星晚擦肩而过。

她对自己刚才的表现很满意,属于周氏硬要把今晚全场MVP给她,别人也不会有什么异议的那种超常发挥。

可当看到阮星晚的第一眼,她就瞬间如临大敌。

别的不说,阮星晚那张能把人勾的死死的脸确实是找不出什么毛病来,又这么盛装打扮了一番,更是……

舒思微站在原地,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声音也变得愈发尖锐起来:“她为什么会上台!!!”

旁边的工作人员小声道:“好像是模特那边出了一点问题。”

“真会找借口,分明就是那个贱女人想要出风头!”

舒思微看着阮星晚离开的方向,咬紧了牙关。

不管是今晚的舞台还是周辞深都是属于她的,她绝对不会让阮星晚得逞!

……

秀场。

周辞深捏了捏眉心,垂眸看了眼腕表,想知道这场秀还有多久结束。

他很期待当阮星晚知道她就是今天这个人选时的表情,是惊喜?还是意外?或者是……

只往后面想了一点,周辞深就觉得喉间有些干,眸色也深了好几分。

阮星晚不是没有得意忘形冲进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腰撒娇过,现在仔细想想,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

就在周辞深的想法从这场秀上越走越远的时候,原本趋于安静的秀场突然爆发了小幅度的轰动。

周辞深轻轻抬眸,目光定格在了T台上。

阮星晚穿着黑色的长裙就站在离他只有三米远的地方,台上略光掠影,她裙摆后点缀的碎钻,像是落了满天的星河。

阮星晚漂亮这件事是公认的,可每次出门,包括之前的盛光珠宝推出“初恋”系列的发布会,她几乎都没有好好打扮过自己。

而现在,华丽的礼服,精致的妆容,首饰的点缀。

无一不在衬托着她的美。

这件黑色充满设计感的长裙,让她美的毫不掩饰,极具侵略性的,压住了台上的所有光芒。

阮星晚本来站在台上有些紧张,呼吸都不知道调整了多少次,可是猝不及防却对上了一道幽深沉静的视线,愣了一瞬后,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就算是为了那两百万,她也不能把这场秀搞砸了!

更不能让这对狗男女看笑话!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生硬的移开视线。

周辞深抿了抿唇,拿起水瓶拧开喝了口,缓缓出声:“她刚才是不是在偷看我。”

许湾:“……我怎么觉得她是瞪了你一眼?”

“眼睛不需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

“……”

阮星晚下台后,整个秀场都爆发了不小的讨论,纷纷在问刚才那是谁,有说她是模特的,有说她的明星的,还有说那是他未来老婆的。

只有盛光珠宝的工作人员特别骄傲:“那是我们的签约设计师啊!”

嘈杂的人声中,周辞深慢慢站起身,朝后台走去。

下了台,阮星晚脚软的不行,多亏裴杉杉及时扶住她:“星星,你还好吗?”

阮星晚手脚都是冰的:“我……还行。”

裴杉杉觉得她不像还行的样子,等下还有两场要走,她这样明显受不了的。

阮星晚刚脱了鞋子,胃里就一阵翻涌,她连衣服也来不及换就冲到卫生间吐。

裴杉杉着急的抓起她桌上的杯子接了点热水连忙跟过去。

吐完之后阮星晚感觉好了很多,有些无力的靠在墙上。

“星星,喝点热水吧。”

阮星晚吐的肚子已经空了,喝下水后,感觉整个人舒服了很多。

林斯这时候疾步走过来:“我已经让人在联系模特了,最快的赶来也要二十分钟,再加上化妆怎么也要半小时……”

也就是说,阮星晚怎么都要再走一场。

林斯看着阮星晚苍白的脸色,皱了下眉:“Ruan,你不舒服吗?”

阮星晚摇了摇头:“没事,还能撑得住。”

事到如今,林斯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道:“再坚持一下,我让他们尽快。”

阮星晚还没来得及答话,身后就传来了一道冷感的男声:“坚持什么。”

林斯回头,见是周辞深,摁了摁太阳穴:“周总,我们这里出了一点意外,已经在协调了。

求求他不要再在这个焦头烂额的时候又对盛光伸出为了爱情的援手了。

周辞深闻言,视线落在阮星晚身上:“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来。”

阮星晚强撑着开口:“哈哈,我装的。”

周辞深:“……”

裴杉杉:“……”

林斯:“……”

周辞深似乎并没有就此放过她,扼住她细白的手腕,将人拽进了旁边的休息室。

林斯愕然:“什么情况?”

裴杉杉笑容愈发的僵硬:“就是那什么……有些感情上的纠葛。”

休息室里,阮星晚用力把手抽出来:“周总放心,我欠你的钱一会儿等秀结束了就还你,一分钟也不会耽误。”

所以他也不用在中场的时候特意跑到后台来提醒她。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狗男人这么斤斤计较了。

说好的一个月,他真的是恨不得挂着一个钟定时定点的催她。

“我不是……”周辞深顿了顿,好看的眉微蹙,“你哪里来的钱。”

“总归没偷没抢没骗,凭我自己本事挣来的。”

见她如此的理直气壮,周辞深脾气上来了,嗤笑了声:“你这么有本事挣钱,当初非逼着我娶你做什么。”

阮星晚嘴角抿起,半晌才道:“对不起。”

看着她比刚才还白了几分的脸色,周辞深有些烦躁:“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阮星晚轻描淡写的开口,“可能是因为从来没有上过T台,有些紧张,我一紧张就会反胃想吐,过了就好了。”

她说着,又保证道:“不过周总放心,这并不影响我还你钱。”

周辞深直接忽视她后面那句话:“谁让你上台的。”

“临时出了意外,有个模特去医院了,只能我顶上。”

“他们缺模特关你什么事,你只是设计师。”

阮星晚嘴角扯了扯:“对啊,我只是设计师,又不是周总,可以做到目空一切不近人情。”

周辞深沉默了两秒:“看来你确实是装的。”

“精神这么好,我没见你哪里不舒服。”

“周总好眼力,又被你看出来了。”

周辞深的耐心彻底耗尽,径直离开。

他走后没两分钟,林斯就接到了许湾经纪人的电话,说他们听说后台出了点状况,剩下的两场如果有需要的话,许湾可以顶上。

许湾虽然是演员出身,但这几年却是各大时装周邀请的常客,看的秀不下上百场,而且她对于舞台的熟悉度和控场度也不是一般模特能比的。

考虑到阮星晚现在的情况,林斯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于是许湾就这么被赶鸭子上架了。

很快,盛光的工作人员又炸了。

“周总为了舒思微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那可是许湾啊,双栖影后,竟然来帮我们走秀。哎……不说了。”

“此情感天动地,这是按着我的头让我嗑啊。”

“你还别说,被洗脑了那么久,真觉得他们有那味儿了。”

独自坐在化妆间休息的阮星晚没有听到这些讨论,只是松了一口气,她终于可以功成身退了。

阮星晚又坐了两分钟,正打算出去的时候,却感到肚子一阵绞痛。

只是瞬间的功夫就疼得她额头上直冒汗。

她咬着牙站起身,摸到手机想要打电话给裴杉杉时,季淮见的电话却刚好打进来。

“星晚,我有事想要告诉你。”

“季淮见……”

阮星晚的声音里透着难捱的痛苦,握着手机的手指节泛白。

季淮见立马反应过来:“星晚你不舒服吗?你在哪里?”

“我在……”阮星晚艰难的呼吸着,“你帮我打给杉杉,告诉她我在秀场后台的化妆间里。”

“星晚你等我,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后,阮星晚手撑在桌面上,眼前的景色越来越模糊。

她捂住肚子,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喊着。

不要,不要……

求求你,不要有事。

没过几分钟,化妆间的门被人打开,季淮见冲了进来:“星晚!”

阮星晚动了动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晕了过去。

……

距离全场秀结束介绍还有两个小时,而周辞深也没那个耐心再等下去了,他直接让林南去找了林斯。

林南用早已经准备好的台词,冠冕堂皇的对林斯道:“林主编,综合这整场秀下来,我们发现盛光的珠宝设计师作品很有灵气,她个人也非常有天赋。所以周氏决定资助她,以后国外任何一场时装周,她的作品都有登台的机会。另外,她本人如果需要什么资源,周氏也会大力支持。”

林斯:“?”

林南言简意赅的总结:“我们周总很看好阮小姐。”

“我不太明白……周总想要捧的不是舒思微吗。”

虽然前不久在后台时周辞深把阮星晚拉走了,但这个小插曲并不妨碍这段时间周辞深为了舒思微所打下的江山。

即便他和阮星晚真的有什么,也只能证明他是个脚踏两条船的狗男人罢了,

这下轮到林南满脸问号了:“周总什么时候要捧舒思微了?”

林斯皱眉:“派出周氏的公关团队,送我们杂志社的工作人员礼物,在这场秀上选出表现优秀的大力扶持,难道不是为了给舒思微铺路吗?”

“……”

林南沉默了许久才逐渐接受这个被扭曲的事实,他挣扎的问道:“你们……全杂志社都是这么认为的吗?”全杂志社自然也包括夫人。

他为了给周总找台阶下,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计策,竟然成了为他人做嫁衣。

周总要是知道了这些,可能直接把他锤回地底了。

林斯不明所以的反问:“不然呢。”

见他不说话,林斯又叹了一口气:“对了,就算周氏最后决定扶持的人是Ruan,她可能也没办法接受这份好意了。”

“为什么。”

周辞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林斯道:“Ruan前几天和杂志社重新签了约,签了十年,合同的要求也有些……”

林斯话没说明白,毕竟这是他们杂志社内部自己的事。

而且这份合同也可以说是霸王条款,说出来也不光彩。

从合约签订开始后的十年,Ruan都只能是盛光珠宝的设计师,别说是参加时装周了,她的设计连盛光都不能出

深却主动开了尊口:“不是新欢。旧爱也算不上。”

“……”

他在说什么神志不清的话?

尽管许湾心里疯狂想要吐槽他,但毕竟周辞深是自己大老板,敷衍的笑了两声:“哈哈,是吗,那可真是太不幸了。”

动漫关键词:走一步撞一下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