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婆岳同床双飞呻吟,特黄做受又大又粗又长大片

2022-03-19 15:08:1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都离婚了,还打什么电话,又想嘲讽谁呢。不过他拉黑她微信,她拉黑他通讯录。一人一次,正好抵消了。……摄影棚。拍完最后一个镜头后,舒思微朝着广告公司的工作人员鞠躬

都离婚了,还打什么电话,又想嘲讽谁呢。

不过他拉黑她微信,她拉黑他通讯录。

一人一次,正好抵消了。

……

摄影棚。

拍完最后一个镜头后,舒思微朝着广告公司的工作人员鞠躬,声音甜甜的:“各位老师辛苦了,我给大家点了奶茶,就放在外面,大家走的时候拿一杯吧。”

“谢谢微微,你也辛苦了。”

“我就是站着摆几个动作,哪有你们辛苦,大家回去好好休息哦,期待下次合作的机会。”

假意客套完后,舒思微转身脸色立马转变,加快脚步走回了化妆间,啪的一声把手上的头饰扔在桌上:“这群人也太傻比了吧,就那么几个动作,来来回回的拍那么多次,当拍电影呢。”

说着,她转身骂着助理:“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以后不要给我接这种降档次的广告,我看上去很low吗?”

前不久她好不容易才拿到了一个国际大秀的机会,又靠着周辞深拿到了高奢代言,现在再反过去接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广告,那不是在拉低她的档次吗!

助理小声道:“这个广告曝光率很高,有助于你增长人气……”

“增长人气有什么用?我需要她们那点人气吗,她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配得上我吗?”

助理不吭声了,这个广告是两三个月前舒思微亲自上门求着广告商给她的机会,为此可以说是脸都不要了,可自从她不知道怎么的勾搭上了周总之后,整个就翻脸不认人,以为自己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舒思微骂完之后,又拿出手机,本来想看看网上的舆论上升到什么程度了,可刚打开微博,就看到了阮星晚的回应,和盛光珠宝的声明。

她咬紧了牙关,没想到闹成这样都搞不死阮星晚。

舒思微正打算再往里面加把火的时候,原本安静的化妆间突然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女声。

——“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以后不要给我接这种降档次的广告,我看上去很low吗?”

——“增长人气有什么用?我需要她们那点人气吗,她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配得上我吗?”

舒思微整个都懵了,万万没想到她刚才说的话都被录了下来,她蹭的站起身:“谁在那里!给我出来!”

角落里,阮星晚笑眯眯的朝她招了招手,手里握着的手机就是刚才声音的来源。

阮星晚毫无诚意的道歉:“不好意思啊,本来想跟你打声招呼的,但你一进来就先声夺人,我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舒思微脸都气白了,垂着身侧的双拳握紧,指甲深深嵌进了肉里:“阮星晚,你……”

“我不会像你一样凭空造谣给别人泼脏水,更不会把这份录音放在网上去闹得人尽皆知,我只会……”阮星晚关了手机,淡淡道,“送到这个被你嫌弃档次低的广告方的老板那里去。”

舒思微拍的这个广告虽然不是高奢,但怎么也是国内知名的大品牌,不然她之前也不会费尽心思去讨好那边,换取这次机会。

她之所以抱怨对方档次低,无非就是因为她攀上了周辞深这颗大树,有了更好的资源,但这些话如果流露出去,她在业内的口碑肯定会暴跌,带来的影响非同小可。

舒思微咬紧了牙关:“阮星晚,你可真够恶毒的!”

阮星晚笑了笑:“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这点,怎么,我在你眼里难道还是个人美心善的活菩萨?”

“我总算知道周总为什么那么恶心你了,你这种背后给人使手段的做法实在是太阴毒了,活该你被抛弃!”

阮星晚平静道:“我得提醒你一句,先背后使手段的人是你不是我,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而已。还有,别再来招惹我,你也知道我都有能耐找周辞深逼婚了,对付一个你,也不在话下。”

阮星晚放完狠话后,刚准备转身潇洒离开,就看到一个挺拔的身影静静站在门口,脸色沉冷,看不出什么表情。

“……”

周辞深薄唇讥诮的勾了勾,嗓音微寒:“这么有能耐的阮小姐,要我给你鼓掌吗?”

阮星晚默了默:“倒……也不必。”

真是倒了血霉,为什么每次她放狠话都能被他逮个正着啊!好不容易才靠着离婚摆脱了他对她的刻板印象,谁知道转眼就垮得这么厉害。

算了,误会就误会吧,反正都离婚了,她还在乎那个做什么。

“周总。”舒思微立即换上了一副委曲求全的表情,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咬着下唇,“我不知道阮小姐为什么要跑到我这里来咄咄逼人,我也不知道我什么地方得罪了她,如果阮小姐对我有意见的话大可以直说,我……”

说着,她眼泪就啪嗒啪嗒滚了下来,小声抽噎着。

周辞深侧眸看向她,神色淡淡的。

阮星晚看着这一对狗男女,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刚要离开,就听周辞深道:“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在我面前耍那些一眼就能被看穿的心机。”

闻言,舒思微的抽噎声瞬间停住,眼泪挂在睫毛上,落都不敢往下落。

阮星晚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看来周辞深这人是冷血到骨子里,没救了。

稍稍停顿控制住笑后,阮星晚目不斜视的大步离开。

就把舞台留给他们吧。

谁知道路过周辞深身边的时候,手腕却被握住,他开口之前,睨了舒思微一眼:“出去。”

舒思微下唇都快咬破了,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快速出了化妆间。

门关上后,整个屋子重新安静了下来。

阮星晚默了一会儿,长长呼了一口气:“我刚才的话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我是想说……”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辞深打断她,冷声道:“你把我拉黑了?”

“……”

周辞深拧眉:“说话。”

阮星晚着实不太明白他这是什么操作,隔了几秒才干笑了两声:“哈哈,周总可真会开玩笑,都离婚还留着联系方式做什么,互相约着以后去坟头蹦迪吗?”

周辞深:“……”

“再说了,你不也把我微信拉黑了,这难道不是想彻底和我两清的意思吗。”

周辞深薄唇微抿,那段时间她天天给他发的消息除了离婚还是离婚,他烦不胜烦。

“我不是那个意思。”

阮星晚妥协的很快:“好吧,是我误会你了,但这不妨碍我们互相拉黑,反正都离婚了。一别两宽,皆大欢喜。”

周辞深有些不耐:“三句话不离开离婚两个字,你就这么想离婚么。”

阮星晚顿了顿,轻声提醒道:“周总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上午已经办了离婚手续了,离婚证还在我包里呢。”

周辞深眉头皱的更深,修长的手指微动,慢慢松开了握着她的手。

阮星晚垂眸看了眼手腕上被捏红的一圈,狗男人捉贼呢,那

阮星晚:“?”

“离婚的事。”

“谢谢,不需要。”

阮星晚说完后,没有丝毫停留的离开。

刚走出门,就感觉到墙边一道怨毒的目光。

阮星晚视而不见,径直走远。

下楼之后,舒思微问裴杉杉要了舒思微今天拍摄的那个广告方的工作人员联系方式,直接把录音拷贝下来寄了过去。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次也不是闲的无聊来和舒思微打嘴炮。

该算的帐,她一样也不会少。

……

半个月后,“初恋”系列正式上线,市场反响很好,都在催着其它款赶紧推出。

阮星晚去了盛光珠宝开了几次会,她还是可以像之前一样,一个月出三款珠宝,但林斯的意思是先不用着急,每一个产品都有他的市场需求,只要持续有新款上市就可以。

眼下更要紧的事是下个月的国际时尚大秀。

这次的秀盛光珠宝是承办方,阮星晚又是盛光珠宝的设计师,如果这次秀完美举办,她设计的作品可以在舞台上有亮相的巨大机会,也就代表着,她的设计在国际上也有了认可度。

可这么一来,阮星晚除了设计“初恋”系列的后续款,还要负责这次秀场的全部珠宝设计,整个工作量增加了许多倍。

好在林斯派了个助理给她,她只用出设计图就行,其他和秀场相关的服装模特的沟通以及珠宝材质的选料全部由助理去办。

看着她每天大半夜都还在工作,裴杉杉有些担心:“星星,你这样会不会太累啊,你还怀着孕呢。”

阮星晚摸了摸肚子,笑道:“这个小家伙最近很乖,基本没有闹我,没事的。”

裴杉杉知道三年前她不得已放弃了设计的梦想,现在才格外珍惜这次机会,拼的不行。

过了会儿,裴杉杉又道:“那你除了工作以外,也得为自己想想,季淮见最近找了我好多次了,我看他那架势都快去杂志社门口堵我了。反正你都和周辞深离婚了,他又那么锲而不舍,你要不……”

阮星晚摇着头:“我和季淮见早就结束了。”

“你考虑一下嘛,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

“杉杉,我怀着孩子呢,你觉得季淮见会接受喜当爹吗。”

裴杉杉不说话了。

几次想开口都欲言又止。

周辞深那个狗男人,真是离婚了还害人不浅。

……

暮色会所。

牌桌上,有人看向独自坐在角落里喝酒的男人,小声问了句:“周总最近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啊,每次来就一个人喝酒,牌也不玩儿,出什么事了?。”

江晏作为唯一知情者,回了句:“还能怎么,离婚了呗。”

听到周辞深离婚的事,牌桌上的所有人都坐不住了,男的好奇打探,女的蠢蠢欲动。

“周总不是不喜欢他妻子吗,离婚了该高兴啊。”

“对啊,高兴着呢,他不是一直一个人喝酒庆祝吗。”

众人:“……”

江晏把手里的牌推倒:“赢了,给钱给钱。”

牌玩儿到一半,江晏赢得没了意思,把位置让给了其他人,坐在了周辞深旁边,也给自己倒了一杯:“你怎么回事,天天跑这儿来喝闷酒,别告诉我你离婚后忽然发现你离不开你那个小妻子了。”

周辞深拿酒杯的动作顿了顿,讥笑道:“你在说什么胡话。”

“那你这是干嘛呢。”

“我好像又被她摆了一道。”

这几天周辞深冷静下来想了想,从阮星晚提出离婚开始,就一直是她在主导这件事,包括再次说出怀孕的谎话,也是她算准了他会因此生气,才故意来刺激他。

她每一步都足够了解他,才能如愿以偿的离婚。

江晏不明白了:“这不挺好的吗,她又不是图你的钱,也没有再算计什么,只是想离婚而已。”

周辞深嗤笑了声:“她需要钱的时候想方设法的和我结婚,不需要我的时候又费尽心思的离婚。我就像傻子一样,被她骗了一次又一次。”

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阮星晚更讨厌的女人了。

江晏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提出了一个非常中肯的意见:“要不你把她追回来,等复婚后,让她尝到一点甜头后,再和她离婚。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了。”

听到“复婚”两个字,周辞深喉结不自觉的滚了滚,握紧了手里的杯子,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他鼻尖轻轻嗯了声:“她活该。”

江晏:“……”

不是吧,他就是开开玩笑。

周辞深当真了???

星湖公馆。

佣人见周辞深喝了酒回来,照例去煮解酒汤,可打开柜子才发现解酒汤已经没了。

佣人把这个坏消息告诉周辞深以后,他似乎没什么反应,只是坐在沙发里摁了摁眉心波澜不惊的开口:“给她打电话。”

两分钟后,阮星晚就接到了来自星湖公馆的电话。

“夫人,家里的解酒汤没了……”

阮星晚抿了抿唇,心平气和的纠正道:“我和周辞深已经离婚了,别再叫我夫人了,解酒汤的事也不归我管。”

佣人为难道:“可是先生说夫人之前买的那个解酒汤效果很好,他喝了其他的不管用。”

阮星晚控制着脾气,深深吸了一口气。

效果当然好了,那是她亲手熬出来的!

之前狗男人不还是不屑一顾吗,怎么现在发现她熬的醒酒汤有起死回生的作用了吗!

阮星晚冷静下来后,本着他们好歹是和谐离婚的前提,还是告诉了佣人需要的食材和做法,然而她还没说完,电话就被人夺了过去。

下一秒,周辞深沙哑冷淡的声音便传来:“阮星晚,你似乎忘了一件事。”

忘了跟你同归于尽吗?

周辞深慢条斯理的继续:“你有一张两百万的欠条在我这里。”

“…………”

阮星晚足足沉默了三分钟。

电话那头,周辞深也很有耐心的等了她三分钟。

“我这就熬了给您送过来,稍等。”

语毕,她迅速挂了电话,整个人都倒在了床上。

她差点就忘了这件事。

三年前她在嫁给周辞深后,好不容易鼓足勇气跟他开口借钱的时候,阮均的高利贷已经滚到了两百多万。

拿着欠条小心翼翼的敲响了书房的门,并再三表示她一定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他。

整个过程中,周辞深始终都是冷眼看着她,眼里充满了嘲讽与讥诮。

那段时间,她几乎天天下不了床,全身上下都是来自于他的报复。

周辞深把钱给她时,不加掩饰的讽刺道:“不用还了,你之所以用了那么多手段嫁给我不就是这个目的吗。”

阮星晚没说话,多亏了那个批判她没梦想的资本家,她现在确实没钱还。

可周辞深不让她还是一回事,她还是把欠条留在他那里了。

不过也对,婚都离了,他找她还也是应该的。

裴杉杉正在房间里追剧追的正开心,突然听到厨房传来砰砰砰的声音。

她走过去问道:“宝贝你在剁什么呢?”

“周辞深!”

“啊?”

阮星晚收回思绪,看着面前碎成了渣的生姜,终于收回思绪:“没什么,我等下要出去一趟,你不用等我,早点睡吧。”

裴杉杉不用猜都知道又是周辞深在找她麻烦,皱眉道:“他又想干嘛啊,婚都离了,还有完没完。”

“算了,本来就是我欠他的。”

“现在就算了,可过两个月你肚子大了,那就瞒不了啊。”

阮星晚手里的刀悬在半空中,一时没说话。

是啊,这两百万的债一天不还完,她就一直欠着周辞深,永远也无法远离他。

按照周辞深的性格,要是知道她现在怀孕了的话,说不定为了避免她再次拿着这件事要挟他结婚,把她摁在手术台上都有可能。

过了会儿,阮星晚才道:“我今晚就和他说清楚。”

一个小时后,星湖公馆。

门铃声响起后,在煎熬中度过的佣人立即拔腿去开门,劫后余生的笑容却在看到门外的人时戛然而止。

周辞深下楼,见佣人带着一个提着保温桶的年轻男人进来,脸色铁青。

男生也被这死气沉沉的气氛吓到了,结结巴巴的问道:“请……请问是周先生吗?这是阮小姐给你送的东西,你手机短信应该有一个取货码,可……可以给我一下吗?”

“……”

周辞深薄唇抿了抿,压着怒气,拿出了手机。

男生拿到取货码后,同手同脚的跑了。

男生走后不到两分钟,星湖公馆的座机便响起。

佣人听着铃声也不敢去接,找了个借口也跑了。

在电话铃声快要结束的时候,周辞深才拿起听筒。

很快,阮星晚的声音传来:“周总,解酒汤您收到了吧?食材有限,我只做了一次的,下次您还需要的话,我做了再点个专送给你送过来。”

阮星晚顿了顿才又道:“关于那两百万的事,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吗?”

周辞深冷笑了声:“商量?这就是你的诚意?”

阮星晚也知道喊专送这件事肯定会让他很不满,但就像裴杉杉说的那样,现在还好,再过两三个月,他还是不停找她,那怎么办?

与其到时候再去想办法找借口,不如从一开始就先划好距离。

阮星晚道:“抱歉啊,可是这么晚了,我一个人见人爱貌美如花的女孩子来来回回也不安全。反正解酒汤已经给你送到了,效果是一样的。”

周辞深:“……”

“阮星晚,你脸皮什么时候这么厚了。”

“那么多人都说我不要脸,这个小意思。”

周辞深没说话。

阮星晚见他没直接挂了电话,就表示还有希望,试探着道:“我现在手里有一点钱,先还你一部分,剩下的分期再还你,可以吗?”

“你当我是开银行的?”

阮星晚就知道他没这么好说话:“那您的意思呢?”

“一次性还给我。”

“我……”

不等她话说完,周辞深又淡淡道:“或者以后每天来给我做饭整理房间,直到还清为止。”

阮星晚默了默才道:“一天多少钱?”

“一个月十万。”

“周总,你确定要这样吗,这样对你其实挺不公平的……”

周辞深鼻尖轻哼了声,总算这个女人还有点良心。

阮星晚继续:“你让我做的这些,都是在我们结婚时,我所做的事。如果按照一个月十万来算的话,一年就是一百二十万,三年就是三百六十万,你还要倒给我一百六十万。”

“……”

在他误会之前,阮星晚立即补充:“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给我一百六十万,只是跟你算算账而已,你也不用给我钱,我们两清就可以啦。”

她可真是一个逻辑小天才。

周辞深平静着声音:“阮星晚,你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

“抱歉,我以为你认真的。”

都离婚了还让她每天回去伺候他,这不是是开玩笑是开什么?开坦克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才重新有声音传来:“一个月之内还给我,不准分期。”

阮星晚道:“好。”

听到她的回答后,周辞深挂了电话。

一个月她去哪儿找这么多钱?到时候还不上,她自然会来求他。

……

最近周老爷子不知道从哪里听到周辞深和阮星晚离婚了的消息,给他打了几次询问无果后,又把视线放在了舒思微身上。

可调查之后,才发现舒思微根本没有怀孕,略显失望的同时,刚消停没几天,便开始找着理由让他回家,想要安排婚事。

周辞深烦不胜烦,接连去了好几个地方出差,整整大半个月都不在南城。

下了飞机后,周辞深摁着眉心顺口道:“把我行李箱里的礼物包装好后找时间拿给阮星晚。”

此话一出,林南僵住了,艰难着说:“周总,你和夫人已经离婚了……”

林南作为跟了周辞深多年的助理,也清楚他这三年不论去哪儿出差,都有给阮星晚带礼物回来的习惯,可他却从来不会亲自给她,说是那个女人心思深,想法特别多,你稍微对她好点,她就会觉得自己有利可图,容易蹬鼻子上脸,太把自己当回事。

林南也假装信了他老板那荒诞的托词,所以这些价值不菲的礼物全是他拿回去拆了包装后,重新包成礼品店的外壳,见到阮星晚的时候给她。

么大的力气。

“周总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啦……”

周辞深冷静道:“如果你后悔了,我可以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

动漫关键词:婆岳同床双飞呻吟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