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又大又粗又硬进去就是爽 夹得好紧宝贝使劲夹高H

2022-03-19 15:06:0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怀孕好事啊,怀……”裴杉杉反应过来,猛地瞪大了眼睛,“周辞深那个狗男人的?”“嗯。”“操!那你怎么办,要告诉他吗?”阮星

“怀孕好事啊,怀……”裴杉杉反应过来,猛地瞪大了眼睛,“周辞深那个狗男人的?”

“嗯。”

“操!那你怎么办,要告诉他吗?”

阮星晚摇了摇头:“不说,反正我们都要离婚了。”

裴杉杉顿了下又道:“那你……要留下这个孩子吗?”

阮星晚沉默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当得知怀孕的第一时间,她瞬间的反应是不要这个孩子。

可回来后,她想了很久。

这是她和周辞深之间的恩怨,跟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关系。

她每每一闭上眼睛,仿佛就能感受到三年前,那个孩子的生命一点点从她身体里流失掉。

那种感觉,她不想再体会一次了。

可是,如果留下……

阮星晚道:“不知道,等过段时间再说吧。”

裴杉杉看出来她不想再讨论这件事,打着哈哈岔开了话题:“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初恋’系列的项链和戒指的成品我们杂志社一致好评,好多都已经开始内部预定,到时候上市一定会大卖的。现在就差手链了……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就是发布会了,来得及吗?”

“来得及,最多三天就能做好。”

裴杉杉松了一口气,又道:“诶,你现在怀孕了,还能做成品吗,制作过程中难免要用到化学用品,不然还是交给代工厂吧。”

“没关系,戴上口罩和手套就行了。”

“那你自己注意啊,不行就给我说。”

阮星晚笑了下:“放心吧,没问题的。”

从浴室出来后,阮星晚拿着手机,犹豫了很久,才给周辞深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才被接通,舒思微得意的声音传来:“周总现在和我在一起呢,你别自讨没趣了。”

“哦。”

阮星晚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

另一边。

周辞深从卫生间出来,见舒思微正拿着他的手机往衣服里揣,他走过去将衣服拿了过来,嗓音冷淡:“刚才谁打电话了么。”

舒思微眼神闪烁:“没,没……”

周辞深翻了下手机,看到了一分钟前来自阮星晚的通话记录。

他抬眸,扫了眼舒思微,后者道:“周总,阮星晚问你在哪儿,我知道你不想见她,就随口打发了她,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周辞深收起手机,完全没把她这些无脑的小技巧放在心上。

这时候,合作商满面春风的走过来:“周总,幸好你还没走,我在暮色定了一个包间,一起去玩玩儿吧。”

周辞深道:“舒小姐才是这次合作的主角,我就不去了,你们玩尽兴。”

舒思微连忙道:“周总……”

周辞深朝合作商点头致意后,便大步离开。

出了会所后,周辞深坐进车里。

司机道:“周总,回公寓还是星湖公馆?”

周辞深垂眸看了眼手机,嗓音很淡:“星湖公馆。”

“好的。”

过了半个小时,周辞深刚下车,手机便响起。

还是阮星晚的来电。

他接通后,电话里却没有声音传来。

周辞深有些不耐,一边扯着领带一边坐进沙发里:“说话。”

隔了两秒,那边传来一个谨慎试探的声音:“你……忙完了吗?”

这通电话阮星晚打的其实也很纠结,但如果她一直拖着不解释的话,周辞深会以为她变本加厉,以后再想要离婚,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不过这电话要是能打破他的好事也挺好,算是出了一口气。

“忙什么。”

阮星晚默了下,没再就这个问题继续深入讨论下去:“今天对不起啊,我临时出了一点事,不是故意没去的。”

周辞深冷声:“阮星晚,我等了你一个小时。”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是临时有一点事,你看明天行吗,什么时间你来定,或者我一大早就去民政局门口等你,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抽空来一趟就可以了。”

“我没你那么闲,明天要去比利时出差。”

阮星晚闻言,有些遗憾:“这样啊,那等你回来再说吧。”

有个霸总老公就是这点不好,离个婚都要排着队预约。

电话没挂,过了会周辞深又道:“想吃巧克力么。”

阮星晚一时没反应过来:“嗯?”

周辞深不耐的重复一遍:“我去比利时出差,问你吃不吃巧克力。”

阮星晚突然想起,周辞深上次去比利时的时候,那边的合作商送了他几盒当地特产的巧克力,他拿回来后随手扔在了茶几上。

他不喜欢吃甜的,也不喜欢吃零食。

不过阮星晚很喜欢吃。

周辞深想着反正都是要扔掉的,扔到垃圾桶里是扔,扔到她嘴巴里也是扔。

过了会儿,阮星晚才道:“哦,不用了,谢谢。”

周辞深鼻尖冷哼了声,挂了电话。

阮星晚刚要睡觉,没过几秒,手机响了起来。

周辞深道:“醒酒药在哪。”

“进厨房往左数第三个柜子上面第一层,不过那是醒酒汤,要煮的,你要是不会的话……”

电话那头,周辞深呼吸平稳,似乎是特意在等她后面的话。

阮星晚继续:“把佣人叫起来吧。”

下一秒,周辞深直接挂了电话。

阮星晚撇了撇嘴,放下手机重新倒在床上。

难怪周辞深今天这么温柔,原来是喝了酒的原因。

他这个人,每次喝了酒,脾气就会变好很多,也特别好说话。

有时候阮星晚被他骂的又急又委屈的时候,都恨不得在他每次进门之前,都先灌他几瓶酒再说。

当然,她也始终是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

……

周辞深没叫醒佣人,摁了摁发涨的太阳穴,喝了一杯冷水后,上楼了。

他进了卧室,刚想拿衣服去浴室,就看到那一排排长时间无人动过的女装。

阮星晚好像搬走已经快一个月了。

“对啊,女孩子嘛,有时候生了闷气也不会直接说出来,就试图通过其他事来吸引男人的注意力。太太之所以提出离婚,是不是在等着你去哄哄她?”

周辞深当即冷笑了声:“妄想。”

她阮星晚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竟然产生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林南道:“周总,我觉得太太也不是眼里都是钱的那种人,今天她父亲在周氏门口闹的时候,太太说了,那是你的钱,和她无关。不仅如此,还挨了一巴掌。”

周辞深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下:“她被打了?”

“是的,打的挺重,巴掌印都看得见。”

过了几秒,周辞深才道:“查查那个男人欠了多少钱,给他补上,让他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当时钟指向三点十分的时候,周辞深道:“回公司。”

卧室里。

周辞深视线放在那件挂在最显眼处的蓝白条纹衬衣上,烦躁的想,如果他这次从比利时回来,阮星晚还是那么不识好歹,他就把这件衣服和她一起扔出去。

……

盛光珠宝的发布会眨眼就到了,阮星晚正在后台给模特调整项链的长短。

林斯进来道:“Ruan,今天外面来了很多知名设计师和商界名流,你的设计一定会在舞台上大放光彩,到时候也会有更多人认识到你。”

阮星晚笑了笑:“这些荣誉都是盛光的,我充其量就是个添加剂。”

她说的是实话,没有盛光珠宝这个华丽的外衣撑着,谁会来看她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小设计师的作品。

裴杉杉也在这个时候跑进来,闻言道:“星星你别谦虚啊,这是我们共同的荣耀。对吧,林主编?”

林斯笑着点头:“对,相辅相成嘛。”

等林斯离开后,裴杉杉拉过阮星晚,小声道:“星星,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稳住。”

“什么?”

“我刚才看见季淮见了。”

嘭的一声,阮星晚手里本来打算给模特带上的发夹掉在地上。

裴杉杉连忙捡起:“其实季淮见一直在找你,盛光这次为了吸引人眼球,也是打着你‘三年前拿了新锐设计师大赛后就失去踪迹,三年后带着作品强势复出’的噱头,所以他能找到这里,也不是难事。”

阮星晚好半天才收回思绪,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裴杉杉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啦,你不要想太多,顺其自然吧,反正你都离婚了,谁规定不能开启新生活了?”

“不是……我是在想,关于‘初恋’系列的采访。”

初恋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一个美好却敏感的词汇。

之前她就跟杂志社那边说过,关于作品的灵感采访可以,但是绝对不能提到她本身和初恋有关的任何事。

这个尺度一旦把握不好,会让被牵扯进来的当事人很尴尬。

且不说她已经结婚又离婚的事,要是季淮见有女朋友了,再看到这个采访,那还不得膈应死。

裴杉杉拍了拍脑门:“对哦,我再去跟媒体沟通一下,严防死守。有我在,你放心!”

接下来的准备时间里,阮星晚都有点心不在焉。

……

发布会现场,确实如林斯所说,来了许多商界名流。

其中就包括江晏和刚从比利时出差回来的周辞深。

林斯看到周辞深的那一刻,有些疑惑,不明白这位大佬为什么会来这里。

江晏笑着解释道:“林主编,你们珠宝首推的系列不是‘初恋’吗,我可是听到内部消息,说这几款都好看的不行。这不,周总想买来送他太太。”

林斯干笑了声,本来想说这次用作展览的成品是不卖的,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没必要得罪周氏这个最大的甲方爸爸。

等发布会结束后,如果周辞深实在想要,倒也不是不能和设计师商量。

“那江总和周总稍候,发布会很快开始。”

江晏点点头:“你去忙你的。”

林斯走后,江晏转过头:“你不是不喜欢你老婆吗,这个系列可叫“初恋”,你就不怕送出去让人误会?”

周辞深淡淡道:“误会只能说明她想的太多,我只是随手买的而已。”

“……”

真是信了他的邪。

下了飞机连家都不回就直接来发布会,他那么随手,怎么不随手买个火箭回去呢。

江晏刚要说话,却看到门口进来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周安安吗,她什么时候回国的?”

周辞深瞥了一眼:“不知道。”

相对周辞深的不在意来说,江晏倒是很感兴趣,因为他看到一向娇蛮无理的周安安,此刻像是牛皮糖似的跟在一个男人身后,神色说是讨好也不为过。

没多会儿,周安安也看到了他们,硬是拉着她身边的男人过来打招呼:“表哥,江晏哥,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

周辞深薄唇微启:“有事。”

江晏则笑眯眯的跟她打招呼:“安安,好久不见啊。”

“江晏哥好久不见。”周安安挽着身旁男人的胳膊,“对了,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淮见哥,我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认识的。”

季淮见把手从她怀里抽出来,朝江晏伸手:“季淮见。”

江晏握住道:“啊,我们见过,季老的寿宴上,我听季老说你三年前出国了,才回来的吗。”

季淮见点头,又看向周辞深:“周总,久仰大名。”

周辞深伸出手,礼节性握了一下。

周安安找到机会插话,高兴道:“原来你们都认识啊,淮见哥他……”

周安安说到一半,发布会现场的灯光熄灭。

主持人道:“请各位尊贵的来宾回到座位上,我们的发布会马上开始。”

周安安见周辞深他们前面还有位置,拉着季淮见走过去:“淮见哥,我们坐那儿吧。”

季淮见今天是来找人的,也不想和她多纠缠:“我还有事,你坐吧。”

说着,他找了个离周安安远点的位置坐下。

今天下午,他在民政局门口问了林南一个问题:“一个女人非要离婚,除去为了得到利益之外,还有其他什么原因。”

这段时间他确实也烦了,阮星晚说她不要钱只想离婚,但这种借口明显就是无稽之谈,从那个男人今天在周氏楼下大闹一场就足以看出。

可阮星晚的态度又如此决绝,今天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有趁机来勒索他,这又实在是令人费解。

林南沉默了很久才试探道:“周总,太太会不会在跟你闹脾气?”

“闹脾气?”
 

没想到周安安又跟了过去:“淮见哥,你别不理我嘛,我保证不会打扰到你的。”

季淮见皱眉,有些无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会儿整个现场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坐在位置上,他也不好再起来,只能默认。

江晏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啧了声:“真没想到周安安竟然还有这样乖巧的一面,不过我一直很好奇,她当初为什么没有一点征兆的,突然跑去国外啊,那么久才回来。”

周辞深道:“你那么多问题怎么不自己去问她。”

“我关心一下嘛。”

“不知道。”

周安安出国的时候他正在英国出差,回来她就已经走了。

又不关他的事,他问那么多做什么。

很快,发布会开始,首先是盛光珠宝的创始人上台讲了一番创业史后,又是林斯上去讲了之后的发展战略,并表示“初恋”首推的这三款只是开始,之后还会有更多款式,更多系列的诞生。

之后就是模特的展示。

周安安道:“淮见哥,这个系列都好好看啊,我都想买。”

季淮见心思完全不在她身上,除了看模特身上的展品外,看了后台好几次。

盛光珠宝说过,今天设计师会亮相。

另一边,江晏也点评道:“Ruan确实名不虚传,灵气一点都没少,瞧瞧这些作品,哪个女生看了不心动,我都已经感觉到现场散发出来又酸又甜的初恋味道了。”

周辞深没理他,只是盯着模特脖子上的那条项链。

他在想,这条项链戴在阮星晚脖子上一定很好看。

她皮肤白,天鹅颈,锁骨漂亮。

没有人比她更适合戴项链了。

周辞深视线又落在模特手上的戒指上,如果阮星晚见好就收,他也不是不能送她一枚戒指。

当所有模特展示完后,主持人道:“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盛光珠宝‘初恋’系列的设计师,Ruan小姐出场。”  

掌声之后,一道身影慢慢出现在台前。

“大家好,我是Ruan,盛光珠宝的签约设计师。”

江晏震惊全家:“卧槽,那不是你老婆吗?”

周辞深看向舞台,眉头紧锁,没说话。

阮星晚在主持人的引导下,说出了产品的设计理念,以及材质。

主持人问:“众所周知,‘初恋’这个系列,主打的是年轻市场,那么在Ruan小姐眼里,初恋是什么样的呢,或者说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吗?”

阮星晚有些走神,不知道在看哪里,经过主持人提醒才收回思绪道:“在我眼里,初恋是青涩又甜蜜的,有时候想起会觉得像是酿了一壶酒,等到成熟时再来品尝,又是不一样的味道。至于回忆……我觉得初恋的回忆,懵懵懂懂藏在心里的时候,最美好。”

一直没说话的周辞深冷静下来,一阵见血的指出:“她在向我示爱。”

江晏:“?”

周辞深这会儿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致,好心解释道:“除了我,她还有什么初恋。”

“这可真是……够秀啊。”

周辞深勾了勾唇,好整以暇的看着舞台。

还算她识趣。

想出这种方法来讨好他。

此时,台下的媒体顺势问道:“那Ruan小姐的初恋,是在什么时候?”  

这次,阮星晚隔了许久才回答:“大学。”

周辞深:“……”

江晏:“……”哇哦。

台下又有记者问道:“既然让Ruan小姐这么念念不忘,那对方一定是个很优秀的人吧?”

经过裴杉杉在台下拼命使眼色后,主持人终于反应过来解围道:“这些都是Ruan小姐的私事,我们就不多过问了,各位还是问问和珠宝相关的事吧。”

经过主持人的引导,大家也没再揪着阮星晚的初恋不放,话题重新回到了发布会本身上。

台下,周安安咬着牙,气愤道:“怎么是她啊,这个女人真恶心,都嫁给我表哥了,还在怀念初恋!”

季淮见闻言,下意识转过头问:“你说什么?”

“淮见哥,她就是那个我之前跟你说的,假怀孕找我表哥逼婚的女人啊,你可千万别被她的外表骗了,她心机多得很呢,连我表哥都被她骗的团团转。”

角落里,被骗的当事人正冰冷着一张脸,抿起的唇角足以看出他此刻正压着怒气。

而周辞深旁边,江晏也在拼命压着,生怕自己忍不住会当场笑出声来。

上一秒,周辞深还在大言不惭的说:“她在向我示爱。”

下一秒,他那个老婆就毫不犹豫的给他来了一记耳光,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现实的毒打。

好不容易等到发布会结束后,观众席灯光重新亮起,有两道身影几乎是同时站了起来。

……

阮星晚走到后台,感觉胸口有些闷,胃里也不舒服。

想吐。

她刚喝了点水,裴杉杉就跑过来:“星星,这场发布会很成功,预售的数量蹭蹭蹭往上涨,三款总预售数量已经突破十万了,这才多长时间啊。”

阮星晚呼了一口气,这个结果挺好的。

阮星晚问:“季淮见走了吗?”

观众席的灯光太暗,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不知道诶,我刚刚没看到他,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不会走的,肯定会来后台找……”

裴杉杉话音未落,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

周辞深神色偏寒,浑身上下都被一股冷郁所笼罩。

阮星晚和裴杉杉面面相觑,同时在对方眼睛里看出了一个问题,他怎么在这里?

几秒后,裴杉杉隐隐察觉到化妆室的温度越来越低,冻的她牙齿都在打着哆嗦:“我……星星我在门口等你,你们先聊。”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一时间,化妆间里只剩他们两个人。

周辞深视线淡淡瞥向放在桌上的几款珠宝,迈着长腿朝阮星晚走近:“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阮星晚不明白他这股吓死人的低气压从何而来,看着他逼近,忍不住退了两步,抵在了桌子前:“什……么解释?”

周辞深停在她面前,随手拿起她身后的项链,黑眸危险的眯起:“你说呢。”

动漫关键词:又大又粗又硬进去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