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学长的双指探洞好厉害 一前一后涨死了

2022-03-19 15:01:2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推开门,走进去,入眼是一间宽敞格调简单的办公室,光洁清爽的地面,俯瞰整个城市的落地窗,会客的黑色皮质沙发。还有办公桌后那个高挑的身影。单渝微穿着公司规定的八厘米高跟鞋,站了

推开门,走进去,入眼是一间宽敞格调简单的办公室,光洁清爽的地面,俯瞰整个城市的落地窗,会客的黑色皮质沙发。

还有办公桌后那个高挑的身影。

单渝微穿着公司规定的八厘米高跟鞋,站了这么久后脚跟隐隐发疼。

她还是平静的看着不远处的男人一直低头处理文件,从她进来已经过了五分钟,他一直没有放下笔。

似乎当她这个大活人不存在。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饶是故作冷静的单渝微也有些等不下去,过了午休的时间,外面就会有很多人,如果被有心人告诉景诗那就麻烦了。

“陆泽承,东西我带过来了。”

听到单渝微的声音,陆泽承像是才发现单渝微一般,优雅的放下手中的笔,那双仿佛要把人吸入其中的暗眸淡淡的看着她,“不是要把东西给我,怎么,舍不得拿出来了。”

单渝微晃了一下神,很快掩饰掉眼中那一抹窘迫,她可以肯定陆泽承绝对是故意的!

“给。”单渝微把一个小巧的U盘放在陆泽承的面前。

陆泽承没有错过单渝微那一丝微不可察的抽气声,清冷的视线瞟了一眼她细高的鞋跟,剑眉微微蹙起,似乎发现了极为不悦的事情。

在单渝微看过来的时候,已经阖下眼皮,长长的睫毛挡住了他眼中的阴影。

毕竟相处了三年之久,单渝微多少了解一点陆泽承细微的动作,比如他生气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抿一下嘴角,可能这一点小细节陆泽承他自己都不知道。

只有在乎的人才会将他这些小动作记在心里。

虽然单渝微也不知道陆泽承在生什么气,她就怕刺激到陆泽承,进来什么话也没有说,可是当她看到陆泽承接下来的动作,忍不住心急的问道,“陆泽承,你什么意思。”

陆泽承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撩起眼皮,墨色的瞳眸看着她,一字一顿清晰的告诉她,“验货。”

单渝微涨红了一张俏脸说道,“我没必要骗你,这里,里面只有一个视频。”

她怎么也没想到陆泽承会当着她的面‘验货’,这男人难道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就算两个人在床上那啥了好几年,可是这样当着她的面播放,真的合适吗?

陆泽承将U盘插进了笔记本,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不看,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拿别人的东西打发我。”

“你!!”单渝微被陆泽承的话堵得哑口无言,五百万的交易不低,陆泽承要看也无可厚非,但这样当着她的面看,明显就是想要给她难堪。

想到这笔钱的用处,单渝微硬是压下心中的难堪苦涩,面无表情的等着陆泽承‘验货’。

陆泽承看着前一秒还怒视自己的女人,下一秒又恢复平静,心里哪一点快意也跟着烟消云散,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为了这五百万,竟然会选择忍下屈辱。

陆泽承的心情更加阴郁起来。

视频很快就开始播放了,诺大的办公室站着影片中的两个当事人。

笔记本的音量虽然不高,但在安静的办公室,显得尤为清晰刺耳,那轻声低吟,微颤的抖音,支离破碎的轻泣,时不时的飘出几句出来。

“嗯……嗯……啊……轻一些……。”

“呜呜呜……不……啊……。”

饶是假装镇定的单渝微都有些绷不住,那天录视频的时候,她一切都算过了,不管是角度,还是灯光,还是地点都万无一失,偏偏漏了声音这一块。

而且全程基本就是她娇媚到骨子里的声音,还有男人极少的闷哼声。

单渝微感觉整个人都快自燃起来,眼角的余光瞥见面前的男人还能一本正经的看着视频,忍不住咬牙切齿的小声说道,“够了,陆泽承,货你已经验过了,可以关了吧。”

陆泽承看到脸色绯红焦急的单渝微,泰然自若的丢出几个字,“还没看完呢。”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对他什么都没有感觉,看来不是这样。

“陆泽承,你不要欺人太甚。”单渝微见陆泽承眼中恶意的目光,心里微微涩然,想到是自己开口跟他要这五百万,也不能怪他会生气。

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住了口。

陆泽承看着单渝微一副受害者的表情,心里无端升起一股无名火,要钱的也是她,现在又做出一副受伤的表情,真当这五百万这么好拿。

心里那一点点怜惜之前,全因为这一股无名火燃烧殆尽。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伴随着还有一道甜腻的女声,“阿承,你在干什么,怎么把门锁了,我是景诗啊,现在都到饭点了,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

一下子惊住了屋内的两个人,确切的说应该是单渝微一个人,陆泽承则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单渝微一眼,一副泰然自若。

听到景诗的声音,单渝微如同惊弓之鸟,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变得紧绷起来,见陆泽承还没有关掉视频的打算,着急慌张的小声说道,“陆泽承,快点关掉,景诗来了。”

想到她跟陆泽承的事情被闺蜜知道,全身的血液像是一下子被抽空,脸色一下子白到了底。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别忘了,是你威胁我。”陆泽承不紧不慢的回答,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被撞破的后果。

“陆泽承,别忘了景诗现在是你的女朋友。”

单渝微心急火燎的表情跟陆泽承平静无波的样子形成强烈的对比,他清淡的声音无所谓的说道,“那又如何。”

单渝微听到越来越大声的敲门声,急了,也不管陆泽承那双幽深的目光。

三两步跨到陆泽承的身边,手忙脚乱的想要去拔U盘,偏偏越是紧张,手越是不听话,特别是还隔着一个大活人。

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一定不能让景诗知道,她跟陆泽承的事情。

“阿承?阿承,你在里面吗?”门外的景诗等了一会儿不见陆泽承来开门,拧了一下门把还是锁着的,里面肯定是有人了。

这么久阿承都不来开门,莫非跟阿承待在一起的是一个女人,脑中闪过阿承家里枕头上的古驰香水味,心里莫名的咯噔了一声。

敲门的声音更大了,“阿承,你怎么了,快开门啊……。

单渝微听着门口急促的敲门声,仿佛一阵催命符,她已经握住U盘,可有人比她更快,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侧,“我同意你这么做了吗?”

单渝微怔了一下,面色赤红,不是害羞而是生气,可是她现在有求与他,只能放低了语气,“陆泽承,拜托你,不要让景诗知道。”

房门每被敲响一下,她的心也跟着跳一下,仿佛景诗马上要破门而入,紧张,害怕,担忧,还有歉疚的情绪一点点吞噬这她的冷静。

陆泽承垂眸看着怀里娇小的女人,水润的眸氤氲这一层雾气,眼中尽是哀求,红润饱满的唇瓣紧紧的咬着,似乎再用力一些,就要咬出血来。

陆泽承眼神暗了暗不知道在想什么,蓦地轻轻的松开了怀抱。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高大的背影背对着单渝微,低沉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支票放在笔记本下面拿了进休息室,等等你自己从门口的私人电梯离开。”

说完不等单渝微反应,径直着朝着门口走去。

单渝微愣了一下,不知道陆泽承怎么突然改变心意,看到他快要走到门口,来不及多想,迟疑了一下,还是咬牙拿着电脑下的支票躲进了陆泽承的休息室。

顺带着轻轻关上了门,小心的贴着墙,心思却一直放在外面,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呀这样,只是忍不住这么做了。

门被打开,景诗跟陆泽承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进来。

“阿承,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景诗装作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办公室,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眼角多看了那个紧闭的休息室门。

办公室没人,难道躲到了休息室?

“准备午休。”陆泽承简洁的解释了一句。

景诗眼珠子一转,撒娇的声音说道,“阿承你累了啊?那我们一起午休呗。”

“你不是饿了,走吧。”陆泽承并未应答,只是淡淡的说道。

景诗有些难以取舍,一方面她很想跟阿承出去吃饭,一方面也想知道休息室是不是藏着一个女人。

陆泽承似乎看穿了景诗的想法,主动侧开身子,主动说道,“如果你不放心,可以随意去看,我在这里等你。”

休息里的单渝微也听到陆泽承的话,一颗心跟着提了起来,除了紧张,还有些说不出的感觉,陆泽承跟她在一起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耐心的解释跟温柔。

爱对了一个人空气都是幸福的滋味,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每一下呼吸都觉得凉彻心扉。

好在,景诗并没有进来。

“阿承,对不起嘛,我没有要怀疑你啦,我们快去吃饭,我都快饿死了。”

景诗见陆泽承主动让自己去看,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阿承午休没有那么快听到也很正常,她这么紧张,显得她有些不信任他。

陆泽承没有说什么,带着景诗离开,办公室的门在一起被关上。

单渝微也随着关门声,整个人靠着墙壁滑落,手里还拿着那张单薄的支票,好像在嘲笑她自以为是的虚妄。

虚妄那不曾属于她的温柔。

单渝微感觉眼中的雾气越来越多,用力的将眼睛瞪到最大,等着那抹雾气散去,为了转移心情,开始打量起休息室的布局。

一张双人床,墙面上挂着一架电视,在往里走是更衣室,还有一间独立卫生间,另外还有一个吧台,简单的没有一丝多余的点缀。

她有些出神的看着干净整洁的大床,想到陆泽承有可能带着景诗也躺在上面,心尖跟着一阵阵的抽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疼。

眼中久久不散的雾气,一下子凝结成水滴,眼眶像是再也承载不住水滴的重量,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

单渝微将手中的支票紧紧的捏在手心,仿佛抓着不是五百万,而是一根怎么也舍不掉的救命稻草。

她告诉自己,就算让陆泽承误会、羞辱也无所谓,只要,只要拿到钱就好,就好。

单渝微在房间里待着了十分钟,确定两个人已经走远,抬袖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迹,从地上爬了起来。

悄悄的走出陆泽承的办公室,从另外一个通道路口离开。

她并没有按照陆泽承说的那般去做他的私人电梯,而是往多走了一层,到十八层跟着其他人等电梯离开。

从楼上下来,单渝微一直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电梯门打开,她正准备走出去,不小心跟迎面走来的人影撞了一个满怀。

单渝微这才中晃神中醒悟过来,头也未抬的不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不小心撞到你了。”

“没事。”男人低迷浑厚的声音淡淡说道。

单渝微点了一下头,抬脚准备离开,旁边的男人再一次开口,“小姐,你的东西掉了。”

掉的还是一张巨额支票,如果让其他人捡到,不一定会有他这么好心。

单渝微啊了一下,反应过来,低头看到地上静静躺着的支票,立刻紧张的捡了起来,这一次在没有捏在手心,而是放进包里,如果这钱丢了,那后果她不敢在多想。

“先生,谢谢你,真是万分感谢你。”这一次的道谢,显得真诚了很多。

单渝微终于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好心’的男人,发现一个野性十足的男人直直的看着自己,忍不住后退了半步,实在是男人的眼神太过锐利吓到了她。

“不用谢。”男人简短的回答完,准备离开。

单渝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加了一句,“先生,如果,如果你下次方便,请允许我请你吃饭以示感谢。”

要是平常举手之劳的事情,她自然不会纠结这些小事,但这五百万对她太重要了,甚至比她的生命还要重要。

当然她不可能重金答谢,只能请吃个饭。

“嗯。”

单渝微听到男人单调的回答,有些诧异,她,她以为以这个狂傲不羁的男人应该是不会答应,没想到人家答应了,她反而被吓到。

“怎么,后悔了。”男人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勾起一抹浅笑,在单渝微回神之际已经消失,那一抹浅笑好似不曾存在。

如果被男人的下属看打这一幕,肯定怀疑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升起。

单渝微一阵尴尬,连忙解释道,“没有,没有,先生不要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先生有时间了,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我。”

一顿饭,她还是请得起。

“嗯。”男人拿过名片看了一眼,很随意的夹到手中的文件里,他其实刚刚同意,也只是一时兴起逗弄一下眼前的女人。

谁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猫,让人忍不住起了欺负的感觉。

单渝微看着身旁的人流不断变得,突然反应过来午休时间已经过了,急急忙忙的道别离开。

沈耀狭长的眸看着单渝微心急火燎的背影,从文件中拿出那张名片,看着正中间的三个黑色字体,不自觉的念出来,“——单渝微。”

有点意思,沈耀把名片放到了口袋而不是随意夹在文件中。

忙碌的一天过去了,单渝微跟着店里的几个员工一起出去,她心里藏着事情,也没有注意门外围拢了不少人。

这其中多为女性。

小松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只顾着埋头走路的单渝微,打趣道,“店长,你的男朋友来接你回家了。”

单渝微不明所以的嗯了一声,抬眸顺着小松的目光,看到鹤立鸡群的何谨言。

何谨言似乎也看到单渝微的身影,朝着她温和的笑了笑,抬脚走了过来,“微微,下班了吧。”

“嗯,下,下班了。”单渝微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一天的心思都在今天中午那件事情上,见到何谨言的霎那,她突然想起来,从农家乐回来好几天,她都没有联系过他。

作为女朋友她还真是不称职,不由露出抱歉的神情说道,“谨言,对不起,这几天卖场有点忙,一直没有时间联系你。”

“没关系,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去吧。”何谨言温柔的笑了笑,并未在意这件小事,既然微微没有时间,换他主动一些也是一样。

何况也是他先要追人家,勤快点也是必然。

“嗯,好啊。”单渝微点头答应。

“店长你跟何先生也太过旁若无人了吧,我这个电灯泡虽然小,可还在发光发亮啊。”

小松大呼受不了,这碗狗粮来的触不及防,再加上对面的男人长的又帅又温柔,看着养眼又舒服,这让她又感觉受到一万点暴击。

这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男朋友吧……

单渝微有些尴尬的看着朝自己故意挤眉弄眼的小松,无奈的说道,“怎么会忘了你,不如跟着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不用了,不用了,明目张胆的当电灯泡我会良心不安的。”小松摆手说道,她只是开玩笑啦。

何谨言大方的说道,“没事,反正我们两个人也是吃饭,多几个也无妨。”

本来店里其他店员心里已经蠢蠢欲动,又不好意思开口,在加上没有小松那么外向,现在听到何谨言这番话,全都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好啊好啊,何先生,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何先生真是三好男人,我们真是沾了店长的光。”

“是啊,是啊,店长有这么好的男朋友真让我们羡慕。”

结果两个人的饭,变成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好在单渝微工作的地方就在闹市区,去吃饭也不用打车,只需要步行。

何谨言报了一个地址,其他人成群结队的往前走,也不好意思在留下来打扰两个人相处,故意拉开了一段距离,留给他们一个私密的空间。

单渝微走在何谨言身边,小声的说道,“谨言,不好意思还让你破费了。”

“只是一顿饭,不算什么,而且……”何谨言语气顿了顿,微扬的嘴角显示他此刻愉悦的心情,“我很高兴,她们这么说。”

单渝微稍稍一想就明白过来何谨言话中的意思,脸上不自觉的飘上两朵红晕,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跟不知道怎么回答。

谨言确实是一个好人,如果没有遇见陆泽承,他或者会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可是……

何谨言见单渝微微红的小脸慢慢变得有些愁然,关心的问道,“微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从她下班的时候,他就发现她时常走神,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只是碍于很多人,并未开口去问。

“没有,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单渝微眼神闪躲了一下,避开何谨言的目光,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冲动想要跟他说清楚。

现在的她并不适合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更不应该赌气的跟谨言在一起,这样不仅伤害了无辜的谨言,更会让自己更看不起自己。

“谨言,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嗯。”何谨言安静的看着单渝微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单渝微正准备开口,前面的小松噔噔噔的就跑了过来说道,“何先生我们这么多人吃个便饭就好,不用那么破费,去这么贵的地方啦。”

小松一行人先到了何谨言的说的地址,等她们看到头顶烫金发光的大字——福禄园。

瞬间就打消了吃饭的念头,本来是起哄想要多跟店长的男朋友相处一下,说不定可以认识几个金龟婿,好让她们也有机会鸡犬升天。

只是没想到何谨言这么大方,带着她们来这么奢侈的地方,福禄园算是本市数一数二的大酒楼,接待的都是达官贵人,一顿饭顶的上她们一年的工资了。

她们怎么也下不了口去吃,于是安排了一个代表过来。

“没事,我本来也是想带微微一起来。”何谨言虽然很想知道微微口中剩下未说完的话,不过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小松囧了一下,听着何谨言轻描淡写的语气,她知道这顿饭对于何谨言可能就是九牛一毛,而且他本来就要带店长来吃,她们不过顺带。

既然何谨言都这么说了,那她们就不客气了,小松再一次屁颠颠的的跑回去告诉大家这个兴奋的消息。

“其实我们这么多人,不用这么浪费,顺便找一家店就可以了。”

陆泽承带着单渝微来过几次福禄园,里面的消费水准的确很高,何况还带着那么多人,单渝微不想何谨言花那么多钱。

何谨言看着单渝微微蹙的眉头,满眼笑意的看着她,干净修长的大手自然的牵上她白嫩纤细的小手。

温柔的说道,“请我的女朋友,又怎么会算是浪费呢,走吧,你的店员都在等着你。”

单渝微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手,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最后并未抽回手,任由何谨言牵着自己,微微点头回应,“嗯,走吧。”

单渝微细小的动作,并未逃过何谨言的视线,手中握着的小手僵硬紧绷,好像很排斥他的行为,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却没有抽离。

不管微微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松手,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好的现象,就算今天破费了,也很值得。

当时他的心也跟着一阵紧张,事后想想他的行为就想刚谈恋爱的毛头小子,因为女朋友的一举一动而激动雀跃。

他知道微微并未完全接受自己,但只要微微朝着自己迈出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他都会坚定不移的朝着她走去。

因为爱她所以愿意付出所有。

动漫关键词:一前一后涨死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