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上体育课课用跳d的感觉_她感受到他的在慢慢变大

2022-03-19 15:00:3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不会吧,真的吗?”景诗也来了兴致,扒大学那会的事:“当时薇薇跟我说有喜欢的人了,我还琢磨薇薇是为了谁才会放弃何谨言,搞了半天就是你啊?”说着说着,景诗就埋

“不会吧,真的吗?”景诗也来了兴致,扒大学那会的事:“当时薇薇跟我说有喜欢的人了,我还琢磨薇薇是为了谁才会放弃何谨言,搞了半天就是你啊?”

说着说着,景诗就埋怨起来:“薇薇你太不够意思了,早喜欢何谨言干嘛不说?还好人家何谨言一直喜欢你,在国外没找女朋友,不然可真够你哭的!”

“是是。”单渝微笑着点头,故意调侃道:“谁让我当初太怕配不上谨言呢!”

“得了吧,你们俩最配了好嘛?”景诗白了她一眼,笑骂道:“都这年代还讲究什么门当户对啊,照着你这说法,那我跟阿承不是更惨?”

单渝微脸上的笑僵了一下。

她偷偷往对面看去,陆泽承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还贴心的将剔了刺的鱼肉放到景诗碗里,“快点吃吧,呆会凉了不好吃。”

景诗笑嘻嘻道:“有男朋友就是好,吃饭都不费劲啦!”

……

原本大家想趁天气好去果园转转,没想到还没出门倾盆大雨就来了,把景诗气的直骂,四个人回楼上房间玩斗地主。

玩了几把赌钱的后景诗觉得没趣,后来改成谁输就在他脸上作画。

一下午玩下来,陆泽承和何谨言一张脸已经被画的不成样子,滑稽的模样让景诗捧腹大笑,单渝微也笑了,忍不住说:“景诗好了,你别老欺负谨言。”

“哟哟,心疼啦?”景诗啧啧着,让单渝微好气又好笑,白了她一眼:“就是心疼又怎样?你要是再耍诈欺负人的话,晚上不做饭给你吃了!”

景诗哇哇大叫;“薇薇你太坏了,竟然重色轻友!”

单渝微不知道,她说这话时对面男人看了她一眼,唇边挂着似有若无的笑。

然后,何谨言输的更惨了,最后整张脸硬是被景诗画满。

晚上的鱼头豆腐火锅是单渝微一手准备的,调制的酱料让景诗赞不绝口,一个劲的说何谨言要是能把单渝微娶回去真是好福气等等。

单渝微没有说话,埋头吃菜,桌底下似乎有一只脚蹭了过来,很不安分,她咬了咬唇,不经意触到陆泽承的眼神时,慌得差点将桌子上的醋瓶给打翻。

对面的陆泽承伸手将醋瓶拿到一边,淡淡道:“小心点。”

直到后来吃了饭回房间休息时,单渝微还有些晃神。

这样捉弄她有意思吗?

“薇薇,你怎么又发呆呀?”洗了澡的景诗从浴室走出来,用干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珠:“别发呆啦,赶紧去洗澡吧。”

“哦哦,好。”

等单渝微洗澡出来后,关了灯,两人躺在床上聊天。

景诗问单渝微跟何谨言怎么样了,语气很暧昧:“薇薇,你们有没有.....”

“没有!”单渝微打断她的话,有些尴尬:“我俩才交往,说那个还早吧。”顿了顿,她忍不住问:“那,你跟陆泽承呢?”

“我倒希望有呢!”景诗似乎很郁闷,“我总

“啊?”单渝微侧头去看景诗,声音充满讶异:“可你们不是……”

跟陆泽承交往五个月后,景诗就说要把人带到自己家去,果真,第二天她跟陆泽承一起来学校,然后悄悄告诉单渝微,说她跟陆泽承做了。

那时候单渝微整个脑子都懵了,心里很难过,酸酸的。

一直到后来陆泽承喝醉了,搂着她喊景诗的名字时,单渝微心里都很难过。

她那么爱的一个男人,却什么都不属于她。

“其实吧……我们没做。”景诗犹豫着,还是说了出来:“谁知道我爸妈那时候突然回来嘛,我家隔音效果又不好,所以我跟阿承没做成。”

单渝微没想到是这样,愣了半天:“那你为什么……”

“我不是怕你笑话我嘛!”景诗咕哝,闷闷道:“我都跟你说要拿下阿承了,要是因为我爸妈回来这事没做成,跟你说你还不得笑死我!”

“......”

单渝微忽然想到,第一次的时候陆泽承确实有点笨拙,控不住力道,让她整整疼了两天,她一直以为是他喝醉的缘故,也没有多想。

所以自己是陆泽承的第一个女人吗?

想到这些,单渝微心情竟是好了不少,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难过的,那男人不爱她,至少拥有的第一个女人是她,而且跟她在一起的这三年来从没跟其他女人有瓜葛,她已经很满足了。

景诗听到了单渝微的笑声,以为她在笑话自己,顿时不乐意了,“我就知道你会笑话我的,薇薇你太不够意思了,早知道我就不说了!”

单渝微被她挠的直笑,求饶道:“没有啦,我不是笑话你,你别挠了。”

“你就是在笑我,笑我没用对不对?”

“没有,哈哈哈,你别挠。”

“咦?”景诗似乎摸到什么,停下手来,讶异又好奇的问:“薇薇你肚子上是不是有条疤啊,我刚刚摸到了。”

“没,没有。”单渝微把她的手推开。

景诗不依不饶:“绝对有,我刚刚摸到了。”说着她还想打开台灯,单渝微只好扯住她的手,硬着头皮说道:“是有,我开过刀.....”

“你知道的,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时间不稳定,吃饭又不规律,等痛的死去活来去医院时才发现得了阑尾炎,做手术在家里躺了好久,天天喝白粥。”

“对不起。”景诗凑过来抱着单渝微,歉意的说:“那时候我在国外的生活也不怎么好,所以没有联系你,不知道你出了这种事。”

“没事啦!”单渝微笑道,“不过是阑尾炎,又不是什么大事,你紧张什么?”

景诗哼着:“是啦,要心疼也是何谨言来心疼,你又不需要我!”

“睡吧,明天不是要去果园吗?”

***

隔天一早,单渝微早早起来准备早饭。自己合面做馒头,白粥熬的浓稠又香,和农家小菜搭配美味的很,这早餐可要被大城市的那些好吃多了。

景诗感慨这天气太好了,吃了早饭后上楼去换了一条裙子。

景诗带着漂亮的亚麻色遮阳帽,小脸精致漂亮,时时刻刻都带着灿烂的笑容,给人的感觉自信又大胆,女人味十足,让单渝薇很是羡慕。

她一直很羡慕景诗的性子,想要什么就追寻,热情奔放,自信大胆,而自己跟她完全是两个极端,永远都将心事都埋藏在心底,哪怕爱一个人也是默默的。

“老看景诗做什么。”何谨言走了过来,璀璨的眼中只有她,轻轻说道:“你比景诗好看多了,漂亮又吸引人,若不然我怎么会被你吸引住呢?”

呃?

单渝薇没想到何谨言这么会撩人,顿时脸就红了,紧咬着下唇瓣,压根没发现远处的男人看到她这小动作时,眼神微暗,脸色当即阴沉下来。

拗不过何谨言的请求,后来单渝薇上楼换了一件长裙。浅蓝色的高腰长裙将她的完美身材展示出来,皮肤细腻白嫩,双颊泛着红晕,十八九岁的少女一样迷人。

“哇,薇薇你真漂亮!”景诗扑到单渝薇身上,很嫉妒的说:“想不到精心打扮后的薇薇比我还漂亮,哼哼,不过还好阿承只喜欢我!”

单渝薇笑容僵了一下,刻意避开那道阴沉的目光。

大约两个篮球场那么大的地里种的全是桃子,桃树上硕累果果,桃子个头大,白里透红,简直把景诗馋的不行,拿了一个篮子就挽着陆泽承兴冲冲去摘桃子。

单渝微跟何谨言一组,她拿着剪刀,看到大点的桃子就剪下来放篮子里,够不着的就让何谨言帮忙,何谨言很风趣,经常能把单渝微逗笑,气氛还算融洽。

“这棵桃树上的都好大。”单渝微穿过桃树林,垫着脚用剪刀将刚刚看到的大桃子给剪下来,刚回头想扔在篮子里,却愕然发现何谨言不在身后。

“谨言?”单渝薇喊了一声,拨开树枝往会走,“你去哪了?”

结果单渝薇回到刚刚的地方也没看到何谨言,还以为他去别处摘桃了,刚想张嘴再喊一声,嘴巴冷不丁的被人捂住,整个人都被吓懵了。

等单渝薇回神过来时,她人已经被压在桃树上,拽着她手臂的陆泽承满脸阴沉,那副质问的样子让单渝微有点发虚,咬着唇不敢说话。

陆泽承用拇指按着她的唇瓣,声音中带着怒意:“单渝薇,你就这么爱咬嘴唇?”

单渝微睁着眼睛看他。

什么意思,难道她咬自己的嘴巴都不行吗?

陆泽承刚说完就低头,手撤开的同时吻上单渝薇的唇,用舌头撬开她的嘴巴,以一副强势的姿态闯了进去,完全不给单渝微半点能反抗的机会。

“唔.....”单渝薇扭动着手腕,想用手把他推开,结果只是让陆泽承更怒,将她的手拉高固定在头上,吻的更加凶猛,长腿硬是挤到她双腿间,抬高膝盖磨蹭着。

单渝薇被惊到了,不觉张开嘴,陆泽承眼神沉下,舌头伸进去扫着她的口腔,如此举动让单渝微浑身发软,手臂也不觉软了下来。

两人在一起那么久,陆泽承就是闭着眼睛都知道单渝微的敏感点在哪里。

膝盖摩擦着她的私密处,唇往上移,在她耳郭后轻轻舔着,果不其然,单渝薇撑不住了,被他压在桃树上娇躯浑身发颤,就算紧紧咬着牙关,仍有愉悦的呻吟泄露出来。

单渝微又羞又怕,纵然眼神充满情欲,脸上还是一副惊惧的模样,想推开陆泽承,可是浑身烫的厉害,被他撩拨的不觉摆动腰肢,想要更多。

,他要是不喜欢你就不会带你去他的公司,让所有人都认识你,是你多想了而已。”

“可我就感觉他不怎么喜欢我……”景诗咕哝,然后问单渝微:“薇薇,你说阿承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障碍,不愿意让我知道?”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