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坐公交车失去了第一次;又甜又有车的短文

2022-03-19 14:54:5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我闭上眼睛,这一巴掌如果能让他解恨,我愿意承受。但最终,巴掌没有落下来。他恨声道:“林晚青,你有种!”说完,猛地转身离开。看着他的背影,我叹了口气,现在这样的局面,对谁都

我闭上眼睛,这一巴掌如果能让他解恨,我愿意承受。

但最终,巴掌没有落下来。

他恨声道:“林晚青,你有种!”说完,猛地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我叹了口气,现在这样的局面,对谁都是最好的。

“他会恨你一辈子的。”门口传来冷慕白清冷的声音。

他拿着病历本进来,查看了我的情况,无比淡定地道,“纸终究包不住火,你这招瞒天过海管不了多久,以他的能力很快会知道的。”

“等他知道的时候,或许孩子已经生下来了。”我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从冷慕白手中接过病例本,看了看道,“这次要谢谢你的帮忙!”

“想不到第一次背叛兄弟,会因为你这个女人!”他有些自嘲。

“你也是好意,他会理解的。”将病历本收好,我准备下床离开。

冷慕白一把将我拦住,看着我他道,“做戏得全套,你至少得在医院躺到明天早上。”

他说的对,我现在回去,顾霆琛盛怒之下将我杀了也说不定,还是在医院安全一些。

我又躺回床上,看着冷慕白道:“我怕顾霆琛查看病历,你小心别漏出马脚。”

“不用你提醒,我还想多活几年。”他白了我一眼,拿出几袋中药道:“这些药对胎儿有帮助,别忘了按时喝。”

“谢谢!”我接过中药,诚恳向他道谢。

“这种事,下次别再找我,我怕被顾霆琛杀掉。”

他说完,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我打电话让肖涵来接我回家。

把我送到家里,肖涵就准备去上班。离开前,我对她道:“把我手术的事透露给阮心恬。”

她看了我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点头离开。

回到房间,我继续躺下,既然是小产,自然是要卧床休息的,至少一个星期。

原本以为我打掉孩子的事,被阮心恬知道后不再吵闹,顾霆琛气过就没事了。

为了做足样子,我在别墅一躺就是几天,这期间都是肖涵照

“我妈说小产跟坐月子一样的,得好好养着,如果把身子伤了,以后很难再怀孕,你再休息一段时间吧。”她看着我,有些担心。

“你看我这不好好的嘛!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没事的。”

原本就不是小产,我不能一直这样呆着,肚子也慢慢大起来,不早点处理完事情脱身,迟早会露出马脚。

“好吧,反正你自己注意。”肖涵没有再说什么。放完东西后,她好像有急事,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肖涵离开后,诺大的房间又剩下我一个人,我回到屋里打开了电脑,最近在家没什么事,我准备先在网上把洛城那边的房子找好。

很快,就混到晚上八点,我从冰箱里拿出肖涵刚买的面包,热了一杯牛奶准备当晚餐。

茜茜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

按下接听键,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茜茜的骂声就传了过来:“林晚青,你找死是不是?居然把孩子打掉了。”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的?”

我打掉孩子的事,就那么几个人知道,都跟茜茜没有联系,她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你还拿不拿我当姐妹了?这么大的事居然瞒着我……”茜茜完全炸毛,噼里啪啦开始数落我。

这个女人生起气来就没完没了,我又理亏,根本不敢说话,拿着手机乖乖听她唠叨。

“怎么不说话了?”半天,她才发泄完毕,沉声问道。

“这不是在听你教训嘛。亲爱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着你,主要是怕你担心,想着等过了这两天再告诉你。”我连忙道歉。

“别说有的没的,什么叫怕我担心,你的事我不担心谁来担心。你要打掉孩子我也不反对,反正顾霆琛的种没什么好留恋的,但那毕竟是一个手术,你一个人要出事了怎么办?”

知道她是担心我,心里暖暖的,得此闺蜜,一生何求。

“放心吧,这几天也有肖涵照顾着,恢复得很好。”顿了顿,我继续道:“茜茜,咱们去洛城怎么样?”

孩子的事我暂时不告诉她,省得她老担心我,到时候被顾霆琛发现什么端倪。

“去哪里你说了算,提前告诉我时间就行。”关于离开,茜茜很干脆,这些年她一直随时准备着。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正要挂断电话,她开口道:“过来把你男人接回去,听我朋友说他已经在酒吧醉生梦死好几天了。”

“顾霆琛?”我一愣。

“难道你还有其他男人?”茜茜没好气地道。

顾霆琛怎么会在酒吧?我一直以为他这几天在阮心恬那里。

跟茜茜要了地址,我拿上车钥匙就出门了。

茜茜朋友的酒吧就在她奶茶店不远,老远,就看到茜茜站在门口等。

“在里边,已经完全不醒人事了。”

“他怎么会来这里?”这里看起来并不大,装潢也很普通,就是一般的小酒吧,按道理,顾霆琛是不屑来这种地方的。

“我怎么知道,我朋友打电话找我,说是顾霆琛让我过来,我来后,他说你把孩子打掉了,我本想仔细问清楚,结果他就醉死睡过去了……”

我和茜茜边走边说,很快进到酒吧的包厢。

房间里一片狼籍,桌子上红酒、白酒和啤酒东倒西歪,滚了一地。

我蹙眉,他这是喝了多少。

顾霆琛睡在沙发上,衣服皱成一团,头发凌乱,俊美的脸庞长出些许胡渣,跟平时的高冷判若两人。

听说这几天都在这里。”茜茜双手插进裤兜里,撇嘴继续道:“也是,你把顾家的种都打了,他心情不好在所难免。”

我愣了愣,顾霆琛喝酒是因为孩子的事?

“我有事,先走了,你回去小心点。”似乎不想看到顾霆琛,茜茜转身离开了。

屋子里一股刺鼻的烟酒混和味,熏的我睁不开眼,胃里一阵翻涌,赶紧起身将窗户打开,一股热浪涌进来,才勉强舒服了一点。

“顾霆琛,你醒醒,咱们回家了。”我走过去,轻轻摇晃着他的身体。

“唔……”他嘟囔一声,转过身继续睡。

“顾霆琛,醒醒……”我继续用力摇着。

许是被我摇得不耐烦,他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微眯着眼睛斜睨了我一眼,又闭上,含糊不清的呢喃:“你去告诉……告诉林晚青,她打掉我的孩子,我一定不会放……放过她的……”

醉得实在严重,人都分不清了。

他这么大个子,我也背不动,没有办法,我拿起桌子上的酒杯,起身去洗手间接了一杯冰水泼在他的脸上。

“啊!”他猛地坐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半天才用冷冽淡漠的眼光扫向我,厉声道:“你泼的?”

感受到他的愤怒,以及眼里的危险气息,我心里一紧,连忙低下头,轻声道:“对不起,我实在叫不醒你。”

他没有说话,身体有些坐不稳,又斜靠在沙发上,用冰冷的黑眸继续扫视我,目光里尽是气愤厌恶。

我静静站着,完全不敢再说话,房间里异常安静,空气里的温度继续下降。

“滚出去!”半晌,他终于开口,声音冷冽嘶哑。

知道他现在不想看到我,但他醉的连坐都坐不稳,我不能这样离开。

我上前,小声道:“你醉了,咱们先回家再说。”

他醉眼迷离,露出几丝讥笑:“回哪个家?”

我没有说话,上前欲搀扶他,他一把将我甩开,微眯着眼,固执地问道:“我的家在哪里?”

“英郦山庄。”没办法,我只好回答他,他一醉起来固执到极点。

“那能算家吗?林晚青,你告诉那能算家吗?”他摇着我的肩膀,因为没有力气,整个人几乎贴在了的我胸膛上。

明明知道不能跟一个醉鬼计较,但最近我总是容易暴躁,忍不住就开口:“怎么能不算?你不也住了三年嘛!”

“三年了,养条狗都知道护住主人的东西,你呢?”他答非所问。

胸口升起一股怒火,我一把将他推开,大声道:“顾霆琛,你不要太过份,你说我狗,那你是什么?”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猛地抓起我的手放到他嘴边,用力咬了下去。

听到我吃痛叫出声,他抬起头,露出骄傲的笑容,道:“我是狼狗!”

这……

我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喝醉了的他智商直线下降,幼稚得可以。

“我告诉你,别想悄悄离开,我让你离开你才能走……”

看他这样醉醺醺的,我有点头疼,和一个醉鬼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呢?

努力压下心里的怒气,我再次捧着他的脸道,“顾霆琛,先跟我回去,你堂堂的一个总裁醉成这样,要是被媒体拍到怎么办?”

他没有说话,乖乖地任我捧着他的脸,眉睫微动,眸子里是从未有过的清澈。

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顾我,每天来给我做一顿饭,其他时间点外卖解决。

顾霆琛从那天消失后再也没有出现。

今天,肖涵又提了一大袋东西来看我。

“林姐,我听到一个八卦消息,据杨馨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她下个月进组拍电影了。”

“拍电影?”我有些惊愕的抬起头,下个月不是《熹妃传》开机吗?她哪有时间去拍电影。

“都说是小道消息,不一定准确。你也别管了,养好身体再说。”肖涵摆摆手,有些后悔自己多话。

我愣住了,无风不起浪,心中有些忐忑,我对肖涵道:“我明天回公司上班。”

动漫关键词:又甜又有车的短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