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作文 小东西在图书馆要了你学长

2022-03-19 14:52:3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想着顾霆琛管着那么一个顾氏也不容易,我起身道:“行了,阮大小姐,你要吃什么?我这就去给你买。”阮心恬毫不客气地报了一大堆菜名。我拧眉,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对着沙发上的

想着顾霆琛管着那么一个顾氏也不容易,我起身道:“行了,阮大小姐,你要吃什么?我这就去给你买。”

阮心恬毫不客气地报了一大堆菜名。

我拧眉,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对着沙发上的冷慕白道:“你也留下吃午饭吧,我马上就回来。”

他今天帮我换药,理应感谢他。

因为手受伤,我没有买菜,而是去了市区有名的饭店打包了几个菜。

回到家里,已临近中午,经过玄关的时候,听见花园传来交谈声,是顾霆琛和冷慕白。

从这里到市区来回得两个多小时,没想到他真的回来了。

“她的手有些发炎,你不该让她照顾心恬。”冷慕白的声音传来,我不由顿住脚步,转身望向花园。

顾霆琛背靠在栏杆上,手里拿着一只烟,神色依冷冽,淡漠道:“她活该!”

冷慕白站起身,也点燃一根烟,与他并排站在一起,半天才道:“你明知道她不会那样做,你也知道她是爱你的,如今奶奶已入土为安,如果不爱,就放手吧,还她自由。”

顾霆琛闻言,抬眸,扫了他一眼,冷然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

冷慕白淡笑出声,开口道,“你别多想,我只是想提醒你,再深的爱也会有耗尽的一天,你别等到她收回,再来恨你。”

顾霆琛将手中的烟掐灭,狠狠地丢进池塘里,冷声道:“她的爱我不稀罕……”

我没有再继续听下去,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了,没有必要亲耳听到别人说出来,再给自己心里添堵。

将打包的饭菜放在桌子上,我转身出了门,忍着手上的痛开车到公司。

反正阮心恬有顾霆琛亲自照顾,我在家反而是多余的,公司里一大堆事还等着我处理。

“林姐,王导打电话来,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的消息,听说了咱们要换女主角的事,很是生气。”刚进办公室,肖涵就一脸难色的汇报工作。

“没事,这个事我来处理,你去把今年在国际上走过秀的女模特资料找给我。”

《熹妃传》拍摄尚早,我有足够的时间说服阮心恬放弃,眼下最重要的是完成顾霆琛交待的新品代言人的事。

顾氏每年都会推出新系列的珠宝,按照惯例,每个系列都会是不同的代言人。

女演员和歌手都曾代言过。今年,我准备找在国际上风评不错的国内女模,她们的形象更符合顾氏的新品风格。

肖涵办事效率不错,很快给我找来一大堆资料,我认真地看了起来。

一看就是一下午,待回过神来,才发现窗外已经是霓虹闪烁,其他员工都已下班,只有肖涵还在岗位上,不停的看着手表,看来是有急事。

“你帮我点份外卖,然后下班吧!”我起身对着她道。

“好的,林姐,你也早点回去。”肖涵点了外卖急匆匆的离开了。

很快,外卖送到了。

一个中意的代言人也没找到,我吃完饭便进了小卧室。

今天,不想回家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我,棱角分明的俊脸近在咫尺,我不由得紧张,感觉屋内的空气都有些稀薄,站起身准备去开窗户。

他猛地将我拉进怀里,随后双手紧紧圈着我,力道紧得可怕。

“顾霆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这样,但我实在不喜欢被这样抱着,挣扎了几下,他不松手。

一股浓烈的酒味窜进我鼻子,他又醉了。

我轻轻道:“你放开我,我去给你倒杯水。”

“会恨吗?”他紧紧地搂着我,冷不丁地问道。

我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不明就里地看着他,他薄唇微张,黑眸有些涣散,瞳孔几乎没有聚焦,看来是醉得不轻。

搞不懂,醉成这样还怎么找来这里的。

“会变吗?”见我没有回答,他不死心,看着我固执地问道。

“会。”我回答,伸手去掰他圈着我的手,试图挣脱他的怀抱,但他似铁了心一般的,死死搂着。

“会收回吗?”他似小孩子般地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继续追问。

突然明白了他在问什么,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有些无奈地道:“我也不知道。”

他不再追问,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将我拥的更紧,双手在我身上摸索起来。

我捧起他的脸,轻声道:“顾霆琛,我是林晚青,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你不能再对我这样。”

我的话刺激了他,他直接将我抱起扔在床上,俯身趴在我身上,细碎的吻伴随着酒气席卷而来,急促而猛烈。

“顾霆琛,我是林晚青,是你特别讨厌的人,你看清楚。”我有些崩溃,再次双手捧住他的脸,试图让他看清我。

他抬眸,迷离的双眼微睁,定定地看了我几秒,随后轻轻地“嗯”了一声,再次动手扯我的衣服。

接着,他又开始去解自己的皮带,我猛地清醒,肚子里有孩子,不能这样。

我一把抓住他的手,看着他道:“你喝醉了,不要这样。”

“好,我不动,你帮我,帮我解开它。”他听话的停手,将我的手拉向他的皮带,指挥着我帮他解,脸上还带着难得的笑容。

望着他堆起孩子般笑容的俊美脸庞,我不禁有些愣住了。

今晚的顾霆琛有些特别,又似乎有些可爱。

他的手突然大力了起来,我一个激灵,突然清醒过来。

猛地用力推开他,忙不迭地下床,穿上衣服,直接出门了,再留下去,我怕没办法留住肚子里的孩子。

外面的天依然下着小雨。

我开着车一路狂奔,最近的事实在太多,我不知道怎么处理,只想就这样逃得远远的,我怕再不发泄一下,自己又会回到从前。

不知道开了多久,天已泛亮,我这才回过神,发现自己竟来到了大山深处。

放眼望去,四周皆是树木山林,荒无人烟,蜿蜒的小路左右盘旋,看不到尽头,除了怪异的鸟叫声再无其它。

我的心不由抽紧,有些后悔,不该那么冲动慌不择路,将自己置于这般境地。

我加大了油门,想尽快驶出这片森林。

突然,一条藏獒从车前窜出,我慌忙踩刹车。好像还是晚了,能明显感动车子右轮从一个异物上辗了过去………

这下完了,我猛吸一口气,坐在车里半天没动,完全没有勇气下车去查看。

一动不动地坐了很久,直到有人敲车窗,我才反应过来。

扭头一看,车窗外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面色黝黑,满脸胡渣,看外表就很吓人。

见我没有动,他指了指车轮下面,示意我下车。

虽然心里怕的要死,但确实是我的错,按下心中的恐惧,我慢慢打开车门。

车轮下,刚刚还在乱跑的藏獒已经一动不动躺着,一滩殷红血迹在乡间的绿荫中分外醒目。

我吓的闭上眼睛,半天,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你说,怎么办吧!”男人双手抱着膀子,冷冷的扫视着我。

不敢看那双幽深恐怖的眼睛,我低下头连忙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愿意赔偿。”

“看你态度还不错,这样吧,你给一万现金,就放你走,不然……”男人嘴里咬着一根草,上下打量着我,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我连忙道:“没问题,我马上给你。”这个时候,别说一万,就是他要十万,我也会给的。

我连忙转身去找我的包,车里翻遍也没找到,这才想起,昨晚走的急,忘记带了。

“大哥,我……我没带那么多现金,这样好不好,我微信支付给你。”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行,我们这里只认现金,你要没钱,今天就别想走了。”男人鼻子里冷哼一声,满脸不高兴。

“这样,我打电话给我朋友好不好?让她马上送现金过来。”我忙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你最好老实点,别想报警,在我们这里,警察来了也不管用。”男人瞪着我,很不耐烦的样子。

“不会的,不会的,保证不报警。”我连忙找出号码递给他看,确认不是报警电话,他才点头示意我拨号。

我首先打给茜茜,关机;我再打给肖涵,同样的结果。

我一下子呆住了,平日里除了公司就是顾家,我不善于交际,身边根本没什么朋友,我都不知道该给谁电话了。

想了半天,我索性壮着胆子打给了冷慕白。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但却没有说话,我有点尴尬,开口道,“冷医生,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搅你,你能帮我个忙吗?我出了点事,需要一万元的现金,你能帮我送过来吗?”

见电话那头没有回应,我顿了顿,鼓足勇气道:“冷医生,实在抱歉,我只能找你了。”

良久,电话那头冷冰冰的传来一个声音:“林晚青,你很可以!”

这声音是………顾霆琛!

怎么会是他?

他昨晚醉的那么厉害,这一大早的怎么会接冷慕白电话?

“顾霆琛,怎么会是你?”我又惊又怕,不假思索地开口问道。

“要不是我,还真不知道我的女人会为了钱在清晨给别的男人打电话。”这席话,顾霆琛说的极慢。

能听得出来,他咬着牙,很生气。

正当我不知所措时,电话那端传来了他冰冷的声音:“地址!”

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连忙向身边的男人道:“大哥,这里叫什么?”

“该死的,大清早的,你到底干了什么?”电话那端,顾霆琛突然提高了音量,似要将我的耳膜击破。

“向阳村头。”男人报出地名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扶额,有些无语,更多的是担忧。

原本以为顾霆琛宿醉,现在一定还在睡觉,不想这么早打搅他,没想到弄巧成拙了。

男人见我挂断电话,倒也没再说什么,直接蹲在车子前面。

我重新回到车里,忐忑地等着顾霆琛到来。

原本以为会等很久,隐约记得昨天晚上,我大概开了两个多小时。没有想到的是,半个小时后,顾霆琛就过来了。

可能跟怀孕有关,最近我总是感觉又困又累,回到卧室,我洗完澡倒头便睡着了。

半夜,房间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推开,尽管声音很轻,我还是听到了。

从前的阴影给我留下了容易惊醒的毛病,无论多困,只要稍有响动,我都能立刻清醒。

接着一个黑影从外面进来,站在床前静静地看着我,我吓得张嘴咬住被子,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过了一会儿,黑影在床边坐下,拿出一根烟点燃,借着微弱的火光,我才看清,来人是顾霆琛。

“你怎么来了?”我起身打开了床头灯,抬眸看着他。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