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和对象很黄的聊天记录:莲花坐是怎么进入的

2022-03-19 14:43:2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呜……”小腹骤然一痛,我紧紧捂住我的嘴巴才不让自己大呼出来。而对面和我对视的肖乐林,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边的情况,反而一旋身,将身边的小秘压到树上

“呜……”小腹骤然一痛,我紧紧捂住我的嘴巴才不让自己大呼出来。

而对面和我对视的肖乐林,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边的情况,反而一旋身,将身边的小秘压到树上就亲。

我被这变故惊得一愣一愣。

庆幸没有被他发现自己和他兄弟在一起,却又不得不亲眼看着他和别的女人正大光明的劈腿……

身后男人的动作不停,我死死捂住嘴巴。

刺激和悲伤一齐袭来,我眨了眨酸胀的眼,不让自己哭出来。

就在那对狗男女吻的激情即将进入正题的时候,身后的男人突然光速地整理好我的衣物和他自己,笑着对树前的那对男女喊:“大哥!”

我明显看到肖乐林的背影一僵。

他转过身来,在见到我的瞬间,脸上一片死灰:“你、你……”

“你”个半天,愣是没一句完整的话。

不过他虽然语文不及格,但视力可是真好,三秒钟就瞟到了旁边的邱霖严,脸色瞬间黑了。

我还以为他会大发雷霆的骂我,可谁曾想,人家充分贯彻了能动手绝不逼逼的原则,上来就给了我一个耳光。

实在话,我当时有点懵逼。

你能给我穿破鞋,我就不能给你戴帽子?

可他显然自顾着猜忌我是不是出轨了,倒是忘了自己的情妇还在身边,直到邱霖严把我拉到身后,语气不善的问他:“肖乐林,你难道没觉得,你大晚上的挽着个女人来公园打媛媛很怪诞吗?”

肖乐林被噎了一下,偷偷的甩开那女人的手,气焰小了不少:“这是我的家事,不用你管,媛媛不是你能喊的,你还是先理好你的那些风流债吧。”

他说完就过来拉我的手,我甩了他,这只手刚才还拉过那个女人呢:“碰过别人的手就不要再来碰我了。”

肖乐林大概是没想到我也有那么硬气的一天,身体僵了一下,表情很是怪异。

不过哪有贼承认自己是贼的,他只是呆愣了片刻,立马用愤怒把自己的心虚伪装起来:“好啊唐媛,我早就怀疑你们两个了,上次在家里就不清不白的用同一个碗,亏得妈当时告诉我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时候,我还替你开脱。”

这话不冤枉,我确实出轨了,之前跟邱霖严也确实不清不楚的,所以我不委屈。

我委屈的是明明是他出轨在先,居然还有脸指责我不忠?他脸那么大,上辈子跟脸盆是血肉至亲吧?

邱霖严反唇相讥:“说来惭愧,我们只是同用了一个碗,哪像你那么博爱,都同睡一张床了。”

“你!”肖乐林气得脸都青了,明知说不过他,干脆动手。

场面渐渐的有些控制不住了,我怕他们真的打起来,想去拉,却忽然晕了一下,双腿一软,一头扎了下去。

我明明吃饭了的,怎么就低血糖了?

邱霖严要扶我,可被肖乐林一把推开。

我天旋地转的,也只能任肖乐林拥着快步离开了。

肖乐林把我抱回家,对我嘘寒问暖, 少有的贴心:“老婆,你感觉怎么样?还晕吗?我去给你倒杯热水。”

本来还有些许感动的,可一听热水两个字,好感瞬间一扫而空。

喝热水还真是万能啊,我痛经,他说喝热水,我感冒,他说喝热水,我现在头晕耶,喝热水抵什么事?你还不如给我泡杯糖水呢。

可我懒得理他,更不想发火。

他见我不说话,以为是默认了,飞快的跑了出去。

我依旧躺在床上,没了刚才天旋地转的感觉,可还是有些晕,一晕就恶心、想吐。

恶心、想吐……

那一刻我脑海里闪过一个非常不好的认知,我是不是两个月没来大姨妈了?

早孕的反应是什么?我赶紧拿起手机,上面立刻跳出邱霖严的微信框:还好?我在门外。

我没理他,“啪啪”的打出几个字,一搜索,冷气直接从脚底窜起,一颗心哇凉哇凉的。

怎么会……

我有一种要完蛋的感觉……

我跟肖乐林结婚整整两年,盼个孩子也足足盼了两年,可是两年都没怀上,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怀上?而且还是在我跟邱霖严发生关系的时间段。

我是真怕了,压根拿不准孩子是谁的。

并且不管孩子是邱霖严的还是肖乐林的,都不是我所希望的。

我都酝酿大招要跟肖乐林离婚了,这时多个孩子,岂不是拖累?

此时肖乐林端着水杯进来了,特别关怀备至的将我扶起来:“老婆热水来了,你慢点喝,有点烫。”

他说着还吹了吹杯里的水,这才缓慢的送到我的唇边,还生怕我烫着,小心翼翼的看着。

冷静冷静,唐媛你要冷静,我告诫自己。

尽管紧张得后背衫都被冷汗湿透了,我还是强装镇定,接过他的杯子:“我自己来吧。”

以前他的一句问候就能让我乐呵两天,现在却只有别扭。

他没说话,就坐在床边看着我。

我被他盯得有点发憷,做贼心虚,生怕他发现什么端倪了,紧张得掌心都在冒汗,两口能喝完的开水,硬生生的喝了小半个小时。

本想熬到他失去耐心的,可他今天愣是好心情,就不动,非等我喝完水。

没法子,只能喝完,然后杯子一方,说:“我有点累,先睡了。”

他拉着我:“老婆,你等一会,我有话想问你。”

我怕,真的,你能别问我吗?

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在最慌张的时刻,手里捏的居然是手机,就停在邱霖严手机号码的页面。

他把我拉起来,双手忽然伸出来按住我的双肩。

我还以为他又要打我呢,整个人一抖,瞬间往后靠。

可后面是床跟墙壁,动不了。

“对不起,老婆。”他破天荒的给我道歉。

我:“啊?”我特么的都出现幻听了?

可他又重复了一遍:“老婆,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这次我听清楚了,他真的跟我道歉。

只是我不太明白他为什么道歉,因为误会打了我?虽然那并不是误会,还是说他准备跟我坦白出轨的事情?

你可千万别坦白啊,不然你坦白了我不原谅你,反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不过我显然想多了,人家对出轨的解释是:“今晚有应酬,一时喝多了几杯,怕回去给你熏着了,才会让倩倩陪我走会,醒醒酒。”

倩倩?噢对了,就是他那个小情妇,差点忘了她叫李倩。

我“哦”了一句,没搭话。

他摸不准我的想法,又开口:“老婆,我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原谅我吧。”

我只是嗯了一声,你肯定会的,我赌一百块,不过我没说出来。

他又说:“老婆,你以后想去哪玩,记得打电话跟我说,我一定会抽空陪你的。”

言下之意就是他还是怀疑我跟邱霖严,不希望我以后跟他走太近。

这样也好,这种泥足深陷的事情,是该打住了:“我以后不会再单独见他了。”

得到我的保证,他立马喜笑颜开:“真是我的好老婆。”

说着抱紧我就要亲热,被我闪开了,没有厌烦,也不是生气,只是单纯的觉得别扭,我已经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肢体接触了。

他似乎挺不满的,眼看要发火,我赶紧转移话题:“老公我还是有点晕,你给我泡杯红糖水吧。”

他瞬间忘了刚才的不快,有点紧张的伸手盖住我的额头,探探有没有发烧:“好,你等着,我现在给你泡,很快的。”

他前脚一出门,我后脚就从床上跳下来,飞快的从抽屉里拿出验孕棒,惊慌失措的躲进厕所,“咔嚓”一声反锁上门。

这个验孕棒我备了两年了,没想到派上用场的时候会狼狈如斯。

趁着肖乐林不在,赶紧验了一下,然后紧张兮兮的盯着它,求祖宗似的求它,千万别来啊。

可我感觉自己前世可能跟祖宗八字不合,特么的居然真的是两道杠。

当时就跟雷劈似的,双腿一软,差点倒地板去了。

惊悚的不是因为我真有了,而是我还不知道孩子是谁的。

我脑子正乱,电话却不要命的喧嚣起来,拿起一看,是邱霖严,更加心烦意乱,直接给挂了。

可没一秒,他又打,真真是坚持不懈。

我还是没接,不过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他秒回:你没事吧?

下一秒又一条:他有没有为难你?我现在进来。

我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回一句:别!

这次他明显犹豫了一会才回我:怎么,睡完就翻脸?

他应该是知道我没事了,又开始了他的闲撩。

可我没心情,我现在都快死了大哥,你竟然还撩我,我没再理他。

这时外面传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应该是肖乐林回来了,我整理了一下,将验孕棒藏了起来,这才故作镇定的走出去。

他放下红糖水过来扶我:“老婆,上厕所怎么不叫我,你不是晕嘛,万一摔着了怎么办?”

从厕所出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决定,我要将怀孕的事瞒下来,然后尽快的跟他办离婚,孩子,我自己养。

经过公园一事,肖乐林好像变得跟以前他不太一样了,天天一下班就回家,比北京时间还准。

偶尔还会玩点小情趣,像什么烛光晚餐、玫瑰花、巧克力,变着花样哄我开心。

如果是以前,我能高兴得蹦上天,可现在就只剩呵呵了。

结婚两年,还不知道他什么性子嘛,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他以前是觉得我黄脸婆,搁家里都没有打主意,现在多了个暧昧的邱霖严,他倒是怕了。

他对我好,我就默默的受着,然后暗地里找律师商量离婚事宜。

听起来好像有点渣,可肖家不是一般的人家,财大气粗的,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我大概连肖家大门口都走不出去。

这几日肖乐林天天围着我转,我就掰着手指头数日子,看看那个李倩能忍几天不出手。

果然,平静还不够一个星期,她终于上门摊牌了。

当门铃声响起的时候,我已经隐隐的有感觉了。

肖乐林自己有钥匙,不会按门铃,邱霖严也多日不见,断不会突然到访,至于婆婆,上次的芥末估计还如鲠在喉呢。

我只打开了一条小缝,眼睛从下往上扫,见一双白皙细滑的大长腿,上面裹了一条包臀小短裙,上身是裸背的吊带衫,脖子系一条粉红色小丝巾,性感美艳。

她抱手站在门口,下巴微微上抬,高傲得像只孔雀。

用眼角余光瞟了我一眼,脸上瞬间爬满不屑。

我真是差点被气笑了,一个小三竟然用眼角余光瞟正室,还不屑?她肯定是没被原配带人扒过衣服拍裸照吧。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