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他的炙热在我那不肯退出,宝宝的扇贝真会夹

2022-03-19 14:42:0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他就趴在我身上,上衣依旧褪去了,宽厚坚实的胸膛抵着我,让我有点迷乱,呼吸不稳:“邱霖严。”他鼻音很重,甚至有些喘息的“嗯”了一句,抬头眯着杏花般的笑眼问我

他就趴在我身上,上衣依旧褪去了,宽厚坚实的胸膛抵着我,让我有点迷乱,呼吸不稳:“邱霖严。”

他鼻音很重,甚至有些喘息的“嗯”了一句,抬头眯着杏花般的笑眼问我:“怎么了,我弄疼你了?”

俊朗的脸庞,迷人的笑容,就是放在明星堆里都不会比任何小鲜肉差,然而我们只是炮友。

我盯着他仿佛会发光的眸子,跟他说:“到此为止,可好?”

我是要跟肖乐林离婚的,不能带上他。

他蹙了蹙眉,整张脸贴了上来,不留任何空隙。

就在我以为他要怒的时候,他居然伸舌在我嘴唇上舔了舔,接着调笑一句:“小馋猫,偷吃也不擦嘴。”

……

我盯着他,不知该做什么表情好。

干脆环住他的脖子,逗他:“那你是喜欢小馋猫呢,还是喜欢小妖精?”

他笑了,拇指在我的唇上摩擦:“床下是猫,床上是妖精,不冲突。”

虽然他这人油腔滑调惯了,但不可否认,我很受用,受用到都忘了我本来是要反抗的。

他也不等我醒悟,动作娴熟的攻城略地。

而且不得不承认,他不仅猛,活还很好,特别是那双不安分的手,修长的手指探进去,没两下就把我撩拨得浑身滚烫,脑子跟一团浆糊似的。

然后他就趁机闯了进来,我没有准备,胀痛感瞬间传来,闷哼着掐住了他的胳膊,蹦出了一个“痛”字。

他当时还伏在我胸前啃咬,听到我叫,很清脆的笑了一下:“抱歉,我有点猴急了。”

“你这难道是在告诉我,我昨晚没满足你吗?”

他笑了:“如果我说你是鸦片,我吃上瘾了,你会信吗?”

他一笑,幅度就有点大了,我小腹胀得厉害。

“信又怎么样,不信又怎么样?”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带的,我现在越来越爱撩了。

他嘴上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凑上来咬住我的下巴啃了起来,没怎么用力,可还是微微的疼:“信的话我会更加卖力。”

我:“那不信的话,你是不是可以起来了?”

他停了下来,眯着眼看了我好一会,忽然嘴角一扬,双手滑到我的腰上,按住,然后猛然一撞。

“你慢点,弄疼我了。”

他直笑,却越发的猛,还问我:“你不是想知道不信的话,我会怎样吗?”

我点头:“是,你会怎样?”

他笑着捏了捏我的下巴:“我会上哭你

完事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他是真猛,而我是真累,趴在沙发上连眼睛都不想睁了。

他看起来倒是没多少倦色,很快起身穿戴整齐,吃干抹净估计也该走了。

我没做声,眯着眼假装睡了,可心里却不知道在期盼着什么。

身后很快传来他往外走的脚步声,走了一段,停了一会又折回来,难道是落东西了?

我还疑惑着,身上瞬间覆盖下来一张松软的毛毯子,然后脸上一阵柔软,他亲我。

之后是客厅蟋蟋蟀蟀的声响,他在打扫战场,意识到这点,我心里莫名的颤了一下,很怪异的感觉。

最后还把我抱到了房间的床上,盖好被子,临走前还使坏的给我旁边的空床垫喂了一杯水,真的是……好兄弟。

我是真的累得够呛的,他走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感觉身边有人躺了下去,惊醒的同时闻到一股子酒味,翻身看到酒气熏天的肖乐林,整个趴在床铺上。

这是跑去借酒消愁了?

我捂着鼻子,莫名的生出一股厌烦,可还是起身下床给他放水洗澡,把他扶进去之后下楼做了碗醒酒汤。

我以前也经常做这些,想着他在外面应酬,太辛苦,还可劲的心疼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人家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哪辛苦了。

喝完醒酒汤,肖乐林忽然趁我不注意,一把将我摁床上去了,满是酒气的嘴立马凑上来。

肖乐林吻上来,双腿叉开坐在我身上,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意思,想必是酒还没醒,搞错上床对象了。

我侧脸躲开他,以前跟他就没多少激情,知道他出轨后直接演变成了厌恶。

他却浑然不觉我的抗拒,嘴含住我的耳廓,手就要从睡衣下摆里摸进去,迷迷糊糊的还叫着:“老婆。”

同样的动作,邱霖严也做过,可换成肖乐林我却觉得恶心。

我怀疑自己得病了,中了一种叫邱霖严的毒,难道女人真的是睡过了,就上心了?

我伸手抵着他:“很晚了,睡吧,你明天还要回公司呢。”

说完不等他答应,侧身拉起被子留给他一个背影。

他也没说什么,翻身钻进被窝,很快睡了过去。

我在想,他是不是巴不得我不跟他亲热?

接下来的几天,肖乐林还是一如既往的深夜才归,不过没再喝得烂醉如泥了,只是一如既往的不拿正眼看我。

我早对他心灰意冷了,准备攒大招跟他离婚。

倒是邱霖严跑得勤,门前叫嫂子,门后叫妖精,他也不怕精神分裂。

“小妖精,想我没?”毫无征兆的,他又来了。

等我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厚实的臂弯圈进怀里。

我扭头打量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偷偷配了我家钥匙?”我明明有锁门的。

他很无辜,勾着钥匙在我眼前晃了晃:“什么叫偷,本来就是我的。”

呃……我忘了,半年前家里锁坏了两天,肖乐林都没放在心上,最后是他找人给换了。

那这位风流小王子岂不是半年前就攒着我家钥匙了?他想干嘛?

“你该不是半年前就想睡我了吧?”我打趣他。

这次他没笑,盯着我,神情挺严肃。

“你本来就是我的。”

似乎为了证实他的话一样,他的大掌箍住我的腰,更加凶狠。

“别,停下!”

“好,不停。”

他故意曲解我的话,凶猛的让我连连退缩。

我受不住地尖叫求饶,却好像成了为他助兴,他不仅没有任何缓和,反而越来越亢奋
 

语气认真又霸道,我愣了愣,有点小感动。

不过也仅限于感动,现实告诉我,男人的情话只能信一半,肖乐林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没说话,他自己先笑了起来,像个二傻子:“我饿了,今天吃什么?”

“糖醋里脊。”

他一听,脸色瞬间菜了下来,仿佛回味起了那只醋不糖的糖醋里脊,表情都不自然了。

然后又特别乖巧可怜的拿脸蹭我耳朵:“姐姐,咱们换一个好不好。”

我暗笑:“怎么?我做得不好吃?”

他挑挑眉,硬生生的挤出一句:“好吃。”

我真笑了。

这次大发慈悲,不做糖醋里脊了,在菜谱上学了个红烧鱼,准备大展身手。

大概我卷袖子的动作太夸张了,他靠着洗手盆都笑出了声。

我瞟他:“笑什么?”

他摇头,却还是笑,眼睛弯弯的像一轮明月,特别好看:“我来吧,鱼多刺,容易伤手。”

说着话,他已经把外套脱下来罩到了我头上。

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不浓,很好闻,我差点舍不得扯下来了。

他很快清洗好鱼,热锅倒油,爆炒葱蒜,最后鱼下锅,“嗞嗞”的直响,撞击得锅里滚烫的油瞬间朝一旁的我飞溅出来。

我下意识挡住脸,结果一只大手先一步伸来,油溅到他手背,立马现出几个红点。

“疼吗?我去拿药油。”我抓着他的手,有点着急,还有点……心疼。

他给我拽了回来,摸着我的脑袋按进他的怀里,柔柔的一笑:“不疼,有的是比这疼的。”

我抬头看着他,心情复杂:“你以前经常做饭吗?”

肖乐林从来不做饭,所以我本能的就以为邱霖严也不做,倒是把他们只是朋友的事实给忽略了。

他耸耸肩,没做声,转过去继续做他的鱼。

就那一瞬间,我忽然想从背后抱紧他,想必一个人生活,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

可我始终没动,一是没有勇气,二是门铃响了。

我抬步想去开门,他忽然蹦出一句:“下次我把门铃拆了。”

我诧异:“为什么?”门铃得罪他了?

他伸手挑挑我的下巴,老不正经的一句:“因为它大嘴巴,吵到我跟你打炮了。”

我无语,这人就正经不过三秒。

门铃叫得急,我立马去开门。

正寻思着是谁,一打开,就见到肖乐林母亲自带阴影的脸:“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干什么呢?屋里藏奸夫了?”

我知道她向来不待见我,可这么一语中的的胡扯,还真是让我紧张得掌心都在冒汗。

所幸她也只是随口说说,排挤完之后就开始像从前检查卫生的宿管大妈一样,在屋里屋外的搜查。

手往装饰品上一扫:“有灰。”语气冰凉又嫌弃。

我不由得翻个白眼,但终是做贼心虚,不敢反驳。

她这明显是来找茬的,我要是顶撞她,那就正中她下怀了,做儿媳妇做成我这样,心也是挺累的。

“这是什么?”我这边还唉声叹气的盼着她快走,她那边就拿着一只袜子问我话。

我看一眼,如实回答:“是乐林的袜子,我早上洗的,没收。”

她眉头皱紧,语气特重的反问我:“洗的?这都是灰色的,你就洗过了?”

我……那本来就是灰色的。

我没说话,她想必是发现了,可也没有半点错怪我的意思,而是袜子甩垃圾桶里,挑剔道:“以后袜子都要穿白色的,洗完之后要放在太阳底下晒,这才杀菌,晾干之后要熨好……”

我没有反驳,一一点头。

我认错态度良好,她找不到挑剔的由头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忽而把她的目光转向已经坐在餐桌上的邱霖严,又扭头看我一眼:“邱霖严,你怎么在这里?”

我心一揪,紧张得腿肚子都在抽筋。

动漫关键词:宝宝的扇贝真会夹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