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对象摸自己小兔兔的感受知乎,男朋友说他有更大的棒棒糖

2022-03-16 16:19:1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是我在沈云容的酒里动了手脚,让她那么快喝醉的。”沈云裳一点也不介意承认。   “你怎么做到的?”夜楚离满眼好奇。   他自认眼力不错,却没有看出

 “是我在沈云容的酒里动了手脚,让她那么快喝醉的。”沈云裳一点也不介意承认。

 

  “你怎么做到的?”夜楚离满眼好奇。

 

  他自认眼力不错,却没有看出当时沈云裳有什么不对。

 

  “告诉你你也不懂。”沈云裳暗暗好笑,还以为他要指责自己心肠恶,连自己亲妹妹都要害,没想到他关注点在这里。

 

  “你说了我就懂了。”夜楚离也不生气,一副诚心求教的模样。

 

  沈云裳忍不住笑,说:“我将药粉粘在我的手指上,拿壶的时候手指在壶嘴处轻轻一抹,再倒进沈云容酒杯的时候,酒将药粉冲下去,再给我自己倒酒的时候,就没事了。”

 

  这只是最简单的伎俩,只要手快,做的不着痕迹,没人会看出来的。

 

  若旁人的医术比她高明,或者眼力足够,还是会看出破绽的。

 

  当然对付像沈云容那样的人,用不着多么高明的手段。

 

  夜楚离恍然:“原来是这样,厉害了。”

 

  又学了一招。

 

  他还真一点都没看出来,哪怕提前知道,恐怕也看不出酒有问题、

 

  如果用云裳用这样的方法害自己的话,自己也是防不胜防的。

 

  原来他的小妻子本事真不小。

 

  “我不过是让我妹妹自食恶果罢了,若她不是有心要害我,我也懒的搭理她。”沈云裳淡然说。

 

  夜楚离眼神变了变:“你不能喝酒?”

 

  “不能喝。”沈云裳点头,“我只要一喝酒,身上就会起满疙瘩,呼吸困难,头脑发昏,若是狠了,还会丢了性命,我妹妹不是不知道,却非要我当众出丑,我为何要饶了她?”

 

  说到后面,她眼中已经透出狠戾。

 

  夜楚离心中怒火上升,心中也起了一丝疑惑。

 

  沈云容这样狠毒的人,当年怎么会救了自己?

 

  还是说那个时候的她年纪小,不懂善恶,看到自己受伤,觉得可怜就救了自己,长大后才变恶毒的?

 

  “别担心,我不会伤害无辜。”沈云裳解释道,“我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旁人若威胁到我的性命,我才会出手。”

 

  她家夫君神情不对啊,怕自己惹事是怎么的。

 

  “你只管出手,天塌下来有我给你顶着。”夜楚离想也不想道。

 

  他发誓要护她周全的,任何时候都不会变。

 

  沈云裳微一怔,心中无比温暖,笑了笑说:“我知道了。”

 

  夜楚离想着沈云容的言行举止,莫名烦躁。

 

  沈云裳也不再说话,总觉得他有心事,又不跟自己说。

 

  算了,等他想说的时候再说。

 

  两人回到镇南王府,才一进门,管家杨林急匆匆过来:“王爷王妃,老夫人有请。”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有数,一道去了老夫人院子。

 

  果不其然,姜氏陪在一边,又是一幅亘古不变的委屈但大度的模样。

 

  “母亲。”夜楚离上前行礼,对姜氏并不假辞色。

 

  沈云裳随后跟过去见礼,很给姜氏面子地叫了一声“姨母”,站在夜楚离身后半步的位置。

 

  “云裳,你是没把我的话记在心上是不是?”老夫人“啪”一拍桌子,喝道,“你当着我的面一套,背后又是另一套,你可真会做戏,我都被你骗过去了!”

 

  沈云裳上前一步,准备开口。

 

  夜楚离拉了她一把,冷声说:“母亲若是为了今早回门礼的事,云裳没有错。”

 

  姜氏眼里闪过一抹狠色:王爷越来越维护这贱人了,不大妙。

 

  以往王爷可从来不过问后宅的事,这女人一进门他就变了。

 

  这女人对王爷的影响,不是一般的大。

 

  “离儿,你不必护着她!”老夫人哼一声,“我早跟她说过,要事事听从你们姨母的吩咐,她答应的好好的,背着我却对你们姨母羞辱谩骂,目无尊长,成何体统!”

 

  沈云裳但觉好笑。

 

  羞辱谩骂什么的,根本不存在,分明是姜氏在老夫人面前强行给她安的罪名。

 

  若不是当时夜楚离也在场,她少不得要为自己辩解一番。

 

  现在,没这个必要。

 

  姜氏一如往昔地装好人,温声道:“姐姐别生气,气坏了身体可不值得,王妃虽是对我多有不敬,可也是因为年纪轻,火气大,打磨打磨就好了。”

 

  “这话也是你说的?云裳是本王的王妃,在夜家,除了母亲,任何人都不得冲撞她,没有她不能管教的人。”夜楚离果然没有辜负沈云裳对他的信任,直打姜氏的脸。

 

  他本就不是老夫人亲生,叫她一声“母亲”,是因养育之恩大于天,他欠着母亲的。

 

  姜氏不配。

 

  他却从来没有称过姜氏“姨母”,称她一声“柳夫人”,已经给足了她面子。

 

  事实上姜氏只是柳家的妾,根本不配被称为“夫人”。

 

  姜氏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暗里要气炸了肺!

 

  王爷对老夫人很是孝敬尊重,从来没有半点忤逆。

 

  如今为了沈云裳,居然跟老夫人顶嘴,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离儿,你怎么总是向着云裳说话!”老夫人接连被夜楚离顶撞,也是气的不轻,“不管怎么说,你们姨母是长辈,她所做的安排你们都得顺从,她掌管中馈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出过差错,这还用我跟你细说吗?”

 

  “柳夫人以往有没有差错暂且不说,今天早晨回门礼的事,错都在她,与云裳无关,母亲可曾看到柳夫人的作派?”夜楚离仍是向着沈云裳说话,谁的面子都不给。

 

  老夫人眼见夜楚离如此强势,也不禁有了一些疑惑,皱眉看着姜氏问:“婉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今天早晨准备的回门礼当真十分周全吗?”

 

  离儿不是胡搅蛮缠的,沈云裳更是没有心虚之色,怕不是有什么误会?

 

  沈云裳挑了挑眉,眼神嘲讽。

 

  她就知道姜氏在老夫人面前一定不实话。

 

  姜氏就是要她在娘家人面前抬不起头,那回门礼寒酸的,普通人家都拿不出手的,何况夜家。

 

  姜氏顿感不妙,赶紧说:“我自然是准备齐全的,姐姐还信不过我吗?该有的全都有,绝对不会让亲家说出一点不是来。”

 

  老夫人脑子不够用了,一脸算不过来的表情。

 “姐姐若是不信,找杨管家问问不就清楚了?”姜氏又道。

 

  本以为只要姐姐一发怒,沈云裳必然害怕认错,以后在自己面前更要夹着尾巴做人。

 

  没想到沈云裳不曾开口,夜楚离倒是一个劲儿替她说话。

 

  姐姐要认真追问起今早的回门礼之事,她是理亏的。

 

  夜楚离沉声说:“蒋辞,把杨管家叫来。”

 

  杨林是从他父亲还在的时候,就在府上做事,为人忠厚老实,信的过。

 

  姜氏万没料到他竟如此痛快,脸色猛地一变,随即又强装镇定。

 

  府上一切都是她说了算,包括杨管家在内,都要在她手底下讨生活,就不信他敢出卖自己。

 

  杨林很快到来,恭敬行礼。

 

  姜氏抢着道:“杨管家,今早的回门礼之事,你好好说一说,我准备的回门礼是否十分齐全?”

 

  边说边给了杨林一个警告的眼神,意思是让他小心说话。

 

  沈云裳看的出姜氏的把戏,没有抢着说什么。

 

  府上的这些人她还不熟悉,正好趁此机会,称一称这些人的斤两,看看他们谁可信任,谁是姜氏的狗腿子。

 

  杨林被几个主子这么盯着,自是紧张的,听姜氏的话,第一眼本能看向夜楚离。

 

  夜楚离冷声道:“你只管说实话。”

 

  杨林心中顿时有了数,道:“回老夫人,回王爷,今早柳夫人为王妃准备的回门礼是两盒兴隆斋的点心。”

 

  姜氏顿时气的脸色发了青:这个老不死的,居然敢出卖自己,不想在王府干下去了!

 

  老夫人愣了一下,问:“还有呢?”

 

  就只是两盒点心而已吗?婉秀跟她说的可是样样齐全的。

 

  “回老夫人,刚开始是只有两盒点心,后来王爷王妃十分不满,说了几句之后,柳夫人又重新让人准备了回门礼。”杨林老老实实答道。

 

  姜氏赶紧说:“姐姐,是管家没有说清楚,我让人准备的那两盒点心只是回门礼的其中之一,其他的礼品还没有来得及拿出来,王妃以为我准备的回门礼不周全,便对我诸多挑剔。”

 

  还好,杨林是个老实的,没把话说死,她还能有理由敷衍姐姐。

 

  老夫人听到这儿,脸色好看了些,气道:“云裳,你听到你姨母说的了吗?她让人准备的回礼十分齐全,你只看到两盒点心,便指责她办事不周,对长辈如此不敬,成何体统?”

 

  沈云裳上前一步道:“母亲有所不知,姨母刚开始只让人准备了那两样点心,对我娘家十分瞧不上眼,还不将王府的脸面当一回事,看我发作,应对不了了,才让人重新去准备的回门礼。”

 

  “王妃,你怎能如此污蔑我呢?”姜氏自是不承认,悲悲戚戚道,“我没有瞧不上晋阳侯府,王妃处处容不下我,到底是何居心?”

 

  说着话,眼圈又开始发红,掏出手帕又擦起眼泪来。

 

  “云裳,你太过分了,事到如今居然还不肯认错!”老夫人就见不得她妹受委屈,愤怒道,“你姨母是在教你做人做事的道理,你不但不感激,还如此跋扈,太让我失望了!”

 

  夜楚离眼神已变的森冷,沉声道:“母亲没有看到当时情形,只信柳夫人的话。今早的事情我是亲眼看到的,不过既然母亲不相信也罢,日后不再让柳夫人掌管中馈,免得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母亲会分不清谁是谁非。”

 

  母亲只信柳夫人,他和云裳多余解释。

 

  姜氏脸色大变,顾不上假哭了,忙道:“姐姐,这——”

 

  “离儿,你说什么混话呢!”老夫人顿时气的脸色发青,“这些年都是婉秀管中馈,今天早晨的事情就算有点不清楚,也不必就此夺了婉秀管中馈之权。这些年婉秀为打理王府的事尽心费力,你怎能对她没有一点感激之情?”

 

  “之前母亲身体不好,不易劳心费神,我也没有娶王妃,王府中馈暂由柳夫人打理也无可厚非,如今我已娶了王妃,云裳是王府的当家主母,中馈理当有她打理。”夜楚离语气坚决。

 

  他就算再不管后宅的事,也很不满母亲太过信任一个外人。

 

  王府虽说不是富可敌国,却也不是一般人家能比的,完全由一个外人掌控,这怎说的过去?

 

  姜氏有些着慌了,忙说道:“王爷此言差矣,王妃虽已进门,可是年轻时浅,在娘家时名声也不好,怕是打理不了王府的家业,还是由我来打理比较好。”

 

  她自认为说出沈云裳在娘家时候的事,便会让夜楚离打消夺她中馈的念头。

 

  夜楚离眼神却是陡然一寒,厉声喝道:“云裳的名声也是你说的?你配吗!”

 

  姜氏脸都绿了:“我——”

 

  “云裳名声如何,本王不管,本王只知道她绝对有能力打理好王府的事,柳夫人这么多年太过劳心费神,也该好好享享清福了。”夜楚离衣袖猛地一挥,已有些不耐烦。

 

  姜氏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暗骂老夫人不会说话,说:“姐姐只是心疼我,才会说这样的话,我和姐姐是血缘至亲,为了姐姐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打理中馈的辛劳算不了什么。”

 

  老夫人看夜楚离如此强势,怒喝道:“离儿,你说够了没有?我已经说了王府的中馈只有交给婉秀打理我才放心。云裳刚进门,还没有资格打理,你们两个先退下吧!”

 

  “云裳只要进了夜家的门,就是我夜家的人,她在夜家做任何事情都有资格,任何人都没有权利阻止!”夜楚离半步不让,连老夫人都已经不再顾忌。

 

  老夫人气的眼前一阵发黑!

 

  沈云裳这贱人果然是祸水,才进门三天,就把她儿子迷的神魂颠倒,连自己对他的养育之恩都不顾了!

 

  姜氏看老夫人动怒,暗暗高兴,劝道:“王爷万万不要惹姐姐生气,姐姐身体不好,要是气出个好歹来,那可怎么好啊?”

 

  在大齐,不孝乃大罪,越是身居高位者,若是传出不孝的罪名,遭史官弹劾,后果越严重。

 

  夜楚离根本不吃她一套,说:“王府的中馈一定要交到云裳手上,若是母亲坚持要让柳夫人打理,那就分家。”
 

在大齐,男子娶了妻,就可以分家另过,以后夫妻二人的劳力所得可不必再交回家中。

 

  如果父母年老体弱,无法生活,儿子也要保证父母安享晚年。

 

  若儿子愿意,也不可以不分家。

 

  在是否分家的问题上,儿媳没有发言权,要遵从夫君的意愿。

 

  沈云裳十分意外地看了看夜楚离,没想到他为了维护自己,会主动提出分家。

 

  “什么,分家?”老夫人又惊又怒,“离儿,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姜氏也是真的着慌了,急急劝道:“王爷可别说气话,姐姐只有王爷一个儿子,自是希望王爷能承欢膝下,王爷怎能为了王妃,跟姐姐分家呢,这若传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沈云裳不禁冷笑一声。

 

  姜氏这哪是要王爷在老夫人面前欢,不过是因为分家了之后,王爷的俸禄也好,他的身份地位所带来的利益也好,就不用交回家中,只要保证老夫人平日的生活就好,姜氏更捞不着多少好处。

 

  这么巨大的利益要从手中飞走,别说是姜氏了,就连老夫人也绝对不能接受的。

 

  “沈云裳,你笑什么?你很得意是不是?”老夫人正好将沈云裳这个笑看在了眼里,怒火中烧,“说,是不是你撺掇离儿要分家的,你这个毒妇,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你——”

 

  “母亲!”夜楚离一声厉喝,眼中甚至露出了杀气。

 

  他自是做不出对自己的养母有任何伤害的事,可他是真怒了。

 

  老夫人吓的一个哆嗦,脸上青了又白,白了又青,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姜氏原本也想附和着老夫人骂沈云裳几句,看到夜楚离连老夫人都敢吼,顿时脖子一缩,没敢接着出声。

 

  “要分家是我的主意,与云裳无关,母亲不喜欢云裳,我也不会勉强,但是不要再对云裳说半句不好的话,否则就别怪儿子不孝了!”夜楚离声音中透着狠意,猛地把沈云裳揽进自己怀里,那种“舍我其谁”、“侵犯必死”的气势,谁敢?

 

  沈云裳什么话都没有说,既不替老夫人挽面子,也不劝夜楚离不要生气顶撞老夫人。

 

  她不是白莲花,更不是圣母,不会做那种装好人的事情。

 

  夜楚离这样对她,她心安理得。

 

  首先不管为什么,她是夜楚离自愿娶进来的,旁人对她无缘无故指责羞辱谩骂,做为她的夫君,夜楚离本就应该维护她,否则何必娶她。

 

  二来老夫人对她的无端指责和羞辱,完全不是一个长辈应该有的作派,夜楚离对她发怒就对了。

 

  孝顺是应该的,可如果愚孝,不是一个人的悲哀,而是几个人,几个家庭的悲哀。

 

  “你、你……”老夫人被夜楚离的话吓到,可是想到日后,她绝对不可能松口,忽然就大哭起来,“天哪!活不了了,儿子不孝……我含辛茹苦、守寡多年,竟是养了个白眼狼……我不如死了算了,我活着干什么呀,丢人现眼呀……”

 

  姜氏赶紧上去劝:“姐姐可千万别这样说,不是还有我陪在你身边吗?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

 

  对了,就这样,使劲闹,绝对不能分家!

 

  沈云裳都觉得很头疼。

 

  一哭二闹三上吊,真是源远流长!

 

  任何一个永不安宁的家宅里,都会有一个擅长这三样法宝的女人。

 

  当自己没有遇上的时候,完全体会不到那种愤怒和无奈的。

 

  夜楚离气的脸色铁青。

 

  都是柳夫人教的吧?以前母亲不会这样的!

 

  一名侍卫跑来,在蒋辞耳边说了句话。

 

  蒋辞脸色微微一变,抱拳道:“王爷,皇上驾到。”

 

  夜楚离眼中有意外,暂时放下眼前的事,转身往外。

 

  “王爷。”蒋辞又提醒,“皇上也要见王妃。”

 

  沈云裳看向夜楚离。

 

  皇上不会是要问她的罪吧?

 

  她好像也没做什么值得皇上见她的事。

 

  “随本王来。”夜楚离给她一个眼神,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老夫人也没再哭,赶紧道:“婉秀,快让人上茶,万万不可怠慢了皇上!”

 

  顺德帝不是第一次到摄政王府来,老夫人倒也不至于手忙脚乱、无所适从,可也要小心应对着。

 

  姜氏忙道:“姐姐放心吧,我会准备妥当的,可是这中馈的事儿……”

 

  “沈云裳她做梦!”老夫人用力擦了两下眼泪,怒哼道,“这这中馈定是要你打理的,谁都别想抢了去!”

 

  姜氏虽是心中得意,却也有些担忧,说:“可是我看王爷的态度十分坚决,若是不让王妃管中馈,那就要分家,这便如何是好啊?”

 

  王爷若非要让沈云裳掌中馈,即使姐姐哭闹寻死,怕是也没什么用。

 

  姐姐不但没有俸禄,名下也没有田产,夜家所有财物都是夜楚离的。

 

  一旦分家,夜楚离必然只管姐姐一日三餐,自己还有什么油水可捞?

 

  “沈云裳没那资格!”老夫人越发气不过,埋怨道,“离儿也是糊涂,竟被沈云裳哄的五迷三道!往常离儿也不是个糊涂的,这回太叫我失望了!”

 

  那无盐女有什么好了,离儿竟对她这样上心?

 

  姜氏非常懂得适可而止,安慰道姐:“姐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替姐姐做事定是用心的,中馈由我来打理,保证出不了半点差错。”

 

  “你好好做你的事,待皇上走了,我会跟离儿好好说说,再给沈云裳长长规矩,看她还敢不敢动别的心思!”老夫人一副当家主母的威严模样。

 

  “知道了,姐姐,那我去库房支些银两,多准备些好酒好菜,款待皇上。”姜氏说完快步出去。

 

  刚来到后院,正看到柳芊芊急匆匆过来。

 

  “母亲,我听说皇上又来了,是悄悄来的吗?”柳芊芊眼睛里有兴奋的光。

 

  要是能嫁给皇上当皇妃,她也不是非嫁给王爷不可。

 

  姜氏点头:“没有听到动静,想必皇上是得知王爷还活着,悄悄过来看看。”

 

  王爷可是皇上的左膀右臂,皇上自不希望王爷有半点意外。

 

  柳芊芊眼珠转来转去,暗暗算计。

 

  “你可不要冲撞了皇上,我去让人准备一些酒菜。”姜氏心里想着中馈的事,无心跟柳芊芊多说,嘱咐一句,去了库房。

 

  柳芊芊整理了一下仪容,悄悄过去……

动漫关键词:男朋友 棒棒糖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