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地铁被陌生人做到高潮小黄文 三个人C你一个

2022-03-16 15:57:1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晏清离开赢珏的院子后,在珊瑚树丛中摸索了一会儿,意外发现水晶宫北部竟然没有虾兵蟹将看守!   于是她顺利逃出了水晶宫!   黑蛋儿也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溜出来了,这一切顺利

 晏清离开赢珏的院子后,在珊瑚树丛中摸索了一会儿,意外发现水晶宫北部竟然没有虾兵蟹将看守!

 

  于是她顺利逃出了水晶宫!

 

  黑蛋儿也没想到她这么轻易就溜出来了,这一切顺利得让它有些发憷:“你有没有觉得,赢珏刚才是故意放你跑的?”

 

  以他的实力,明明能杀她十次了,可是他却迟迟没有下手,还让她跑了,这其中若是没有水分,连它都不信。

 

  “这有什么奇怪的?”晏清不以为意,“我这样人美心善,又有人格魅力,他舍不得杀我也正常。”

 

  黑蛋儿:……

 

  好吧,它宁愿相信是赢珏太菜了。

 

  晏清一口气从海底深处游上来,直接从海面飞出。

 

  等在海边的大壮一看见晏清,眼睛一亮,兴奋地摇着尾巴迎了上去。

 

  “大壮,等久了吧?”晏清跳上它后背,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往它嘴里塞了几条鱼,“给你带了海鲜。”

 

  大壮兴高采烈地一口吞下,满足地吧唧了下嘴。

 

  晏清看着它那傻乎乎的样儿,笑道:“爱吃海鲜?可惜今天没时间了,下次再带你来吃个够!”

 

  大壮听话地点点头。

 

  晏清手里还捏着一根头发,她抬手把这头发放在阳光下照了照,发现龙的头发和普通人的头发也没什么不同。

 

  黑蛋儿好奇道:“你要他的头发做什么?”

 

  “你不知道龙全身上下都是宝吗?即使是一根头发,也有大用处呢!”

 

  晏清笑得神秘莫测,把这根头发塞进了怀里。

 

  这是她趁着和那死面瘫打架的时候,悄悄从他身上薅的。

 

  她在他面前用了魔力,他肯定已经猜到她的身份了。

 

  龙族至宝被盗,随后的麻烦肯定少不了,这根头发说不定能帮她一个大忙呢!

 

  “什么大用处?”黑蛋儿愈发好奇。

 

  “就不告诉你。”晏清说着一拍大壮的屁股,“走喽!”

 

  不管那死面瘫有什么计谋,灵晶草她已经拿到手,要她再吐出来绝不可能了!

 

  …

 

  就在晏清离开东海后不久,顾盼雪便带着自己的几个徒弟来到海边。

 

  昨晚被晏清弄晕后,她便一直昏迷,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身上的邀请函也不见了。

 

  顾盼雪又气又恨,但又不想错过赢珏神君的飞升宴,只好赶紧带着徒弟匆匆赶过来,看能不能碰碰运气。

 

  没想到的是,他们刚来到岸边,便看见数以万计的虾兵蟹将从海里追出来,声势浩荡。

 

  看见顾盼雪,虾兵蟹将们立即冲了过来,口中还大喊着:“盗草贼在这里!别再让她跑了!”

 

  原来晏清溜出水晶宫后,龙族长老们没抓到人,便去清点了今天前去赴宴的宾客,发现太虚宗的顾盼雪不见了!

 

  灵晶草被盗,盗草贼跑了,顾盼雪又莫名失踪,不是她又是谁?

 

  于是长老们当即下令,命令虾兵蟹将们赶往太虚宗捉拿贼人!

 

  顾盼雪等人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就被团团围住了。

 

  “把灵晶草交出来!”

 

  龙宫侍卫首领冷喝道。

 

  “什么灵晶草?”顾盼雪一脸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哼,偷了灵晶草,还不承认!把她给我抓起来!”

 

  一声令下,虾兵蟹将们便齐齐朝他们冲了过来。

 

  顾盼雪心里本来就有气,又莫名其妙被人污蔑,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也快速祭出了自己的本命剑抵挡。

 

  然而虾兵蟹将们人多势众,即使她有元婴修为,灵力也很快被消耗完。

 

  一个时辰后,她和几个徒弟就被揍得鼻青脸肿,五花大绑压回龙宫了。

 

  …

 

  晏清骑着大壮火速离开东海,接下来,她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炼化灵晶草,修复元神。

 

  然而她还没跑出多远,就被一个老熟人拦住了去路。

 

  “把灵晶草交出来,本王可以饶你一命!”

 

  男子一袭红衣似火,精致的一张脸比女人还美上三分,风流多情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眉间一点朱砂,又纯又欲。

 

  此人正是妖族之首,妖王百里渊,也是晏清以前的死对头之一。

 

  晏清一脸无辜道:“什么灵晶草?我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百里渊冷哼道:“别装傻了,本王眼睁睁看着你从东海出来的!”

 

  他此次前来东海,也是想趁着龙宫举办宴会之际,偷偷溜进去偷灵晶草的,没想到他还没动手,就有人把灵晶草偷走了。

 

  于是他便悄悄跟在她身后,打算等她跑远一点,再把灵晶草抢过来。

 

  晏清无语道:“既然你知道灵晶草是我偷的,我凭什么给你?你想要不会自己去偷吗?”

 

  百里渊看着这个面容丑陋的女人,哼声道:“本王又不傻,和去东海偷相比,当然是从你身上抢更容易。”

 

  “是吗?”晏清忽而笑了,“那你可大错特错了!”

 

  说完双手快速结了个捉妖法阵,对付这种不识好歹的狐狸精,就不能手下留情!

 

  百里渊看见她的动作,神色大变:“你是什么人?”

 

  她的结阵的动作,竟然和那人如此相似。

 

  “当然是你爸爸晏清啊!”

 

  晏清话音落下时,双手往前一送,一个捉妖阵便在百里渊脚下展开!

 

  百里渊听到这名字,心肝儿微颤,但看她使的是魔力,眼神又冷了下来。

 

  火红的衣袂翻动,他足尖一跃飞向半空,在捉妖阵法成型之前,一掌劈下,强大的妖力将阵法打破!

 

  “就凭你也配叫晏清?”百里渊看着这个面容丑陋的魔修,冷冷道。

 

  他知道修真界有很多人喜欢模仿晏清,但没想到的是,在她死后,连魔修也开始冒充她招摇撞骗了!

 

  晏清一脸问号:“我怎么就不配了?”

 

  百里渊语气里已经有了杀气,“除了问天宗的晏清,谁都不配叫这个名字!”

 

  晏清眨了眨眼,故意问道:“晏清是你爹?所以你才这么维护她,不许她用这个名字?”

 

  百里渊:“……她不是我爹。”

 

  “既然她不是你爹?你凭什么不让我叫晏清?”晏清笑道,“如果你承认晏清是你爹,我就改名。”

 

  以前她和百里渊打打杀杀的时候,这狐狸精恨不得她死,没想到她“死”了之后,他居然还维护她。

 

  瞧他那气急的模样,真是爸爸的好大儿啊!
 

 百里渊冷嗤道:“你不用改名,本王直接杀了你就行!”

 

  说完周身瞬间聚集起强大妖力,火红的衣角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只见他身影一动,整个人便瞬移到晏清面前,指甲尖利的爪子直接对准了她的咽喉!

 

  晏清见状侧身一闪,堪堪躲过他的致命一击。

 

  百里渊见她居然躲过了,不禁有些惊讶,但他没有犹豫,另一只爪子很快又抓了过来。

 

  晏清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手腕。

 

  错身之间,她不小心对上他妖魅的桃花眼,赶紧避开视线。

 

  她可没忘了这狐狸精的摄魂术了得,若是与他那双眼睛对视超过三秒,便有可能被他迷了魂。

 

  百里渊被她抓住手腕,嫌弃地想要甩开,却被她紧紧扣住,当即大怒。

 

  “别碰本王!”

 

  这肮脏丑陋的魔修,居然敢碰他!

 

  被他这么一喝,晏清忽然想起,这狐狸精好像有严重的洁癖?

 

  以前打架的时候,若是弄脏了他的衣服,不管打得多激烈,他都会立马停下来换衣服。

 

  思及此,晏清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趁他不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他身上吐了一口口水!

 

  百里渊:!!!

 

  啊啊啊啊!!

 

  他裂开了啊!

 

  这个女人!竟然敢往他身上吐口水!!

 

  百里渊当下也顾不上杀她了,手上妖力一动,身上的衣服便瞬间破碎。

 

  换上了新衣服还不够,他要立马找个地方狠狠搓澡!

 

  啊啊啊!他被人吐了口水!他身上不干净了!

 

  晏清看他面色扭曲的抓狂模样,哈哈笑了起来:“慢慢洗吧,我先走喽。”

 

  若是以前,她还能跟他大打一架过过瘾,但现在她元神还没修复,手上又没有大刀,真跟他打起来,她未必能占到便宜。

 

  所以趁着这狐狸精还没反应过来,晏清骑着大壮,撒腿就跑了!

 

  大壮虽然打架不行,但跑路绝对够快,一会儿就跑得没影儿了。

 

  百里渊眼睁睁看着那女人跑了,也顾不上什么灵晶草了,他现在要立刻!马上!去洗干净!

 

  不过他在转身之际,脚步一顿,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他的洁癖是他的致命弱点,只有晏清知道,连他最信任的属下都不知道。

 

  那个魔修是怎么知道的?

 

  晏清骑着大壮摆脱了百里渊后,心里也有疑惑。

 

  “你说那狐狸精好端端的,要灵晶草做什么?难道他的元神也受损了?”

 

  若是这样,刚才她就该趁机揍他一顿!

 

  黑蛋儿分析道:“他刚才出手时妖力强盛,不像是元神受损的样子。”

 

  “那他还跟我抢灵晶草!”晏清咬牙。

 

  这狐狸精不愧是她的死对头,什么都要跟她作对!

 

  “谁知道呢,灵晶草作为龙族至宝,除了修复元神,还有起死回生的作用,他说不定想用在别处。”黑蛋儿也不清楚百里渊的目的,只是猜测。

 

  罢了,晏清懒得去猜。

 

  等她修复了元神,恢复了以前的实力,再把以前那些死对头全都揍一顿!

 

  别以为爸爸死了,你们就能嚣张了!

 

  …

 

  一个小土丘旁,胖老头抱着一块牌子比划着,正纠结该刻什么字。

 

  “该刻什么好呢?‘爱徒晏清之墓’?不行不行,好像太简单了……”

 

  瘦老头在旁边打坐,没理会他的自言自语。

 

  倏然间,他睁开眼,看见天际那一个红色小点快速往这边移动。

 

  “不用刻了。”瘦老头严肃开口。

 

  “要的要的,好歹师徒一场,咱们不能给她收尸,给她立个衣冠冢也好。”

 

  胖老头说着叹了口气。

 

  他们新收的小徒弟都离开好几天了,还没有半点音信,这会儿尸首应该都凉透了吧?

 

  “她回来了。”瘦老头说话间,晏清骑着大壮已经到了。

 

  “啊?”胖老头一抬头,就对上晏清笑眯眯的脸庞。

 

  “胖师父,瘦师父,徒儿平安回来了,你们高兴不高兴?”晏清欢快地打了个招呼。

 

  胖老头惊讶了:“你还真活着回来了?”

 

  “不然呢?”晏清视线一转,看到他旁边的小土丘,还有他手上的木牌。

 

  好家伙!她再不回来,他们怕是连墓碑都给她立好了吧?!

 

  这不堪一击的塑料师徒情……

 

  胖老头尴尬地扔掉手上的木牌,呵呵笑道:“师父只是无聊了,练练字而已。”

 

  晏清也没生气,而是笑着从怀里拿出灵晶草,“胖师父,徒儿不辱屎命,把灵晶草偷到了,您可以倒立吃屎了……”

 

  胖老头看见灵晶草,双眼瞬间发亮,立马凑上来仔细观摩,“这就是龙族至宝灵晶草?天啊,徒弟你是怎么偷到的?”

 

  这小徒弟有两下子啊,不仅真的偷到了灵晶草,还毫发无损地回来了!

 

  “至不至宝的无所谓,徒儿主要是为了满足师父倒立吃屎的心愿。”晏清笑嘻嘻说着,再次提醒他。

 

  胖老头重重咳嗽一声,嘿嘿笑道:“师父开个玩笑罢了,想不到徒儿真的能做到,真是让师父大开眼界!”

 

  不错不错,他果然有眼光!

 

  晏清也没再跟他计较,而是说道:“徒儿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待几天,师父可知道哪里有合适的?”

 

  胖老头点头道:“倒是有一个好去处,你跟我来。”

 

  晏清骑着大壮,跟着胖瘦老头飞越了好几座大山,最后来到一处小山谷。

 

  这小山谷三面环山,另一面是原始密林,不仅位置隐秘,环境还十分清幽,果然是个好地方。

 

  晏清进到山谷深处,才发现里面还盖了两间小木屋,只是落满了叶子,显然很久没人来过了。

 

  胖老头解释道:“我们以前在这儿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出去游玩,已有很久没回来过了。”

 

  若不是她问起,他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地方了。

 

  “不错。”晏清很满意,又说道:“接下来徒儿要闭关几天,还要劳烦两位师父帮我把关,别让乱七八糟的人打扰我。”

 

  虽然龙族的人应该没那么快追来,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有人守着比较好。

 

  胖老头一口应下:“放心吧,有师父在,绝不会让任何人动你的!”

 

  若说以前他还不清楚晏清的实力,但现在他知道了,这小徒弟就是个宝啊,当然要好好护着。

 

  “徒儿先多谢师父了。”

 

  晏清觉得这两位半路捡来的便宜师父虽然是魔修,但人还是挺不错的。

 

  最让她满意的是,即使知道她元神受损,他们也没有多加过问,而是毫无条件地帮助她。

 

  当然,如果再靠谱些更好了。

就在晏清闭关之际,顾盼雪却是被关在东海龙宫刑堂的牢房里,被严刑拷打得皮开肉绽。

 

  “我说了我没偷灵晶草,我是被人陷害的……”

 

  顾盼雪咬着牙,声音已经虚弱得有气无力,但还是在一遍遍解释着,她的几个徒弟已经被打得昏死过去了。

 

  就在这时,牢房门打开,一名狱卒跑来传话:“别打了,大长老说是误会一场,让把顾仙子放了。”

 

  正准备挥鞭子的狱卒闻言住了手,转头问道:“怎么回事?”

 

  “是赢珏神君告诉大长老的,那盗草贼易容成顾仙子的模样混进了龙宫,恰巧她逃跑的时候,被赢珏神君撞见了,所以真正的贼人不是顾仙子,而是一个叫晏清的魔修……”

 

  顾盼雪听到这里,指甲狠狠掐进肉里,恨得直咬牙。

 

  那个叫晏清的魔修抢走她的邀请函后,她就感到不妙了,却没想到那魔修居然顶着她的名义盗取灵晶草,还栽赃陷害给她!

 

  这笔账她一定要算!

 

  …

 

  晏清花了整整三天时间,才把灵晶草完全炼化,受损的元神也被修复得七七八八。

 

  接下来只要她自己再花时间修炼巩固一下,就能完全恢复了。

 

  小木屋外,胖老头和瘦老头正在喝着花茶,听见木门“吱呀”一声响,他们转头看去,便见晏清走了出来。

 

  “小清清,你可算出来了,再不出来,为师都要无聊死了!”

 

  胖老头嘴上虽然抱怨着,但打量她的目光却是带着关切。

 

  “怎么样?那灵晶草有用不?”

 

  晏清粲然一笑:“有用!太有用了!要不是这玩意儿太难摘,我还想再去偷几棵……”

 

  先前元神受损时,她识海浑浊黑暗,现在修复后,她识海清明,整个人也舒畅了许多。

 

  “有用就好!”胖老头也替她高兴。

 

  “不过……”晏清感受了一下体内,眉头微皱道:“我身体里的这股魔力不知从哪来的,虽然很强,但我却不能随心所欲掌控它。”

 

  瘦老头闻言说道:“你还没修炼过魔道心法,当然掌控不了!”

 

  这丫头虽然有绝佳的魔根,却没有练过任何魔道心法,就像是一块没有经过雕琢的玉。

 

  晏清从善如流问道:“那瘦师父有什么好的魔道心法推荐吗?”

 

  她以前修的是无情道,走的是修仙的路子,对这些魔修的修炼心法确实不太了解。

 

  胖老头一听,当即说道:“最好的魔道心法,当然非我魔心宗的‘得意忘形心法’莫属!你等等啊,我这儿好像还剩一本,我找找看……”

 

  胖老头说着在腰间的百宝袋里翻找起来。

 

  “魔心宗?”

 

  晏清一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个魔修宗门,不过这什么“得意忘形心法”是什么鬼?听着也太随意了吧?

 

  胖老头抬头白她一眼:“你不会还不知道自己拜的师父是魔心宗的开宗鼻祖吧?”

 

  晏清:“呃……还真不知道。”

 

  “你居然不知道!”

 

  胖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仿佛她的无知是多么不可饶恕的事。

 

  “魔心宗是我和你瘦师父联手创立的,数百年来不断发展壮大!像我们魔心宗这样有实力的大魔宗,你能加入进来,实属运气好!”

 

  晏清对此表示怀疑:“真的吗?我不信。”

 

  以前到处打架的时候,她也和魔界那些大魔宗打过不少交道,但她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魔心宗……

 

  胖老头气哼哼道:“等我们有空带你回宗门看一看,你就知道了。”

 

  “好吧。”晏清看他信誓旦旦的样子,觉得可能是自己见识短了。

 

  瘦老头听到这里,默默别过头。

 

  这老胖子也不害臊,净会忽悠人家小姑娘。

 

  胖老头翻啊翻,终于在百宝袋的旮旯角落里找出一本皱巴巴的秘笈。

 

  “就是它!”胖老头喜笑颜开,直接塞到晏清手里,“你照着这本心法练,准没错!”

 

  晏清翻看了几页,发现这本书说是心法,却连个字都没有,全是图画,关键是上面的小人儿还画得歪歪扭扭,跟鬼画符一样!

 

  晏清突然明白了什么,抬头看向他们:“这心法不会是你们俩写的吧?”

 

  “那当然!”胖老头很是得意地捋了捋白胡子,“这可是我们融合了毕生所学,呕心沥血精心编写的,只有我魔心宗的弟子才有机会学习,其他魔宗的人想学还学不到呢!”

 

  晏清:……

 

  以这俩师父的不靠谱程度,这心法练了不会走火入魔吧?

 

  胖老头翻开几页让她看,“你看看,这每一页都是我们亲手画的,有没有觉得十分精妙,让人欲罢不能?”

 

  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样子,晏清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点点头:“嗯,写的很好,下次不许再写了。”

 

  就算要写,也写点阳间的东西吧?这鬼画符谁看得懂?

 

  正说话间,晏清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她随手把心法塞进怀里,问道:“这山谷里应该有不少能吃的吧?”

 

  闭关了几天,她饿死了。

 

  胖瘦老头一听,当即就想开溜,“徒弟你先忙啊,我们还有事……”

 

  “别走啊,一起撸个串儿!”

 

  晏清眼疾手快,一手一个把他们揪了回来,笑吟吟给他们安排任务。

 

  “瘦师父,你去抓几只野物回来,胖师父,你去捡些菌子蘑菇什么的,能吃就行。”

 

  胖瘦老头异口同声,拒绝得很干脆:“我们不饿,你自己吃吧……”

 

  他们好歹是开宗鼻祖的人物,成天被一个小丫头使唤着干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传出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晏清笑容逐渐阴森:“是吗?我的好师父,别逼徒儿动手‘请’你们……”

 

  俩老头想起她那可怕的武力值,立马怂了:“行吧行吧。”

 

  于是半个时辰后……

 

  胖老头吃着烤串,嘴里还不住夸赞:“真香!”

 

  想不到他们这小徒弟还有这手艺啊?这烤鸡他们以前也没少吃,怎么就没有她烤的香?

 

  瞧这外焦里嫩的烤鸡翅,还有这肥瘦相间、滋滋冒油的羊肉串儿,一口咬下去鲜嫩清甜的蘑菇,真是人间美味啊!

 

  晏清也吃得过瘾,“我就说了吧?跟着我混,保准让你们吃香喝辣!”

 

  正当师徒三人美滋滋撸着串儿时,一旁的大壮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危险,对着天空“嗷呜”一声。

 

  晏清也发现了陌生气息,抬头一看,只见密密麻麻的虾兵蟹将从天而降,那浩大的阵仗,起码有数万人。

 

  他们速度很快,一落地,就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团团围住几人。

 

  “来得这么快?”晏清不慌不忙咬了一口肉,心想来得真不是时候。

 

  至少等她吃饱喝足啊。

动漫关键词:地铁被陌生人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