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是不是好久没人弄你了,等我玩腻了找更多人玩你视频

2022-03-16 15:06:1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 我看着他满脸阴郁的样子,让人心疼。  踌躇片刻,我还是走进去,小声道:“筠亭,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席筠亭瞥了了我一眼,神色不耐道:“生意上的事情,你懂什么?

 我看着他满脸阴郁的样子,让人心疼。

  踌躇片刻,我还是走进去,小声道:“筠亭,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席筠亭瞥了了我一眼,神色不耐道:“生意上的事情,你懂什么?出去。”

  说完,他便端起桌上的红酒,开始大口大口的喝,随后,又把酒杯往桌子上用力放下,风一般的出了门。

  我心中疑惑,这几年来,他虽然对我冷漠和疏离,但至少还会保持体面,照顾一下我的感受。

  可现在,他已经不用在我面前保持这种体面了。

  赤裸裸的,只剩下厌烦,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思来想去,我最终还是拿手机翻出了一个号码,拨打了过去。

  这是席筠亭秘书的电话,这个秘书,是我大学的学长,平时也很照顾我。

  他将事情的原委都告诉我,说这次是有一个海外项目,用一批服装设计的图,跟另外一家公司争夺巴黎一个大商场的上架权。

  这对席氏集团来说,非常的重要,可设计部给出的设计稿,却被对方否决了两次,这让席筠亭很恼火。

  我对这些商业上的事,所知不多,不过总感觉席筠亭在这事的处理上,跟往日的他不同,也许,是要跟我离婚,加上方彤流产,影响了他……

  我想了想之后,才说道:“学长,我想了解一下这个项目,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可别让席总发现,这涉及到商业机密。”学长碍于情面,还是答应了下来。

  “嗯,我明白的。”我知道他会同意,但没有告诉他我的打算。

  拿到项目的设计需求后,我就关上了房门,开始忙碌起来。

  终于,我在第三天的早晨,将设计图完工,幸好家里没什么人,婆婆也出去拜年走访,一直没回来,不然我没这么多时间。

  两天两夜没有睡觉,脑袋昏沉沉,可我很亢奋,我希望能在这件事上帮上忙,这样的话,我能欠席筠亭少一点,心里会好受些。

  我给学长打了电话,将设计稿交给了他。

  当他看过设计稿之后,很快给我打回了电话,一个劲的问我设计稿是谁设计的。

  我听他的语气似乎挺高兴,就没有隐瞒,说是我独立完成。

  学长恩了一声,说是有一定水平,可以试试看。

  下午三点钟,我迷迷糊糊的就接到学长的电话,说席筠亭和顾客那边对我的设计图非常满意,这次巴黎的上架权,已经十拿九稳,席筠亭还特意问是谁设计的,要给丰厚的奖金。

  我紧张的问道:“那你告诉他了吗?”

  他回答道:“你不是不让我说吗?放心吧,我没说,只说是下面的设计部门做的,到时候奖励我直接拿来给你。”

  听了学长的话,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奖励我倒不在乎,不过既然是有奖励,那说明席筠亭的心情肯定好了。

  和学长聊了一下之后,我感觉心里不再那么压抑。

  正在这时,房门外嘭嘭嘭的敲门。

  我连忙爬起来去开门,知道婆婆回来了,幸好我早有远见,连衣服也没脱,不然真来不及。

  “你在房里做什么呢?”婆婆一看我,立即阴沉着脸。

  “没做什么。”我唯唯诺诺的说。

  “赶紧去煲汤。方彤在医院说想喝鸡汤!”婆婆说,“我正好买了土鸡,你去杀了,给方彤送过去。”

  我刚有的一些喜悦心情,被婆婆的话冲得烟消云散。

  让正妻给小三煲鸡汤,要怎么样的心理,才做得出这样的事?

  见我迟疑,婆婆说:“虽然彤彤说这次小产是个意外,但是,跟你也有一定关系,你别以为能高高挂起。”

  我忍着眼泪,默默的去煲汤,做好后,又用食盒装好去医院,一路上,我心口像压着一块石头,堵得慌。

  大概也只有我,能做出这种屈辱的事情了吧。

  来到方彤的病房门外,门关着,里面隐约传出女人的交谈声。

  鬼使神差的,我没有敲门,而是想听听她们在说什么。

  因为我明显听到,方彤竟然在笑!

  “方彤,你说你怎么下得去手?这个可是席家的骨肉,你就这个样子弄没了,不觉得可惜吗?”一个女声说。

  “可惜什么?孩子随时都还可以再有。”方彤轻松笑着说。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不直接说是慕方宁推的你呢?那不是最直接了吗?”先前的女声说。

  “这事不能深究的,会引起慕方宁的怀疑,就当是个意外好了,席筠亭会因为没照顾好我的愧疚,慕方宁对我的抵触也不会太大,你是不知道,当时我不怪她,她还一脸感激,恨不得把席太太的位子拱手相让了。”方彤得意的说。

  我听了之后,遍体生寒。

  “方彤,真是有你的,果然是影后,演技超赞,你都可以演一场宫斗剧了,那个慕方宁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先前女声说。

  “不过就是一个没有什么背景能力的女人,也敢和我斗?”方彤恬不知耻的说。

  我捏住拳头,脸色苍白的离开了方彤的病房。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听到这么一个真相。

  席筠亭爱着的女人,竟然会这么的可怕,这个女人,果然是演员,太会演戏了。

  我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在走廊里找了个地方坐下,理理思绪。

 “慕方宁,你在这做什么?”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身前仿佛多了一堵墙。

 我抬起头,看见席筠亭,他眸色阴沉,透着对我的审视。大概是因为我来了医院,他以为我又要伤害方彤吧。

  我为自己感到可笑,刚刚替席筠亭解决掉工作上的难题,他就立即来医院陪方彤了。

  算是我亲手将席筠亭送到方彤手上吗?

  这一刻,我很想把真相告诉席筠亭,让他知道方彤只是个阴险的妖精,可我知道不能说,说了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尴尬。

  “妈妈让我过来给她送鸡汤。”我回答道,“走的有点累,在这休息一会儿,正准备进病房。”

  “你病了?”听完我的解释,席筠亭的神色稍微好了点,忽然问道。

  “没,没有。”席筠亭的话让我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竟然会关心我?

  “你脸色不好,可能感冒了。鸡汤给我,你回去休息。”席筠亭沉声说,“……方彤身体虚,你别传染给她。”

  前半句让我心跳加速,可后半句,却让我险些忘了呼吸,我张了张嘴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原来,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

  过了年初十五,我接到了时光集团的电话!

  “恭喜你,慕方宁小姐,您已经通过了我们总裁的面试,请明天……”人事部职员清甜的声音,传了出来。

  后面的话我什么都没听清,但我知道,我面试通过了!

  “等等,你说,刚才面试官里,有你们总裁?”我愣了。

  虽然我没什么工作经验,可我也知道,不可能第一次面试,就是总裁面试的。

  到底什么情况?

  难道是林曼帮我托了关系?或者,是公司总裁看了我的简历,发现我是个人才?

  我有些小窃喜。

  “对。”人事部职员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挂断电话,我松了口气,不管过程多曲折,可至少,我有工作了,心中的一颗大石头也落了下来。

  等了林曼下班,见了面,一起朝商场走去,准备去商场楼上的餐厅吃饭。

 “对了,林曼,你是不是替我打了招呼啊?”我又问道,“怎么今天竟然是总裁直接面试我,而且,问的问题也挺奇怪。”

  “没有啊,我能量再大,也不可能请得动总裁亲自面试你。”林曼也感到奇怪,“都问你什么了?”

  “就一直问我工作室的设计稿是不是我自己独立完成的。”我如实说道。

  “会不会是你工作室的作品,总裁看了很喜欢,所以特别面试你。你工作室,叫什么名来着?回头我瞄瞄。”林曼眨了眨眼说。

  我做工作室的事,就偶尔对林曼提过,她知道的不多。

  刚要把工作室的名字告诉她,却看到远处两个身影,像针扎似的闯入了我的眼睛。

  席筠亭拿着一枚戒指,套在方彤的手指上,方彤笑靥如花,满脸幸福。

  我和席筠亭结婚的那天,席筠亭连戒指都没有给我,现在却在帮方彤选戒指。

  婚还没离,他们就在准备新的婚礼了。

  我觉得自己可笑可悲到了骨子里。

  “方宁,没事吧。”林曼扯了扯我的衣服,担心道。

  我吐出一口浊气,佯装不在意道:“没事,我们去吃饭。”

  忍不住回过头,却看到席筠亭似乎也发现了我,目光朝我扫来。

  我拉起林曼,落荒而逃。

  ……

  去时光集团报到,我没想到,我的岗位,竟然是设计部的副总监,而且还是时光集团的首席设计师!

  这让我感到莫名其妙,可是去打听是怎么回事,没人能告诉我为什么,就直说是总裁定的。

  而且总裁还出国了,暂时不在国内。

  我压下心头疑惑,开始工作。

  对于我每天的早出晚归,婆婆终于起疑了。

  这天,我正要去和客户讨论一个婚纱方案,被婆婆拦住了。

  “慕方宁,你这几天老是不着家?你去哪了?”婆婆眯起眼睛,盯着我道。

  我心慌道:“我……妈妈最近身体不舒服。”

  婆婆阴沉的看着:“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在外面有男人了?嗯?”

  “妈,我没有。”婆婆的指控,让我有点受到屈辱,我不过就是在外面工作,就要承受这种指控吗?

  婆婆收敛了一下,冷笑道:“谅你也不敢,你最好不要做出什么让我们席家蒙羞的事情,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我看了婆婆一眼,连连点头。

  婆婆没有管我,就去美容院了,我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和客户商议好的地方,正在和客户讨论哪一种设计的时候,头顶骤然响起席筠亭的声音。

 “慕方宁?”

  听到席筠亭的声音,我拿在手中的铅笔,不由得掉在地上。

  我惊愕的抬头,就看到从咖啡厅楼上走下来的方彤和席筠亭。

  “席太太这是?”方彤看了我一眼,将目光看向了我身边的客户身上。

  我担心自己工作的事情被席筠亭知道,立刻扯谎道:“这是……我大学的一个老师,我正在和他聊天。”

  那个客户只是惊讶的看了我一眼,却也没有说什么。

  席筠亭冷下脸,淡漠的看着我。

  我更加的局促不安。

  “筠亭,我们走吧,咱们别打扰了方宁跟老师叙旧。”方彤抱着席筠亭的手臂,对着我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老师二字,被她用了很重的语气。

  很明显,连她都已经看出来,这个客户根本不可能是我的老师。

  也怪我,情急之下,竟然撒了一个一眼就能识破的慌。

  这是个男客户,尽管有三十来岁,可人长得比较俊朗,又因为家里有喜事,整个人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红光满面,所以看着跟我年纪差不多。

  席筠亭盯着我的客户看了半晌,目光阴沉到可怕,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

  幸好,最终可能是方彤有急事,把他拽走了。

  看着小三和我男人从我眼前离开,我压下心中的苦恼和悲伤,和客户道歉道;“抱歉,刚才一时情急才会才会……”

  “那个男人是?”客户狐疑的问。

  我赶忙道歉,解释说刚才情急之下随口一说。

  “他对我敌意很强。”客户见我不回答,随即一笑,“估计在吃醋吧。”

  “怎么可能。”我失笑着摇头,席筠亭,会因为我跟男人在一起吃醋?

  显然不可能,他肯定是怕我在外抛头露面,丢他的脸!

  探讨完婚纱设计方案,客户没有多说什么,很爽快的签下了合同。

  我收拾东西,赶紧回了席家,还得做晚饭。

  席筠亭正坐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安静的看着手中的酒渍在发呆。

  我看到席筠亭吓了一跳,没想到他今天会回来。

  “今天那个人,究竟是谁。”席筠亭看了我一眼,放下手中的红酒,声音微冷道。

  “是我……大学的老师。”我背脊发凉,却也只能咬死这点。

  席筠亭啪的一声,手掌重重的挥在桌上。

  他起身走近我,修长的手指掐住我的下巴,目光讥诮冷酷道:“慕方宁,你当我是傻子?那个人是大丰婚纱的设计部部长,你的大学老师?嗯?”

  原来席筠亭认识那个男人?

  我垂下眼睑,小声道:“他是我的客户,我现在在林曼的公司上班。”

  “行啊,胆子肥了,竟然跑到外面去工作。”席筠亭松开手,眼神冷酷道。

  我紧张的看着席筠亭,结结巴巴道:“我……想上班。”

  “你想做什么我不管,但是,你要是敢跟别的男人鬼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席筠亭冷淡的擦拭着手指,对我说道。

  “我没有,我只是上班而已。”我苦笑。

    席筠亭丢下手中的面巾纸,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

  得到席筠亭的默许,我去上班变得底气足了些。

  第二天,我来到公司,部长和我说,我们马上和席氏集团有一个合作,希望我代表时光集团,去席氏集团那边谈合作的事情。

  我当场就怯场了,席氏集团的老大可是席筠亭,我怎么敢过去。

  但是,部长一定要指明我去,我只能赶鸭子上架,拿着自己的设计图,去了席氏集团。

  我当时也是倒霉,我去席氏集团的时候,刚好有一个被席氏集团辞退的公关部的经理发疯,拿着刀子乱砍,那些人都不敢靠近,那个公关部的经理刚好看到想要上电梯的我,一把将我抓住。

  “你干什么,放开我。”我看着那人满脸狰狞的样子,吓得不轻。

  可是,抓着我的男人,对着我咆哮道:“给我闭嘴,要是你敢说话,老子当场捅死你。”

   “李长生,你赶快放开这位小姐。”保安队的队长,拿着一个扩音器,对着挟持我的李长生说道。

  可是,李长生压根不理他,压着我坐上电梯,便直接去了二十二楼。

  “你冷静一下,杀人是犯法的,有事能不能好好谈谈?”我小心翼翼的劝道。

  “给我闭嘴,再说话我弄死你。”李长生对着我一阵粗暴的咆哮道。

  我只好闭嘴。

  李长生拽着我,硬生生的拖着我去某个会议室。

  我从未来过席氏集团,并不清楚这里的格局,但我看到会议室主桌上的席筠亭时,我知道,这是他平时开会的地方。

  席筠亭脸色铁青,起身道:“李长生,你想要做什么?”

  自始至终,他丝毫没有瞥我一眼。

  “做什么?我只是想要席总你给我一个公道。”李长生说。

  “公道?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我只是将你解聘,没送你去坐牢,已经念在你过去的功劳上了。”席筠亭淡然的说道。

  我深感悲伤,即便到了我的生死关头,他依然这么冷静。

  在他眼中,我到底算什么?

  “我要你将我的那些钱,都还给我。”李长生拿着刀子,对着席筠亭低吼道。

  席筠亭冷笑了一声,对着李长生说道:“你觉得你能威胁我?”

  “再不给钱,我就杀了她。”李长生激动的说。

  刀子在我的脖子上划出一道伤痕,我疼得发抖,忍不住叫了出来。

  席筠亭的眼神陡然一变,“行,三百万,我给你。”说着,拿出一张支票,写了一串数字,递给了李长生。

  李长生接过支票,脸上一喜。

  而就在这时……

动漫关键词:是不是好久没人弄你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