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扒开麻麻的丁字裤,进错房间错把岳从后面进去了

2022-02-22 16:08:3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陆家父子面色凝重,抬头注视,警惕此人。目光对视,气氛异常凝固。韩少卿嘴角始终挂着冷笑,不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二人的身上。陆林枫首先说话,“少卿,之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希望

陆家父子面色凝重,抬头注视,警惕此人。

目光对视,气氛异常凝固。

韩少卿嘴角始终挂着冷笑,不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二人的身上。

陆林枫首先说话,“少卿,之前的事情是我做错了,希望你能够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好不好。”

陆林枫的举动,让陆天明也是一愣,不过随即反应过来,也跟着一起赔罪起来。

堂堂的陆家父子,此刻差点跪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这幅景象要是让众人看到,大跌眼镜。

“少卿啊,你与枫儿怎么说也是同学,求你放过我们陆家如何?不管你想要什么,我们陆家都愿意拿出来!”

“欧雅集团愿意将所有属于安家的资产交出来!”

陆天明一副十分悲惨的样子,擦着眼泪,颇为动人。

见过生与死的韩少卿,什么没有见过?人生百态,虚情假意。

“将陆家所有的资产全部交出来,不然同样是死!”

韩少卿低头,盯着陆天明那诡异的眼神。

“你……少卿,你何必苦苦相逼啊。”陆天明表现的十分无奈。

“苦苦相逼?”

“与你们怎么对待安家之人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

“还记得当年的安家老爷子一家人是怎么死的吗?你们又是如何苦苦相逼,夺取安家之财。”

一字一句,杀气冲天,想到昔日安家一张张熟悉的面容,韩少卿杀气已成。

轰!

然,就在韩少卿失神之际,一道枪声在房间炸响,只见陆林枫手持一把漆黑手枪,冲着韩少卿就是一枪。

刹那之间,寒光乍现,鲜血飞溅,陆林枫的手臂掉落,惨叫声响起。

“枫儿!”

陆天明猛地抬起头,狰狞的眸光落在韩少卿的身上,下一刻却变得惊恐与恐惧起来。

一道身影,如山如钟,纹丝不动,双指之间,居然夹着一颗子弹。

双指夹子弹!这怎么可能!

不仅陆天明,躺在地上的陆林枫也是惊恐地盯着那颗子弹,货真价实地就躺在韩少卿的双指之间。

“你是人是鬼!”

陆天明怒吼着,一屁股坐在地上,绝望。

“哼!一群市井之人而已,少帅岂是你们这群蝼蚁可以伤到的。”

清影不屑,少帅的真正实力,就算是她,也完全不清楚。

而她,曾与少帅动手,顷刻之间,便无还手之力。

少帅之强,天下无敌。

“你…少卿侄儿……饶了我们一命,我们愿意交出所有资产!”

如今只能靠明家出手,拖到明道洪出现,一切便可化解。

“你们死了,我依旧可以拿到你们所有资产!”

“不过…告诉我,这件事中,唐家有没有出手?”

韩少卿脸色一凝,猛地低下头,直视陆天明的眼睛,深邃而锋利的眸光让他浑身一抖。

“哼!唐家?”

“你觉得呢?”

陆天明听到这两个字,脸色也变得复杂起来,冷笑不语。

“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查出来!”

杀!

声落,清影手中寒光涌动,陆林枫的另一根手臂直接斩断,血流成河,躺在那里,生机流逝。

“不!你这个恶魔!”

陆天明怒吼着,猛地起身,不顾一切冲向韩少卿。

嘭!

韩少卿浑身一抖,未曾近身,陆天明的身体就被一股力量轰开,狠狠砸在一旁。

持国天王,深不可测!

“韩少卿!我跟你势不两立,终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惨叫之余,陆林枫几乎怒吼,瞳孔血红,鲜血染红了衣服。

昔日中下的孽果,要用鲜血才能洗清。

韩少卿漠然,蝼蚁而已。

“你的帮手到了,可惜他依旧救不了你!”

砰砰砰!

韩少卿眉梢抬起,望着从外面进来的几道身影,为首之人正是明家家主明道洪,身后跟随几个身体壮硕的保镖,目光凶悍。

可,那又如何?

铁血无双的失败,众人皆知,他们已知道韩少卿的可怕之处。

“明兄!”

望着来人,陆天明已经勉强站起身来。

“陆兄,林枫……”

“得人之处且饶人,阁下是不是过分了?”明道洪声音浑厚,开口之间,虎目凝视,直勾勾地盯着韩少卿。

就是这个年轻人废了陆林枫,灭了三家之人。

如此年纪,能够拥有如此作为,已算得上百年难遇。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韩少卿揉了揉手掌,颇有一种蓄势待发之势,如凶猛的虎豹盯着猎物,随时都会有致命一击。

“哼!阁下别忘了,这里可是江城,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阁下不要得寸进尺,省的最后两败俱伤!”

明道洪与陆家不同,他本就是黑道出身,一生都在死人堆里摸滚打爬,已经练就一身胆魄。

若不是二弟明道天参军,成为江城典狱司的护城卫对象,他如今依旧还是江城地下势力的龙头人物。

明道洪在江城,的确算得上一个枭雄,可他遇见了韩少卿,就算是强龙,也得给自己盘着,是虎就得给自己趴着。

地头蛇?

那便斩了这蛇!

气氛陷入宁静,韩少卿不语,那平静的状态让明道洪也是一愣,后背不由得冷汗直流。

静的可怕!

杀气已在房间涌现!

他要杀人了!

“话我从来不说第三遍,三日期限一到,欧雅集团若还没有有所表示,江城以后便无陆家!”

“你!明家!明香凝跪在吾妻墓前忏悔悔过,若不从,江城以后便无明家!”

“其余三十一家,全部跪在吾妻墓前忏悔悔过,若不从,江城以后便无三十一家!”

韩少卿声音如地狱阿鼻音,流淌房间,清晰可听。

“到时,我会送你们所有人上路!”

轰!

声音落下,一棵鲜血淋漓的头颅滚落一旁,陆林枫自死也不知自己会落到如此下场。

唯有韩少卿,留下孤傲的背影,渐行渐远。

整个欧雅集团大厦,陆天明的怒吼声,缓缓传荡。
 

吾之少帅,天下无敌!

清影心中的信念多少年来,未曾改变。

在她心中,少帅才是真正的男人,顶天立地的汉子。

一人护龙国,众敌敢来犯?

昔日,一人杀尽八方来敌,血流成河,伏尸百万,惊天动地。

斥退众敌,无人不惧。

民间曾传,生子当如护国少帅!

清影随行,不知少帅去往何方。

不久,韩少卿停了下来,皇图酒店前,古树旁,倩影伫立。

陈岚!

韩少卿眉梢微皱,不曾想这里还有一位故人。

“怎么?才几天不见就不认识了?”

陈岚一身蓝色素衣,颇为简朴,一头黑黝黝长发披肩,白净的脸蛋上一抹红晕映衬。

她一米七的个子,阳光下,显得格外修长。

韩少卿微笑,点头附和。

陈岚含笑抬头,望着面前的湖泊,深深吐了口气,开口说道,“她也常常来这里,一呆就是一整天。”

嗯?

韩少卿神情微动,抬起眸子,望着熟悉的景色,一抹忧伤涌上心头。

“你们两个还真的挺像的,都是这般。”

陈岚有感而发,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次相遇,是她故意为之。

起舞的等待,她全部看在眼中,但韩少卿年少有为,将来成就非凡,一生不过几十载,不管是她还是起舞,都不希望他一直如此下去。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人总得有一次新的开始,不是吗?”

陈岚冲着口气说着,声落,她踩着枯黄的落叶,不知不觉已渐行渐远。

“多谢!”

韩少卿怎能不懂这个女人所说之意,微微抬起头,韩少卿望着无尽天空,心中愁意涌动。

等结束这里的事情,韩少卿就回北境,一生奉献于沙场,与自己的兄弟们,出生入死,直到死亡。

许久,风渐冷。

清影从车中取出黑色毛绒大衣,为韩少卿披上。

“少帅,陆家并没有按照您的意思来。”

刚刚得到消息,陆家人一部分子弟被陆天明暗中送出国,逃离江城。

而明家,也是举动诡异。

“一群蝼蚁而已,掀不起大浪。”

“不过那些逃走的蝼蚁,抓!”

韩少卿下令,谁能离开龙国?

“少帅,江城唐家突然有动静了?”

清影接到情报,唐家的人暗中联系了明家人,似乎有大动作。

不得不怀疑,安家当年的事情,唐家人也插手了。

“唐家人…要是也有份,一个不留。”

唐家人虽在江城已有几百年的历史,可在韩少卿眼中,如同地上蝼蚁一般,一只手指就能捏死。

“是!”

清影的人散步整个龙国,想要得到消息,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现在,距离第三天还有不少时间。

那就陪他们好好玩玩,看看这些蝼蚁还能有什么把戏。

“少帅……”

清影犹豫,让韩少卿颇为不解。

“说!”

清影向来直来直去,没有丝毫犹豫不决。

“凌山的那个女儿找到了。”

“只不过……”

凌山,乃是凌风的大哥,昔日与韩少卿一同入伍的,再一次战斗中,凌山为救韩少卿身中三枪,枪枪要害,死在战场。

那个时候,韩少卿就听凌山说过,他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出生没多久,他就入伍参军。

没想到,这一走就是生死离别。

正是因为这层关系,韩少卿才会收凌风为麾下,将他打磨成了一把利刃,不负当年救命之恩。

一入江城,韩少卿就已经派人江城打听这个孩子的下落。

“凌山是为救我而死,他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岂能受如此欺凌!”

“一些人该死啊!”

原来,凌山参军不久,他的那个老婆就给凌山带了绿帽子,与江城一玻璃厂厂长的儿子勾搭上了。

为了能与这个所谓的富二代结婚,这个女人就狠心地把女儿扔给了一对老夫妇照料,她便享福去了,从此对女儿不顾不问。

可,第二年,老夫妇二人因病而亡,可怜的凌曦被一对年轻夫妇收养。

这几年,小凌曦却经常遭到这对夫妇的虐待,每天吃的是剩菜剩饭,甚至有时候没有饭吃。

更可气的是,这对夫妇意外怀孕,生下孩子之后,小凌曦更是被他们唾弃,每日都是给小孩子洗尿布,端茶倒水。

生活异常悲苦。

……

江城,一处酒店。

大堂之上,热闹非凡,众人喝酒说乐,这是一场生日会,对象正是凌山之前的老婆,李玉娇。

她如今的老公,是江城一处小型玻璃厂厂长的儿子,石林。

石家,不过是江城的一个三流势力,底蕴千万,算的上是小富。

对于李玉娇来说,千万的家产已经是很难想象了,跟着凌山吃了上顿没下顿,还不如嫁给石林吃香喝辣的。

再说了,石林追了自己大半年,能遇见这种男人,换做是别的的女人想必也会这么做。

“石哥,你讨厌嘛,这么多人……”

首位,石林搂着李玉娇,猛地在李玉娇白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那宽大的手掌还不老实地在李玉娇身上游走。

“嘿嘿!在这儿的都是熟人,怕什么!”

“再说了,你这娘们现在可是我石林明媒正娶的老婆,谁敢说闲话?”

李玉娇,娇羞含笑,脑袋靠在石林的怀里,白皙的手掌也开始变得不老实。

众人熟视无睹,忽略不计。

石林贪财好色,是众所皆知的,而且石林之前玩过不少女人,在他们眼里,这李玉娇不过是目前的玩物罢了。

石林咧嘴大笑,颇有成就感,举杯畅饮,目光不曾从李玉娇身上移开。

李玉娇拥有完美的身材,精美的脸蛋,虽没有明星那般的天姿国色,却已是世间尤物。

若不是生日聚会,石林现在就想把这个女人就地正法,好好蹂躏一番。
 

江城,一处商业街。

人来人往,在一家店铺前,一个小女孩蹲坐在一旁,手里拿着刷子,洗刷今天所用的盘子。

这是一家小型的饭店,是一对年轻人经营的,算得上小本生意。

而在门口旁,一个打扮着花枝招展的女人,抱着一个婴儿,磕着瓜子,目光鄙夷地盯着一旁干活的小女孩。

“要是干不完,今儿你就别想吃饭了!”

女人尖锐的声音传荡,其手中居然有一根竹片,挥舞地居然落在了小女孩的后背上。

小女孩大大眼睛,并没有一丝泪水,异常的镇静,急忙忙地将刷完的盘子端起来。

砰砰砰!

下一刻,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店铺中传来,吓得女人猛地站了起来,望着一地的碎片,女人的脸色瞬间就铁青下来。

“我…我……不是故意的。”

小女孩平静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恐惧与绝望,站在那里,两只小手抓着衣角,楚楚可怜地盯着女人。

“你这个小兔崽子,今天要不好好收拾你,真当老娘是好欺负的不成!”

举起竹片,女人就狠狠抽在小女孩的身上。

“我再也不敢,不敢了……”

小女孩子凌曦,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小乔的身体蜷缩在角落里,战战兢兢。

可,竹片未曾落在凌曦身上的时候,一道雄壮的身影猛地出现,一把就抓住了女人的手臂。

只见女人的身体猛地被人扔出去,狠狠砸在地上,门牙也瞬间被磕掉。

韩少卿一手抱住孩子,冷眼盯着地上的女人,“对一个小女孩下如此毒手,你想死吗?”

孩子终究是无辜的。

“啊啊…我的牙……你是谁?敢打老娘?”

“老婆,老婆你没事吧。”

闻声,一个男人从店中冲了出来,一米八的个子,怒视韩少卿,手中居然拿着一把菜刀。

“是你打我老婆?”

韩少卿无视,身后清影拉着凌曦,一脸的疼惜,抚摸着凌曦的小脑袋。

“小家伙,大哥哥大姐姐来接你回家。”

“嗯…你们是谁呀?”

凌曦天真可爱的面容带着一抹笑容,并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哭。

凌曦的坚强,韩少卿一切都看在眼中。

“若不是念你们还有一个孩子,今日必杀尔等!”

望了一眼怀中孩子,韩少卿抓起一旁的两根筷子,猛地飞了出去。

只听到两声惨叫,分别插在了二人的手臂之上,鲜血淋漓,直接废了他们的一根手臂。

“你……你是谁?”

男人吓得趴在那里,害怕地看着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

“你跟她废什么话,杀了他!杀了他!”

女人已失去理智,怒吼着,抓起一旁的东西就扔出去,毫无章法。

韩少卿漠然,带着凌曦离开,自然要给凌曦一个温暖的家才好。

“大哥哥,你是爸爸的朋友吗?”

路上,凌曦突然开口说道,这让韩少卿眼神一变,略有惊奇。

“是啊,大哥哥是你爸爸的好朋友,现在接你回家呢。”

“那爸爸呢?”

爸爸呢?

韩少卿眼神恍惚一些,昔日曾经再次涌现心头,那个叫凌山的男人,是自己的兄弟啊。

“你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了。”

“哦……”凌曦沉默,拖着红扑扑的脸蛋,眨着眼睛,一直盯着外面。

她不过才五六岁,能想些什么呢?

可,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韩少卿二人也是猛地一愣,不可思议地盯着凌曦,颇为震撼。

“爸爸死了是不是?”

说这句话的时候,韩少卿从凌曦眼中捕捉到了一丝失落。

“少帅……”

清影眼睛微红,未曾开口。

“一会让清影姐姐带你去买点好看的衣服,然后带你回家哦。”

将凌曦安排到安家之中,对于安清云来说,也许凌曦会成为她另外一个依靠。

他心已死,虽已经被洛神医治好,内心却是残破的。

而另一边,知道凌曦的消息后,凌风马不停蹄地就赶了过来。

对自己的侄女,凌风一直很惦记,这次若不是韩少卿阻止,凌风已血洗这些人。

不过,下一刻,韩少卿带着凌风出现在一处酒店之中,颇为热闹,欢声笑语。

生日聚会?

李玉娇!

凌风脸色一凝,望着被人搂着的女人,他杀气已成。

“抓紧解决,凌曦那丫头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韩少卿坐在一处角落,为自己倒上一杯红酒,轻轻抿了一口,望着台上依旧嬉笑的二人,眼中杀意涌动。

轰!

凌风向来做事过段,身为自己麾下的大将,他一身战力无敌,执行命令没有丝毫偏差。

而且心性坚定,忠于国家。

若不是清影出现,凌风会一直跟随自己左右。

接下来,随着一声巨响,凌风十分彪悍,掀翻桌子,汤水洒满整个房间。

一手抓着一名保安的脑袋提了起来,浑身气势凌人,怒视诸人。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搅我的场子!”

石林冷冽的眸光落在凌风的身上,怒意四起,猛地站起身来。

从四周,冲出十几名黑衣保镖,他们都是退伍军人,战力不凡。

石林也是耗费了不少钱才聘用了他们。

“是他?凌风!”

然,李玉娇神色漠然,口吐芳香,说出了一个名字。

“嗯?你认识他?”石林微愣。

“他是凌山的兄弟凌风,之前我见过他一次,没相当今日他居然敢来这里闹事。”

李玉娇依靠在石林胸前,那不屑的眸光落在凌风身上,浑身上下全是地摊货,他们凌家果然都是一群穷光蛋。

幸亏她早早离开凌山,嫁给了石林,不然还得陪着他们一起受穷。

“哼!一个穷光蛋而已,看来是想来讨点钱花花。”

石林拍了拍手,一旁的黑衣人将一叠钞票扔在了凌风脚下,语气颇为不屑,“这是我们公司赏给你的,拿着赶紧滚!”

嘭!

凌风火气冲天,一脚踹飞此人,整个宴会被他彻底毁掉,眉梢抬起,凌风再次说道,“今日之事,皆因这个女人而死,其余之人,滚!”

“不然,后果自负!”

动漫关键词:扒开麻麻的丁字裤

很赞哦! ()

推荐漫画